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当年真相,崩溃的秦楚生
    大妞它们出了空间后,安好和君深就去洗漱睡觉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安好就去了帝都,将空间的土豆移到了她买下的仓库,随后又去请了车队。

    这回村的时候,天才刚刚亮。

    一部分土豆,安好让他们搬去了工坊,其余的搬进了家里,放在了前院的屋子里。

    车队还是请的以前那个车队。

    上次买了鸡后,他们就一直惦记着在安好这里买鸡。

    可前段时间,安好一直都在帝都,他们想买,农场那边也没敢卖,毕竟安好没说要卖。

    这一次看到安好,他们自然要说了。

    同他们寒暄了几句后,安好就带着他们去了农场,让他们一人挑了一只。

    经过这几个月,这些鸡,可是又长大了不少,公的母的都有。

    有少数母鸡,现在已经孵出了小鸡。

    他们走后,安好在农场四处看了看,看了会儿后就回家了。

    她回去的时候,慧心她们正在做早饭,已经要做好了。

    看了下同她们闲聊了几句后,安好就回了她住的屋子,关上门后,她就进了空间。

    她进空间的时候,君深正坐在草坪上,吃着葡萄。

    小白,小黑也抱着一串葡萄啃着。

    两个跟君深挨着坐着一排,看起来倒是和谐得很。

    看到安好来,小白葡萄也不啃了,丢在一边,上前就要抱抱。

    安好看着不由得笑了笑,说起来她最近还真没怎么抱它。

    抱上小白后,安好就向着君深走了过来。

    “你回来了,都弄好了吗。”

    “嗯,都好了。”

    昨晚睡觉前,安好就同君深说了的,所以君深是知道的。她起得早,自然就没叫他。

    抱了会儿小白后,安好又抱了抱小黑。

    在空间待了会儿后,安好和君深就抱着它们出了空间。

    他们出来后,没多久,慧心她们就叫着吃饭了。

    吃过早饭后,唐天麒由羽林送去了书院,安心和安然她们则去了工坊,最近手工艺坊这边的订单有不少,她们自然要去帮着忙活了。

    何田和何树吃过早饭后又去看了他们爹,聊了会儿后,他们就去了地里干活。

    安好他们今天是要给何柱子治腿,吃过早饭,聊了会儿后,他们就去药房拿药去了。

    固定腿的夹板,还没做,安好就叫着君深同她一起来了新工坊这边,挑了些木板,劈好后就抱回了家。

    他们回来的时候,鬼谷子他们已经将所需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治病屋子里不宜太多人,君深他们就没有进屋了,就坐在院子的石桌旁,等着安好他们。

    在莫云邪给何柱子碎骨前,安好先给他把了下脉,把完后给他扎了几针,扎完后又给他吃了玄武它们新做的药,安好做这些实则是为了减轻他碎骨的疼痛。

    开始碎骨前,莫云邪递了个布条给何柱子咬着,毕竟这碎骨可是很疼的,万一疼得咬着舌头了那就麻烦了。

    虽然有咬着布条,可在碎骨的时候还是能听到他压抑的痛苦声,他的表情看起来很狰狞,脸上也满是汗水。

    这不是热的,是疼的。

    来给何柱子治疗前,安好他们是商量了的,打算今天将他的两条腿一起治了。

    莫云邪的手法很快,没多会儿就完成了碎骨。

    接过安好他们递过来的药膏后,就开始给他轻轻抹了起来,抹好后就开始给他包扎固定腿。

    在莫云邪给何柱子包扎的时候,安好给他把了下脉。

    因为腿上疼痛,他的心跳加快了不少,整个人如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身上都被汗水给浸湿了。一张脸,也很是苍白。

    “柱子叔,先把这几颗药丸吃了,吃了你心里会好受些。”安好说着,倒出几颗药丸,递到了何柱子面前。

    何柱子听到安好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扯掉自己嘴里的布条后,他看着安好说了声谢谢,说完接过了安好手里的药丸就扔进了嘴里。

    药丸入口即化,水都不用喝了,刚丢进嘴里的时候,何柱子只觉得苦,不过没多会儿,他就觉得嘴里变甜了。

    这药丸,还真是特别,外面苦里面甜。

    治疗完这条腿后,他们让何柱子休息了会儿后才给另外一条腿正骨的。

    安好原本打算她来给何柱子正骨的,可鬼谷子说他来,于是他来了。

    正骨虽然没有碎骨痛,可还是疼的。

    不过经历了碎骨,这疼对于何柱子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治疗完,观察了何柱子一会儿,见他没事,嘱咐了他一番后,安好他们就离开了他住的屋子。

    交代了羽林几句后,安好他们就准备离开这院子了。

    看安好他们走过来,夜羌开口问道:“丫头,你们给那人治得怎么样了…。”

    “师父他们出马,定然没问题的…。”

    再说,该注意的地方,她可都跟他们说了,这次只要不出岔子,他的腿定然能好的。

    至于云冬的手,有她爹在负责换药,现在也没什么大问题了,只等手恢复了。

    “哦,那就好…。”

    对于何柱子的两个孩子,夜羌挺喜欢的,只觉得他们好懂事。可惜啊,他没能看着他儿子长大,如今更是阴阳两隔,至于夏天也不知道到底还活着没。

    “咦,君深呢。”

    他之前,可是一起过来的呢,怎么没等他们出来,就走了呢。

    看安好问起君深,夜净笑了笑说道:“你这丫头,一刻不见他,就着急了呢。他刚刚接到了鸿雁传信,也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他看完同我们说了几句,就离开这了…。”

    “长老,你也打趣我,我才没着急呢,我只是奇怪他去哪了。他都说了什么呢。”安好看着夜净笑着说道。

    鬼谷子他们听着,也看向了夜净。

    “他说,咦,这不过来了吗,让他自己跟你说…。”

    听夜净这么说,安好的视线向着不远处看了过去,就见君深正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安好,刚刚枯骨他们传来了消息,说他们已经将事情查清楚了,我刚去找了林城,让他准备马车去了…。”

    “是吗,那我们快去越寒城吧。”

    鬼谷子他们听得一头雾水,不免有些好奇,就问了下。

    安好只简单的同他们说了下,说完她和君深就出门了。

    四大怪人整人的手段多,他们是直接上门逼问的,去的时候,正好遇到吴锦绣和她家的管家在做少儿不宜的事。

    当即就打断了他们。

    四大怪人,一个个都是不走寻常路的,看着他们的穿着打扮,说话语气,吴锦绣他们着实吓得不行。

    当得知他们是来逼问秦楚生亲生父母的后,吴锦绣心里有了些猜想,她只觉得这些人肯定是安好他们派来的。

    她便打定主意,死都不说。

    管家胆子小,虽然知道些事,可知道的不多,一时间也没说个什么。

    吴锦绣本不想说,可后来被他们折腾得生不如死,还死不了,她没办法就只得说了出来。

    到了越寒城后,君深和安好他们直接去了衙门。

    至于枯骨他们,已经带着吴锦绣和管家去了衙门,得知事情真相后,朱诚很是意外,当即就派人去请了杨家的人来。

    安好他们来衙门的时候,杨玉郎他们也正好来。

    看到安好,杨宝儿本想跑过来的,可杨玉儿拉住了她,并随着杨玉郎跪了下来。

    君深是王爷,安好如今又是郡主,怎能不行礼呢。

    看他们行礼,安好连忙制止了他们。

    这次在打击秦家上,他们家也算是功不可没了。

    “安好,恭喜你,你现在是郡主了。”杨玉郎看着安好笑着说道。

    看到杨玉郎的第一眼,安好就觉得他变了,变得比之前开朗了不少,想来是想通了,如此也好。看着他这样,她心里也轻松了些。

    “那我以后,要叫安好,还是叫郡主啊…。”杨宝儿听着,看着安好说道。

    杨玉儿本想开口说让杨宝儿叫安好郡主的,可话还没出口呢,就听安好说了起来:“一切照旧,你们以后还是叫我安好好了…。”

    “那我就不纠结了,安好,君深你们怎么也来了这呢。之前朱大人,派人来请了我们,我们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事呢。”杨宝想了想,看着安好他们说道。

    “这个,你们进去就知道了。”君深看着杨宝儿他们说道。

    难得听君深说句话,杨宝儿只觉得君深声音真好听,长得也好看,跟安好还真是怎么看怎么配。

    见君深这么说,他们也就没有多问,就跟在安好他们身后走进了衙门。

    今天衙门外,没有几个围观的人。

    他们直接就走了进去。

    看着里面,跪着的一地人,杨玉郎他们不免很是奇怪,这什么情况呢。

    当看清楚跪着的人时,杨玉郎他们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朱诚见安好他们来,就上前行了礼。

    枯骨他们也跟君深他们行了礼,随后就站到了一边去。

    白大美人在君深来后,眼神就没离开过他,这得不到,看看也是好的呢。

    安好他们坐下后,他就回了他的位置上,坐下后,他啥也没多说,只让杨玉郎他们在一边站着听审。

    秦楚生看杨玉郎他们来不免有些奇怪,朱诚为什么让他们来呢。

    在里面审案后,外面倒是来了不少围观的人。

    看到谋杀郡主案重审,围观的人们,都不由得议论了起来,一时间闹哄哄的。

    “肃静,开始审案…。”

    朱诚开口喊道,喊完,啪的一声敲响了惊堂木。

    听朱诚这么说,外面的议论声,渐渐小了下来。有些人也不议论了,就在外面默默的听着。

    “吴锦绣,你的供词上说,这秦楚生因为你要挟他,他才出来顶罪的是吗…。”

    朱诚看了看,吴锦绣的供词说道。

    “是…。”

    管家对于她的事,知道的不少,如今有他作证,她不承认怕是过不了的,与其受刑,不如承认。

    闻言,朱诚一脸怒气的拍了下,惊堂木说道:“你好大的胆子,这样的事你也敢做,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你用什么要挟他了…。”

    吴锦绣紧了紧握着的拳头,看着朱诚语气淡淡的说道:“他想知道他的亲生父母是谁。”

    朱诚闻言看向秦楚生问道:“秦楚生,是这样吗。”

    秦楚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没想到只一晚上,就有了这样大的转变,她会告诉他,他的亲生爹娘是谁吗。

    “娘,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他怎么可能不是我亲哥呢。”

    秦云生此刻心里很是慌乱,他不想被砍头啊,这一切怎么会是这样呢。

    秦云生说着,上前就想拉他娘的手。

    朱诚看到后,开口说道:“秦云生,你这是要干扰公堂吗…。”

    听到这话,秦云生不甘心的消停了下来。

    朱诚看了看供词,想了想说道:“吴锦绣,据你供词上说,秦楚生是你从别人那偷偷抱走的,那么他亲生爹娘是谁呢…。”

    秦楚生听到这话,抬眸目光直直的看着吴锦绣。

    在场的其他人,也看向了吴锦绣。

    安好和君深心里是有数的,可是他们并不知道,秦家跟杨家,还有些不为人知的事。

    吴锦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他的亲爹叫杨涟…。”

    杨玉郎他们听着脸色不由得一变,这不是他们爹吗。

    “不可能,你骗人的对不对,他怎么可能是我爹呢。”秦楚生原本还挺平静的,可在听到吴锦绣说出这个名字后,整个都陷入了疯魔。

    杨涟是他的爹,他的爹,怎么可能。真要是这样,他岂不是害死了他的亲爹娘吗。

    “吴锦绣,你胡说八道,我弟弟从出生就死了…。”杨玉郎听着很是不能相信,怎么可能是这样。

    “就是…。”

    杨宝儿和杨玉儿也不很是不敢相信。

    “呵,那只能怪,另外两个接生婆太蠢了。我让她们去给先出生的孩子洗澡,换衣,她们就去了。于是就剩我一个人在那接生,在秦楚生出生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叫,就被我给捂晕了,然后换上了我带来的死婴…。”吴锦绣得意的看着他们笑着说道。

    她乔装打扮没人认出她,还真是轻轻松松就将孩子给带出来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

    之前,她还让自己去强杨玉儿,她到底是有多恨他们呢。

    看着红着眼,对着自己吼的秦楚生,吴锦绣冷笑着说道:“要怪就怪你们那死去的爹,是他负了我,跟那贱人在一起,我爹因为救他而死,他说了照顾我一辈子的,可他说话不说话,你说,你们说,他是不是该死。我还去找了你们的娘,让她离开你们爹,可她说什么也不相信我说的,呵呵,还将我赶出了门…。”

    秦楚生听着跌坐在了原地。

    杨玉郎他们听吴锦绣说完,心里很是震惊。

    吴锦绣看着他们不可置信的模样,心里爽快,大笑着说道:“你们一定想不到,这劫持你们家贡品的,就是你们这个好弟弟,好哥哥帮着我做的吧。杨玉郎你的腿,也是你这弟弟的杰作呢,可惜没废了你…。”

    “你太狠了,是你害死了我爹娘…。”杨宝儿听完很是愤怒,上前就给了吴锦绣一巴掌,打得她嘴角都溢出了血。

    “娘,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秦云生只觉得他娘疯了,这劫持贡品可是大罪呢,她怎么敢说出来。

    吴锦绣早防着有这么一天了,在这之前,她已经给了秦莲香一笔钱,让她离开了。

    这事揭开后,秦楚生也是难逃一死的,想着临死前,还能抓个垫背,她心里就痛快。

    安好和君深他们听着都很是诧异,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多事。

    这样说来,杨家被罢免皇商,全是因为他们了。

    “我杀了你…。”秦楚生听完吴锦绣的话,整个人都崩溃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亲手杀了吴锦绣。

    秦楚生动作很快,周围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掐住了吴锦绣的脖子。

    “我掐死你,掐死你…。”

    “秦楚生,你疯了,你敢掐我娘…。”秦云生连忙上前,拉扯秦楚生。

    可秦楚生正处在暴怒边缘,直接就将他甩了开,安月华看秦云生向着她的方向而来,连忙躲了开。

    “你们还不上去,将他们分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