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病娇王爷仵作妻 > 第220章 你个不要脸的玩意儿
    “谁?”

    太后有些警惕的扫了一眼满屋子的人。

    “故人。”

    说着,一直紧闭着的房门被一阵掌风给振开,一个人影裹着凉风跟雨滴落在了沐之曦的身边。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渐渐传进了屋子里在空气中带起来一股子潮湿的味道。

    “王爷。”

    柴胡也拎着手中的剑从门口走了进来。

    “半步颠。”

    看着那道浑身湿漉漉的还不断的往地上低着水的身影,太后盯着来人看了半天才认出了眼前这个人是谁。

    “啊。”谷满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然后扭头观察了一下沐之曦背后的伤口,当即怒视着海公公“姓海的你个不要脸的玩意儿竟敢伤我徒弟,活该子孙根被人给切了。”

    后面这句话,他说的咬牙切齿、忿忿不平、怒气冲冲。

    “老毒物,”瞪着谷满,海公公额角的青筋微微凸起,垂在两侧的双手握了又握,这才没有当即冲过去跟那人打起来“尝了那么多毒,怎么就没将那张讨人厌的嘴给毒烂。”

    “借你吉言,老头子这张嘴还好好的能喝酒能吃肉,大口朵颐的那种。”

    谷满想也没想就将话给顶了回去。

    “你……你没死?”

    太后这才反应过来,盯着谷满眼里充满着不可思议。

    “没死。”谷满点了点头,一脸嫌弃的盯着太后“就那点儿兵力,老头子我一包药就全倒地上了,完全不尽兴。”

    “你怎么会成了他的师傅?”

    指了指沐之曦,太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方才听到的。

    “当然是为了解毒了。”谷满说“自己惹的祸不得自己平啊,谁跟你这个女人似的心肠简直歹毒。”

    一句话说的她有些气节,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甚是难看。一阵风凉风从外面吹进来,她有些畏寒的将身上的衣服紧了紧,盯着谷满的眸子一直没有要收回的意思。

    “师傅,”沐之曦转头看向谷满,唇角微微一勾似笑非笑“难道不该解释解释?”

    “我……”

    看着沐之曦的表情,谷满心中甚是懊恼。

    他也真是气糊涂了,徒弟还在一旁呢,直接就将底儿给漏了。

    真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

    “这个……”犹豫了一下,他再次扭头看了一眼,见沐之曦轻睨着自己,一咬牙一跺脚说道“这么多年了,有些真相你也该知道了。”

    沐之曦轻哼一声,示意他往下说。

    “当年师傅在江湖上闯出了一些名头,于是整个人有点儿洋洋得意,做起事来随性且不过脑子,”说着,谷满瞪了太后一眼“那个女人有一天找上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子挑衅说老人家我不过是个花架子,并诱哄着说只有我制出已经失传已久的嗔毒,才肯相信并承认我毒王的身份……”

    说着,谷满的神色渐渐的带上了一股子懊恼的情绪。再一次在心中说道,他当时一定是脑子被驴给踢过……才会被这一个算不上激将法的激将法给激到了。

    着实丢人!

    “我当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同时也是被这女人给气的,并扬言七日之内肯定能研究出嗔毒……”话到此处,谷满老脸有些挂不住的轻咳了一声,刻意的压低了声音,生怕被在场的人听见“七日之后我带着制成的药找到这个女人,然后就被这个女人给骗到酒馆里用酒给灌懵了,醒来后药就没了。”

    “再接着没几天就听说宫里有人中了嗔毒,老头子我潜进宫里就碰到了已经被关进冷宫里的你的母亲,当时她已经奄奄一息……”

    话到此处,谷满抬头看了一眼沐之曦,见他眉头微微蹙着,再次开口道。

    “当时皇上的身体明显已经有衰退的迹象,你的母亲在朝堂之上又无可以靠的上的后台,当时的皇后……又拿你的性命作威胁,说只要她将药喂你喝下去,等皇上百年之后定保你性命无忧。”

    “你母亲也是急糊涂了,又为了能保住你,然后再碗里下了毒,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压根儿就没有想要你活着,直到皇上告诉她你中的毒无药可解,且会命不久矣,你的母亲终于知道自己被人摆了一道,深受打击的她终于没了活下去的欲望,就……”

    说到此处,谷满终于鼓起勇气看了自家徒弟一眼,就见自家徒弟低着个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箭双雕。”房间里冷了几秒后,沐之曦黝黑的眸子直直的望向太后“既能让父皇对母后心寒,然后借此除掉母后这个眼中钉;又能除掉我这个威胁着你儿子的人,太后好计谋。”

    “哼。”太后冷哼了一声“那是她活该。”

    “是吗?”

    盯着太后,沐之曦忽地笑了,笑的特别的轻柔,相反的眼中却染上了几分冷霜。

    太后看着背后一阵发毛,心中没来由的染上了一股子透心的凉意。

    “那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也是你们活该受的。”

    说完一挥衣袖,消失在了永宁宫,谷满跟柴胡紧随其后,完全没将在场的这些人放在眼里。

    外面的雨不知何时停的,东边的天际渐渐呈现出鱼白色,这一夜终于过去了……

    “为什么不拦着他。”

    太后回过头看着沐云帆质问道。

    “他已经计划好了的,”海公公摇了摇头,说的高深莫测、意味深长“我们错失了先机。”

    “什么意思?”

    太后问。

    “外面埋伏着不少他的人,且武功不低。”

    海公公说。

    闻言,太后脸色一白,紧绷了一晚上的精神终于有些受不住的一松,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整个人身上浮现出了一股子萎靡的气势。

    “完了。”

    她说。

    沐王府。

    司一身湿漉漉的黑衣黏在身上,来回在书房门口徘徊着,神色间有些焦急。直到远远看见沐之曦月白色的身影后,他连忙跑了过去。

    “主上,你受伤了?”

    见到沐之曦肩上的血迹,司忙问道。

    “你怎么回来了?”心微微一沉,沐之曦不自觉的皱了下眉“柒柒出事了?”

    “王……王妃,跑了。”说着司往地上一跪,脸上的表情甚是果决“还请主上处罚。”

    “跑了?”

    闻言,沐之曦磕了一下眸子,一直没有来得及松懈下来的神经绷得越加的紧了起来。

    怎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

    “静竹呢?”

    挣开眼睛后,沐之曦问。

    “还在城郊院子里。”

    司答道。

    “连静竹也没带着?”愣了一下,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沐之曦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她昨天见了什么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