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六十章 五行花树阵,云谷
    云小七知道安好是为她好,也不想她老是担心她,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家店的菜味道还是不错的。

    鬼谷子他们原本想说点啥,但见云小七在吃饭后,便没有再说啥了。

    吃过饭,在店里休息了会儿后,安好他们就坐着马车向着云谷的方向而去。

    出了小镇,路就不是那么平坦了,一路上都颠簸不已。

    道路两边,长满了高大的树木,坐在马车里,安好他们都能感觉到凉意。

    越靠近云谷,道路越不好走,后面的路更是变得狭窄了不少,安好他们就只能下马车步行去云谷了。

    原本天气还是有些炎热的,可走在这样遮天蔽日的林子里,安好他们只觉得身子有些发凉。

    走了好久,他们才走出了这样茂密的林子。

    出了林子,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浓密的花树,视线往上看去,就看到两座高高的山峰,而这云谷就在这两山之间,不过安好他们得穿过这片花树,才能进入云谷。

    前方一片烟雾朦胧,安好他们根本看不清远处的景象。

    就在这时,树上突然飞身下来了一个人。

    听到动静,安好他们连忙转过身,正欲动手时,一个身穿青色劲装的男子,跪到在了他们面前。

    “属下风一,见过主子…。”

    一听这名字,安好就知道是君深的人了,因为只有他能取出这样的名字。

    “他们人呢…。”

    这一次行动,可是来了九个人的。

    “他们原本打算在你们来之前,进去探下路,哪成想他们进去后,就没有再出来……”

    要不是为了等着君深他们来,他或许已经进去找他们了。

    夜羌他们上前打量了下这片花树。

    夜羌想了想,看着安好他们说道:“这片花树,颜色不一,长得很是鲜艳,香味夜很是浓郁,闻久了还让人有些心神恍惚,这片花树不简单啊…。”

    “你这老头,尽说些废话,你倒是说说,这片花树到底怎么了呢。”鬼谷子是个心急的,听夜羌这么说立马就说了起来。

    “若我猜想得没错,这可能就是五行花树阵…。”

    这阵法,夜羌听先辈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我们不能飞过去吗…。”云小七想了想说道。

    “这阵法不是这么简单的,若是心里有心结的,闻着这香味就会产生幻觉,至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就取决于各自心里的结了。每个人看到的幻象可能都不一样……”

    即使飞过去,也不能避免闻不到这花香。而且,这天谕老人,也不可能没有防备的。

    “我去试试…。”

    百里星辰说着,就飞身向着花树那边而去。

    他刚飞进花树丛,周围就飞来了无数根竹箭,刚闪避开,却见前面飞来了一群大个的蜂子,吓得他连忙往后飞。可没飞一会儿,他就觉得脑袋一片晕眩,一睁眼就见他周围出现了一个水池,而他正身处水池中,水正在往他的嘴,他的鼻子,他的耳朵里钻,他感觉到了窒息。

    正在这时,他看到一个身影,向着他飞了过来,一把将他从水里扯了出来,窒息感没有了。

    “百里星辰,你给我醒来…。”

    百里星辰睁开眼,就看到大家正围着他:“我刚掉进一个水池里了,君深你又救了我…。”

    “那不是水池,那是你的幻觉……”

    百里星辰在小时候,掉进过池子里,那时候也是君深救的他。

    听到君深这么说,百里星辰看着说道:“那你们刚刚有看到竹箭,蜂子吗,那蜂子忒大个,我最怕这个了…。”

    “我们只看到了竹箭,并没有看到蜂子…。”

    “啊,这不会又是幻觉吧,当真害怕什么来什么呢。”听安好这么说,百里星辰皱了皱眉说道。

    他以前顽皮,被蜂子蛰过,这记忆不可谓不深刻。

    每个人心里都有心结,可今天这趟已经来了,自然不可能退缩的。

    可是进去太多人,也不好。

    商量了下后,进去的人有君深,安好,夜羌,夜净,鬼谷子,莫云邪,百里星辰,夜禾宇,夜非,可云小七坚决要跟去,就把她也给带上了,至于剩下的人就留在外面。

    十个人,分成了两组,抱团一起走。

    君深,安好,云小七,百里星辰,鬼谷子他们是一起走的,也是最先进去的。他们进去后,夜羌他们也跟着走了进去,可却没看着他们。

    没进去的时候,他们觉得这些花树挺矮的,可进去后只觉得这花树不矮,反倒比他们还高那么点。

    走了会儿,云小七看着安好他们说道:“安好,这地方,我们刚刚走过了吧,这地上的石头,跟刚刚放的一模一样…。”

    “是,我们仿佛进了个迷宫,做下标记,一路仔细点…。”安好说着,就将自己的裙子撕了一块下来。

    在一边绑好一布条后,安好看着他们说道:“走吧。”

    可没走多久,他们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发晕,安好的手是一直拉着云小七的。

    两人同时陷入了幻境。

    安好刚睁开眼,就听一边传来了云小七的声音,她让她快点跑。

    安好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这一看,不就是他们之前出事的地方吗,怎么回事,难不成她们又穿越回来了。

    不对,她已经被炸得一片粉碎了,怎么可能还能回来。

    夜羌说,不要相信眼前看到的。

    想到这,安好闭上了眼,好一会儿她才睁开眼。

    这一睁开眼,就看到云小七挣脱开她的手,朝着一颗花树就要扑过去,而她嘴里喊着的是她的名字。

    安好连忙跑过去,拉住了她。

    “云小七,你醒醒,不要相信你看到的…。”

    可是云小七并没有立马醒来,她又坠入了另外一个幻境,幻象里她看到了水云行,他正在跟人成亲,而新娘却不是她。

    安好看云小七跌坐在地上哭,说也说不听,只得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云小七,你给我醒醒,你看到的不是真的…。”

    没多会儿,云小七还真清醒了过来,看到安好时,她伸手就抱住了安好。

    “安好,他娶别人了…。”云小七一边哭一边说道。

    看到她这模样,安好想了想看着她说道:“云小七,你给我冷静点,这只是幻境,并不是事实…。”

    “可他要真的成亲了呢…。”

    云小七,心里最担心的,就是他娶了天轻轻,与她发生了夫妻之实。

    “现在,我们还没看到,不能下任何结论。”

    安好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起来,我们还要去找他们呢…。”刚刚一阵晕眩后,这一醒来,除了看到云小七,安好就没看着其他人了。

    “嗯。”

    他们都是因为她才来帮着找水云行的,要是出了事,她难辞其咎。

    她们俩,刚走出没多远,就看见鬼谷子正在不远处抱着一头在哭。

    看着他将脑袋撞向石头,安好连忙跑了过去。

    可她到底还是晚了些,虽然抓住了鬼谷子,可他的脑袋还是在石头上磕了下。

    “师父,你醒醒,你看到的不是真的…。”

    “鬼老,你快醒醒…。”

    她们呼唤了好一会儿,鬼谷子才醒过来。

    “我,我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呢,我们这一过来,就看到你在抱着石头哭呢…。”安好看着鬼谷子说道。

    鬼谷子听着,脑子就想起了他刚刚看到的人,这人正是他喜欢了多年的女子。

    可她嫁给了别人,在见时,她已经死了。

    “我,我没事。君深他们呢,快去找他们吧…。”

    看鬼谷子不说,安好她们也没多问,毕竟谁心里没有点事呢。

    他们走出这没多远,就看到了君深和百里星辰,他们俩身上都受了伤。

    “你们俩臭小子,跟人打架了吗,怎么弄成这样呢…。”鬼谷子看着着实有些诧异,这俩小子武功都很不错,怎么会弄成这样呢。

    “星辰哥,你这眼睛…。”

    听安好问起,百里星辰没好气的说道:“我这还不是被你家君深给揍的,我看他陷入环境,我就叫他,哪成想他追着我就是一顿揍…。”

    君深一直追着他打,他哪能不还手呢,然后打着打着,君深就清醒了过来。

    至于君深到底陷入了什么样的幻境,君深没说,他也敢多问。

    因为他清醒过来后,就一直冷着脸,除了对他说抱歉的话外,其他的都没说。

    想到这环境的凶险,安好他们就去找夜羌他们了。

    他们几个里,当属莫云邪,夜羌的心事最为重,好在有夜净他们,安好他们找过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出了幻境。

    商量了下后,还是决定一起走。

    没走多久,安好他们就发现了,不见的风二几人,他们全都陷入了昏迷。

    每个人身上都有多处伤口。

    这一看就是他们自己的刀剑伤的,虽然没有致命伤,可因为流血过多,现在一个个看起来,脸色都苍白不已。

    要不是来得及时,他们怕是已经死了。

    将他们放到这里,到底是不放心,给他们包扎好,喂了药吃后,君深他们就有一人扛着一个,跟着安好做的标记,将人送出了这个五行花树阵。

    安好以前,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玩迷宫。

    加上,夜羌他们懂阵法,没多久他们就找到了出去的路。

    他们出了这阵法后,眼前的景象就豁然开朗起来,也不在像先前那样一片朦胧了。

    入眼的是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边又一狭窄的小道。

    他们就沿着这小道走了进去。

    走了一会儿,他们就看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草药,这一看就是栽种的。

    除此外,还有菜。

    视线往不远处看去,就看到对面有几排木屋,看起来是两层的。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擅闯我们云谷…。”

    安好他们正看着,就听一边传来了一道浑厚苍老的声音。

    听到声音,安好他们往着一边看去,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的老头,带着几个年轻的男子,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什么人,天谕老头,你说我是谁…。”

    天谕看着鬼谷子皱了皱眉说道:“是你,鬼谷子,我们云谷与你们鬼谷井水不犯河水,你这带人来,要干什么…。”

    安好打量了下天谕老人,看起来的确年纪一大把了,这可身子也没之前说得那么差呢。

    “你装什么呢,你会不知道我们来干啥,说吧,你把水云行那小子弄哪里去了。”鬼谷子闻言,没好气的说道。这老头亏得也是有名的人,居然干这样的事,还不承认。

    听到鬼谷子这话,天谕仔细的打量了安好他们,这一看他可不就看到云小七了吗。

    “水云行,他现在已经是我的孙女婿了…。”

    听到天谕这话,云小七的脸不由得苍白了几分,安好看着,伸手握了握她手。

    鬼谷子听到天谕这么说,对着他就骂了起来:“呸,你这臭不要脸的,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水云行要是想娶你孙女,他就娶了,何至于等到现在。他人在哪里,我们要见他,他是不是被你关起来了…。”

    “我们云谷的人,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

    “就是…。”

    鬼谷子这话一说完,天谕的几个徒弟就站了出来说道。

    “今天,不见着人,我们还就不走了…。”

    天谕看着他们说道:“既然你们想见,就跟我来吧,这成亲后啊,他们俩现在如胶似漆得很,这不这时候都没起床呢,正好带你们去看看…。”

    听到他这话,鬼谷子就想骂他,这老头还真是够不要脸的呢。

    没走多会儿,他们来到了一个木屋前。

    透过窗子,他们看到的大床睡着两个人,这一看可不就是天轻轻和水云行吗。

    看到他们抱着睡着,云小七心里一阵抽疼,转身就想离开这。

    却不想,安好一脚上前踹开了,直接冲了进去。

    这事,不问个明白,她是不会走人的。

    君深看着,想了想也跟了进去。

    这个情况,是天谕没有想到的。回过神,他连忙跟了进去。

    鬼谷子他们看着,犹豫了下,也跟了进去,毕竟他们俩是穿着衣服的,这进去应该没什么吧。

    要是不进去,这人欺负安好怎么办。

    所有的人,都进去了,唯有云小七还在外面站着。

    在安好要走到床边的时候,天谕拦住了她。

    “你这丫头,真是不知羞耻,居然闯进来…。”

    安好还是第一次,被一个老头骂她不知羞耻,她这暴脾气蹭蹭就上来了。

    “你长得丑,别跟我说话…。”

    臭老头,居然骂她不知羞耻,可别怪她,不敬老。

    “你这死丫头…。”

    这天谕年轻的时候,还是长得好看的,这老了嘛,自然就丑了。

    听到安好这么说他,顿时就火了。

    刚要出手,鬼谷子他们就出手拦住了他。

    “你骂谁呢,想动我徒儿,先过我这一关…。”

    “徒儿,她是你徒儿。”天谕没想到,鬼谷子居然受了一个女娃做徒弟。

    “你耳朵有问题吗,我这声音还不够大声呢。丫头,去把那水云行给叫醒…。”

    天谕看着着急,可他哪是鬼谷子他们几个的对手呢。

    安好刚靠近,天轻轻就坐起了身,一道白绫就朝着安好袭击了过来。

    可她哪里是安好的对手呢,这白绫刚挥出,就把安好给抓住了,还用匕首给削成了几段,她回过神的时候,安好已经点住了她的穴道。

    “你这丫头,要干什么,放开我孙女。”天谕看着,连忙开口说道。

    安好没有理会天谕,反倒是上下打量了下天轻轻。

    她上面穿着白色的里衣,而下面可是完完整整的穿着裤子,这摆明就是只脱了外面一层嘛。

    不是睡觉吗,穿得够多呢。

    这谷里虽然冷些,可他们这被子也不薄呢。

    打量了下天轻轻后,安好向着水云行走了过去,他们都闹腾成这样了,他还睡着,这是睡得有多死呢。

    “水云行……”

    安好连着叫了他好多次,他都没有反应。

    “你是叫不醒他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