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抓周,定亲没
    吃饭前,先要抓周,在苏玉娘将小葡萄抱进屋子的时候,里面已经站满了人。

    这屋子,之前一直都是空着的,准备等小葡萄在长大点就给他住。

    这段日子以来,苏玉娘经常抱着小葡萄出去走,他现在倒也不怕生,看这么多人看着他,他非但不害怕,还好奇的四处打量着。

    今天的小葡萄身穿着粉红色的裤子,彩色袖子的薄袄、兰花色的坎肩,脚穿花色布袜,看起来粉嫩可爱。他的腰上,还系着绣有福字图样的晬囊(zui,nang),此物代表着长寿。除此外腰带上,还系了一把银色的小斧头,看上去精致好看。

    看得安好真想上前抱抱他。

    床前的地上,已经摆上了晬桌,桌子很宽,上面摆了很多东西,毛笔,书本,砚台,算盘,印章,玩具,弓,水果,糕饼,算盘,金叶子,玉佩,做菜的锅铲这些。

    桌子上叠放着一条毛毯,毛毯是用来给小葡萄垫着坐的。

    抓周是由孩子的父亲或者祖母抱上去的。但江氏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刘玉书自然是不乐意让她来抱小葡萄的。

    于是,她便开口说了起来:“大海,现在可以开始抓周了,你把孩子抱上去吧…。”

    “嗯。”

    安大海说着,就从苏玉娘的怀抱里,将小葡萄抱了过去。

    江氏看着,心里虽然不得劲,可也没敢在这时候,站出来说个啥。如今的安好,可是她得罪不起的。

    抓周儿是不能干扰他的,将小葡萄放上去后,众人就没在说话了。

    小葡萄被安大海放到晬桌上后,就被周围的东西给吸引了,不过他只是看,并没有伸手去拿。

    看得苏玉娘很着急,这小子该不会什么都不选吧。

    安大海抿着唇,脸上很是平静,小葡萄从出生后就异于常人,他相信他这儿子绝对不是一个平庸的人。

    安好心里着实好奇,她这弟弟到底会先选什么。

    安心是个急性子,看着小葡萄久久不选,她迈着步子就想走过去,安然看安心想过去,伸手就拉住了她。

    “二姐,你在等等,小葡萄选什么我们可不能干预,这可关系着他的以后呢。”安然对着安心小声的说道。

    安心听安然这么说,就没有上前了。

    唐天麒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小葡萄,随着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只觉得自己这弟弟聪明得紧,不管他做什么选择,将来定然都不差。

    江氏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那金叶子上面,这金叶子看起来着实不小,得值不少钱呢,这要是她的该多好。

    安老头看着长得这么可爱的孙子,心里有些百感交集。

    要是没分家,没断绝关系,这一切也不会弄成今天这样,他也不至于想抱他,都不敢抱。

    安大河看着这一幕,就想到安大郎抓周的时候,当时他儿子可是一下就抓住了书本,说起来他儿子肯定比这小葡萄好。

    林巧看着小葡萄着实喜欢,她这辈子就想着能生一个儿子,可现在一连生了两个女儿,这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生一个儿子呢。

    正在大家想小葡萄会抓什么的时候,就看着他朝着那金叶子爬了过去。

    看到小葡萄朝着金叶子爬过去,苏衡不免有些失落,他还以为小葡萄会要书呢,他选金叶子以后岂不是要做商人。

    等他回过神看过去,就见小葡萄一手抓了一样东西,左手抓的是金叶子,右手抓的是玉做的印章。

    “这孩子,有意思,真是后生可畏,前途不可限量呢…。”玉清看着不由得笑着说道。

    玉清说完,周围不少的人也都纷纷说了起来,无一不是再说小葡萄以后前程似锦。

    林江花今天也来了,不过孩子不是她抱的,是李成林在抱。

    听着他们的议论,她心里不由得冷笑了下,什么前途不可限量。这又抓印章,又抓钱的,这以后说不定就是个贪官呢。

    要是安好知道林江花心里的想法,定然会找个口袋罩在他头上将她给揍一顿。

    小葡萄看了看众人后,就拿着东西站了起来,摇晃着身子,向着安大海的方向走了过来。

    安大海看着连忙上前,就见小葡萄将他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他,随后他又向着一边的书和锅铲走了去,随后又拿了玉佩,弓。

    看他拿这么多东西给她,苏玉娘有些哭笑不得,这孩子到底要干啥呢。

    杨梅看着不免有些好笑,这抓什么最后都给了其他人,这以后能有多少出息,怕是个败家子吧。

    他们家要是出个败家子那就有意思了。

    君深看着沉默不语,据他们说,他小时候是没有抓过周的。说起来他真的挺羡慕小葡萄的,他比他幸运多了,有这样好的爹娘,有这样好的姐姐。

    安好看君深不语,便没有开口问。

    这边,巫苏云和百里星辰却是聊了起来。

    “相公,你小时候抓的什么呢,你这么会做生意,该不会是抓的算盘吧…。”

    闻言,百里星辰笑了笑道:“你只猜对了一半,我不仅抓了算盘,我还抓了金子,抓了书本,你相公我好歹也是个举人呢,只是没往上考罢了……”

    “这么厉害…。”

    “那是…。”

    看百里星辰那嘚瑟样,巫苏云不由得笑道:“这说你胖,你还踹上了呢…。”

    “媳妇儿,我哪里胖了,你摸摸,我都瘦了…。”百里星辰说着,就拿着巫苏云的手,贴上了她的胸膛。

    也亏得他们是站在后面看呢。

    “这么多人呢,你给我消停点…。”

    百里星辰非但没有消停,还靠近了巫苏云几分,在她耳边说道:“媳妇儿,那晚上你…。”

    这家伙,真是个折磨人的妖孽。

    巫苏云不得不点头,不然他又该不消停了。

    水云行和云小七两人也在一边聊着,水云行知道自己抓了什么,但云小七不知道,记忆里原主的娘不曾跟原主说过呢。

    安心和安然都没有问,因为她们知道,她们从出生就不受待见,他们怕是不会给她们办什么周岁的。

    抓周结束后,安大海就招呼着大家入座吃饭了。

    过生是有长寿面的,长寿面是安好教百味斋的厨子们做的,不同于以往的面。

    不仅看起来好看,闻起来也香,吃起来齿颊留香。

    小葡萄的周岁宴,办得着实好,一个个都吃得很满足。吃过午饭后,离开的少,大多数的人,围坐在一起聊着天。

    玉清,苏衡他们难得来,安好自然要陪他们多聊会儿了。

    时间过去得很快,转眼又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安好他们吃饭的时候,太阳都已经下山了。

    吃过晚饭,朱诚他们就一一跟安好他们告别离开了。

    苏衡他们今天都没有走,毕竟难得来一趟,安好他们自然要留着他们了。

    帮着收拾好,洗了澡后,苏绣娘就叫着大家去客厅聊天了。

    云小七他们见他们有话说,就回了他们各自的屋子。

    坐下后苏绣娘就先开口说了起来,有些话今天她早就想说了,不过一直没挑着时间说。

    “三妹夫,月娘这也出了月子了吧,这路途有些颠簸,她不来我们倒也能理解。可到现在,都没听你们说要办满月酒呢,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呢。”

    邓元本来早就想办的,可他娘也不知道从哪知道安好他们没在家,就没有办,说什么也要等到他们回来后再办。

    他娘还说,有王爷,郡主来参加她孙子的满月宴,那可是很光宗耀祖的。

    话是这么说,实际上他娘心里想的却是,安好他们要来,定然不会送差了不然岂不是丢他们的身份吗。

    这事不仅苏绣娘心里疑惑,刘玉书他们心里也是疑惑的。

    安好他们闻言,也看向了邓元。

    邓元想了想,看着苏绣娘他们说道:“满月酒,自然是要办的,只不过这段日子月娘一直在调理身子,所以打算晚些再办。这次来,我就是为了说这事的,这满月酒打算办在八月二十五……”

    关于定亲什么的,邓元却是没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聊了许久,他们才各自睡觉去了。

    在安大海他们要回屋的时候,邓元追上前叫住了他们。

    看邓元跑过来,安大海不由得皱了下眉,他还有什么要跟他们说呢。

    “姐夫,你这是…。”

    “四妹,四妹夫我有话想跟你们说。”邓元看了看周围后,看着他们说道。

    闻言,安大海和苏玉娘抱着小葡萄,招呼着他进屋去坐了。

    坐下后,安大海看着邓元说道:“姐夫,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莫不是他们家里现在遇上了什么困难,缺钱。不管是怎样,他们都会帮他们的。

    “那我也不饶弯子了,就直接跟你们说了。我就想问问,你们家二丫,三丫定亲没呢……”

    这件事,他们已经打听好的了,现在分明就是在明知故问。

    定亲自然是没有,可这段日子以来,来家里的媒婆却是不少,不过都被苏玉娘给拒绝了。

    听到邓元这么说,苏玉娘顿时就皱起了眉。

    安大海倒是平静许多,想了想看着邓元问道:“她们自然是没有定亲的,不过她们现在年纪还小,我们还没想给她们定下亲事,而且就算要定亲,也要她们看得上的,这要是不喜欢,我定然不会给她们定下的…。”

    听安大海这么说,邓元只觉得安大海过于宠女儿了。

    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这样当爹的,还真是少。

    “妹夫,你们的心情,我也能明白。不过这有好的,相看下总是没错的吧,不合适就算了…。”

    邓宽这个孩子,邓元觉得还算不错,就是家里人有些难缠。可有安好他们帮衬,他们再难缠,也不敢太过分的。

    倒也不是,他非要把邓宽说给安心她们。

    而是他娘一直在那闹腾,他要是不说,这回去能清静都怪了。

    看安大海点头,邓元又继续说道:“我想跟你们说的这个孩子,是我大哥的小儿子,今年十六了,如今已经是秀才了,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品行什么的还是不错的…。”

    十六岁的秀才,岂不是跟自己当年一样,要是以前安大海或许会觉得秀才好,可如今却是没啥感觉。他只觉得自己考了这么个秀才,也没啥用,就是多认了些字。

    苏玉娘闻言,想了想看着邓元问道:“姐夫,听你这么说,这孩子还是不错的。那你大哥家里…。”

    这些年没来往,每次去又没待多久,苏玉娘对于苏月娘他们那,早已经记不得太多了。

    要换是别人苏玉娘是不问这些的,可这邓元到底是姐夫,他既然说起了,这不了解下,就驳了他倒是不好。

    邓元知道苏玉娘想问什么,还没等她说完,就开口说了起来:“我大哥有三个孩子,大女儿早已经嫁人了,嫁得是一个屠夫,二儿子也娶了,现在在越寒城的一个店铺里当伙计…。”

    “那你大哥,大嫂为人怎么样呢…。”苏玉娘想了想又问道。

    这女儿嫁出去了,想插手家里的事,也不容易,这哥哥若是不好,以后可以分开单过,可这爹娘要是不好就麻烦了。

    “他们…。”

    看邓元这般不好说,安大海和苏玉娘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姐夫,我就实话跟你说吧,不管这孩子多好,他爹娘不好,家里人不好,我们都不会将她们给说到这样的人家的。”苏玉娘看着邓元说道。

    不怪她这么想,毕竟她经历过,不想她女儿再跟她一样,过得那般苦。

    安大海的想法也是一样的。

    既然不成,邓元也就没在多说了,寒暄了几句后,他就离开了。

    邓元走后,安大海就去将房门关好了。

    小葡萄,还没睡,一直在床上鼓捣他今天抓周抓的东西,还有大家送给他的礼物。

    君深送的是一套上好的笔墨纸砚,还有一套开蒙的书籍,除此外还有一小箱的金叶子。之前拿出来摆放的金叶子,就是安好让苏玉娘他们从君深送的箱子里拿的。

    没成想,小葡萄还真就喜欢这东西。

    安大海关上门后,就走到床边,与苏玉娘对坐着看着小葡萄。

    看了会儿小葡萄后,安大海看着苏玉娘道:“娘子,这些年,都是我不好,害得你们受苦了…。”

    苏玉娘想了想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今天之所以那般说,也是想二丫他们以后过得好。我不求她们嫁得有多好,只求她们过得幸福…。”

    “我知道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边,安好和君深在大家回屋睡觉后,就将大妞它们带进了空间,进空间后,安好给它们做了点吃的,让它们洗了个澡,玩了会儿后,才将它们放出空间的。

    大妞它们出空间后,安好和君深洗了澡就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后,邓元就告别安好他们回家了,见他要走苏玉娘他们就没有多留。

    苏衡他们在安好家耍了三天才回的家。

    云小七和巫苏云他们一直在安好家耍到七月二十二的时候,才一起回的越寒城。毕竟他们在安好家,也待了有那么久了。

    七月二十五,天刚蒙蒙亮,安好他们就起床了。

    送的礼,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了,也都准备好了,只用搬上马车就可以了。

    两个孩子,一人两套衣服,一个金锁两个金镯子。除此外,外加五匹布,一框水果,十斤香肠,六十六两银子。不过这银子,安好是打算私下给他们的。

    安好这又没嫁人,东西自然是合着一起送的。

    至于鬼谷子他们就留在家里了,昨晚的时候,他们已经同他们都说了的了。

    东西放上车后,安好他们就各自上了马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