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四十三章 秦楚生vs杨锦郎
    朱诚见吴锦绣被掐得翻白眼,连忙冲着大堂上的衙役们说道。虽然这吴锦绣挺可恶的,可这掐死算怎么回事呢。

    衙役们听朱诚这么说,连忙上前,拉开了他们两个。

    “你们拉我做什么,我要掐死她,她这么坏,她该死…。”秦楚生红着眼,又吼又踢的喊道。

    两个衙役要不是块头大,根本制不住秦楚生。

    吴锦绣要不是由其他两个衙役扶着,她整个人怕是都跌坐在了地上。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着崩溃的秦楚生,她心里很是得意,她又毁了他们家的一个人。

    一切真相大白后,朱诚让吴锦绣在供词上签字画了押。

    至于秦云生的供词,师爷也重新整理了份,让他画押。

    秦云生看着眼前的供词,内心一片崩溃,可如今他也只能是签字画押了。

    在他们签字画押后,朱诚就开始对他们做出判决了。

    吴锦绣,偷人孩子,主使劫持贡品,伤人性命,要挟人顶罪,态度嚣张,罪大恶极,判处秋后处斩,在没行刑之前每天打十大板。

    秦云生,指使人下毒,意欲谋杀郡主,还让人为其顶罪,改判决为秋后处斩,期间每天五大板。

    秦楚生,是非不明,劫持贡品,伤人性命,替人定罪,姑念起被人蒙蔽,免去死刑,改判流放三千里,终身不得归。

    秦家名下所有的店铺,全部查封,所有的钱财归于国库,秦家其他的人,男的为奴,女的为婢。

    吴锦绣和秦云生听到这判决,都没有反应。

    他们已经要死了,钱财与他们而言,又有什么用呢。

    至于安二郎,安月华还是维持原判,与此案有关的其他人,朱诚也一一做了判决。

    案子审完后,吴锦绣,秦云生他们就被带下去了。

    秦楚生是最后一个被带下去的,此时的他一直低着头,整个人显得很是沉默。

    看他快要被带下去,杨玉郎连忙站了出来说道:“朱大人,我们有话想同他说,可以吗…。”

    “好,你们快点。”

    听朱诚这么说,杨玉郎他们向着秦楚生走了过去。

    之前他们还都不待见秦楚生呢,可如今居然成了他们的亲人,杨玉郎他们的心情都很是复杂。

    随着他们的脚步走进,秦楚生的内心着实不安,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们,他怕他们会骂他,会恨他。

    安好他们在一边看着没有说话,这样的结局他们也没想到。

    这杨家虽然有免死金牌,可他们会拿出来救吗。

    “你能抬头看看我们吗…。”杨玉郎走过来后,看着秦楚生开口说道。

    秦楚生闻言,缓缓抬起头,向着他们看了过去,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他们。

    在杨玉郎他们没开口前,他先说了起来:“是我害了爹娘,是我对不起你们,要不是我,一切也不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

    看着自责的秦楚生,杨玉郎想了想说道:“我们还没出生前,爹就给我们取了名字,我叫杨玉郎,而你叫杨锦郎…。”

    “杨锦郎…。”

    听杨玉郎说完,秦楚生就一直在念叨这个名字。

    念着念着,他竟流出了泪,这名字是爹取的,可他却害死了他。

    看他们没在说话,朱诚就让衙役们将秦楚生带下去了。

    秦楚生被带下去后,安好和君深上前同杨玉郎他们聊了会儿,同他们聊了会儿后,安好和君深又同朱诚说了会儿话,说完后他们就坐着马车离开了衙门。

    杨玉郎他们没多久也离开了衙门。

    杨玉郎走的最前面,杨宝儿见他没句话,追上前就拦住了他的路。

    “哥,我们不救他吗…。”

    这话,杨玉儿也想问,再怎么说,秦楚生也是他们的亲人呢。

    “你们想救他吗…。”杨玉郎看着杨宝儿和杨玉儿问道。

    “想…。”

    这次杨宝儿和杨玉儿倒是想法一致。

    “哥,你是不是恨他做出那样的事,恨他…。”杨宝儿想了想看着杨玉郎说道。

    杨玉郎听着,看着杨宝儿说道:“你哥我是这样的人吗,明明知道事情真相,怎么可能还那样想。我会救他,但不是现在…。”

    秦楚生现在的内心是很不平静的,他若现在去救他,他也不定会跟自己走。

    想想,还是等他冷静段时间再说。

    听杨玉郎这么说,杨宝儿她们也没在说什么了。

    他们走后,朱诚就吩咐人,将这整理的供词抄录了一份,又让秦楚生他们签字画押了下。

    秦家的案子,涉及查封店铺交由国库,所以这案子是要呈到君临那去的。

    虽然命令没下来,但秦家的人他是要先抓起来的。

    在朱诚去抓人的时候,得知秦云生还有个未休的妻子,就带人上门去抓人了。

    他们带人上门去抓人的时候,家里只有安玉兰和安玉梅。

    安玉梅被带走,安玉兰瞬间就慌了,关上后,就跑去了店里找他们爹娘。

    现在快要到中午了,店里生意特别好。

    安玉兰来的时候,林氏正在忙着给客人切鹅肉。店里,还坐着不少吃着炒饭的,还有些没吃上的。

    看她又切肉,又收钱。

    也没看着她,安玉兰就连忙向着后院跑了去。

    在生意好起来后,他们这店,招了两个伙计,如今都在给她爹打着下手。

    她进厨房来的时候,他爹正好炒完一盘,让伙计端走。

    另外一个伙计,还在一边切着配菜。

    “爹…。”

    “玉兰,你怎么来了,你姐姐呢。”安大江看了看安玉兰身后说道。

    听到自家爹爹问起,安玉兰不由得哭着说了起来:“姐姐,她出事了,她被人带走了…。”

    “她被谁带走了…。”

    这秦云生不是被抓起来宣判了吗,难不成是他娘。

    “姐姐,她被官府的人给带走了…。”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安玉兰也不知道。

    安大江见安玉兰不知道情况,连忙取下围腰,出去同林氏说了几句后,就向着衙门跑了去。

    衙门距离他们这还是有些距离的。

    但安大江跑得快,没要多久,就跑到了衙门口。

    这一打听,才知道案子重新审了,而秦家也出了事,以至于他女儿也受到了连累。

    安大江心里懊恼不已,他当初怎么就不坚持让他们和离呢,如今可怎么办。

    想到,安好他们可能有办法。

    安大江又连忙跑了回去,也顾不上吃午饭,跟林氏说了下情况后,就回去驾驶马车去了。

    安大江回村的时候,安好他们正好在吃午饭,敲门好久,才有人跑来给他开门。

    羽林见是安大江,连忙招呼着他进了屋。

    进屋后,羽林直接带着安大江去了他们的饭厅。

    看安大江来,安大海连忙招呼着他坐,正想问他吃饭没,却见他一脸的急切。

    安好也看出来了,连忙开口问道:“二叔,出什么事了吗…。”

    “大丫啊,你玉梅姐她出事了,她被官府的人抓走了。”安大江看着安好说道。

    “什么,这么说她没和秦云生和离吗…。”

    村子里,不都在传他们和离了吗,她还真以为和离了。

    “没,我当时倒是想让他们和离呢,可你玉梅姐死活不愿意,这都是自作自受啊,大丫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来找你们,这事…。”

    安大江语气里满是悔恨,要是重来,他定然让她跟他和离。可如今,秦云生怎么可能愿意和离呢。

    “二叔,你先别着急,这事我们会处理好的。”

    听安好这么说,安大江心里也放心了不少,因为他相信安好,说到就做得到。

    看安大江没吃饭,苏玉娘就去厨房给他碗筷去了。

    吃了饭,聊了会儿,安好进屋拿了纸笔墨,放进盒子里后,就和君深,安大江一起去了越寒城县衙。

    去的时候,朱诚刚吃了午饭。

    听到他们来,就连忙走了出来迎接。

    得知安好他们要见秦云生,写和离书,朱诚不免有些意外,这秦云生跟安好他们这般不对付,能愿意写吗。

    可安好他们既然想试试,他自然也不可能,聊了两句,就去安排了。

    安排好后,他就过来叫安好他们了。

    监牢,不好去太多人,安大江就坐在了这边等安好他们。

    秦云生见牢里的人突然给他换牢房,心里不免很是奇怪,当听到锁链解开的声音时,他一抬眸看过去,就见安好和君深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们,你们来干什么,我不怕你们…。”

    看他们提着一个盒子进来,他心里很是怕,这该不会是提的什么毒蛇毒虫吧。

    “不怕,不怕你倒是别后退呢…。”这都要缩到墙角了,还这样大放厥词,当真是好笑。

    听到安好的话,秦云生没在动了,可也没敢看他们。

    “我们来呢,是有事跟你商量…。”安好放下提着的盒子,看着秦云生说道。

    他要是不愿意,她就只能催眠他了。

    “我跟你们,没有什么好商量的…。”秦云生白了眼安好他们说道。

    “你确定,这秦莲香可是你的亲妹妹呢…。”

    “她,她怎么了。”

    他娘不是说,已经拿钱让她跑了吗,难不成被他们给抓住了。

    “只要你肯写下和离书,我们就放过她,怎么样…。”

    这件事在来的路上,安好和君深商量了下。其实,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抓着秦莲香的。

    “你做梦…。”

    “有你这么狠心的哥哥,你那妹妹还真是可怜,你不愿意,你娘应该会同意吧。”

    吴锦绣既然让秦莲香跑,想来心里是在意她的。

    秦云生还是有些怕他娘的,他想了想说道:“我,我可以写,可是你们得答应我两个要求。”

    还蹬鼻子上脸了。

    “你倒是说说,过分了的要求,你就别想了。”

    听到安好这话,秦云生思量了下开口说道:“我要你们免了我和我娘的板子,在这行刑期间,伙食不能太差了…。”

    “这个,可以答应你。”

    君深一想到秦云生做的那些事,就想宰了他,想过得好,他不会让他过得好的。

    秦云生怕安好他们反悔,又让安好写了个协议。

    他们一人一份。

    拿到和离书后,安好和君深就离开了这。

    朱诚看安好他们拿到了和离书,也没多问,就吩咐人将安玉梅放出来了。

    和离书,是要签两个人的名字。

    安玉梅出来后,就签下了她的名字,朱诚拿上和离书后,就去他的书房记录下来了,从今天起,安玉梅跟秦云生就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拿到和离书,安玉梅却觉得自己的内心,平静了。经过这段日子,她已经不爱秦云生了。

    “安好,谢谢你,谢谢你帮了我…。”走在安好他们身后,安玉梅看着安好说道。

    听到她道谢的声音,安好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她说道:“道谢就不用了,以后好好过好你的日子就行,别在让你爹娘他们为你操心了,他们也不容易…。”

    要是以前,她肯定特别讨厌安好对她说教,可现在她却很认同安好说的。

    她爹娘,为了他们几姐弟,真心不容易。

    看她点头,安好看着她说道:“走吧,你爹在大堂那边,等着你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