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小秀娘 > 第二百零六章 新婚之夜
    虽然林秀和柯诺二人有多么的不舍彼此,可挑了盖头,新郎官就得出去招待客人!此时酒席才开始,必然是不能让新郎官和新娘子就如意的!

    此刻,柯诺已经出去招待客人去了,本来心草和钟天意也陪着林秀在房内的,但因为林淼,这两人也各自出去,要么看自己的孩子,要么跟自己夫君一块!

    林秀从看到林淼第一眼,就已经热泪盈眶,心中无数个想要说的想要问的,只含着泪抓着林淼的手!

    “淼淼!……真好!”

    还活着,活的这么好,能来参加她的婚礼,是真的好!

    林淼如今也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了,梳着两条辫子,发质光滑,又粗又黑的,虽然肤色不甚白皙,穿衣打扮还有一副异域的味道!

    可整个人气色却特别的好,恍然如那璞玉无论表面多么质朴,整个人却发着莹莹的光!

    “秀儿姐,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能看到你成亲嫁人,淼淼……”

    林淼说着说着,泪如雨下,“唔……秀儿姐,我……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

    说着林淼也不顾如今自己早已成了大姑娘,抱着林秀的腰,把头搁在她的肩上,“秀儿姐……秀儿姐……”

    “嗳!我在呢!”

    “秀儿姐……”

    “我在呢!”

    一声声的呼喊,林秀一句句的回应,似乎多余的话都不用说了,只这样便知足!无论过去发生了多少事,经历多少的磨难,如今能看到彼此都过的很好,就够了!

    院外杯酒交错,房内两姐妹抱着你哭你的,我哽咽我的!也不知道时间流逝的飞快,还没来得及叙话,新郎官柯诺就已经浑身酒气的被送入洞房来了!

    林秀虽然有心跟林淼多说会,可今日到底是她大婚之喜,“淼淼,今日是不能陪你了,你一定要在府里住下,明日我再找你叙话!”

    见柯诺被送进来,林秀趁着人才进门,着急的跟林淼说了这么一句!

    林淼飞红了脸,打趣林秀,“秀儿姐,今日就算你要陪我,我也不干啊!”说着好笑的看了眼被送过来,倒在床上不省人事的柯诺!

    “秀儿姐放心,我一时半会不走,明日也不着急,等秀儿姐……得闲了再跟我说话!”

    眼里的揶揄之意很是明显,而一旁的好事者也都跟着和道,“是这个理!这**一刻值千金,要想不亏,那不得几度**啊!哈哈……”

    “都跟着瞎闹腾什么呢!没见着人家新郎官都被你们灌倒了,这洞房都不一定能行了呢!还不快都出去出去……”

    银杏挺着个大肚子被贾之麦护在怀里,喊着让房里多余的人都出去!

    不过都是些过来闹腾气氛的,自然鱼贯而出!

    只留下林秀这边几个要好的女子,钟天意首先上前来,“这人怎么这么不经喝,没喝两杯都倒了!”

    说着还摇摇头,“怎么样,要帮忙吗?”

    说着询问林秀,一副打算上前帮忙的模样!

    倒是林志一把拉回了钟天意,“这洞房花烛,我们旁人还是先出去!”

    “可那……”

    钟天意正指着床上的柯诺,回头跟林志准备说,那人都倒了,不省人事了呀!还洞个屁!

    只见那林志眨了几下眼,“天意,我们也该回家了!”

    钟天意蹙眉,而后极不情愿的答应,“好吧!”

    接着跟着林志一块出去了,其他人也看林志夫妻这般,也挠着头都走了!

    倒是出了门外,离了几步远,钟天意才问,“你刚才怎么回事呢?”

    林志往后瞧了瞧一块都跟上来的心草银杏等人,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说,“我方才见柯兄把那酒都倒衣服上了,压根一滴未进!”

    林志是个好眼力的,对柯诺又好奇,自然没事就多看两眼!

    这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撒!

    柯诺穿着喜服,袖子宽大,每每被人敬酒就以袖子遮面!旁人还以为这是礼数周到,可只有林志看见,柯诺每次抬手的时候,那酒杯便往衣袖子里面去了!

    所以,虽然一身酒气,可那是被酒撒的,压根没喝啊!

    “好狡猾的小子!看我不回去把他揪起来……”

    银杏因着嫁了贾之麦,虽是年纪最小,可辈分最高,每每以长辈自居!

    此刻听了林志的话,自知被骗,听着肚子要去闹洞房!

    贾之麦忙拉住,“我的小祖宗,你这时候闹还去干什么!人家两个人好不容易……咱们就别去打扰了!”

    “可……”

    银杏一脸的不服气,但是贾之麦好言劝导,“便是咱们成亲那会,不也是希望别的人都早早的走了,只咱们两个在一块么!咱们也体谅体谅他们!”

    这番话了,银杏想到他们成亲的时候,闹洞房闹的贾之麦是真的喝多了!

    只得罢了,“好吧好吧!今日饶了他!等来日……嘿嘿……”

    似乎想到了什么法子,银杏也不闹着回去了!

    其他人听了贾之麦的话,自然也是点头,愿意成全二人!忙帮着待客的待客,女眷休息的休息!

    而此时,林秀正在房内,拿了脸盆打了温水,拧了帕子,准备给柯诺擦擦头!一靠近,又觉得酒气冲天,本能的皱眉!

    又察觉那酒气都是从柯诺身上出来的,喜服又厚重,便帮着柯诺解开喜服的腰带和盘扣,把那厚重的喜服给脱下来!

    柯诺整个人也似乎真的醉了,全程任由林秀施行!

    脱完衣裳,只留了一身中衣,又把脱下来的衣裳丢到了洗漱间,林秀这才觉得舒服多了!好歹酒气瞬间散去了不少!

    林秀这才继续拧了帕子给柯诺擦擦头,擦擦脸,顺便擦擦手……擦擦脖子……

    又见柯诺紧抿着嘴,蹙着眉,忙担心他是不舒服,便问,“怎么了?可是喝多了不舒服,要不要我给你去煮碗醒酒汤?”

    柯诺慢慢的睁开眼,似乎难受至极,却不说话!

    “喝这么多,难受了吧!你也真是实诚,别人灌你就喝呀!”

    林秀虽是数落柯诺,可那心疼的语气,完全是不掩饰!而后又帮着他擦了几下,便丢开了帕子,“我去给你煮碗醒酒汤,你先躺会!”

    说着便要起身,柯诺却是一把就把林秀拉的倒在他的身上,且正面相对,紧紧的抱着她!

    “做什么呢!快放开!”

    “娘子,我不要吃什么醒酒汤,我要吃你!”

    林秀被柯诺牢牢的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又因为彼此紧紧相贴,柯诺说话间,气息从林秀的耳间颈间走过,让林秀觉得特别的痒。仿若身体突然被柯诺的气息掀开一个口子,里面的皮肉一层连着一层,被这气息扰的心头乱颤。

    “你做什么呢!快放开我!”

    “不放!”

    林秀看不见柯诺的脸,自以为他喝多了闹脾气呢!

    便忍着心头触动,耐心的说,“你听话!我去给你拿醒酒汤,喝完就舒服了!不然你会难受的!”

    见柯诺没有作声,林秀又说,“你现在是不是很难受?”

    柯诺此次倒是暗哑着嗓子说,“是……难受!”

    “那就对了呀!你快些放开我,喝完醒酒汤,你就不难受了!”

    “秀儿……醒酒汤不能解决我的问题……”

    “嗯?……啊……”

    林秀正要问为什么,却整个人突然被人抱着翻了个身,此刻变成了她仰面躺在床上,柯诺正支着手肘,在上房盯着她!

    满脸的笑意,眼神清明,哪里来的醉酒之态!

    “你……?”

    柯诺伸手刮了林秀的鼻子一下,“怎么,很想我喝醉吗?”

    林秀不解,“那你方才一身酒气,走都走不动了……”

    “小傻瓜,你现在问问,我还有酒气吗?”

    林秀使劲的嗅嗅鼻子,好像确实淡了许多许多!几乎几不可闻了!又想到方才帮着柯诺脱衣裳,那脱下的衣裳有些地方湿湿的,本来还以为不小心沾染了什么……

    现在想来,明明这人就是把酒水尽数都倒衣裳上了!

    真正是狡猾!

    “有……满身的酒气,难闻死了,你快放开我!”

    林秀用手推着柯诺,可柯诺的身形还是丝毫不动!倒因为林秀这句话,坏笑着说,“秀儿,你方才闻得不对,你现在再闻闻!”

    “怎么不对了……唔……”

    面前那人突然的低下头来,两人的脸颊紧紧相接,带着淡淡的酒味,淡淡的属于柯诺独有的味道!

    混合在一块,仿佛毒药一般,让林秀的心瞬间的就软了下来,整个人都陷入这种毒药的威力中,无法自拔!

    两人也不是没有这种经历,以前在归桥镇,甚至柯诺刚入京的时候,比这更过分的时候都有!

    只是每次都没有这样的全身心投入,两个人都吻的接不过气来!

    这才分开!

    柯诺把头紧紧的埋在林秀的颈间,喘着气!

    心口的跳动和身体的热度,把林秀整个人都点燃了!灼热,烧的林秀混混沌沌的!

    良久,二人才冷静下来!

    柯诺抬起头,用手抚摸着林秀的脸颊,眉眼,眼中充满溺爱,“秀儿,你今天真美……”

    一寸寸,林秀感受到皮肤接由柯诺指尖传来的温度,跟着他手指的走向,林秀的心也一路悬着!

    林秀之前帮着柯诺脱衣,这大一个人,又故意装醉的情况下,自然是费尽全力!

    林秀只得脱去喜服,也只穿一身中衣,外套一件薄薄的罩衫!被挽起的长发此刻也脱去束缚,随意的洒在林秀的耳边和脑后!

    红床红被,青丝白面,红唇黑眼,这样的林秀,像是诱人的果实,让人看一次,便诱惑一次!

    柯诺咽着口水,却不忍这么快的破坏这幅美景!

    又感受到林秀整个人的轻颤,想到书中所学,便说起话来,

    “秀儿……这一日,我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你可也是如我这般期待?”

    静谧的房间,炙热的空气,似乎只听得到二人的心跳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让林秀整个人都崩的紧紧的!

    此刻柯诺打破这样的氛围,让林秀大舒一口气!

    虽没有回应,可眉眼间的羞涩却更比任何话语都有说服力!

    “秀儿,你呢!回答我!我想你听说!”

    柯诺的手下不停,林秀的全副身心都紧张在,但柯诺逼着他回答!

    林秀只得分心,“嗯!”

    “嗯什么!”

    “你……你坏……”

    “我坏什么?”

    ……

    方才的一吻不过是解解乏,自然离今夜的正事还远着呢!

    此刻才正开始,两人说着油腻的情话,似乎现在任何一个字眼,都带着满满的爱意!

    你来我往之间,林秀渐渐的卸下心防,整个人被柯诺剥的光溜溜的!

    美人如玉,这样黑白红的配色,冲击力实在太大!

    柯诺也几下扒光了自己,“秀儿,我来了!”

    “嗯……”

    “你不要怕!……我会轻轻的……”

    ……

    一室旖旎,两人之间再无隔阂!经历人事的二人,才真正是彼此再无保留!

    事毕,柯诺抱着林秀,亲吻着她的额头,“秀儿……”

    “嗯?”

    “你喜欢吗?”

    “嗯?”

    “方才,你喜欢吗?”

    为什么男人总喜欢问这种问题!柯诺好像以前学会亲吻林秀的时候,还有那时用手……也这样的问她!

    他难道不知道这种问题,很羞人的吗?

    “秀儿?”

    一遍遍的询问,甚至用手轻捏林秀的软肉,用来提醒林秀!

    林秀不得已扭动几下,“疼……”

    娇软的声音,让人听了都觉得心涩涩的!

    林秀也觉得羞人,带着颤音的一个“疼”字,让她连皮肤都变得绯红!

    似乎察觉到林秀的羞涩,柯诺虽然某处绷着,却还是温柔的跟林秀叙起话来。

    “秀儿,我好喜欢!我真的好喜欢!原来两个人在一起是这样!”

    “若是早知道……”

    林秀等了很久,柯诺都没有说完后面一句,林秀疑惑的扭身,侧后问,“如何?”

    却不知方才是柯诺从后背抱着林秀的姿势,此刻林秀自己翻过身来,那就成了两人相对,中间离得又近!

    “嗯?”

    “早知道又如何?”

    而林秀似乎只关心柯诺方才未说完的话,丝毫没注意自己送羊入虎口!

    “你说我早知道,会如何?”

    林秀这样,可是给了柯诺许多便利,本是打算今日放过林秀,方才也故意忍着了!

    但林秀这般,如何让柯诺忍得住!

    林秀下面不用问,已经感受到了!

    只绯红了脸,连话都说不清了!

    ------题外话------

    咳咳,没办法,新婚之夜,要克制!

    1527596722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