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小秀娘 > 第一百零七章 一命偿一命
    林秀走后不久,屋外的吵闹声更大,随后又突然变得安静,接着还听到林老爷子的声音,最后一声接近嘶吼,“我要她一命赔一命!”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屋内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林辰立马就怔住了,吴氏也一下子就晕倒在地。

    屋外。

    “大侄子,你这……要求,也有些不近人情!两个人有矛盾,都出手了!谁能料想得到你媳妇身怀六甲,这一尸两命,谁也不想!现在论谁是谁非也晚了,可一命偿一命……”

    林老爷子既然做了决定,也不会太拖泥带水,可有些事情,他在理的时候也是要说清楚的。

    毕竟来福家的没有当场身亡,而是多日之后才故去,并不能说是吴氏直接害死了月娘。

    “月娘跟我成亲十二年,就生了狗儿一个娃!生狗儿的时候难产,生了一天一夜都没生下来,后来好不容易孩子落地了,却不会哭!现在是光长个子不长脑子!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想在要一个,可不曾想,娃没了,月娘连命也丢了!”

    “林叔,一尸两命啊!如果不是她,狗儿还能再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我一家四口和和美美,可现在!狗儿成了没娘的娃,往后等我没了,狗儿连个照顾他的人都没有!”

    “大家伙说说,我这要求过分吗?我就是要为月娘讨个公道,让害死她的人得到惩罚!”

    所谓死者为大,不管这事情开始谁对谁错,可现在月娘的人死了,获得同情。那么另外一个活着的吴氏,自然成了攻击的对象。

    林老爷子被林来福说的也老泪纵横,但情绪铺垫的差不多了,林老爷子再不表态也不像话了。

    “大侄子,狗儿他娘没了,你难受,我懂!我也惋惜!可吴氏毕竟是我那三儿的未亡人,为我林家育了一双儿女。你让我交出她给狗儿他娘偿命,我也难做!”

    “可人命关天,我却不能有私!”

    “只是不瞒各位,林家三房早已单独分家,现在我也管不了!大侄子,我也是有心无力啊!”

    林老爷子先是表明自己的立场,而后又把林家的现状说了一下,说到分家的时候,明显带着自嘲之意。

    跪在地上的林来福早已起身,看向林老爷子的眼神毒辣,似乎已经看出他的计谋。他说管不了,不是他不想管,是因为已经分家,他没有权利管,也或者,他不想当这个坏人,不想趟这摊浑水!

    “既然林老爷子管不了,那自然有人能管!族长还在,就让族长替我主持公道!”

    这称呼由一开始的林老爷子变成林叔,又由方才的林叔变成了林老爷子,林来福分的还是真清楚,林老爷子听得脸色暗了又暗。

    而一听说请族长,在场的所有人都变了脸,包括林老爷子,眉头明显的一簇,倒是有人提出,

    “何不报官,谁是谁非,谁之过,一切都让大老爷决定!”

    又有些年纪小的问,“族长,咱们还有族长吗?”

    有,自然是有!林家村大姓林,原本就是林氏一族聚居之地!

    说到二十年前的林家村只是偏远的一个小村子,村民不过一二十户,比现在还少。离镇子又得两天的路程,所谓的官府的大老爷哪里管得到这里,那会子村民也很少到镇上去,不像现在车马发达,想去就去。那时候的林家村,还是一个族法等于国法的地方!

    不过那时候村子也没什么大事,人少,是非就这么些,难碰到大的!

    即使有,那基本都是关起门来解决!无他,林家村聚居的基本都是姓林的,就是你跟我不是亲戚,我跟他是亲戚,他跟他又是亲戚,七拐八弯的,总是一竿子打下来,打着的都是一家人。

    更何况,百姓什么事都不喜欢牵连上官家,入了官门,哪里是你说出来就出来!先不管对错,拔下一层皮来再说。

    所以那时候,有什么事情都是找族长解决!

    可有人提出报官,林来福却不同意!

    “不行!月娘为我林家辛苦多年,遭贱人害死,我不能让她死后还要受辱!报官,官家两张口,谁能填满?更何况那官家,查人命还要剖尸,我绝不能让月娘落个死无全尸!”

    “还是请族长,主持公道!”

    等林来福再次提出请族长,甚至说出那句“死无全尸”的时候,有些人才开始真正去面对,有些事就像昨天才发生,在场的虽然有小一辈的,可林来福也经历过那场劫难,大部分跟林来福差不多的人,都知道那场劫难。虽然当时年纪还小,不过十多岁,可早已记事!

    所有人都记得那时候的人人自危,对族长一脉的淡漠,可族长终究是族长!

    是的,林家村是有族长的,只不过这个族长年纪老迈,外加没有继承人,所以渐渐的淡出了村人的视野。

    也或者压根就是村人故意忽略。

    林家村现任的族长姓林,名付州。已任林家村族长一职三十多年了!可为何二十年前有事找族长,而其后渐渐忘记了还有族长这么一位人物的存在了呢?

    这事要说就得从二十年前说起,大概二十年前,村里来了一个对外姓夫妇,男的俊,女的貌美。那时候的林家村偏安一隅,过着不受打扰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突然有外姓人入村,又是一对金童玉女般的人物,自然引起轩然大波。

    可这对夫妇对村里一个老猎户有救命之恩,有老猎户作保,这才在林家村安下家了。

    不久之后村人就发现,这对夫妇中的妇人,身怀六甲。

    当时妇人身体极差,怀像不稳,特别显怀以后,几乎是天天卧床,时不时的就昏迷。男人当时非常的担心妇人,因为跟村里其他人不熟,男人就把把妇人托付给老猎户,自己则出村去为妇人找药。

    可这一去几月,不见踪影。

    在这几个月期间,老猎户承担起作为照顾的职责,伺候妇人,忙前忙后,比一个丈夫做的还多。

    那猎户的老婆是个母夜叉善妒又爱慕虚荣,见那妇人生的貌美,自己老实的丈夫宁愿受自己的唾骂都要护着妇人,又加那妇人衣着华贵,有不少金银细软,且那妇人的丈夫迟迟不归,母夜叉便心生毒计。

    当时的族长是一个风光霁月之人,最讨厌别人不守妇道,对女子颇为严厉。

    于是母夜叉上告族长,诬报妇人通奸,勾引自己的丈夫!

    族长施行严法,雷厉风行之下,要把那个妇人沉塘!可妇人眼见临盆在即,苦苦辩解与哀求,希望族长能明察秋毫,或者等自己的丈夫回来之后再行处置。

    可族长的权威不容置疑,外加母夜叉在一旁诬告连连,族长决定立即处置妇人。

    妇人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求族长能留下她肚中的孩儿。

    族长本是同意了,答应等妇人产下麟儿,再行沉塘。

    可不知道为什么,族长临时改变了主意,竟然趁着天黑,直接绑了妇人去沉塘。所谓的塘,并不是什么宽阔的池塘。

    而是林氏族庙后面一口名为塘的井,深深不见底,一旦跳下只有死路一条。

    妇人一路咒骂族长,骂族长是非不分,骂族长出尔反尔,说死后化成厉鬼也要让他偿命,血债血偿,让他全家无一人安宁。

    当时行刑的村民都心软了,可林付州还是坚持,一声令下,妇人就被扔下塘井。

    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只要是参与过二十年前那场族刑的人,似乎耳边都环绕着妇人的凄厉喊声。

    当时那塘井下声声凄厉,最后都慢慢消失。可能是因为妇人死前咒骂太入人心,一般这种沉塘会当即检查尸首,可那次愣是等了一天一夜之后再查。

    据当时查尸的人说,妇人浑身是血,肠穿肚烂,那腹中的婴儿化为鬼胎不见踪影。

    而一个月后,族长林付州好生生的三个儿子一女,全都一一惨死,连最小的才一岁多的小孙子也难逃下场,只留下几个儿媳,害怕不敢出门。

    也不知道是谁多口说了那么一句,是不是鬼胎为母复仇?以讹传讹,人人都信以为真,族长几个儿媳妇听说之后或改嫁或回娘家,远离林家村!林付州的妻子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家破人亡,一尺白绫,也自了尽。

    最后只剩下族长林付州一人,抱着儿子和老妻的牌位。

    村人都说那妇人肯定是被冤枉的,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也都怨族长当时太狠心,连个即将临盆的孩子都不放过。所以那妇人临死前的诅咒生效,妇人附中的鬼胎,化成厉鬼来找族长索命。

    族长一家惨遭横祸之后,老猎户和他的母夜叉老妻也相继被发现死在家里,老猎户还有一子,被送到镇上做工!爹娘惨死,回来之后,当即就要报官,要查是谁杀死了他的爹娘!

    可报官之后,等了又等,官差来之后,给了多少道银子才开始干活。当时尸体都已经腐烂,官差还要剖尸……

    总之不知道塞了多少次银钱,尸体也被剖的面目全非之后,得出的结论是老猎户掐死老妻而后自杀!

    老猎户之子本来就被爹娘惨死打击,后又花尽所有积蓄,甚至让爹娘死无全尸,结果得出这么个结论。

    最后疯疯癫癫的,一把火烧了猎户的家,随后人也不见了。

    也因为那次,族长一脉消失,渐渐的,林家村新一辈的人,有什么事再也不会去找族长,也不会选择去报官。

    只是这次,林来福提出请族长,在场很多经历过二十年前那场劫难的人,似乎心有余悸。

    因为族长早已成为一个禁词,又或者像瘟疫一样,人人避之不及,包括族庙也早已多年无人管理。

    “兄弟,你可想好了?想清楚了?”

    于是等林来福提出找族长主持公道以后,便有人提出报官,可报官被林来福否决之后。

    便陆续有人劝阻,是否真的想清楚了!

    “既然林老爷子不能替我主持公道,我势单力薄,也只好请出族长,替月娘请冤,还我一个公道!”

    “族长出面,想必应该无人有异议!”

    是的,哪怕所有人集体忽略族长,可他在那里,哪怕只在一天,他说的话,就有人遵守!

    屋内的林辰睁着眼睛,突然问吴氏,“娘,我们真的有族长吗?”

    吴氏面色不明的点了点头,林辰觉得轻松了,“娘,太好了!族长肯定会替娘主持公道的!娘您放心,绝对不会有事的!”

    是啊!族长,一族之长,必然是有才有德之辈,且要做到公正不偏不倚。

    不为舆论所倾斜,可吴氏依然害怕,颤抖!

    她想起才嫁到林家村的时候,那会子还怀着林秀,去山地干活,回来的时候不幸崴脚了,就在原地等着林老三来接。

    可等来等去天都黑了,碰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隔着几米就那么直愣愣的盯着她,似乎要从她身上看出什么来。

    正当她瑟瑟发抖之际,林老三赶来,忙把吴氏护在怀里,还对着那白发老人说,“叔,这是我媳妇!不是旁人,是我新娶的媳妇,肚里怀着我的娃!”

    就在林老三这么反复的强调之后,那老人转身一步一步走远了。

    可吴氏永远忘不了那人眼里的漏出的凶狠之意,光那意念似乎就能把吴氏千刀万剐。

    还记得吴氏后来问林老三,那人是谁,林老三叹气又无奈,“族长,林氏一族的族长!”

    吴氏当时也跟林辰一样,竟然不知道林家村的林氏一族还有族长,可林老三说,“族长一脉,只剩族长一人!有事无事千万见着他都避开走!”

    不过后面的十多年,吴氏再也没有遇到过那个白发老人,不知道是不是早就死了。

    可林来福今天提起,吴氏知道,他肯定活着!可吴氏绝不信那个什么族长会替她主持公道。

    “娘,您怎么了?”

    见吴氏听到族长一词之后,发呆的样子,似乎想到什么特别害怕的东西,林辰忙提高声音问。

    “阿辰,不能!我不能去见族长!……”

    吴氏的话还没落地,三房的门突然被踹开,天色渐黑,一轮明月高挂,门外的林来福此刻如厉鬼一般。

    “林吴氏,一命偿一命,跟我去见族长!”

    ------题外话------

    这个偏远的村子,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写的不好,谢谢书友的支持,我会一直一直不断努力的!今天没二更啊啊啊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