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封号,两个要求
    “你给我闭嘴…。”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不准在说。”

    秦云生和安二郎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吼出的。秦云生让安月华闭嘴,安二郎让安月华不准再说。

    听到他们这么说,安月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可她弄成这样,秦云生怎么可能还会再要她呢。这要是传出去,她还能活吗,一时间不由得大哭了起来。

    这时,安好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年头,还不让人说大实话了呢,你们这么心虚干嘛。安二郎,你可认识我身边这个人呢。”

    “我,我怎么可能认识他…。”安二郎眼神闪躲的说道。

    “不认识吗,可有人明明说他看见你们两个之前在那边秘密谈话,还看见你给了于二蛋两百两呢,若是不认识,你为什么给他钱呢…。”

    这话是安好诈安二郎的,他们根本就没找人问,因为人都走了,时间也来不及。

    “认识又怎么样,那两百两是我输给他的,我觉得丢脸,我不想告诉你们,怎么的…。”

    江氏一听,不由得变了脸色,冲着安二郎骂道:“你怎么这么败家呢,居然输了两百两,你可知这两百两可以买多少地了…。”

    她这般维护他,也不知道孝敬她一些,真是气死她了。

    安大湖却不相信安二郎这番话,他这般前后矛盾,摆明的有问题呢,他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呢。

    安二郎听着江氏的话,没有言语,在她心里最在意的还是钱吧。

    一边的于二蛋在江氏说完后,就看着安二郎说了起来:“安二郎你胡说,这两百两分明是你收买我给大丫下药给的,还说什么事成后,再将剩下的三百两给我。你明明告诉我是那种药的,可这药里分明就有毒…。”

    有毒,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变了脸色。

    秦云生没想到,安好居然这么快,就识破了这药。这药说起来,他可是花了不少钱买的。

    早知道,他就该多花点钱,买蛊毒了。

    “明明是那种药,怎么可能有毒…。”安二郎一个激动,就将话给说了出来。

    这蠢货,秦云生此刻杀了安二郎的心都有。

    听到安二郎这么说,安老头他们都不由得变了脸色,看来这事还真是安二郎做的了。

    “都是你,是你害了我,你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哥哥…。”安月华见安二郎把事情也抖了出来,不由得对着他吼了起来。

    安二郎看着崩溃的

    秦云生看着事情不对,就往一边躲了去,刚想溜走,就被羽林给拦住了。

    “想去哪呢…。”

    羽林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向着秦云生看了过来。

    安二郎看秦云生要走,心里很是生气,上前就揪住了他的衣领。

    “秦云生,这药是你给我的,你明明说这是春i药,怎么就变成有毒的药了呢…。”

    这可是谋杀呢。

    秦云生比安二郎,还要高一些,被他揪住衣领,瞬间就不高兴了。

    扯开他的手,推开他,看着他说道:“安二郎,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自己干了坏事,可别想推给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子的人。”

    听到秦云生这么说,安二郎瞪着他说道:“我胡说八道,这药明明就是你给我的。之前大丫不愿意跟你合作,你就打起了她工坊的主意,还让我们帮着你挖人。可你没想到的是,大丫还有后招,你被她摆了一道,你心里不甘心,就找上了我,让我给大丫下药,知道我要钱收买人,你还给了我一千两…。”

    安老头听完,心里很是震惊,这下他们家完了,这以后他别想大丫他们能原谅他们了。

    一千两,这得多少钱呢,尤氏听着眼睛都冒光了。

    “给钱的时候,我也在,我能证明,他给了我哥一千两…。”

    安月华抹了把泪,看着在场的人说道。

    “你个贱人,我要休了你,你居然敢帮着他污蔑我…。”

    秦云生气得不行,想也没想,就咬破手指,拿起一边地下安月华的里衣,就在上面写了起来。

    写好后,他直接丢到了安月华的头上,还呸了她一口。

    “你这贱人,从今以后我看谁还敢要你…。”

    “秦云生,你个混蛋…。”安二郎说着,一拳打在了秦云生的脸上。

    安三郎和安大郎也上前,揍起了秦云生。

    虽然这个妹妹,不是特别好,可到底是他们的妹妹。

    开始,安老头他们没有上前拉,可看他们揍得有点过火,就上前劝了。

    毕竟,这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安玉梅此刻无疑是最高兴的,看着安月华弄成这样,她心里没来由的爽。

    安好他们看着没有说话,今天这事,可不是打一顿,就能了的。

    这打斗劝下来,安老头他们,就看到有几个人,正向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这为首的人,正是李德全,他今天是穿的太监服,安大湖到底在帝都待过,自然知道他是公公了。可安老头他们却是没见过,心里都很疑惑这是什么人呢。

    安好和君深自然也看到了,看到是李德全就向着他们走了过去。

    不用想,都知道他今天来干嘛的。

    他是君临身边的太监总管,君临能派他来,可见对安好的重视了。

    人是羽风带过来的,今天他负责看门,得知李德全是来下圣旨的,他就带着他们来了安家老宅。

    来安家老宅的时候,雨竹正抱着小葡萄在院外走着,问了下雨竹,他们就来这里找安好他们了。

    在君深他们快要走过来的时候,李德全上前一步,跪在了地上。

    “奴才李德全,见过容安王,王爷千岁…。”

    “李公公多礼了,快请起…。”

    对于李德全,君深倒是不讨厌,说起来他这个人刚正不阿,不收嫔妃们的礼,人着实不错。

    “安好姑娘,好久不见…。”

    “李公公,我们是有一段日子没见了,你这看着都瘦了呢。”

    听着安好的话,李德全不由得笑了笑,这丫头倒是观察得仔细。最近,宫里热,他们睡的地方,可是没有冰的,这不胃口不怎么好,吃得少,可不就瘦了吗。

    听着他们这边寒暄的话,安老头他们不由得变了脸色,这公公,岂不就是宫里来的人。

    难怪他这衣服看起来这么华丽,之前他们还以为是什么管呢。

    秦云生被打了后,浑身酸痛,此刻正靠着墙坐着的。听到是李德全时,他也很是奇怪,这李公公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寒暄了会儿,李德全就从他抱着的盒子里,拿出了圣旨。

    将盒子递给侍卫拿着后,他就开始看着众人说了起来:“圣旨在上,众人跪,安好姑娘请上前接旨…。”

    安好闻言,连忙上前,跪在了地上。

    君深可是免了跪的,所以他是不用跪的,就在一边站着听着。

    至于其他的人,全部都跟着跪了下来。

    虽然是跪下了,可心里却疑惑,他这是来宣读什么圣旨,为什么要安好接呢。

    看众人跪下,李德全才打开圣旨宣读了起来:“奉天承运,皇上诏曰,前有印刷术,后有菜油,安好有功于国,特封为御尊贵郡主,赐封号无忧…。”

    安大湖和安大郎,安三郎他们对于朝廷的封号,都是知晓的。

    听到这封号时,他们都很是诧异,这可是正一品呢,可从没看其他人有过这么好的封号,还赐无忧,可见皇上对安好的看重呢。

    “郡主,快请起吧…。”

    安好起身后,李德全将手里的圣旨递给了安好。

    安好起身后,其他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照理说是要摆香案迎接圣旨的,可君深说了不整那么复杂,君临自然就没意见了。

    见安好接过圣旨,李德全打量了下在场的人后说道:“郡主,王爷,你们这是…。”

    “在查案呢,今天有人意图给我下药,被我给发现了…。”

    李德全听着很是诧异,这谁这么大胆呢,不要命了吗。

    “当真是好大的胆,郡主你没事吧…。”

    “无事。”

    安好说完后,君深同李德全说了几句,让他带的人帮着将人送去县衙。

    看安二郎,安月华,秦云生被带走,安老头他们都没有站出来说话,因为他们这一次的确是过分了。

    江氏看着,孙子,孙女被带走,心里不免有些着急,她还要站出来说话,就被安老头给拉住了。

    跟着侍卫一起离开的,还有于二蛋,毕竟他算是个证人。

    人被带走后,安好就叫着安大海他们一起回家了。

    尤氏却是没有走。

    江氏看尤氏不走,立马就骂了起来:“你个老虔婆,还不走,你还在这干什么…。”

    尤氏听江氏这语气这话,心里着实不舒服,想了想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家安月华睡了我家儿子,这事不解决,我是不会走的。再说,我今天可是给你们家送了礼的,我可是客人,有你这样对客人的吗。我告诉你们,这事要不解决,我就四处说去…。”

    要是以前,肯定没有人会相信的。

    可今天,安月华他们被压着上马车,一路上自然有人看到了。

    “你个死老太婆…。”

    “你给我闭嘴,还嫌事不够大是吧。尤氏今天这事,你想怎么解决吧,你就说,我们商量下…。”安老头说了江氏后,又同尤氏说道。

    王笑此刻也想到了个问题,这安月华的事要是传出去,以后他们安家的女子,怕是就不好嫁了。

    “想要解决可以啊,你们得答应我两个要求…。”

    “两个要求,你咋这么不要脸呢,你…。”江氏一听就炸毛了,可触及到安老头微冷的眸子一时间没敢在说下去了。

    “你说。”安老头看着尤氏说道,虽然他表面答应得很爽快,可心里却是不舒服得很。

    这种被人要挟的感觉,真特么不爽。

    安大湖他们也觉得今天这事不能闹大,要让村里其他人知道,他们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指不定怎么传呢。

    “第一个要求就是我要安月华,嫁给我这儿子。”

    “你未免想得太好了。”安大河第一个不愿意了,这尤氏的儿子,可比他还大呢,今年怎么也得有三十五了吧。比他女儿可是要大个二十多岁呢。

    “你不答应,这事就不用商量了。”

    这安月华,她可不是真心想让自己儿子娶,不过是为了出口气罢了。

    “你…。”

    “大河退下,尤氏这件事,我们可以再商量,毕竟案子还没开始审,具体怎样还不知道呢。”安老头想了想说道。

    “行啊,但是安月华放出来,就必须嫁给我傻儿子。”

    尤氏将傻字说得特别重,还特意得意的看了眼江氏,江氏看着心里气得不行。

    “这件事好说,你第二个要求是…。”

    “第二个要求是我要两百两,你们现在就得给我…。”尤氏想了想说道,她本想要五百的,可觉得又多了,想想还是要了两百。

    “行,这事就这样决定了,可是你得保证,这事你以后绝对不对外透露,不然以后你得赔偿我们五百两,人我们也会带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