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别想试图大叫,死得更快
    看安好接过醪糟蛋,于二蛋连忙加快脚步离开了这里。

    他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再说安二郎可是答应他事成后,给他五百两的。

    有了这钱,他去哪都行。

    他这辈子,偷偷摸摸也没能赚个多少钱,媳妇也没娶上,想想就悲哀。

    五百两,做个生意,娶个媳妇,怎么都够。

    这边,安二郎一直在远处躲着看着。

    看安好接过碗,一勺一勺的搅动着,却不喝,安二郎的心里不免有些着急。

    秦云生可是说了,这药吃下去,要等好一会儿才会发作的。

    只要安好喝了,他再让人去将她引到安家老宅,一切就好办了。

    可要是她不喝怎么办。

    正在他看得很认真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下。

    他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声,回过头见是安三郎,顿时就骂了起来:“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你闲得慌是吧…。”

    安三郎闻言,看着安二郎道:“大家都在吃饭,你却不在,爷爷问起,我自然出来找你了,你在这蹲着干什么呢…。”

    不做亏心事,怕啥呢。

    他在这,到底干啥呢,真是奇怪。

    “你是哥哥,还是我是哥哥,要你管我,吃你饭去。”听着他这话,安二郎没好气的看着他说道。

    虽然安三郎是他的亲弟弟,可从小,他心里就讨厌他。

    那董佳在看到他的时候,可热情了,可对他却是恶言相向,这差别可不是一般大。

    这时,安大河也走了出来。

    “你们都给我进去,在这吵什么呢,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安大河的声音很大,听他这么说,离得近的人,都看了过来。

    要放在平时,安二郎肯定会同安大河吵,可今天不能,他要一吵众人都看过来了,倒是不是惹他们奇怪吗。

    安大河的话还没说话,他就走了进去。

    外面,安好他们这桌。

    安好在安心他们喝醪糟蛋叫住了他们:“你们先别喝…。”

    “长姐,怎么了。”

    安心闻着这香味,早就想喝了,好不容易凉了些,正准备喝呢,安好就叫住了他们。

    林氏他们也奇怪的看着安好。

    “你们没觉得你们的醪糟蛋香味有些怪怪的吗…。”安好想了想看着他们说道。

    “没有啊,长姐,我觉得我这挺香的啊,你闻闻…。”安心说着,将自己那碗递给了安好。

    安好闻了下,安心这碗,味道明显比她这碗闻着好闻些。

    见安好将碗递给她,安心看着她说道:“长姐,我这碗香味不怪吧…。”

    见安好点头,安心想了想说道:“那我闻闻你的…。”

    安好见安心要闻递给了她,可她什么都没闻出来。

    安好又起身看了看其他人的,他们碗里的香味都一样,可唯独她的这碗多了股说不出的味道。

    “没事,可能是我闻错了,你们快喝吧,都冷了…。”

    安玉梅只觉得安好怪怪的,喝了口她就没喝了,因为这味道太甜了,她不喜欢。

    君深看安好眉头紧皱,只觉得有问题。可安好没说,他就没有当着其他人的面问。

    安心特别喜欢甜食,可安然不是很喜欢。

    这一碗也不多,安心喝完后,见安然不怎么喝,就帮她喝了。

    喝完,看安好没喝,她就开口说了起来:“长姐,你不喝醪糟蛋吗。你不喝我帮你喝吧…。”

    这丫头,咋就这么喜欢甜食呢。

    安好听着想了想说道:“你这丫头都喝了这么多,等下还能吃得了菜吗,再说我这碗,已经冷了,可不好吃了…。”

    安心想想也是,这蛋冷了可是腥呢。

    “长姐说的是,那我不喝了…。”

    在上菜的时候,安心就吃菜了,喝了两碗,她都不敢喝汤了。

    安好悄悄的试了毒,这一试这银针,居然没有反应,安好不由得皱了皱眉。

    怎么可能呢,她明明闻着香味不对的。

    看刚刚送醪糟蛋的人,再往她这边瞧,安好越发的坚信,这碗里有问题。想着,她联系了下空间里的玄武,将一部分的醪糟蛋给瞬移进了空间里。

    剩下的,安好悄悄的给倒进了后面的草丛里。

    林氏看在眼里,只觉得奇怪,这不吃也用不着倒吧。

    她碗里的醪糟蛋莫不是真的有问题吧,若是有问题,又是谁下的手呢。

    想到这,林氏没敢在往下想了。

    君深越发觉得,这碗里的东西有问题,不然安好不可能这样。

    没多会儿,就有人跑来收碗了。

    安好打量了下来人,这人可不就是刚刚来给他们送醪糟蛋的吗。

    在看着她的碗是空的时,他整个人似乎松了口气,看着他脸上的变化,安好不由得冷笑了下,敢算计他,当真是好样的。

    就在这时,意识里传来了玄武的声音。

    “主人…。”

    “嗯,我在呢,玄武你查出来了吗。”

    “嗯,查出来了,这毒叫魅杀,中了此毒过了好一会儿才会毒发,开始会产生幻觉,后面会觉得很空虚,会很想要行男女之事,若是不做,没多久就会死,若是做了,男女都会死,死后都只会让人以为是兴奋过度而死…。”

    这样说来,怎么都是死了。

    听玄武说完,安好只觉得自己此刻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到底是谁做的,真是够狠的。

    坐在安好身边的君深,也感觉到了安好的心情变化,他不由得伸手,从桌下握住了安好捏着拳头的手。

    手被君深握住,安好这才回过了神。

    “别担心…。”

    说了这几个字后,安好就没在说什么了。

    君深这时候,也没有多问,他相信安好会告诉他的。

    安二郎在他们收碗的时候,就找了个借口从堂屋走了出来,看于二蛋收回的碗空空如也,安二郎就觉得安好已经喝下了。

    吩咐了于二蛋几句后,他先给了他二百两,并承诺其他的事成后再给。

    于二蛋,算着时间,等了会儿,就跑出去叫安好了。

    他过来的时候,安好他们已经吃上了。

    “大丫…。”

    看着他过来叫她,安好心里不由得冷笑了下,当真是好算计,要不是她的体质异于常人,闻出了不同,怕是已经中招了。

    于二蛋之前在安好工坊干过,但安好对他并没有什么印象。

    想了想,安好看着他说道:“你是在叫我吗,你有什么事呢…。”

    于二蛋闻言,想了想看着安好说道:“大丫,我是有事跟你说,我们去那边说吧。”

    听于二蛋这么说,君深不由得皱起了眉,到底想干什么。

    见安好站起身要跟着过去,君深也站了起来。

    “君深,你先坐着吃,我等下就回来…。”

    安好不让他跟去,君深想了想,就没有跟着去了。

    于二蛋看着松了口气,这容安王还真是个麻烦,这一天天的他都不用做事的吗,就跟着安好。

    走了没几步,安好就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于二蛋说道:“你想跟我说什么事呢…。”

    于二蛋见安好问起,连忙开口说道:“你弟弟他现在又吐又拉,你爹在那照看着,走不了,就让我来叫你了…。”

    若是没有之前的一些事,她或许会信,可现在她断然不会信的。

    看来,他这是想将她引到那个屋子去呢。

    既然他想这么做,她自然配合下了,想着她走了过去,同君深他们说了几句话后,就跟着于二蛋走了。

    看安好跟着他走,于二蛋心里松了口气。

    这事办成,这五百两可就到手了,他也不会再要挟他了。

    安好进安家老宅的时候,堂屋的门是关着的,关着吃饭,呵当真是有意思。

    也不怕自己怀疑呢。

    于二蛋,见安好没多想,脚下的步子,也快了几分。

    “大丫,你娘他们就在这个院子的最里面一个房间,你进去吧,我还有事忙,就…。”

    于二蛋只觉得自己的颈部冰凉冰凉的。

    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把匕首。

    刚想动,身子就被安好点住了穴道,虽然被安好给拖着,进了一个无人住的屋子。

    这边的院子是安大湖他们的。

    他们现在不在家住,所以屋子都是空着的。

    进屋后,安好看着于二蛋说道:“说,还是死,自己选一个,要是想说就眨眼睛…。”

    于二蛋没想到安好这么精,看来是知晓了什么呢。

    可他却不觉得安好敢杀他。

    看他沉默不说,安好不由得冷笑了几声,好样的,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感觉到颈部传来痛意,于二蛋顿时就慌了。

    这不用看不用摸,也知道安好是真的对他动手了。此刻他的心里很是诧异,没想到安好这么狠,这样的事都敢干。

    匕首拿开后,安好又问了一次。

    这次,他连忙眨了眨眼睛,他媳妇儿都还没娶,他可不想死呢。

    “别想试图大叫,不然你会死得更快…。”

    说了这话后,安好才解开了他的穴道。

    于二蛋想动可还是动不了,这才明白,安好只给他解开了一个穴道。

    “是,是安二郎要挟我做的,他手上握着我的把柄,我也是没办法,我不想这样的…。”

    “他怎么跟你说的。”闻言,安好直视着他问道。

    于二蛋连忙开口说道:“他让我将下了药的那碗给你,将你带过来这里,就不再要挟我了,除此外他还说他要给五百两,如今已经给了我两百两,就在我的衣服里…。”

    眼下,他可不敢在有所隐瞒,要是钱被翻出来,他可就解释不清了。

    安好扯开他衣服,就发现了那两百两。

    “你可知,他要你下的是什么药…。”安好挑眉看向他问道。

    “我,我问了下他,他说是那种药,吃了后就得干那事,可是死不了人的…。”

    他这话一出,就挨了安好一拳。

    “我告诉你,这药吃了不仅要干那事,还会死人…。”

    要是被当成奸夫淫妇什么的,那不得沉塘,死不了人,说得可真是轻松呢。

    于二蛋一听,赶忙说道:“不可能,安二郎不是这么说的,要是会死人,我肯定不会帮他做的。大丫,你相信我…。”

    最多也就是毁了名声,然后嫁给那人,至于安二郎安排的什么人,他就不知道了。

    “如果,我让你作证,你愿意吗。”

    于二蛋听着连忙点了点头,他可不想死呢。

    “那药,你现在还有吗。”

    看安好问起,于二蛋看着她说道:“我藏了点,在我的袖子内有个口袋,里面还有一点…。”

    安好搜了下,将药拿到了她手里。

    “只要你肯好好配合,你的命我给你留着了。”安好说完,还不等于二蛋说什么,就将他打晕,丢进了空间里,交给了白虎看着。

    又交代了白虎下,在她没带他出空间前,不准让他醒来。

    交代好,她就打开门,出了屋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