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命运弄人,你为什么要喜欢我
    对于高阳公主这个人,安好还是挺喜欢的,见她拉着她的手,她倒也没有拒绝。

    巫苏云看着也不嫉妒,她师父这么好,自家娘喜欢也正常。

    没走多会儿,他们就进了客厅。

    进客厅后,高阳公主就招呼着大家入座了。

    坐下后,就有丫鬟进来上茶点水果了,这次准备的水果是葡萄,倒是安好喜欢吃的。

    水果一上来,高阳公主就招呼着安好吃水果。

    百里星辰看得嘴角微抽,她娘真是够热情的,就差没给安好剥皮了,他这儿子果断是捡来的。

    君深也知道安好是吃葡萄。

    还没等安好自己拿来吃,他就剥了一颗喂到了安好嘴边。

    君深这一举动,周围的人,都不由得看了过来。

    安好倒也没有犹豫,直接就吃了。

    君临他们看着不由得笑了笑,这两人的感情现在就这么好,以后怕是更好吧。

    百里星辰看着,也给自家媳妇儿剥了些。

    高阳公主看着百里星辰的举动,不由得笑了笑,这小子倒是知道有样学样,知道心疼自己媳妇呢。

    看安好他们没在吃水果后,高阳公主才开口说了起来:“安好,你们这次来帝都打算待多久呢…。”

    安好弟弟满周岁,她也是知道的。

    可她的孩子还小,还离不得她,就算有奶娘她也不放心,小葡萄满周岁,她自然就没能来了。

    高阳作为公主,被该自称本宫的,但她在安好他们面前,却是没有这样自称,可见她待安好他们是不一样的。

    这点上,倒是跟君临一样。

    听高阳公主问起,安好看着她笑着说道:“我们这次在帝都待不了多久,因为我们还要去个地方,等我们回来,可能会在帝都多待几天…。”

    “这样啊。”安好没有说要去哪,高阳公主便也没好开口问。

    “娘,我师父可能干了,她啊还出钱给他们村子修路呢……”巫苏云想了想,开口说道。

    高阳公主和君临他们听着都很是意外。

    安好闻言,看着他们笑着说道:“这修路的钱,虽然是我出的,可村子里的人,也出了力的呢。有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吗,想致富先修路,这路修好了对大家来说,都有不少好处…。”

    君临听着,大笑道:“好一句,想致富先修路,丫头,你这想法倒也对…。”

    可是燕州国穷的地方多,想要改变,一时间是不容易的。不过这想法,也没错。试问一个地方交通都不便利,又有谁会来这呢。

    坐着聊了会儿,高阳公主吩咐身边的丫鬟去看了看两个孩子。

    得知他们醒来后,就叫她们将两个孩子抱到了客厅来。

    一看到丫鬟把孩子抱完,君临就上前接了一个抱在了怀里,坐到了位置上。

    高阳公主看着不由得笑了笑。

    高阳公主抱着另外个孩子,给安好他们看了看,抱了抱。

    高阳公主抱的这个是女儿,特别爱笑,看着安好很是喜欢,抱了会儿,她抬眸看着高阳公主问道:“公主,这孩子叫什么名字呢。”

    高阳公主听安好问起,笑了笑说道:“名字是她爹取的,叫百里倾城,这个是妹妹。另外一个叫百里月辰,是哥哥,比她早出生一会儿…。”

    “倾城…。”

    听到安好念叨这个名字,她怀里的小家伙,笑得更开心了。仿佛知道,安好是在喊她似的。

    “看来倾城很喜欢你呢,我们抱她的时候,她都没笑得这么开心呢。”

    听着高阳公主的话,安好不由得笑了笑。

    君深看安好这么开心,他心里也很是开心,他看得出来,安好是真的很喜欢他们。

    轮流抱了会儿,高阳公主就让丫鬟将孩子抱回屋了。

    毕竟他们还小,出来久了也不好。

    孩子抱走后,他们又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巫苏云身上去了。

    对于巫苏云的身体,安好看着自然是担心的,毕竟她现在看起来很瘦,也吃不下太多。

    君临还不知道,巫苏云已经怀了身孕。

    听到巫苏云怀孕后,也很是替百里星辰感到高兴,还让李德全,回宫送些补品来。

    高阳公主的几个孩子里,君临最喜欢的莫过于百里星辰呢。可他就是不给朝廷效命,在这点上他挺遗憾的。

    聊着聊着,时间倒是过去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半下午了。

    奏折君临早就已经批阅了的,这下午也没事,他自然要吃了晚饭才回宫了。

    安好他们难得来帝都一次,高阳公主自然要请他们吃饭了。再说,这一次安好可是给她带了不少特产来,她别提多高兴了。

    得知夜羌他们在容王府,高阳公主就让他们一起过来吃饭了。

    高阳公主都请了,夜羌他们自然要来了。

    高阳公主府的厨子,这段日子以来又学了不少新菜式,安好他们吃着都觉得还不错。

    夜禾宇平常的胃口可是不错的,可今天却吃得不多,说话也不多。君临吆喝着一起碰杯喝酒的时候,他倒是喝了,不过明显没有看君临。

    一次也就罢了,可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安好看着着实有些不解。

    明天就是两个孩子的满月酒了,安好他们吃了饭后,没待多久就回家了。

    君深府里,只有两处有温泉,其他的院子都是烧水洗澡。

    回家后,鬼谷子和莫云邪他们就先去洗澡了,至于夜羌他们就叫着君深陪着他们打了会儿牌。

    安好想到今天的事,在夜禾宇回屋的时候,她就跟了上去。

    “舅舅…。”

    听着安好叫他,夜禾宇停下脚步,转过身就见安好向着他走了过来。

    “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舅舅,我们借一步说话吧,有点事要同你说。”安好看着夜禾宇说道,说完也不等夜禾宇说什么,她就飞身上了房顶。

    夜禾宇看着安好飞上房顶,他也跟着飞了上去。

    上房顶后,安好就坐在了房顶上。

    夜禾宇不知道安好想问他什么,心里不免有些没底。

    他向着安好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他刚坐下,就听安好问道:“舅舅,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呢…。”

    闻言,夜禾宇看着安好笑着说道:“你怎么会觉得我有心事呢…。”

    这丫头莫不是看出了什么吧。

    “因为,你平常吃得不少,可今天却吃得很少。而且一到帝都后,我发觉你看皇上的时候,眼神有些闪躲,甚至不敢相视对看,舅舅你…。”

    这件事,安好拿着也知道该怎么问好。

    纸是包不住火的,这点上夜禾宇也知道,只是他一直没敢说。

    夜禾宇闻言,抬眸看了看天,叹了口气后看着安好说道:“安好,我之前想用毒虫对付君深,你是知道的了,你也知道我是受靖安王指使的,再看到你后我才收手的…。”

    “嗯……”

    夜禾宇为了救他妻子做这样的事,安好倒也能理解,在这件事上她也同君深说了的。

    君深也没怪他,当然最多的还是看在安好的面子上。

    要是别的人敢算计他,他是不会放任害他的人活着的。

    也亏得她那次追了出来,不然夜禾宇怕是已经对君深下手了,想想就心有余悸。

    她和君深要是成为了对立面,她真不敢想。

    沉默了会儿,夜禾宇又说道:“其实,我还有件事没有告诉你,那就是君临的毒是我下的,不过后来,我又出手给他解了……”

    听到这,安好的脸色不由得一变。

    这件事,她早该想到的,可这件事后来君临的人自己在调查后,他们就没有管了。

    “那皇上看到你的样子了吗…。”

    问完,安好又觉得自己这问题,问得不对。君临真要是见过夜禾宇的模样,怎么可能会认不出他呢。

    “应该没有,他当时是昏迷着的…。”夜禾宇想了想说道。

    听到夜禾宇这么说,安好看着他说道:“舅舅,你是因为心里过不去,所以才不敢直视皇上吗…。”

    “是啊,毕竟那一次,差点就害死了他。”夜禾宇叹了口气说道。说完,夜禾宇便没在说话了,安好也沉默着,两人各有心事。

    还有一件事,夜禾宇没有告诉安好,那就是他媳妇的病是怎么治好的。

    安好的性格,他也是了解的。

    真要是让他知道,夜青妩干了那样的事,指不定会是什么样呢。

    君临不是君深,这件事,安好还是不敢让君临知道。

    毕竟谋害皇上,这罪可是很大的。

    都说伴君如伴虎,君临能坐上皇位,可见也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好一会儿,安好才看着夜禾宇说道:“舅舅,既然这事已经是这样了,你也该放下了。当时,你也不想这样的。你要是再这样,他们也该奇怪了…。”

    君临的身体,安好也是帮他调养的,也算是补偿了。

    “这一切都是我不好…。”

    “事情已经是这样了,你自责也没用……”安好看着他说道。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夜禾宇才回屋拿衣服洗澡。

    安好却是坐在房顶上,一直没下来。

    这件事,她不知道该不该跟君深说,若是有一天查出来又当如何呢。老天还真是会捉弄人,可要不是这样,夜禾宇他们怕是也认不出她。

    鬼谷子他们洗完澡后,夜羌他们就没有在跟君深打牌了,也回去拿衣服洗澡了。

    君深没有看到安好,就回屋了。

    可回到屋子,也没看着安好,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安好坐在房顶上。

    看安好坐在房顶上,抱着一酒坛子,喝着酒看着天,君深不由得皱了皱眉,连忙飞身上了房顶。

    一过来,他就抢走了安好手里的酒坛子。

    “安好,这是怎么了,一坛子酒,都被你给喝了一大半了…。”

    看着安好喝了这么多,君深不免有些生气,平时没事安好不可能喝这么多的。

    看到君深来,安好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一脸苦涩的看着他说道:“君深,你知道吗,命运真的很捉弄人,你为什么要喜欢上我呢…。”

    安好说完这话,风一吹来,她脑袋更晕了,直接就倒在了君深怀里。

    听着安好说的这话,君深心里很是不安。

    抱着她飞到了他们所住的院子,踢开门后,就抱着安好放到了床上。

    闻着一身酒气的安好,君深不由得皱了皱眉。

    跟安好在一起久了,他也知道朱雀都酿造了些什么酒,这酒叫烈火,可是很烈的,她居然喝了这么多。

    她回来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为什么一会儿不见就这样了呢,她到底见了什么人。

    想着,君深看了看安好,见她没反应,就走了出去。

    吩咐人查了下,又让人给他煮了碗醒酒汤。

    这事要弄不明白,他这晚上可睡不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