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不知羞耻的女人
    “奶,人家丢了儿子,哪能不心急呢,这一急肯定就想不了那么多了啊…。”安二郎见江氏没完没了,不由得站了出来说道。

    在这样下去,安大丫那贱人,要跑了怎么办,真是碍他事的很。

    听安二郎这么说,安老头想了想也觉得在理。

    这人心急的时候,哪能想得到那么多呢。

    但江氏却是很不爽,对着安二郎就骂道:“你这混小子,怎么就帮着外人呢,亏得我以前那么疼你,还给你娶媳妇,你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

    安二郎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安三郎有些意外,记忆里他这哥哥可从没这么好心过。

    “还是安二郎明理,他怎么有你这样的奶奶呢…。”

    安二郎什么样,尤氏自然是知道的,可能让江氏不爽,她心里就高兴。

    “我…。”

    “闭嘴吧你,一天就吵吵,再吵给我滚出去…。”安老头听着江氏的吵闹声,就觉得脑壳疼。他以前是不是瞎了眼,才会觉得她好呢,如今真是没个清净,他到底造了什么孽呢,娶了这么个人。

    江氏一听,嚣张的气焰顿时就熄灭了不少,可心里依旧很不甘心。

    王笑见江氏被安老头骂,不由得笑了笑,当真是活该。

    见江氏没在闹腾,安老头想了想看着安大河他们说道:“大河,你们大家都去帮着找找吧…。”

    尤氏见安老头这么说,也没在同江氏计较了,就去找她儿子去了。

    既然先来了这院子,就从这先找起了。

    不管院子的每个角落,还是屋子里,他们都仔仔细细的找着。

    可就当他们走到最后一间屋子门口时,却听里面传出了女子的叫声,男子低沉的喘息声。

    听到里面的声音,安二郎很是兴奋,这事成了。

    安大丫看你这回,还怎么翻身。

    在场的大多都是过来人,一听这声音,自然猜到里面是什么情况了。

    安老头看了看周围,他们安家的人,除了安月华,安心,安然,安好他们,可都在这呢,这里面到底是谁呢。

    安大海和苏玉娘心里奇怪,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敢在这里干这样的事呢。

    孩子是雨竹抱着的,安大海他们过来的时候,她抱着小葡萄没有跟过来。

    听着里面女子的叫声,秦云生只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可是一时间没想起来。

    “爷爷,这分明就是有人在我们家乱搞啊,这怎么办,这可不能不管啊…。”安二郎看着安老头问道。

    安老头听着安二郎的话,他的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敢在他们安家做这样的事,诚心恶心谁呢。

    “怎么办,直接踹门啊。”

    江氏最见不得的就是这些,一听就让安二郎踹门。

    安二郎听江氏这么说,也没再问安老头了,上前就将屋门给踹了开。

    屋门被踹开,里面的场景,顿时就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一眼望去就见安月华不着寸缕的趴在桌子上,而她正被尤氏的儿子,贴着做着不可描述的事。

    两人此刻正是火热的时候,声音一浪高过又一浪。

    “怎么回事,怎么会是你,怎么不是安大丫那贱人…。”

    安二郎此刻着实有些难以置信,之前他还见着他妹妹了的,怎么就在这了呢。

    秦云生看着,脸色阴沉得紧,他这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上前就想踹那男的,却被尤氏给拦住了。

    “你别想伤害我儿子,我说你们怎么不让我进来找我儿子呢,敢情是让安月华勾引我儿子做这样的事,是不是想借种呢…。”

    她看着也很是意外,没想到她儿子,还是本能的会干这些事呢,也不是那么傻呢。

    他爹要是知道了,肯定很高兴。

    秦云生听到这话脸色更沉了,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他定一脚将她踹多远。

    这死老太婆说什么呢。

    他又不是不行,借种,借个屁的种。

    “我呸你个贱人,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肯定是你这傻儿子发疯强了我家月华。借种,亏你说得出,他们又不是没得生…。”江氏一听顿时就怂了回去。

    “这做小妾的,一个月能被弄几回呢,这可说不准…。”尤氏听江氏说她儿子发疯,心里气得不行,说话也更加口无遮拦了。

    她可听说,这秦云生后院好多个小妾呢,这安月华也不是特别漂亮那种,这秦云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玩腻了她,肯定不会去她那的。

    她儿子虽然傻了,也长得丑,也有点病,可身材好啊,难怪这安月华叫得这么大声。这安月华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当真是委屈她儿子了。

    这江氏居然敢说她贱人,她才是个贱人呢,被休了都还往安老头身前凑。

    “给我上前将他们分开。”安老头脸红脖子粗的吼道。他这样不知羞耻的孙女呢,大家都来了,还不知道躲,还一脸享受的样子。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是吗,真是气死他了。

    安月华要是知道,安老头心里的想法,怕是会被气得吐血。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这简直是丢他们安家的脸呢。

    安大河看着心里气得不行,这真是丢人现眼呢。这事,要是被传出去,他们安家可不得被人笑掉大牙呢。

    这拉怎么拉呢。

    这时,他们身后响起了一道空灵的声音:“安二郎,你刚那话什么意思呢…。”

    听到声音,众人转过身,就见安好,君深,于二蛋正站在他们身后。

    当看着他们时,安老头他们都愣住了,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视线相对,安二郎触及到了安好冷冽的眼眸,再看她身后跟着的是于二蛋,他心里顿时就慌了。

    君深也冷眼看着安二郎,做出这样的事,他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我,我…。”

    她是知道了什么吗,肯定是的。

    听到安好的问话,又见安二郎吞吞吐吐,安大海沉着脸看着安二郎问道:“就是,安二郎,你刚那话什么意思呢,意思是我家大丫该在里面是吧,你到底做了什么…。”

    苏玉娘的脸色也很是不好看,这安二郎未免太狠了,居然想毁了她家大丫。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秦云生看着安二郎,心里气得不行。

    “混账东西,还不说…。”安老头看安二郎那心虚模样,就知这事肯定跟他拖不了干系。

    这事他怎么能认呢。

    想了想,安二郎看着他们开口说道:“什么我做了什么,你们有证据吗…。”

    只要没人看着,他不承认,又能将他怎样。

    可是这事却不是他不承认,就能完的。

    “你刚刚的话,可不就是个证据,我们可都听到了。”羽林开口说道,他今天可是跟着安大海他们来的,这安家人不敢开口,他可没什么不敢说的。

    “这里有你说话的地吗,你就是个下人,真是不懂规矩,有你这么信口雌黄的吗,你凭什么污蔑我家二郎。我家二郎,肯定不是故意那么说的…。”江氏听着,立马就看着羽林怂了回去。

    羽林听着没有再继续说,这江氏是个没完没了的主,他要是继续说,她怕是更不消停。

    “娘,二郎的确有问题,不然他为什么这样说呢…。”安大湖听完,连忙站了出来说道。

    “你气死我了,怎么竟帮着外人呢…。”

    江氏没想到安大湖会站出来说这话,心里着实生气。

    方容听着没有说话,敢情江氏心里一直这样想呢,要不是安大湖说安大海真是江氏的儿子,她还真不敢相信。

    林巧和董佳心里却很是解气,这安二郎这般不是人,最好是将他给收拾了。

    安大河就知道,安大湖会帮着他们说话,他眼里现在可是没有他这个大哥呢。

    “爹,娘你们听到了吗,在奶奶心里我们可都是外人呢…。”

    听安好这么说,安大海和苏玉娘他们的脸色,都很是不好看,安好这话算是说到他们心里去了,这又一次证明了,江氏的心有多偏。

    “你这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我…。”

    听到江氏骂安好死丫头,安大海的脸色不由得沉了几分,他这娘可是没有一点改变。

    “吵什么吵,你们还不去把他们分开,等下坐着好好说…。”

    尤氏一听就赶忙上前拦住了安大河他们,她儿子好不容易上了一个女人,尝了女人的滋味,这还结束呢,怎么能被打断。

    若是运气好,指不定还在安月华的肚子里,播了种呢。

    想到会有孩子,她也不这么嫌弃安月华了,再怎么说她还是个女人不是,就是不知道她肚子争不争气,她这嫁给秦云生有些日子了,肚子里都没货呢。

    “我儿子还没完事呢,怎么能分开,要是弄得不举,我可跟你们没完…。”

    江氏听着,想也没想就骂道:“我呸,就你这傻儿子,以后找得到媳妇吗。这事你没完,我还跟你们没完呢,他强了我家月华,把她害得这么惨,这事我不会算了的…。”

    尤氏一听,上前就要打江氏。

    安好他们看着没有说话,这人在这,都跑不了,这事她今天必须弄清楚。

    趁着他们闹起,安大河脱掉外衣,递给了林巧,让她和董佳上前将安月华包裹住。至于那傻子,就由他负责了。

    可他们还没上前,他们俩就分开了,这一看就是完事的节奏呢。

    安月华一个腿软,人已经就随着桌子,跌坐在了地上。

    林巧虽然不喜欢安月华,可她现在和安大河到底还是夫妻,只得和董佳一起上前,将安月华包裹了起来。

    这都什么事呢。

    没多会儿,安月华就回过了神,她只觉得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身上满是汗水。而身下,火辣辣的疼,她的脑子里依稀记得些画面。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一把推开了林巧她们。

    这一推林巧她们都有些始料未及,一下就跌坐在了地上。

    还好,孩子睡觉,她没抱着,不然可真是难得想。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安月华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赶忙上前扶起了林巧她们。

    “安月华,你怎么能推人呢…。”

    真是好心没好报,跟她哥哥一样,讨人嫌。他们这几兄妹,在她看来,也就安三郎好,其他的都不怎么样。

    安月华对于董佳的指责没有一点反应。

    她刚刚不是去上茅房了吗,后来她出来,然后感觉颈部周围一痛,她整个人就没了意识,可这一清醒过来就在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这样。

    当看着一边对着她傻笑的男子时,安月华崩溃的大叫了起来:“啊,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安大丫为什么不是你,明明说好是你的,为…。”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云生上前给打了一巴掌。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我要休了你…。”

    “休了我,你休啊,要不是你们,我怎么可能弄成这样,都是你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