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六十八章 这位大娘是,脸快要绿了
    马车在出村前,都是很颠簸的,安好只觉得这路该修了。

    等这次回来,她就去找云正德商量下,由她出钱将他们这村子的路给重新修缮下。

    想到修路,她心里已经有了些想法。

    因为走得早,他们到达柳河村的时候,太阳还没升多高。

    这柳河村的路很是不平坦,跟高阳村有得一拼,马车就只能停在外面了,由林城一人看着。

    没走多会儿,他们的前方就出现了一石拱桥。

    石拱桥建立在柳河之上,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站在桥上安好的视线往着不远处望去,就见这河流蜿蜒的向着远处流去,而这河流的两边,立着不少的柳树,长得很是茂盛,每隔一段距离就由一颗,倒像是栽种的。

    上次青木他们来得匆忙,一路上倒也没四处瞧,如今看着这只觉得这里的风景还是不错的。过了桥,他们就正式进入柳河村了。

    钱氏这几天,逢人便说郡主和王爷要来参加她孙子的满月宴,在安好他们到达苏月娘他们家的时候,他们家屋里屋外都坐了不少人。

    小孩子们都是些停不住的,一直在外面追逐玩闹着。

    看安好他们向着这边走来,这些孩子,才没有在玩闹了,干嘛跑回了自己爹娘身边。

    钱氏自然是认得苏玉娘的,看他们来,她连忙走了进去叫邓元。

    在没出来前,钱氏让邓元给自己说了下谁是谁,毕竟今天来的人多,她根本不知道谁是谁。

    出来后,他们就跪在安好他们面前,喊起了王爷,郡主千岁,其他的人闻言也跟着跪了下来喊着。

    钱氏是最先喊的,仿若怕别人不知道,安好是郡主,君深是王爷似的。

    钱氏是最先喊的,在她起来的时候,安好上下打量了下她,她和邓元是一起出来的,安好对她的身份已经猜到了几分。

    想到她做的那些事,安好就不由得皱起了眉。

    这钱氏身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衣裙,头上不知道梳的什么发髻,还斜插着一支银簪子,长得一脸刻薄脸,笑起来一脸的折子。

    打量了安好他们一下后,钱氏一脸笑意的看着苏玉娘说道:“你是玉娘吧,我们可是有好些年没见了呢…。”

    以前见到的时候,苏玉娘可是一脸的面黄肌瘦,穿得也不咋样,如今可是大变样了。

    苏玉娘对钱氏并没有什么好感,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看苏玉娘不跟她说话,钱氏的目光,看向了安大海,此刻他正抱着小葡萄的。

    “你是安大海吧,之前听说你死了,我还真不敢相信呢,还好老天有眼你活着回来了,你不是掉崖了吗,你怎么活着回来的呢。这是你们的儿子吧,长得真好看呢,还好当初没被你娘…。”

    邓元看着安大海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连忙叫住了她娘:“娘,你这是干啥呢,大海他们坐了马车,可累了呢,你咋还让他们跟你站在这一直说呢…。”

    “就是,月娘她四妹啊,快里面请…。”吴氏早在一边待不住了,听邓元这么说,上前就拉着苏玉娘的手往屋子里走。

    安大海和邓元在外面说话,就没有跟着进来。钱氏看没人理她,就坐一边嗑瓜子去了,她虽然年纪不小,但牙口还不错。

    苏玉娘就见过吴氏一次,算上这次才第二次,她根本对她没印象。

    想了想,苏玉娘一边走便一边问了起来:“这位姐姐,你是…。”

    闻言,吴氏看着苏玉娘说道:“玉娘,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呢,我是吴喜娘啊,就是邓元的大嫂啊……”

    听吴氏这么说,苏玉娘自然想起来了,不过想到之前邓元说的话,苏玉娘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看来她还是没死心呢。

    “原来是月娘她大嫂啊,真是好多年没见了…。”

    “可不是,已经好多年没见了,你也不来你三姐这走走。这先走来的是你的三个女儿吧,长得跟朵花似的…。”

    这安心和安然还真是好命呢,摊上了这么个会做吃食的姐姐。

    如今这身边,都有丫鬟伺候了。

    女儿好也就罢了,居然还能嫁个王爷,简直是没天理呢。她咋就没有女儿呢,要是有个,说不定也有这样的好命呢。

    吴氏的话刚说完,一边就走来了一个人,她上前就挽着苏玉娘的手说了起来:“这玉娘长得这么好看,她的儿女能差了吗,玉娘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邓元的二嫂杨玉香…。”

    这杨玉香可是生了不少孩子,大女儿已经嫁了,二儿子,三儿子都还没娶,四女儿年纪跟安好她们差不多大。

    苏玉娘自然是记不得的。

    安好他们走过来,就见这两人一边一个拽着她们娘说话,看到她们一脸的讨好笑容,安好不由得皱了下眉。

    “娘,你们在这聊什么呢,你不是想看三姨的孩子吗,我们快进去吧…。”

    “玉娘,这是你大女儿吧,你命真好,三个女儿都长得跟个花似的,这是你的未来女婿吧,真是不一般呢…。”杨玉香打量了下安好他们后说道。

    她刚去上茅房了,倒是没有参拜安好他们,如今她一个人自然不可能下跪了。

    “这位大娘是…。”

    杨玉香三十来岁,被安好叫做大娘,心里不免有些不舒服。在她看来,大娘是形容那些四五十岁的女人。

    吴氏听着不由得笑了起来,这杨玉娘比她小一岁呢,居然就被叫做大娘,听着就解气呢。

    不过她到底是高兴得早了,这刚笑起来,就听安好看着她说道:“这位大娘又是…。”

    杨玉香这次却是笑不出来,这安好摆明的在嘲讽她两人呢。

    苏玉娘见气氛有些僵硬,就给安好她们介绍了起来。

    这次,她们倒是没有再要跟着安好她们了,跟安好她们指了苏月娘所在的屋子后,就说她们要去招呼客人了。

    在她们走后,安心他们就笑了起来。

    “长姐,你够可以的,我刚看着她们两人的脸气得都快要绿了…。”安心不由得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刚刚她们要是不走,她怕是都快笑出声了。

    安然虽然也在笑,不过没有安心那么夸张。

    君深也只是勾了勾嘴角。

    苏玉娘看着她们笑得那模样,不由得开口说道:“你们啊,别在笑了,等下别人该看着我们了,我们去看你三姨他们吧。”

    “嗯,我们走吧。”

    看着安好他们走进屋子,吴氏和杨氏都有些咬牙切齿。

    在她们进屋后,她们才收回目光。

    两人视线相对,吴氏不屑的看着杨氏说道:“弟妹啊,我劝你收起你的那些想法,我儿子可是秀才,你争不赢我的,所以别想和我争…。”

    闻言,杨氏看着吴氏好笑的说道:“你儿子是秀才又怎么样,人家还看不上呢,我呸…。”

    杨氏说完就走了,吴氏气得直蹬脚。

    看着,在一边跟人闲话的儿子,她迈着步子气冲冲的就走了过去。

    “宽儿,你给我过来…。”

    邓宽听他娘叫他,连忙站起身,向着她娘走了过来。

    “娘,你这么大声的叫什么呢…。”

    吴氏闻言,看着邓宽没好气的说道:“亏得我为你忙前忙后,你倒好在这里给我喝茶,刚刚你咋不过来呢…。”

    “娘,我…。”

    他可不就是不好意思吗,虽然没上前说话,但安心和安然长什么样,他都是看到的了。

    安心和安然,两人长得各有千秋,虽然不及安好长得好看,但长得也不错了。

    “你,真是气死我了…。”

    这边安好他们进屋的时候,苏衡他们都在里面坐着的,他们离得近,自然比他们先来了。

    进来后,安好她们就挨个叫了人。

    苏月娘看安好她他来,心里很是高兴,连忙招呼他们坐。

    “玉娘,大丫,君深你们大家都快坐,这一路赶路累了吧,你们渴不,桌上有茶,你们自己倒着喝…。”

    “三姨,你生的两个小宝贝在哪呢。”

    安心看苏衡他们都没抱着孩子,不由得开口问道。

    闻言,苏月娘笑了笑道:“他们在床里侧睡着的呢,你过来看吧…。”

    安心听苏月娘这么说,就走了过去看,安然也跟了过去。

    生下来的时候,是很小的,可经过这一个月,这两个孩子却是长大了不少。

    苏月娘的奶水并不多,但邓元买了几头才生小羊的奶羊,这样他们就有奶喝了。

    之前的苏月娘眉宇间都是惆怅,如今或许是因为生了儿子,整个人看起来开朗了不少。她这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安心和安然过去看的时候,他们正好醒。

    一看是安心和安然,其中的一个就不由得哭了起来,另外一个原本没哭的,可见另外一个哭了,他也跟着哭了起来。

    一时间屋子里都是孩子的哭声。

    这一醒了就要抽尿,苏月娘自己抱一个,苏绣娘给她抱了个。

    屋子外放有尿桶,就抽在了里面。

    邓兰和邓梅先前在忙着摘菜,看自己弟弟妹妹醒来,上前问了下她们娘后,她们就去挤羊奶煮羊奶去了。

    苏月娘要喂奶,君深他们就先从屋子里出来了。苏月娘的奶水虽然不多,但也能先安抚他们一下。

    这也是刘玉书他们在这。

    要是钱氏在这定然,让苏月娘只喂她孙子,另外一个孙女,就只能喝羊奶。

    这些事,苏月娘都没敢刘玉书说,这一说出来,怕是又得闹起来。

    刘玉书看着,自己这女儿,心里心疼不已,只觉得她还是那么瘦弱。

    在苏月娘轮流喂了奶后,这两小家伙,明显消停了不少。

    安心她们也抱了他们一会儿。

    安好抱了抱孩子,看着苏月娘问道:“三姨,孩子取的什么名呢…。”

    安心她们也想问的,不过安好比她们先问了。

    闻言,苏月娘看着安好她们笑着说道:“男孩叫邓子豪,女孩叫邓水仙,子豪是哥哥,水仙是妹妹…。”

    邓子豪比邓水仙先出生一会儿。

    好在两个孩子都不是折磨人的,她起头后没多久,就生了。

    “子豪,水仙,这名字挺好的…。”安心只觉得不错,比她们以前叫安二丫,安三丫好听多了。说起来,这名字可是伴随了她十来年呢。

    大多人只知道她叫安二丫,却不知她还有个名字叫安心。

    “这名字,是他们爹想的…。”

    说道这取名字,也是邓元坚持的,不然照钱氏的想法,她这儿子就要叫邓有才了,而她女儿也不叫邓水仙,叫邓小花了。

    刘玉书想了想,看着苏月娘问道:“月娘,有个问题,我先就想问你了,你那公公,他今天会来吗…。”

    “这个,我不知道,我没有问邓元…。”

    这要是来,怕是有得闹腾了。可这到底是邓元的爹,苏月娘拿着也不好说。

    刘玉书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这都是他们不好,给他们女儿找了这样的人家。

    不过现在这话,她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邓元的爹,什么样子,安好自然是知晓的,说起来,他现在可是跟那寡妇过日子去了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