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下场,打算修路
    苏衡和刘玉书吃了午饭后,就去午睡了的,不然他们要是知道,还不得担心死。

    至于苏锦娘和苏绣娘他们,在吃过午饭后没多久,就去了外面田坎上扯草药。这种草药,他们的村子都没生长着多少,苏月娘他们这却是长了不少。

    这好不容易来一次,自然要多扯点回去了。

    苏天临和苏天勤都是一起去的,至于孙念他们这次并没有来,因为宁彩蝶家也有亲戚要走。

    苏绣娘他们回家的时候,才听说了心和安然她们掉进河里的事,这听到后就连忙跑出了门,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乔小云她们被带走。

    乔里正和乔易自知理亏,都没敢上前求情。

    在青木他们带走人的时候,乔易跟着去了越寒城,至于乔里正年纪也不小了,乔易没让他跟着奔波。

    林彩霞家一个人也没去,就怕安好迁怒他们,但事实证明他们想多了。

    乔里正他们走后,围观的村里人才一一散了去。

    苏绣娘他们得知乔小云她们害安心和安然落水,都很是气愤。

    好在安心她们没事,不然这事没完。

    事情弄成这样,邓元心里也很是愧疚,那天询问了安大海他们后,他回来也是说了的,可他们显然没把他说得话听进去,这心里都还是想着跟他们家议亲事呢。

    在苏绣娘他们说完话后,邓元走上前看着安好他们自责的说道:“大丫,发生这样的事,真的是很对不起你们。说亲这事他们跟我提过,我也同你们爹娘说了下,但是你爹娘他们没同意,这回来后我也告诉了他们的,哪成想他们心里还打着这样的主意,这都是我们不好……”

    闻言,安好看着邓元说道:“三姨父,这事你已经说清楚了,可他们还这样,这也怨不得你,你不必自责…。”

    听安好这么说,邓元的心里好受了几分。回过神的他连忙招呼着安心她们回家换衣服。

    这也亏得天气暖和不冷,不然可怎么得了。

    苏绣娘他们听着没有说话,对于邓元家的那些人,心里想的什么,他们自然也是清楚的。居然还打着这样的主意,当真是想得美呢。

    也亏得这邓元是个明白的,不然这门亲,以后怕是也不用走了。

    这边安大海在苏玉娘晕倒后,就给抱进了屋子里,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经历过之前三丫的事,苏玉娘一听她们落水自然就激动了,这一激动就晕了过去。

    安大海见她醒过来,就把安心和安然被救起的事,告诉了苏玉娘。听她们被救起,苏玉娘又连忙问了下情况。

    可安大海没去,哪里知道呢。

    苏玉娘听安大海这么说,起身就要去找安心他们。

    于是他们俩就出门,找安好他们了。可这出来后,根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跑。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有不少村民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看到他们后,苏玉娘和安大海连忙走上前询问了下,得知安心和安然没大碍他们心里也松了口气。

    可看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安好他们回来。

    苏玉娘和安大海就向着村民们说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这跑了没多会儿,就看到了安好他们,安好他们也看到了苏玉娘和安大海。

    “爹,娘……”

    安心和安然看他们小跑着过来,也向着他们跑了过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

    在安心她们过来的时候,苏玉娘伸手将她们两个揽进了怀抱里。

    还没等苏玉娘说什么,安大海就开口说了起来:“二丫,三丫,你们俩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怎么就掉进水里了呢,你们娘听着都急得晕了过去……。”

    要不是担心苏玉娘醒来后,情绪激动做出什么事,他也早就来河边了。

    刚刚他们询问了下安心和安然的情况,就跑了,还不知安心她们的落水不是意外。

    听安大海问起,一边的苏绣娘便先开口说了起来。

    听完安大海和苏玉娘心里都很是震惊,没想到会是这样。

    事情弄成这样,不光安大海他们心里气愤,这边邓宽心里也气。只觉得他娘,太口没遮拦了,一切都还没定下,她就到处说,要不是她哪能惹出这么多事。

    这次,还被带去了衙门,以后传出去别人得怎么说他呢。

    钱氏也没想到事情会弄得这么大,她也就想着自己的孙子,能跟安好他们家结亲,这以后就不愁钱,不愁她孙子当不了官了,哪成想会整成这样。

    发生了这样的事,苏月娘的心里也很是愧疚。

    安心和安然换好衣服后,安好他们同苏月娘他们聊了没多久,就坐着马车回家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哪还有心情,在这吃晚饭呢。

    苏衡他们在安好他们走后没多久,也坐着马车离开了。

    他们走后没多久,乔易就回来了,除了他以外,也有几个好事的村里人去看了的。

    乔小云虽然不是想谋杀,可也是想毁人名节,还毫无悔意,因此被判打二十大板,关两个月。至于,林彩霞作为帮凶,被判打十大板,关一个月。

    邓金枝悔过态度好,尚看在年纪小,没有被判打板子,就罚了十两银子。

    虽说只是十两银子,可他们家,哪有这么多呢。

    因为交不上前,就被判关了十五天。

    吴氏算是是这整件案子的源头,一切因她而起,可她到后面都还在推卸责任,拒不悔改,故而被判掌嘴三十,打板子二十,罚十两银子。

    这着实把吴氏气得不行,这被打了,还得罚银子,她咋这么倒霉呢。

    她现在这样,可真是得不偿失,着实不甘心呢。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呢。

    这件事很快就在柳河村传开了。

    不仅如此,之后还传了出去,所有想打安好妹妹主意的人,心里都忌惮了几分。

    安好他们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慧心她们原本以为,安好他们要吃了晚饭回来的,所以晚上就没做那么多菜。

    安好他们回来的时候,鬼谷子他们都已经吃了晚饭了。

    鬼谷子他们得知安好他们没吃饭,不免有些奇怪,就问了起来。

    得知事情经过后,他们都很是气愤。

    聊了会儿后,安好就去了厨房,来厨房的时候,慧心她们刚好洗完碗。

    晚上的饭,还剩了不少,菜却是没剩啥。

    得知安好他们没吃饭,慧心她们就准备给他们从新做菜。

    不过安好没让她们炒菜,而是让她们帮着揉了面团,擀成皮做抄手吃。

    在她们揉面团,醒面团,擀皮的时候。

    安好就开始剁起了馅,还洗了些青菜准备着,佐料也切了不少。

    除此外,她还打算做点炒饭。

    在包抄手的时候,安心,安然,苏玉娘都来了厨房帮忙。

    鬼谷子晚饭没吃太多,看安好在做抄手,说什么也要蹭一碗。莫云邪他们自然也是想吃的,安好看着,索性多做了些。

    吃过晚饭,聊了会儿,大家就各自洗漱睡觉去了。

    经历过今天这事,青木的心里多少有些不得劲,坐在房顶上,许久都没下去睡觉。

    他本想默默守着安心长大,再告诉她,他喜欢她的,可是他等不及了,他怕她有天会喜欢上别人。

    可是,他思来想去,也没敢去找安心,他怕把她给吓着了。

    在睡觉前,安好去看了下何柱子,他现在的腿恢复了许多,现在何苗他们每天都有按安好教的,给他按摩。

    君深跟安好一起来的,看完何柱子后,他们就回屋了。

    回屋后,他们就进了空间。

    今天折腾一天,安好也累了,泡澡的时候都睡着了。

    君深看她许久没过来,不免有些奇怪,过来叫她却不见她说话。君深心里不免有些奇怪,便走了过去,这一过去就见安好坐在水池的梯子上,靠着水池睡着了。

    水刚好漫过安好的胸口,君深看了眼后就没敢在看了,不得不说她的身材比之前更好了,在水中看着着实诱人。

    想了想,君深伸手拍了拍安好的肩膀,叫起了她。

    安好听到君深叫她,这次醒过来。

    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没穿,安好连忙往水里沉下去了一些。

    “你,你怎么过来了…。”

    “你洗澡洗了很久,我就过来找你了,这一过来叫你你都没反应,后来我就…。”

    听君深这么说,安好连忙开口说道:“那个,我刚刚就是特困,所以就睡着了,你先转过身,我现在就起来。”

    “好。”

    安好穿衣服的速度很快,擦干后没多会儿就穿好了。

    “君深,你去洗吧,我,我就先回屋了…。”安好说着就跑了。

    君深看着,不由得笑了笑,这丫头怕啥呢,难不成他还能吃了她不成。

    君深洗完澡回屋的时候,安好已经坐在床边吃起了水果。

    看他洗完澡回来,还喂了他几块水果。

    吃了点水果后,安好看着一边坐着的君深说道:“君深,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想说什么,就说呢。”

    看君深看着她,安好想了想说道:“我打算,明天去找云爷爷,同他说下修路的事…。”

    “修路?你们村里的人,怕是舍不得出钱修的。”听到修路,君深不免有些意外,但随即一想又明白了过来。

    毕竟一条路修下来,也得要不少钱呢。

    “所以,我没打算让他们出,这一次就我出了。不管是工坊,还是大棚,每次来拉货的人都不少,我们自己也要拉货进来,拉货出去,这路总的来说是我们用的最多…。”

    指望村里的人,一起修路,那不知何年何月去了。

    “修一下也好,可以修宽一点……”

    君深一直觉得进村口的那条路太窄了,这次要修的话,索性把一侧的山弄掉一些,这样可以把路修宽,修平坦些。

    他手里有炸药,这些都不是问题。

    两人聊了好久,才睡觉。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后,安好和君深就出门送唐天麒去读书了。

    送他去书院后,安好和君深就去了云家。

    来云家的时候,云正德和贾氏正好拿着锄头出门,看样子是要去菜地忙活。

    看安好和君深来,云正德和贾氏连忙招呼着安好和君深进屋坐。

    坐下后,云正德便看着安好说了起来:“你这丫头,今天来又有什么事呢…。”

    安好闻言笑了笑道:“还是云爷爷了解我,我今天来,其实就想跟你说修路的事…。”

    “修路,我们村的路吗…。”

    “你这老头,大丫来找你,不是说我们村的路,难道还说别村的啊。”贾氏一听不由得看着云正德说道。

    云正德听贾氏这么说,瞬间没了语言。

    他心里不也是奇怪吗,之前安好都没提过,这次却突然来说修路。

    安好看着笑了笑道:“我打算出钱修我们村子的路,这样以后也方便大家出行,最主要我家的工坊和大棚来往马车比较多,所以…。”

    “大丫,这钱你都出,可得不少钱呢。”

    “这事,我自然是想过的,云爷爷你就别担心了。”安好想了想看着云正德说道。

    贾氏听这也很意外,安好这意思,摆明是她一个人出这修路的钱呢。

    见安好执意如此,云正德跟她好久。

    君深也说了几句,这一旦修路,出行就不是那么方便了。

    安好和君深走后,云正德也不锄草了,立马去找了村里的几个长老。

    商量了下后,他们就召集村里的人开会了。

    安好打算修路的事,昨晚就同安大海他们说了的,对于安好打算拿钱出来修路,安大海心里自然是没意见的。

    开会的时候,安大海去的。

    村里的人现在生活,虽然好了不少,可这修路得出不少钱,一大半的人还没得云正德说啥,就开始推三阻四的说了起来。

    “村长,我们家还准备修房子,娶儿媳妇呢,这要修了路,可就没钱了…。”

    “可不是,我们家才买了几头猪,家里早已经没钱了…。”

    “我家的钱,我大舅他们都借走了…。”

    “村长,不是我不出钱,我们家都没多少积蓄呢,之前都看病了…。”

    “村长,你们有钱,我们没钱啊,我们家可穷了,现在房子都还没修呢,媳妇儿也没娶…。”

    云正德听着这一个个说得话,心里很是无语。

    这修路可是为子孙造福,他们咋就这么想不通呢。

    有些人或许是真的没多少钱,可有些却是有钱也不想出,说白了他们只看中了当下的利益。

    “村长,我们家愿意出钱…。”

    “我们家也愿意…。”

    元清扬和风天翔他们都是愿意的。

    他们说完,村里也有些人说愿意,只不过他们出不了太多钱。

    “大家静静,听我说,这一次修路的钱,不用你们出,大丫说了她来出,但是我希望大家都能多出点力,毕竟这路要是修好了,对大家都好…。”

    就几家出得了多点钱,又能干个啥呢。

    虽然安好说了她出,但云正德还是打算出点钱,毕竟他也算是工坊的二大股东了。

    这些日子以来,靠着安好,他们已经赚了不少钱了。

    听说这钱是安好出,江氏的脸色阴沉得难看,他们安家怎么就出了这样一个离经叛道,胳膊肘这般往外拐的丫头呢。

    有钱也不知道帮衬他们,居然想着拿出去修路,实在是气人。

    村民们听完,一个个都很是高兴,这出力不出钱,他们还是愿意的。

    商量好后,要去上工的就去工坊了,不上工的就回各自的家了。

    安好正在家里画图纸,所以并没有来,来开会的也就安大海一人。

    江氏看安大海往一边走,上前就叫住了他。

    “大海…。”

    江氏一连叫了好几声,安大海才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她。

    “娘,你叫我做什么呢。”

    闻言,江氏没好气的说道:“怎么,老娘生了你,还叫不得你了是吧…。”

    安大海闻言,皱了皱眉说道:“娘,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你有啥事就说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