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九十四章 倒霉催的
    轰的一声,石室顶上破了一个大洞,一袭白衣从天而降,清冷的俊颜仿佛雪山之上的雪莲花。月光流泻,让男子看起来恍若谪仙。

    忘川赤红的双眸在看向男子的一刹瞬间变得迷离,那眼中的赤红竟看起来像一块流动的红宝石,不再似刚才那般躁动不安。

    忘川趴在地上仰头看着男子,双眸之中闪过痛苦之色,缓缓流下两道血泪,在月光之下显得凄美楚楚可怜。

    男子清冷的目光在触及到忘川那两道血泪时,瞳仁一缩,伸手轻捂着胸口。

    为什么他会感觉到疼?男子有些疑惑,为什么他看到面前女子的眼眸会有心疼的感觉?

    白衣男子正是先前与忘川一道来山寨随后又独自消失的男子。他是因为感受到这里有熟悉的气息,所以才会过来一探究竟,却不想竟然又遇到这个很吵的女人。

    三生自然感觉到了男子的气息,顿时,三生石恢复了原样。

    “爹爹!”三生化不了形在三生石里兴奋的喊道。他感觉到了,是爹爹,是爹爹的气息,爹爹来救他和娘亲了。

    “娘亲,爹爹来了,爹爹来救我们了。”三生石飘在半空激动的来回旋转。

    “爹爹,爹爹,救娘亲,快救娘亲!”三生在一旁急切的喊道。

    白衣男子低头看着忘川,伸出手指轻轻的擦掉忘川脸上的血泪。将手指放入口中轻允,苦涩的味道弥漫口中。男子微微蹙了蹙眉,是咸的,还很苦。这种味道让他觉得心口又一次缩疼。

    忘川没有动,依旧抬头望着男子,赤红的双眸里流动着悲伤。因为被那张红色的网死死包裹着,忘川浑身上下一直往外冒鬼气,因为大量的鬼气流失,此时忘川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看起来很是虚弱。

    “爹爹,爹爹快救娘亲,快救救娘亲。”三生见男子没有动作,在三生石里催促道。

    白衣男子蹙着眉看着忘川不断冒着鬼气的身子,伤得很重,这是他得出的结论。不论三生在一旁如何干着急,男子出了伸手擦了擦忘川的血泪再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似乎他并没有出手救忘川的打算。

    看了忘川一会儿,许是因为忘川的眼神会让他感觉到心疼,所以他移开了视线看向这石室里唯一的一个能引起他注意到物件,也就是那座雕像。

    男子仰头看着雕像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似乎是认识这雕像的人,心底还涌出一股怒意,也不知是为何,他似乎不喜欢这座雕像。可他分明对这座雕像没有任何的印象不是吗?

    男子觉得他似乎丢失了很重要的东西。这座让他不喜的雕像和面前这个已经入魔了不知是鬼是魔却让他莫名心疼的女子,似乎与他都有莫大的关系。

    他想知道他忘记的到底是什么?这座雕像不会说话,可这个重伤的女子会,或许她能告诉他答案。

    男子伸出手一把抓在困着忘川的网上,呲的一声,男子缩回了手,看了一眼被灼烧得焦黑一片的手掌。难怪这女子会伤成如此,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阵法,可他脑子里却自动浮现出该如何破解的方法。

    男子闭上了眼睛,引导着月光的清辉注入到法阵之上,纯净柔和的月光包裹着忘川,刚才还将忘川勒得紧紧的网竟缓慢的松开,月华将忘川团团包裹住,连带着她身体不停泄漏的鬼气也一并包裹在内,不再往外泄漏。

    没有感受到鬼气与魔气,那张网缓缓的退去,似乎是完成了任务一般渐渐消失。

    忘川本因为男子而冷静了下来,当男子用月华将她包裹住时,似乎那能疗养伤口的月华刺激到她,眼中的赤红在此涌动,躁动不安。

    也不知忘川是从哪里来的力气,或许是心中的恨意过于重,又或是当真是入魔太深,竟挣脱了月华的包裹。

    砰地一声男子因为忘川的挣脱而后退几步,清冷的俊颜白了几分,想是因为忘川的动作而受了伤。

    “杀了他,杀了他。”重获自由的忘川再次迷失了心智,脑海之中只剩下杀了他三个字。

    没有了月华的包裹,忘川那千疮百孔的身体又开始持续的漏鬼气,不过这次没有那张网,也没了束缚,忘川赤红着眼睛冲向雕塑,并没有用任何的法力,忘川生生的用自己的身体去撞击那座看起来庄严的雕塑。带着不死不休的狠劲儿,势要于那座雕像同归于尽的架势。

    “轰”的一声,忘川被雕塑散发出的金光打飞了出去,撞进了墙里,再次重伤,忘川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致,身体呈现半透明状态,似乎下一刻就要灰飞烟灭。

    被忘川这一撞,雕塑虽没有立刻倒塌,却实实在在的出现了一条大裂痕,裂痕之处砰的一声一道人影从裂痕之中摔落了出来,狼狈的趴在地上忍不住吐了一口血,此人正是先前进入地道的花倾落。

    花倾落本在地道里,结界破时,他想他不会这么背死在这里吧?然而就在他心情复杂的节骨眼上,地道突然晃动得厉害,四周的仙气急剧往深处涌去,接着他就感觉那地道深处突然快如疾风的涌出大量的仙气,然后他就被那些仙气给推了出来。

    花倾落抬手抹掉嘴角的血迹,摇了摇被震晕的头,心里自嘲道,真是用凡人的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他今日可是把上万年没有吐的老血都给吐出来了。他何时如此狼狈不堪过?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一个不知道来历,不知道姓名的人设的这么一个阵法给伤成了这般。

    花倾落从地上爬起来,正准备往那道裂缝里去,突然猛的一惊,有人?花倾落回头正对上男子略微嫌弃的目光,花倾落清楚的看清了男子的神色,虽然不过是一瞥男子便移开了目光,可他分明是看见了。嫌弃?这是嫌弃他?花倾落憋了一肚子的火再次涌了上来,正要发作,突然一声哭声,将他拉了回来。

    “娘亲,娘亲,你怎么了?娘亲,呜呜呜……”三生哭着喊道。

    忘川因为身体流失的鬼气过多,此时虚弱不堪,就连那双赤红的双眸也忽明忽暗的闪烁。

    花倾落看到忘川的状况,心一沉,这怕是凶多吉少了。

    “黑心花,放我出去,娘亲,呜呜呜……”三生哭得凄惨,眼泪都透过三生石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地。

    花倾落抬手朝着三生挥了过去,困着三生的结界消失,三生哭着朝忘川飞去。因为此时他无法化形所以只能靠着三生石在忘川身边飘着。

    “娘亲,你看看三生,娘亲……”三生哭得凄惨,眼泪吧嗒吧嗒的透过三生石滴落穿过忘川透明的身体落在地上。

    花倾落听着三生的哭声,心里有一丝不忍,若是他此刻完好无损或许还有办法救那只女鬼,可现在他的情况也就比那只女鬼好一点点而已,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忘川缓缓的睁开眼,却是没有看三生,而是透过三生缓缓的看向站在雕塑下的白衣男子。赤红的眸子流动着无限的眷恋与哀伤,忘川张了张口,声音很轻的唤了一声,“俊哥哥。”

    忘川的声音很弱,再加上三生在一旁哭得大有肝肠寸断的架势,以至于根本听不见。

    忘川最后看了白衣男子一眼,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滑落一滴血泪。

    花倾落与三生或许没有听见忘川那一声轻唤,可白衣男子却是听见了,不仅听见了,而且那三个字犹如一颗石子掉落在他的心湖。男子一怔,脑海中划过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似乎有人以前这般唤过他,“俊哥哥……”

    白衣男子看见忘川眼角滑落的血泪,心突然变得慌乱起来,心口莫名的疼痛,疼得他几乎窒息。

    根本由不得他去仔细思考这是为什么,身体已经做出反应。一道白光闪过,男子已经瞬移到忘川身边,手掌覆盖在忘川头顶上,白色的光晕从他手掌流泄而出缓缓将忘川整个包裹住。

    不能让她死,她不能死!男子脑中只有这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救活忘川,他不能让她死。

    随着男子不断的输出法力,白色的光晕缓缓将他连同忘川一起包裹住,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颗发光的光球。

    光球缓缓上升,漂浮在半空之中,男子伸手温柔的将忘川揽入怀中,用自己的体内的精髓一点一点的修补忘川那千疮百孔的身体。

    花倾落看着漂浮在半空之中的两人,一震,眼中有着不可思议,好强大的修复之力。

    忘川被灼伤的伤口是如何严重他是亲眼所见,那些伤口是阵法所留下的,并不比普通的伤口,能源源不断的侵蚀着身体,特别是像忘川这般身体乃是鬼气所凝,更不用说她体内的魔气了。

    不然凭借忘川深厚的底子也不至于让伤口一直冒鬼气而不愈合,那是因为她根本无法让伤口愈合。

    如今那个男人却让忘川身上的伤口慢慢愈合,虽然那速度缓慢,可确实是愈合了,被治愈的伤口不再往外冒鬼气。

    只是那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那气息他从未见过?既不是仙也不是鬼,更不是妖,那般恐怖的修复之力,他自问是没这本事做到。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他根本看不出那个男人是到底是什么。

    忘川被男子抱在怀中,两人看起来如同眷恋的两只鸟儿,彼此偎依。

    不知过了多久,当包裹着忘川与男子的白色光晕犹如繁星般散去,男子抱着昏迷不醒的忘川缓缓落地。

    “娘亲……”三生第一时间急急的飘到男子面前。

    “爹爹,娘亲怎么样了?”三生看着身体透明的忘川担忧的问道。

    男子清冷的俊颜同样显得有些苍白,原本一头乌黑如墨的长发变得犹如雪一般散落。如雪的白发让他看起来更加苍白,明明耗尽了精力,却依旧冷俊如霜,丝毫不见狼狈之色。

    “她无碍。”男子轻启薄唇吐出三个字。

    说完,男子心里一怔,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会回答三生的话。他性子清冷,自他有意识以来,嫌少说话,这世间的一切对他来说似乎都与他无关。

    可偏偏今日,他却反常的回了三生的话。是因为这只小鬼让他莫名的觉得亲切吗?

    男子还没想出自己为何会如此反常,原本裂了一条大缝隙的雕塑轰然倒塌。

    原来是躺在雕塑旁的络腮胡子,先前被花倾落威胁吓破了胆儿,干脆躺在地上装死,后来白衣男子突然从天而降,更是吓得这个五大三粗的糙汉三魂不见了气魄,偏偏他自个儿又晕不了,只能清醒的忍受着恐惧。

    好不容易等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忘川身上时,络腮胡子心惊胆颤,蹑手蹑脚的从地上爬起来,想着趁没人注意到他从雕塑下的地道逃走。他一个凡人哪里知道此时雕塑内部经过花倾落在里面斗法,又被忘川那一撞,裂了的那一道大口子已经让雕塑被破坏。

    络腮胡子也不知是运气背到了极致还是命该如此,若是他小心翼翼到沿着原本的地道走或许还真的能逃出去,偏偏他慌乱害怕之中走岔了路,往现前花倾落破了结界的那条道儿上走。也不知是踩到了或是碰到了什么机关,脚下一阵摇晃,要知道若是这座雕塑没有被破坏,这点晃动是不会有任何影响的。偏偏此时雕塑本就被破坏,这一摇晃直接就将整座雕塑摇塌了。

    当然,络腮胡子并没有被倒塌的石块砸到,只是他现在更是吓得脸色铁青,想必内心相当之崩溃,一是因为出口被落下的石块堵住,他想悄悄逃走的机会就更小了。二是他正像一只癞蛤蟆一般趴在一根晶莹剔透的石柱上,刚才就是因为这根石柱从地底下升起来才会让雕塑倒塌,而他倒霉催的就站在石柱上方,无奈之下他只能趴在石柱上抱紧石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