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小秀娘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木公公
    见林秀拿着筷子,像吃毒药似的!

    柯诺皱眉,“方才不是很饿吗?”

    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自己揉出的面条!虽然宽了些,软了些,但是将就点,肚子还是能填饱的!

    林秀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眯着眼笑着,“我是怕晚上吃太多积食了!”

    “不怕,面条好消化!”

    “那我怕……吃太多长胖了……”

    嘿嘿!真是个好理由!

    “我不嫌弃你!”

    林秀给了柯诺一个白眼,不过心里还是喜滋滋的!

    勉强又吃了几口,算是应付了,林秀便放下了筷子,“我吃饱了!”

    柯诺一看,那一大碗,几乎没怎么动啊!

    怀疑间,又觉得鼻尖有些腥气!

    柯诺深吸了一口,突然一把抓住林秀的手,上下左右打量,“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一副千万不要瞒着我怕我担心的眼神!

    林秀忙说,“没啊!我好着呢!”

    柯诺狐疑,皱着眉不信,“我闻到一股血腥味!”

    林秀的脸立马僵了,怎么跟个狗鼻子似的!

    “额!可能我刚才鼻子不舒服,流鼻血了吧!你放心,我没……”

    “不对!”

    就在林秀解释的间隙,柯诺突然向后,顺着气味找到了净房,额!

    真是辣眼睛!

    此画面就不描述了!

    总之等柯诺出来的时候,脸色通红,林秀也是低着头不说话!

    “那个……”

    “那个……”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口。

    突然林秀轻咳了一声,“这么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柯诺抬头,收了桌上的碗筷就要出门,期间也没说话!

    倒是林秀突然问了一句,“方才天色晚了,你跑去找我,是有事吗?”

    柯诺回头,想了想,眼里似乎有话犹豫该不该说!

    林秀却本能的觉得不妙,想想如果有事,能有什么事!

    “是不是阿辰?是不是阿辰出事了?”

    柯诺没有说话,林秀却越发觉得不好,“是不是!你说……”

    柯诺眼神有些沉重,“其实……没你想象的这么严重!”

    柯诺越是这样说,林秀越觉得心里没底了,“他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嗳!反正迟早都要知道的,柯诺去问,不也是为了告诉林秀么!

    “你先坐下来,我慢慢说给你听!”

    毕竟刚一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柯诺也觉得出乎意料。

    “林辰,他……进宫了!”

    “什么?进宫?他进宫做什么?他想做什么……”

    林秀觉得自己肯定听错了,她绝对听错了,不可能,不会的!皇宫那样的地方,林辰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能去做什么?皇宫里除了女人,还有什么最多?自然是……不!林秀不信,不可能!林辰是三房唯一的男丁,绝对不可以!

    可柯诺的眼神告诉她,没有!

    “什么时候?去做什么?”

    随着柯诺娓娓道来,林辰的艰难抉择似乎也在林秀的眼前清晰的展现。

    四年前,林辰被柯诺送到组织,交给了黄久!

    每个进入夜色的人都是经过层层选拔,天分优质,或是有独特能力,不然根本不会被接受。

    林辰十二了,虽然生的清秀,可也并不俊美。

    身体也瘦弱,又没有什么祖传的手艺,功夫底子更是没有。

    对于夜色来说,基本就是个废人……

    可林辰死活要跟着柯诺去,他不想再这样面对家人的时候,不说保护她们,甚至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至于黄久,是夜色里面一个比较特别的人!

    他擅长挖掘每个人的潜力,以及潜存的特殊力量,所以在夜色的身份很特殊,可以不受组织一些特殊规定的约束,利用组织的资源,培养一些特定的人员。

    柯诺跟黄久有些交情,主要是因为柯诺的轻功实在是奇特,以及他的毒……

    擅毒已经可以天下无敌,更何况轻功又好,逃跑又快!还有高超的武功,自然是无敌了。

    只可惜柯诺这个人倔强,不喜欢用毒,反而喜欢用来制一些解药啊什么防蚊之类的。

    很多人便不是很知道柯诺擅毒,黄久恰好就只好,便求了柯诺几次,自然有了交情。

    林辰不符合夜色的招人标准,柯诺就把人丢给了黄久。

    至于黄久怎么训练林辰,后来又做什么,柯诺自然不知晓,黄久也不会告诉柯诺。

    更何况,柯诺后面消失了三年,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处。

    令柯诺没有想到的是,林辰确实如他所料,不适合杀手!

    心不狠,又没有致命绝招。

    可他也没有轻易放弃,而是做了间人!

    所谓间人者,抛亲弃己,受非人之苦,从此过往皆浮云,前路渺茫茫。

    一般没有大仇要报的人都不会选择去做间人!

    而好的间人,自然能扶摇直上,成那人中龙凤。

    “什么时候去的?”

    林秀艰难的问出这句话!

    “两年前!”

    两年前,也就是林秀入京一年后,也就是他们姐弟曾在一片天空下一方小城里擦肩而过。

    “他……”

    林秀好想问为什么,可她却不知道问谁!

    她的问题,柯诺无法给她解答……

    “我想见他,可以吗?”

    柯诺皱着眉,可最终面对林秀,还是点了点头,“我来安排!”

    听到柯诺的承诺,林秀还是觉得心中好荒凉,是什么让林辰做出了这样的抉择!他已经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两年前,在这个年代,几乎是成年的男子!可以成家立业了。

    入宫的时候,到底经历了多少痛苦,他又是怎么忍下来的!

    而入宫,又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知不知道自己现在过的很好,就和他在一个城里,一片小小的天空里。

    没有人知道林府深夜发生的一切。

    而皇宫大内,此刻,年迈的皇帝正由一个面貌清秀的小宦官搀扶着。

    “圣上,您慢些!”

    “小木子,朕老了,不中用啦!”

    圣上今年耳顺的年纪,搁在别人家,重孙子都满地跑了。

    可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到现在却连个孙子都没有,几个皇子都成亲了,可生下的孩子,都是孙女。

    不由得,老皇上有些想念自己的小孙子了。

    “圣上千秋万代,小木子不曾见圣上有丝毫见老!还如小木子初见圣上的时候一般!”

    被称呼小木子的宦官,说起恭维话,却让人听的跟真话似的,似乎他是发自内心的这么觉得。

    果然惹得老皇帝大笑,“哈哈哈!小木子,你见朕的时候,朕就是这般老了,自然没有丝毫变化啊!”

    小木子忙跪到地上,“圣上明见,在小木子心里,圣上千秋永存!”

    老皇帝看着跪在前方的小木子,脸上的不快一闪而过,而后说,“这是做什么,起来,快起来!”

    小木子面带谨慎的起身,又扶着老皇帝往前走,一边走老皇帝一边叹气说,“你说朕不老!可有人觉得朕老了,要朕让位啦!”

    小木子知道,这是要吩咐他做事了!

    “圣上有何忧心之事,奴才愿帮圣上分忧!”

    老皇帝一看,果然深得朕心!

    后面跟着的几个小宦官,见老皇帝让小木子贴着耳朵,忙放慢了步子。

    后面一个新来的提灯小官,被打乱了步子,有些不满,“走这么慢做什么!差点撞了我的灯!”

    前方的小宦官翻了个白眼,“哥哥这是教你乖!”

    说着指了指前方,“看见没有,遇见这样的,一定别靠近,千万一个字都别听到!否则……”

    说着做了一个被刎颈的姿势。

    倒把这新来的小宦官给吓到了,“你别吓我,我……我可不经吓!”

    “谁稀罕吓唬你啊!”

    另外一个小宦官有些不屑,“你是个什么东西,值得我们吓唬你!”

    “跟你说,瞧见了没有!前面那个,木公公,那可是圣上面前的红人!”

    说着伸出大拇指,表示一下身份,而后又继续说,“木公公做的事,要做什么,怎么做,咱们是千万一个字都别知道!”

    “不然……”

    说话的人一笑,看看这不懂事的小宦官,“你怎么上来的你知道吧!”

    “知道啊!缺人,我替补来的!”

    “怎么缺人知道不?”

    “额……难道……”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这小宦官吓的一步都不敢动了。

    “对!就是你想的这样!所以要想活的命长一些,你就机灵点,少往前凑!你前头那位,就是不懂事,天天削尖了脑袋往前,可不就出事了!”

    见那新来的小宦官被吓唬的整话都说不出一句了,旁边那边宦官倒来了好奇心,“池公公,我虽然来的日子比他久,可到底也没您久!不如趁着今日,您跟我们说说,这木公公,到底是怎么个厉害法!”

    这被称作池公公的,本来也是个小喽啰,不过前头的都死完了,可不就往上提了。

    对于这个木公公,他是真心忌惮。

    说起来,木公公还是他引进门的。

    初来乍到的小黄门,被老宦官欺负是正常的,这是惯例。

    可小木子愣是没让自己吃一点亏,池公公当时还劝他,“吃亏是福,不然到时候死在哪个角落了,连个知道的人都没有!”

    可小木子最后却说了一句连池公公都觉得他是痴人说梦的话,没想到现在成真的!

    “这世间,最大的是圣上,我既要做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就必不会此刻就向这些小人俯首!能让我甘心吃亏的,这天下之间,只有那人上之人!”

    池公公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和狂妄,可人家自己要硬气,难不成他还要去多劝。

    指不定别人心里以为他别有心思呢!

    更何况,这宫里复杂的狠,谁知道他看着势单力薄,实则有没有什么背后之人呢!

    不过小木子确实如他自己所说,他成为了皇宫后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人。

    甚至朝堂之上,没有一个人胆敢给他坏果子吃!

    他是皇帝最信任的心腹,是皇帝的手中利刃。

    这个小木子,深谙人心,他不结党营私,不贪财贪权,他只为圣上。

    圣上的心意排第一,其他什么都没有!

    他也不存私产,为圣上做事,就把自己打造成一把最锋利的刀。

    也可以为了圣上,把自己跌入尘埃。

    总之,圣上对他信任无比,甚至最近以来,已经倚重到有什么决策都听他的意见了。

    从小木子到木公公,对内帮着皇帝管理后宫内院,对外帮着皇帝怼大臣!

    他是一个无牵无挂,只衷心与他的君王的忠诚的仆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没有私心的人,他没有弱点,他被众人所惧!

    想到这里,池公公浑身打了个寒颤,“你们要知道这些做什么!快快打消这些心思,有些事,不知道才是好的!”

    “可是,公公,我就是好奇……”

    “对啊!我也好奇,公公就跟我们说一说吧!”

    池公公见他二人恳求,却突然眼神一利,“我跟你们说,不管你们身后事何人,都不要去惹他!”

    两人都被说的一愣,转而尴尬的说,“公公,什么身后身前的,哪有什么人啊!”

    “是啊!公公您误会了,我一新来的,要是有门路,还能到这地方来!”

    吃公公冷笑一番,“我那是奉劝你们!你们好自为之!总之别拉我下水,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快了一步,追着前方二人的背影而去。

    留下那两个小公公,不知所措。

    连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粗使公公都能守口如瓶,惧怕如斯,看来……真要去跟贵妃好好说说,重视重视下这个“木公公”了。

    而二人不知道的是,圣上歇下以后,池公公借口送茶,到了木公公跟前。

    “今日那新来的小黄门和来了一段时间表现的很好小门子,一起跟我打听您的事!”

    说完,池公公低着头,静待。

    这木公公,别看年轻,可玩弄权术那真是……

    “无妨,由他们去!不管他们是谁的人,只要人有欲望,就会露出马脚!”

    “那……”

    池公公还要说什么,木公公眼神一个扫过去,他便住了嘴!安静的等待下文,池公公知道自己要做的不过是个筛子而已,他不需要自己的想法。

    “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你做的很好!”木公公夸奖了一番,而后说,“不过我有更要紧的事让你去做!”

    ------题外话------

    推荐《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

    书荒可以看看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