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四十八章 笨冬瓜,风铃被蛇咬了
    听着夜清酒和夜非的对话,夜九不由得笑了笑,他们几人里面,应该就数夜非长得最好看了,其次是夜绝色,夜禾宇,剩下就是他,最后才是夜清酒。

    夜清酒是不知道夜九的想法,要知道他把他排在最后面,他非脱了衣服裤子和他比比。

    打牌的时间,总是过去得很快,没多久就到了半下午。

    因为天气有些热,所以晚饭吃得晚了点,吃晚饭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虽然天气有些热,可一个个的胃口都不差,都吃得蛮多的。不过因为飞杨准备的菜多,所以吃完饭的时候,桌上都还剩了不少菜,飞杨想了想就让大家打包了回去。

    听飞杨这么说,一个个都很是高兴,连忙跑回家拿碗盆去了。

    杨梅懒得跑回去,就让云成他们跑了回去拿盆,毕竟他们跑得快些。

    他们走后,杨梅就对着坐在一边板凳上的云雪儿说了起来:“雪儿,你还坐着干什么呢,还不去将其他桌的肉菜端过来,等下都倒回去…。”

    “娘,我们明天就去工坊干活了,爹又去越寒城,倒那么多回去,怎么吃得完,现在又放不得,可不得馊了。再说,其他人都看着呢…。”云雪儿看着杨梅皱了皱眉说道。

    “叫你做事,话还那么多。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就不倒那么多了,不过也不能倒少了…。”

    这吃了晚饭,不还可以吃夜宵吗,早饭不也能吃吗。这吃下来,也剩不了多少呢。到时候中午,云才放学回来,在一吃可不就没剩下什么了吗。

    听着杨梅絮絮叨叨的说话声,云雪儿只觉得她娘像蜜蜂,一直在她耳边嗡嗡的,她真想捂着耳朵不听她说。

    没多久,云成他们就来了。

    云成也觉得倒多了不好,就没让杨梅倒太多。看着差不多后,他就叫着云才端着盆子回去了。

    两人端的盆子都不大,一人手里一半盆,有荤有素。有热菜,有凉菜。

    鬼谷子他们在吃完饭后就回去了,至于小葡萄,雨竹她们也先抱回家了。

    安大海他们在帮着收碗筷,安好她们也帮着收着,至于苏玉娘和其他帮忙的人们,都在一边坐着板凳清洗着碗。

    云正德在桌子收拾干净后,就安排村里力气好的,将各家的桌子板凳还了回去。

    碗筷是村里的人以前一起合伙买的,每当哪家有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用,不用的时候就放到云正德那。

    这洗干净后,大家就帮着挑去了云家。

    一切都收拾好后,不少就跑来看闹洞房了。

    巫苏云上次被闹了洞房后,就想着闹回来呢,可洞房人多,百里星辰没让她走那么里面去,就让她在外围看着。

    一个洞房闹了半个时辰,可谓花样百出。

    飞杨着实被折腾得厉害,全程都是面红耳赤的。绕是夜绝色胆子大,也忍不住脸红。

    安好他们走后,飞杨关上了大门,关好后才回的新房。

    进屋后,看着身穿大红嫁衣的夜绝色,飞杨只觉得移不开眼,现在的她比之前更美了。

    “你个呆子,你打算一直站那看着我吗…。”

    听到夜绝色的声音,飞杨这才回过神来:“绝色,你饿没,我去给你做吃的。今天天气也热,等下再洗个澡…。”

    今天也是亏得有安好的解酒丸,不然他肯定醉得不成样子了,不得不说,村里的人都挺热情,又挺能喝的。

    “相公,你现在该叫我娘子了…。”夜绝色看着飞杨一脸笑意的说道。

    “娘子…。”

    听到飞杨叫她娘子,夜绝色心里很是高兴,上前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相公,我们一起去做吃的吧,等下你也知道,听安好他们说,你今天都没怎么吃呢。”

    “好,那我们走吧。”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夜绝色亲了,可飞杨还是觉得被她亲过的地方在发烫。

    没走多会儿,两人就来了厨房。

    夜绝色看了看,米饭还剩些,熟的菜已经没有了,生的菜倒是剩下不少。

    夜绝色提出她来做,飞杨也就由着她去了,在夜绝色洗菜的时候,他就将火烧了起来,烧好后就开始刷锅了。

    看到这些菜,夜绝色心里就有了想法。

    将红萝卜,黄瓜洗干净后,她就将它们全部切成了颗粒,切好后各放在了一个碗里。

    在锅里掺了点水,将香菇焯了下水冷了会儿后,她又将香菇切成了颗粒,切好后又切些小葱。

    葱花切好后,夜绝色又切了点其他的配料,又切了一点煮好后没用完的猪肉,这个她打算用来炒回锅肉。

    将锅洗干净后,她就去打蛋了,等过烧热后,她就搅拌好的蛋液倒了进去,炒好后,就盛了起来。盛起来后,又往锅里放了点油,在油热后她将红萝卜和葱花倒了进去煸炒,随后又到入了香菇,米饭翻炒,炒了会儿才放的蛋,至于盐她放得少,因为她还得做其他菜呢。

    炒完后,夜绝色拿了两个盘子装。

    在饭炒好后,她洗了下锅,往里掺了点水,让飞杨将火烧大了些,在水开后,她就将她喜欢的青菜放到了锅里,豆腐也切了几块放进去一起煮,最后才放的盐。

    汤煮好后,她才炒的回锅肉,这天气热,倒也不怕冷,反正她炒得快,没多会儿就做好了一道菜。

    “行了,可以吃饭了…。”

    “娘子,你炒的真不错。”飞杨看着夜绝色笑着说道,这炒得跟安好炒的简直一样了。

    夜绝色闻言,笑了笑说道:“那是,不看看你娘子我是谁,我学东西可是很快的,就看安好炒过几次,就会了。”

    “喝酒吗…。”飞杨看着夜绝色笑了笑问道。

    “你今天都喝了不少了,要不别喝了…。”夜绝色想了想说道。

    “没事,你等着我去拿…。”

    看他想喝酒,夜绝色就没在拦着了。

    没多久,飞杨就拿着一壶酒过来了,当他倒在杯子里时,夜绝色抬眸看着他说道:“这是葡萄酒吧…。”

    “嗯,这酒是安好送的…。”

    “那得尝尝,安好家的酒,可都是很好喝的…。”

    虽然好喝,可飞杨没让夜绝色喝太多,就怕她等下喝醉了,今晚可是他们俩洞房的日子呢。

    在决定成亲后,他可天天期盼着今天的倒来呢。

    夜绝色做的吃食,每一样份量都不是很多,最后全被他们俩给消灭了个干净。

    洗完碗,飞杨换了个锅烧水洗澡,整个过程都没让夜绝色插手,就让她在一边坐着看着。

    整整烧了一锅水,怎么都够他们洗了。

    “快回屋,拿衣服洗澡吧,我将洗澡水给你提浴室去…。”

    听到飞杨这么说,夜绝色上前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对着他说道:“相公,我们一起洗吧…。”

    飞杨听着,握在手里的葫芦瓢都差点掉到了锅里。想着他们终究是要坦诚相见的,飞杨就点头答应了。

    “那我回屋,去拿我们换洗的衣服了…。”夜绝色说完就跑回屋子去拿他们换洗的衣服了。

    飞杨提着水来到了浴室,随后就将兑好的水倒进了浴桶里。

    想着两人洗,他又多提了点水,倒进浴桶里。

    没多会儿,夜绝色就拿着衣服过来了,当看到脱掉了上衣的飞杨时,她只觉得自己的脸很是发烫,连忙将门给关上了。

    不得不说,他身材挺不错的。

    看着一脸绯红的夜绝色,飞杨不由得笑了笑,迈着步子就向着她走了过去。

    “娘子,要我帮你脱吗…。”

    “…。”

    这家伙之前还一本正经的,现在居然说要给她脱衣服,这话听得夜绝色很是意外。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飞杨已经脱掉了她的外衣,只留下了一大红色的肚兜。

    夜绝色的身材着实不错,飞杨看着还没等她说啥,就抱着她向着浴桶走了去。

    “相公,我这…。”

    “进去脱…。”

    在这样看下去,他肯定会想在这就把她给扑倒的。

    一个澡洗得激情四射,就差没做到最后一步了。

    最后,还是飞杨把夜绝色给抱回屋子的,身上就简单的裹了层他的外衣,而他只穿了条裤子。

    反正大门是关着的,屋门也是关着的,家里就他们两个人,怎么都行,也不怕被人看着。

    夜绝色虽然做好了心里准备,可还是觉得疼,虽然疼,但她心里还是高兴的,因为她终于是飞杨的人了。

    相对他们这边的激情,安好和君深这边显得很温馨。

    两人此刻,正坐在空间的草地上,聊着天朝着水果,身边还睡了一地的老虎。

    安好特喜欢摸它们的脑袋,毛茸茸的,摸着特舒服。

    要不是有君深,她真想抱一只,挨着她睡。

    想了想,安好看着一边的君深说道:“君深,你想好给它们取什么名字了吗…。”

    大妞生的狮虎,两只是母的,一只是公的。大白生了四只,只有一只是母的。

    听到安好这话,大妞它们都抬眸看向了君深。

    小白听着,连忙开口说道:“主人,要我说,大妞生的就叫小妞,小小妞好,至于另外一只就叫鸡腿好了,它最近老跟我抢鸡腿。至于大白生的,就叫笨笨,东东,瓜瓜,好好…。”

    大白生那几个,动不动的,跑着跑着还能摔筋斗,可不就是笨吗,每次看着它都忍不住捂着肚子笑。

    小黑听得嘴角微抽,这货取得什么名呢,也不怕被大妞它们群殴呢。这大白的几个虎宝,这名字连起来,岂不成了,笨冬瓜好…。

    小黑刚这么想,回过神就见小白正在被大妞它们追着到处跑。

    朱雀它们看着,好笑不已,也没管它们。

    安好和君深也没想到,小白会给它们取这样的名字。

    可他们俩都是取名废呢。

    商量了下后,安好和君深将大妞它们叫了过来。

    大妞的三个小狮虎,长得还是不一样的,两个母狮虎宝宝,一个叫萌萌,一个宝宝,剩下的一个叫贝贝。

    小白在一边听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这取得还没它取得好听接地气呢。

    至于大白生的,母的那只小白虎叫可爱,公的三只依次叫可乐,可可,可口。

    雪球它们在一边听着笑得打滚,这觉得这名字还没它们的好听呢。

    这名字还是安好给取的,要按君深来,直接一二三四五六七。

    它们的名字暂时就这样被定下来了。

    大妞和大白,只觉得它们娃的名字,比它们的好听多了。

    陪着它们待了会儿,安好就将它们带出了空间。

    回空间后,就洗漱睡觉了。

    睡觉前,安好和君深聊了好一会儿才睡。

    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饭后,安好和君深就送唐天麒读书了。

    这昨天晚上下了雨,今天起来这外面的空气,闻着着实舒服呢,早上没事出来走走也好。

    走在路上,远远看向飞杨他们这边,他们家的屋门都还是关着的,两人估计到现在都还没起床呢。

    这还没走出多远呢,就听不远处传来了云九卿和风铃的对话声。

    “风铃,你怎么了…。”

    “我被蛇咬了,不过还好,它没毒…。”她这也是倒霉呢,走这路过的人也不少,怎么就咬着她了呢。

    “…。”

    听着两人的对话声,安好他们连忙向着前面小跑了过去。

    安好他们刚跑过来,就见云九卿抱着风铃向着一边走了过去,看这方向是去许大夫那。

    安好让君深送唐天麒去读书后,她就向着云九卿的方向追了过去。

    “风铃,九卿哥…。”

    听到是安好的声音,风铃连忙让云九卿放她下来,可云九卿就是不放。

    “你腿都肿了,别闹…。”

    云九卿说完,看着安好说道:“安好你来得正好,我们一起去许大夫家吧,等下我得去上学,风铃就交给你照看了,她这样子今天怕是不能去工坊干活了…。”

    “嗯。”

    她虽然可以从空间拿药,可没地方放风铃呢,云九卿又要上学了,也不可能让他抱去她家吧,那边人更多,想了想安好还是觉得去许大夫那好。

    毕竟他周围都没有住着人家,就他一家。

    这云九卿怎么会出现在这呢,看他的样子,对风铃挺关心的。

    安好上前给风铃看了下腿,她的腿的确已经肿了,不过不是很严重,好在不是毒蛇,不然就麻烦了。

    他们来到许大夫家的时候,许大夫正在外面菜地掐葱子,看他们来,他连忙从菜地里走了上来。

    “许大夫,许爷爷……”

    云九卿叫的是许大夫,安好和风铃叫的是许爷爷。

    云九卿这些年在村子里待的时间少,所以对于村里的人,都不是特别熟,叫法上自然也不一样。

    看云九卿抱着风铃,许大夫连忙打开门让他们进了屋。

    关上门后,他就问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她被蛇咬了…。”安好和云九卿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口的。

    听云九卿和安好这么说,许大夫连忙让云九卿将风铃放到了他外面的躺椅上。

    放下风铃后,云九卿就将风铃的裤脚卷了起来,这腿上还栓着他的手帕。

    许大夫看着,眼睛微眯,这小子够可以的啊,有点意思。

    “许爷爷,这蛇没毒吧,我刚看着伤口处都没黑呢…。”

    听着风铃的话,许大夫看着她说道:“这蛇只能说是没剧毒,但还是有点毒性的,你没看你的腿都肿成这样了吗。”

    “她没事吧…。”

    “死不了,没事,你这小子还不去读书,你爷爷要知道了,又该训你了…。”

    虽然云九卿对他不熟,但许大夫还是知道他的。

    “那我先走了,就麻烦你们照顾她了…。”

    云九卿说完这话,脸色不由得一红,连忙就跑了。

    风铃倒是没想那么多,只觉得他是客气。

    安好和许大夫看着不由得笑了笑,两人都看出了些问题。

    许大夫在云九卿走后,就进了屋子,拿了瓶药丸给安好,让她给风铃服下,他先去给风铃配药了。

    许大夫进屋后,安好看了看瓶子上写的字,就倒了三颗给风铃吃下。

    “风铃,你跟云九卿熟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