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出钱修路,我还不能嫁吗
    江氏只觉得安大海就是在明知故问,这刚才说了修路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找他说啥。

    听他这么说,她心里就火起。

    “我想说什么,你难道猜不到。我说你们是不是傻,由着大丫那丫头胡来,这修路可是得花不少钱呢。你们有这钱,也不知道帮衬下家里,你们……”

    江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安大海给出口打断了:“娘,这钱是大丫挣的,她想怎么花是她的事…。”

    再说,大丫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他们一些钱,现在他们的手里都有不少钱了。

    大丫能对他们这么好,安大海心里已经很满足了。

    他现在也不求多富贵,只求几个孩子,将来都能好好的。

    “你真是气死我了…。”

    江氏说着,脱掉鞋子,就想打安大海。

    她还没打下去呢,手就被人给抓住了,回头一看就见安老头瞪着她。

    “你在这闹什么呢,还不回去,我说怎么走着走着没看着你了呢,你这像什么样呢,你怎么能打大海呢…。”安老头松开江氏的手,瞪着她没好气的说道。

    这一不见了人,他就猜到她肯定是去找安大海了,这不一过来就看到了。

    “我回不回去,关你什么事,别忘了你已经把我休了,就算我再找一个也跟你没关系…。”听安老头这么说,江氏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你,你不要脸…。”

    安老头着实没想到,江氏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要是再找一个,别人得怎么说他们呢,她想都别想。

    江氏一听,顿时就火了:“你骂谁不要脸呢,你才不要脸,你先干出那样的事,你还有理了。你都把我休了,我就算找个老伴又怎么了,允许你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呢,你不想我找,我还偏要,我还带回家呢…。”

    这后面两句,她还是跟安三郎学到的呢,有一次听他说这么一句,她只觉得听着挺特别的,就让安三郎给她解释了下,眼下倒是用上了。

    “就你那丑样,谁要你…。”

    江氏听安老头这般说她,拿起手中的鞋子就打了过去,正好打中安老头的脸。

    江氏的力道下得可不清,抽在安老头的脸上就是个鞋子印,他的脸被抽中后,顿时就肿了起来。因为江氏之前踩了稀泥,安老头的脸上自然也满是泥。

    安大海本想出口劝的,这还没开口呢,江氏就动起了手。安老头现在可不会忍着江氏,被她抽了一鞋底,还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打得江氏一个铿锵,差点没坐在地上。

    江氏一直都长得不错,就是老了来,变化有些大。

    以前安老头可是夸了江氏长得好看的,如今说她丑不说,还打她,江氏哪能服气呢。

    她一边骂,一边拿着鞋底就朝着安老头冲了过去:“安奎明,你个死老头,我给你拼了,你个老不要脸的,你居然这说我,这样对我……”

    这鞋底还没抽过去了,就被安老头抢来丢掉了。将手里没了鞋子,上前抓住安老头的右手就咬。

    安老头被她咬得疼得不行,见她不松口,伸出另外只手就揪住了她的头发。

    安大海着实被他们的举动惊到了。

    回过神,连忙看着他们说道:“爹,娘,你们别闹了,都有人向着这边走过来了…。”

    虽然听到了安大海说的话,可两人却丝毫不为所动。

    安大海见有人过来,连忙让他们帮忙,将安老头和江氏给拉开。

    安老头在被人拉开后,瞪了眼江氏,同安大海说了两句后就走了。他这般模样,他可不想被过多的人看到。

    江氏看安老头不管她就走了,她心里委屈不已,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

    看江氏坐在地上哭,过来围观的人也没管她,就散去了。

    他们都有各自的事做,他们又不打架了,这也没看头就走了。

    安大海看着着实不知道该说他娘什么好,可他又不能一走了之。在江氏哭了会儿后,他才上前劝道:“娘你别哭了,我带你拿点药去吧…。”

    这脸肿成这样,头上头发也被扯掉了些,伤成这样一走了之,他是做不到。

    江氏听安大海这么说,也没在继续哭了。

    这有个台阶下,还是顺着下了的好。

    家里虽然有药,可安大海却不能带江氏回家,只能带着她去许大夫那里拿药了。

    去许大夫那之前,安大海给江氏看了下头,好在扯得不算严重,不然就麻烦了。

    开会的时候,许大夫也来了的,不过他走得最早。

    安大海他们来的时候,许大夫正在院子里摆弄着他酿晒的草药。

    “许大夫…。”

    听到有人叫他,许大夫连忙走了过去开门,这一打开就见到了一头乱发,一边脸肿得老高的江氏。

    “快进来吧…。”

    许大夫看着也没多问,江氏弄成这样,他不用问都知道是谁打的。

    毕竟江氏这么泼辣,在村子里,敢同她打架得少。她脸肿成这样,一般的女子,也是打不出来这种力道的。

    进了院子后,江氏打量了下许大夫住的院子。

    他家的院子,其实挺大的。

    不过院子里没种菜,全部都是种的草药,她只认识一两样,其他的都不认识。

    他家的屋子,是木头和石头建造的,看起来也算是不错。

    整个院子里,都干干净净的。

    说起来,这还是江氏第一次仔细的打量许大夫的家,不得不说他挺会收拾的。

    这些年,江氏只知道叫许大夫,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

    许大夫在进来后,就直接去了屋子里,没多会儿他拿了两瓶药丸出来。

    “大海,这里有两瓶药,白色的这瓶是吃的,早中晚各吃三颗。这蓝色的这瓶是用来涂抹的,每次倒上五颗,碾成粉末,用酒混合后,涂抹在脸上。”

    许大夫说完,递到了安大海手里。

    这江氏一天也是够不消停的,安老头也不是个暴力的人,要不是被她惹着了,他能这样对她吗。

    安大海接过后,看着许大夫说道:“许大夫,我娘她头上还有伤,是被扯伤的,有点轻微出血,你再给她开点药吧…。”

    听安大海这么说,许大夫上前看了看江氏的头,就进屋开药去了。

    许大夫进屋后,安大海看着站在一边的江氏说道:“娘,你坐会儿吧…。”

    他娘在想什么呢,怎么一直盯着许大夫看呢。

    “大海,你觉不觉得这许大夫长得其实挺好看的…。”江氏虽然是在跟安大海说话,可眼神却是看着对面屋子的。

    安大海冷不丁的听江氏这么说,不由得皱了皱眉说道:“娘,你想什么呢…。”

    “你爹都休了我了,我还不能嫁吗,以前我倒是没觉得,如今看来我觉得许大夫挺好的。不仅性格耐心,人也挺能找钱的…。”

    “娘,你收起这个心思,不是有人说他有儿子吗,你难道想…。”给人当后娘吗。这话虽然到了嘴边,可安大海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就怕刺激到江氏。

    再说,许大夫也清楚自家娘是什么性格,就算是要找,也不会找他娘这样爱闹事的。

    “儿子,这么多年,谁看着他儿子回来了,根本就没有。”

    安大海只觉得他娘,是被他爹给气到了,才这样的。之前,可没这样的现象呢。

    “娘,许大夫这么多年都没娶,现在更是不可能,你就别想了…。”

    安大海这话刚说完,就见他娘向着出屋子的许大夫走了过去。

    他看着,连忙走了过去,这一过去就听他娘对着许大夫说道:“许大夫,我们也认识多年了,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听江氏问起,许大夫皱了皱眉说道:“名字与我而言,不重要,你还是叫我许大夫吧…。”

    “这叫法,显得多陌生呢,许大夫,你…。”

    安大海实在听不下去他娘说的了,上前就看着他娘说道:“娘,许大夫还忙着呢,拿着药就走吧,我们别在这干扰许大夫了…。”

    安大海也知道许大夫的真名,这些年来他看他开的药方,都是写的许大夫。

    他既然不想说,总有他的理由的。

    “这药,用来涂抹就好。记得这几天都别洗头,尽量别出门晒太阳…。”许大夫听安大海这么说,就将手里的药盒递到了安大海手中,至于别的也没多说。

    安大海接过药后,问了下多少钱,就拿了出来给了许大夫。

    要是安大海一个人来,许大夫倒是不收钱,可是江氏在,他若不收,以后问题怕是多,就收了。

    江氏本想再说点啥,却被安大海给拉走了。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许大夫不由得皱了皱眉,这江氏今天看着还真是反常。

    想不明白江氏为什么这样,他也不想了,上前关上大门,就开始在院子里忙活他的草药。

    安大海原本以为,他将江氏拉走后,她会他生他气骂他的。

    却不想,江氏非但没有骂他,还拿过他手里的药,高兴的回家了。

    看着这变化,安大海不由得皱了皱眉,难不成他娘真的看上许大夫了,这都什么事呢。

    江氏回家后,安大海也回去了。

    他回家的时候,苏玉娘和雨竹她们正好抱着小葡萄在外面走。

    苏玉娘看到安大海回来,就开口叫他,可叫了几声,他都没有应她。

    苏玉娘看着,不免有些奇怪,让雨竹她们将小葡萄抱回家后,她就追了上去。

    安大海有心事,所以走得并不快,这刚要进门,就见苏玉娘跑了过来。

    “相公,你在想什么呢,我叫你你都没应我呢…。”

    闻言,安大海看着苏玉娘说道:“我,我没想什么,小葡萄呢…。”

    明明有心事,却不跟她说,苏玉娘看着心里更奇怪了。可他不说,她也不好逼着他说。看安大海问起小葡萄,苏玉娘看着他笑着说道:“在那边呢,我们刚刚出来没多会儿,这不就看到你了吗,我看着他们开会的早都过来上工了,你咋才回来呢…。”

    他不说,她就这样问好了。

    自家爹和娘打架,村里也是有人看着的,这事他是瞒不了的。

    安大海想了想看着苏玉娘说道:“先不是开会吗,娘听说大丫出钱修路,心里有些不得劲,就找我闹了。后来,爹来了让她别在闹,然后他们俩就打起来了…。”

    安大海说了他带江氏去拿药,却是没说江氏对许大夫有想法。

    毕竟,他也不知道,他娘到底怎么想的,想了想就没说。

    苏玉娘听完,叹了口气说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他们要是做得不那么过分,他们又何至于这样对他们呢,在这件事上,苏玉娘以前或许觉得他们自己过分了,可现在她不这么想。

    毕竟他们做了太多过分的事,一次次寒了他们的心。

    “这事已经过去了,你别多想那么多,大丫他们呢。”安大海看苏玉娘叹气,想了想看着她说道。

    “她和君深在书房吧,据说是画什么图,这丫头,一天脑子里想法多得很…。”

    看雨竹她们抱着小葡萄过来,安大海接过小葡萄,看着苏玉娘说道:“我们出去走走吧,正好趁着太阳还不热…。”

    “好。”

    安大海也是少有陪着他们一起出去走走,苏玉娘自然是很高兴的。

    书房这边。

    安好在画图,君深就一直在一边看着。

    安好画完一张图后,就递给了君深。看着安好画的图,君深看了看后对着她说道:“安好,你这画的是什么呢,是桌子吗…。”

    听君深说起,安好停下手中的笔后,看着他说道:“这也算是桌子吧,不过比一般的桌子要长些…。”

    君深闻言,想了想说道:“你这是打算用来干什么呢…。”

    “我除了修路,还打算修建工坊,用来生产书包,毛绒玩具这些,这桌子就是用来以后做工的时候用的,这样以后这干活的人,就能坐在两边一起做活了…。”

    之前在帝都的,都是用木板搭建的,这次的安好自然想弄好一些了。

    这样也统一一些,桌子也平整一些。

    工坊以后要是弄好了,不仅可以生产毛绒玩具,还可以生产毛拖鞋这些。

    安好一直想弄工坊,君深是知道的,倒也没有说啥。

    画完桌子椅子这些后,安好就开始画工坊了,这次的工坊,不同于以往的工坊。

    门由以前的一扇,变成了几扇开的门。工坊比原来的更长了些,至于宽度,也比原来宽了些。

    至于屋顶也跟原来不一样了,安好添加了琉璃瓦,这样屋子里的光线就不那么暗了。

    不过这热的时候,还是得盖着,毕竟光能照进来。

    除此外,墙体也比原来厚了,这样待在里面,夏天没那么热,冬天也不那么冷。

    安好一边画,一边标记着,什么地方建造成什么样,她都写了下来。至于后面有什么问题,这建造的工头再跟她沟通下就行了。

    弄这些后安好照着记忆里的村子,开始画起了路线图。

    有的地方是几家连在一起的,这样的地方,安好只打算修一条分路。

    村子就这么大,还有不少土地,想要条条路通每一家是不可能的,所以几家共用一条,再通向大道看起来也不会那么杂乱无章。

    他们安月村背靠山,又有湖,其实还算是不错的。

    图画好后,安好和君深又出门,去找了下云正德,风天翔。

    虽然村里的人们可以帮着修路,但到底不如正规修路的,安好的打算是请一个施工的队伍,带着一起修。除此外,她还会在其他村子,在招一些人。

    这样,村子里的路,也能尽快修好。

    风天翔对于这方面有认识的人,安好自然找他了。

    至于修路,所需的材料,安好也请风天翔帮着张罗。

    商量好,安好同云正德说了要再建工坊的事,云正德听了很是高兴,当即就找人,一起去给安好量地了。

    一听安好家又买地,村里的人都跑了去看,还打听了下,买来干什么。

    林巧抱着孩子在外面走,听人安好家又买地,也跟着走了去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