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小秀娘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林辰相见
    一辆简易马车,晃晃悠悠的载着两个人往城内某处偏僻的宅院驶去。

    林秀也被打扮成常见的妇人模样,用头巾包着不够长的头发,故意把脸抹的黑一些,还换上一身粗布麻衣。

    至于柯诺,穿了一身这街上随处可见的武夫才会穿的短打,踩着一双草鞋,看上去与寻常码头工人差不多的模样。

    这京城最多的便是这种拖家带口的夫妻,男的干苦力,找些力气活,女的则帮人浆洗又或者找些粗使的活计养家。

    这样的夫妻,一般搭乘这种简易透风的马车,看着也像是接了什么偏远的活计出去干活的。

    因此这样的一辆马车晃过闹市,几乎没有人去关注。

    林秀不知道林辰的具体情况,只是那日从柯诺口中简单的听说,但……十几岁的孩子,在那种吃人不不吐骨头的地方,到底能不能活下来,一想到各种被欺辱的可能,林秀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能以前宫斗剧看多了,又加上这般的小心翼翼,林秀随着马车的颠簸,一路走一路越来越紧张。

    突然一只宽大的手掌握住了林秀的手,林秀抬头!

    今日的柯诺也经过了伪装,只是那双眼睛没有遮挡,一样的璀璨如星,似乎能让人心神安宁。

    林秀那狂躁的心也慢慢的沉静下来,她的确不能太过紧张,不能给林辰压力!她必须表现的很好,告诉林辰她过的很好……

    让林辰不要再为了她去做什么错事……在林秀的眼里,林辰入宫,可不就是最大的错事!

    林秀每每想起,心都疼的无法呼吸!

    她真是对不住林家,对不住死去的吴氏,林老三!更对不住早不知道哪儿去了的林秀本尊。

    有了柯诺无形中的安慰,林秀慢慢的安静下来,至少在柯诺看来,这个浑身像刺猬一般紧张兮兮的人,此刻气场柔和多了。

    至从心草生孩子后,柯诺和林秀之间,突然就变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悄悄发生了变化,两人之间突然就被筑起了高墙!柯诺不知道林秀为什么对他如此冷淡……

    可他一想到心草生孩子时候,跟鬼门关走一趟一样,他也开始动摇!

    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能给林秀……

    唉!

    “他的时间有限,只能出来半刻钟,你心里有什么话可以先想好!”

    柯诺见快到地方了,忍不住提醒林秀。

    所谓近乡情怯,林秀和林辰,两姐弟相依为命,从小一起长大!如今却四年音讯全无……

    那种想见和思念,想知道他好不好,又怕知道他不好的心思,是最折磨人的。

    林秀听了柯诺的话,默默的点了点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他握着,心里顿了顿,还是把手抽了出来,双手抱着膝盖,埋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柯诺心中长叹一声,时间最能解决一切,还是放任时间去淡化他们二人之间的问题吧!

    更何况,以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们二人儿女情长。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柯诺的眉头皱的深深的。

    不过一会儿,就到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门口!

    虽然院子小,可看着很隐蔽不说,筑着高墙,若不是近了院子,从外面根本看不出里面有什么。

    院子门口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少年,开门见是柯诺点了点头,又伸头朝后面看看,扫了一眼林秀的脸,就引着二人进去了。

    等关了门,走过院子,到了主屋。

    那小少年走到林秀跟前,伸手示意林秀继续往前。

    林秀看了柯诺一眼,柯诺点了点头,林秀这才放心的继续跟着他进屋。

    推开一间屋子,又进入了另外一间屋子,然后还穿过一个走廊……

    这七拐八弯的,想不到这小院子里面还有如此多的门道。走过走廊,走廊尽头是一个……很不符合这里的院门。

    那种……触手可及的熟悉感,吸引着林秀一步步往前,推开栅栏院门,一个小小的院子,几间草屋,一扇有些旧的木门。

    林秀眼中发酸,忍不住回头,见那小少年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开了。

    林秀忍住心中的各种疑问,推开那记忆中似曾相似的木门,里面一个身材修长的白衣少年,背对着她。

    哪怕时隔四年,哪怕那时候他是个小男孩,现在是个少年,可……那瘦弱的身姿,那背影透出的熟悉,都是林秀记忆中的无疑。

    “阿辰?!”

    少年听到了声音,突然的回头,面容清秀,眉眼弯弯,面容和林秀有些相似。回过头来的少年,咧开嘴,笑容灿烂,似乎不过是出了趟远门回来而已,“姐!”

    林秀早不知何时泪流满面,听见这一声姐,似乎四年的思念都化作了泪水,止不住!

    一步步的向前,似乎是幻觉,又怕是做梦,林秀走到林辰跟前。

    这个当年还没有她高的小男孩,如今已经需要她仰望了,看样子,以后还会继续长高。

    林秀伸出手,碰住林辰的面颊,“阿辰!你是阿辰!阿辰……阿辰……呜呜呜……”

    林秀确认,这就是林辰!是她的亲弟弟林秀!

    而后双手抱住林秀的腰,埋头在林辰的胸口!大哭起来……

    一声声,带着不知道多少辛酸和心痛,哭的像个小女孩一般。

    林辰的眼角也涩涩的,可他不能哭!他早已经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更何况,此刻是团圆的时候,他不能哭!

    林辰也伸手抱住林秀,一只手轻拍林秀的后背,对着哭的喘不过气来的林秀说,“阿姐,我回来了!”

    一声回来,带着多少百转千愁的心酸,惹的林秀越发的止不住的哭。

    可一边哭,林秀一边想着柯诺之前说的话,林辰的时间不多,可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哭上面了。

    因此林秀一边抹了泪止住了哭,一边放开林辰,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打量,直到确认林辰的确安好,这才开口,“阿辰,跟姐走吧!”

    林辰没想到林秀什么也没问,开口就是让他离开!

    这就是家人吧!不管经历过什么,哪怕现在看着风光,可还是希望能在一块,希望他远离那些刀光剑影。

    林辰摇了摇头,“姐,你看看这里,这里是我们的家!姐,你还记得吗?”

    林秀如何不记得,从见着那栅栏院门开始,她便知道,在这里的人,只能是林辰!更知道,林辰所做的一切,必然都是为了她!

    为了林辰要维护的家人!

    “记得!”

    林秀四顾,指着一处桌腿,“这里,是你小时候调皮推倒了桌子,摔断了桌腿,后来我们想办法接上,可还是不平,最后还找了小石子垫上的!”

    林辰听到林秀这么说,尴尬的笑笑,“是啊!娘当时还唠叨了好几天,说好好的桌子腿,愣生生被我给弄断了,怪可惜的之类!以后家里连张完整的桌子都找不到了!”

    “还有那里,娘说是她跟爹成亲的时候置办的门帘,也是那年你跟大姑家的霖哥儿吵架,被霖哥儿给弄破了!”

    提到记忆里的那些人,似乎都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

    林辰见林秀一件件记得这样清晰,只是好笑,而后眼里带着淡淡的哀伤,“当时奶护着霖哥儿,娘还伤心了好久!我还暗暗发誓,以后长大了,成亲的时候让……”

    有些话,现在说有些不合时宜了。

    林辰突然苦笑一声,林秀听起来心里觉得更难过了。

    “我知道,你那时候跟娘说,等长大了娶媳妇了,就让你媳妇给娘织一块!娘都偷偷告诉我了!娘当时是真欣慰你长大了懂事了!”

    两姐弟越说,曾经的那些日子似乎就在昨日一般。

    吴氏也没有死,林家村也还是那个林家村,林家还是那个林家!偏心的爷奶也都在,一切都没有变!

    这个屋子随处是当年的痕迹,熟悉到让林秀心中发苦。

    “阿辰,跟姐走吧!我们姐弟两个在一块,再怎么吃苦,姐都不怕!更何况,现在姐过的很好,我们一起也可以过的很好!”

    “阿辰……”

    林秀抓着林辰的手,满含期待的望着他,希望他能点头。

    这满屋子的似曾相似,让林秀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留着林辰一个人在皇宫大内。

    林辰他该是多么的想家,才会仿照林家造出这样一个小院子,这样一个三房!如果林家村没被烧,还有可能是从林家村运来的,可林家村早就成了一片废墟。

    这一切,所有的东西,都是林辰日日思念,照着记忆中的模样仿照而成的!

    他是多么的寂寞!

    “阿辰,跟姐走吧!好不好?离开那里,我们一起从头来过!”

    这一次,面对林秀的恳求,林秀望着远方,眼神空空的,摇了摇头,“姐,我不能!”

    “阿辰?”

    林辰笑着看向林秀,曾经他只能躲在林秀的羽翼下,他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好!

    保护不了吴氏,也保护不了林秀!

    他要变强,要努力的变强,要有能力去为家人遮风挡雨!

    “姐,我现在过的很好!谁也不能欺负我!我也不会允许别人欺负我!”

    “阿辰,你不要这样!阿辰,你别这样……”

    林辰越是这样说,林秀的心中越是酸涩……

    林辰入宫两年,半年不到就成了当今圣上的心腹,如今朝堂内外,确实都是提他猛如虎。

    “姐,我真的过的很好!圣上很信任我!在宫里,没有人敢欺负我!我想做什么,自然有人会去帮我做!”

    “姐,你想好好做生意,我就帮你扫平所有对手!”

    “你想做什么,放心去做,有我在,什么都不要怕!”

    似乎想到什么,林辰又说,“前一段时间林记的事情,姐不要担心,我自有安排,很快林记会比以前更好!”

    林秀摇了摇头,“不要!阿辰,姐只要你平安,林记也好,其他也罢,姐只要你好好的!”

    重视家人的人,都是彼此珍视!

    两姐弟争持不下,突然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似乎是催促,又似乎是提醒。

    林辰皱眉,林秀突然的紧张起来,“时间到了,你要走了吗?”

    林辰点了点头!

    “阿辰……”

    林秀抓着林辰的手不放,眼里带着恳求!

    “姐,你放心,我过的很好,真的!”

    “而且很快,他就要回来了,有我帮忙,一切都会很顺利!姐你对他这么好,以后哪怕没有我,我也很放心!他一定会帮我照顾好你的!”

    “阿辰,你说是什么?什么他?什么哪怕没有你?你要去哪里?你要做什么?”

    林秀心里觉得特别不好!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姐你放心!”

    林辰反握住林秀的手,“他回来了,你就知道了!”

    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林辰也加快了语速,“我近日都不会出宫,但凡有空能出来,我就会让柯大哥带我去找你!”

    “姐,柯大哥是个好人!”

    林辰提起柯诺,可突然看着林秀的眼睛,“姐,你说是吗?”

    林秀不知道为什么林辰回突然这么说,为了让他放心,只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放心吧!我认识他也很久了!”

    林辰笑了笑,“姐!我就知道你肯定很早以前就认识他了!可……他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林秀一愣,她不知道!他不说,她也不问!这是彼此尊重!

    见林秀紧蹙着双眉,林辰伸手扶平,轻轻的说,“他是傅医官的长子!是悬壶济世的傅家!”

    “把姐交给他,我很放心!”

    林秀还来不及消化这些的时候,林辰就赶忙的开门出去,跟方才那个引林秀进来的少年点了点头,而后回头对林秀说,“姐,我回去了!”

    林秀不忍,可为了让林辰放心,哪怕再不舍也只得点点头,“你去吧!”

    说完林辰快步的从一处角门出去,而后响起轻快的跑马声。

    果真是时间紧凑。

    林秀后来被那个小少年原路引出去的时候,眼见着到了院子,已经见着柯诺在那处等待了,林秀突然开口问,“这里……建了多久了?”

    那小少年似乎什么都没听到,林秀又问了一遍!

    还是没有反应,正疑惑时,柯诺走过来对她说,“他听不见,也不会说!”

    竟是个聋哑人!

    林秀觉得,自己觉得自己好像一只迷路的猫,深处在什么复杂的旋涡内,可她什么也不知道!

    林辰提起的什么人,以及柯诺是什么人……等等一切,对于林秀来说是陌生的。

    林秀不知道从何问起,也不知道知道以后又该怎么办!

    柯诺不知道林秀和林辰谈了什么,见林秀魂不守舍的样子,也心疼的要紧,但还是按照林辰之前留的话,跟林秀说,“他安排了一个人,你想见见吗?”

    林秀抬起头,有些茫然!

    可随即点了点头!

    有些事,不是你当做不知道,便没发生!既然一切都已经开始,她已然在这漩涡之中了,那么……去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怎么了,也许就能找到拨乱反正,让生活恢复原状的答案。

    “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