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九十五章 凶神恶煞鬼大爷
    刹时,满室金光,刺目的金光从石柱上散发出来,花倾落下意识的伸手挡住金光,充盈的仙气溢满石室。金光朝着天空射出,直冲九天云霄,将整个黑夜都照亮。

    这道金光不仅将小镇的人惊醒,连天宫也都惊动了。天宫各路闲散的神仙都被紧急召至凌霄殿,共同商议这道金光的来历。

    金光过后,花倾落睁大了眼睛看向那晶莹剔透的石柱,石柱内封着一把赤红的弓,此时那把弓上还流动着金光,使那张弓看起来熠熠生辉,神圣不可亵渎。

    花倾落内心一阵汹涌澎湃,这难道就是上古神器——震天弓?震天弓他也只是以前偶尔听老不死的提过一两次,说是震天弓是上古时期的神器,因射九日而威震四海八荒。只是后来后羿真神不知所踪,所以这震天弓也一同消失,无人知晓其踪迹。

    花倾落神色复杂的看着石柱中的震天弓,如果这把弓真是震天弓,如今在被安放在这里,也难怪六界无人发现。实在是这座小山头太过于普通,完全看不来是一个藏宝之地。再加上有那么强横的阵法,很难发现也实属正常。

    花倾落看着震天弓,眼中闪过一丝暗光,震天弓出世,想必已经引起六界注意,天上那群闲的长毛的神仙估计已经商量着派人下来寻了。毕竟这震天弓在那群臭不要脸的闲散神仙眼中是属于仙界之物,仙界之物归仙界所有是那群不要脸的歪理。

    如果这把震天弓在他手中,是不是他就能一血被关押在地府几万年的耻辱?到时候那群老家伙还不被他打得落花流水,哭着求饶?

    花倾落一想到老家伙们挨个的鼻青脸肿的跪在他面前,他这心情瞬间愉悦了。

    如此一想,花倾落看向震天弓的眼神越发的热切,震天弓他一定要得到。

    不过同样看着震天弓的还有白衣男子,只是他的眼中有些纠结与厌恶。他不喜欢那弓所散发出的光芒,让他头疼得厉害。

    至于三生,在震天弓出来后竟咻的一下躲进了白衣男子的袖子里,连抽泣的声音都停了。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花倾落看着震天弓正准备动手去取,突然后知后觉想起这里不止他一人,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的人在这里。瞬间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如今受了重伤,若是那个男人与他抢,他定然不是对手。

    花倾落防备的看了白衣男子一眼,见他眼中并没有想要震天弓的想法。略微松了一口气,心里侥幸的想着,或许这个男人不知道里面的是震天弓,所以才会反应平淡。毕竟震天弓这种上古神器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不知道也实属正常。

    不过或许他该问一声,若是到时候这个男人又想要了,可就麻烦了。

    花倾落走到白衣男子面前,挑了挑眉,轻勾唇角,“那东西你要吗?”

    白衣男子看了花倾落一眼,便低头看向他抱着的忘川,没有说话。

    那把震天弓与忘川相比,男子对怀里的这个女子更加好奇。这个女子让他心疼,让他有种不舍,不愿意放手的感觉。

    如此甚好,花倾落心里一喜,这意味着这把震天弓是他的了。

    花倾落不再迟疑飞身到石柱旁,五指成爪朝石柱抓去,然而当他触碰到石柱时,石柱发出一道金光将花倾落弹飞出去。

    “噗……”花倾落撞在墙上然后跌落在地,捂着心口吐了一口血。

    五脏六腑像被火灼烧一般难受,花倾落狼狈的趴在地上,额头上冒出豆大的冷汗,脸色苍白如纸。

    花倾落低咒一声,该死,他竟然忘了既然先前的法阵克他,势必这震天弓也不会让他轻易这般取出来。

    难道今日他没法子将震天弓取出来?花倾落咬牙,不行,他一定要取出来,如今只怕六界早已知晓,若是今日不拿走,再想拿就困难了。他可不能眼睁睁的便宜了天宫那群道貌岸然的神仙。

    难不成要求教那个男人?花倾落皱了皱眉,他一向不喜欠人人情,更不喜求教于人。就在花倾落内心挣扎之际,砰的一声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

    络腮胡子躺在地上嗯哼的叫唤,原本他是趴在石柱上的,花倾落朝着石柱一爪抓过来的时候,他小心肝一颤,手脚颤抖再也抓不住从石柱上跌落下来。

    花倾落看见络腮胡子在地上嗯哼,勾了勾嘴角,还好刚才没有将这个大傻个儿给杀了,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花倾落咬牙站了起来,擦掉嘴角的血迹,走到络腮胡子面前伸脚踢了踢络腮胡子大块头的身体。

    络腮胡子从柱子上直挺挺的摔在地上,虽然肉厚可也疼得厉害,还没缓过神来就察觉到有人踢他。立即蹦哒起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求饶,“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边求饶,边小声的哭泣着,早已经没有先前的威武霸气,此时看来竟有几分可怜。

    花倾落鄙视的翻了一个白眼,胆小成这样,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么一副壮硕的皮囊。

    “起来!”花倾落又伸脚朝络腮胡子踢了踢。

    络腮胡子怂成一坨,试图起身,奈何已经是吓破了胆子,五大三粗的四肢竟是一点力气没有,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起身,最后往后一仰,一屁股摔倒在地,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花倾落瞥了一眼“晕倒”在地不动弹的络腮胡子,喝道:“再不起来,就送你去见阎王!”

    这话果然管用,“晕倒”在地的络腮胡子,青紫的腮帮子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可怜兮兮的睁开了眼睛,一双眼睛红彤彤的像只红眼睛兔子,眼中还包着泪,要哭不哭的模样跟个小媳妇似的。

    原来刚才络腮胡子腿软试了几次站不起来,自己真晕又晕不了,索性倒在地上装晕,试图骗过花倾落。

    络腮胡子装晕装得倒是很到位,脸色青紫,气息微弱,看起来就像是真晕一般。若是寻常人倒真有可能被他忽悠过去,可花倾落又哪里是普通人?络腮胡子这点小心思一下子就被花倾落看穿。

    “鬼,鬼大爷饶命!”络腮胡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可怜兮兮的求道。

    络腮胡子如今是肠子都悔青了,都怪他贪图美色才会招来这些鬼祖宗们。可如今什么都晚了,一切都晚了。

    这一声鬼大爷让花倾落僵了脸,去他大爷的鬼大爷,就凭他这张举世无双的俊颜哪里跟大爷沾边儿了?何况他也不是鬼,这个大傻个儿什么眼神儿?

    “闭嘴,再多说一句拔了你的舌头。”花倾落脸色不好的呵斥道。

    络腮胡子顿时缩了缩脖子闭上嘴,生怕自己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惹怒了面前凶神恶煞的“鬼大爷。”

    若是花倾落知道在络腮胡子眼中,他的尊容跟凶神恶煞挂钩,只怕会气得吐血。

    “你,去把那把弓拿出来!”花倾落指着石柱里的震天弓对着络腮胡子道。

    络腮胡子捂着嘴,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脚步虚浮的往石柱边上蠕动。

    是的,蠕动!络腮胡子那步子比虫子蠕动还慢。

    他害怕,那柱子里的东西虽然看起来金黄闪闪,可他刚才亲眼目睹了那位“鬼大爷”一爪子过去被弹飞出去,现在墙上还留着“鬼大爷”撞的坑。

    他怕,背脊一阵发凉,这位“鬼大爷”撞一下吐一口血还能爬起来跟个没事人一样。可他不行,他虽然皮糙肉厚,可他是血肉之躯啊,往那石头上一撞,指定就成一滩肉泥了。

    花倾落见络腮胡子那堪比虫子蠕动的步子,黑着脸催促道:“快点,再磨蹭就把你的腿砍下来。”

    络腮胡子一把鼻涕一把泪,若是听这“鬼大爷”去那那把弓,他指定会变成一滩肉泥,不听,这位“鬼大爷”也不会放过他。横竖都是一个死,要死还不如给他个痛快的。

    如此一想,络腮胡子心一横,咬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你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我不想活了。”络腮胡子说得决绝,伸长了脖子一副准备慷慨赴死的悲壮表情。

    这怕死的傻大个儿突然不怕死了,让花倾落一愣,他现在可没打算杀了这个傻大个儿,他还要靠着傻大个儿给他把震天弓给取出来呢。

    可如今这个傻大个儿宁愿死也不去去震天弓,他总不能按着他去吧?要是行得通他也无所谓,可问题是他靠近不得,只怕他一用力量,就会跟刚才一般。

    不过他有的是办法让这个傻大个儿乖乖听话,难不成他还拿一个贪生怕死的凡人没办法了?笑话!

    花倾落冷笑着看着络腮胡子那悲壮的神情,开口问道:“你真想死?”

    络腮胡子咬着牙没有回话,谁想死啊,他想活着,可这已经把他逼到了绝路,没有活路了,只有死路一条,他能怎么办?

    “你还记得你那死透了连魂魄都先消云散的妹子不?”花倾落继续说道,“你若不去把那把弓拿出来,我会让你比你那妹子还惨,信么?”

    络腮胡子浑身打了个寒颤,他那大妹子是如何死的他是亲眼看见的,太恐怖了,络腮胡子只觉得浑身冷汗淋漓。他毫不怀疑面前这位凶神恶煞的“鬼大爷”真的会让他比他的大妹子死得还惨。

    络腮胡子眼中满是恐惧害怕,可这种恐惧和害怕他只能生生的受着,无法消除,也无法解脱。

    花倾落可没有那么多耐心,他要尽快拿到震天弓离开这里,若是被其他人找了过来,别说震天弓,以他现在的状况,只怕整个人都会交代在这里,他可不想冒这个险。

    “你若是将那把弓拿出来,我保你能活着离开这里。”花倾落再一次开口。

    威逼利诱,掐着软肋,他就不信这个大傻个儿不听他的话。

    “真,真的?”络腮胡子睁大了眼睛,不确定的问道。

    他想活着,如果这位“鬼大爷”真的能放他离开,他自然是愿意的。

    “自然。”花倾落不耐的点头。要不是看在这个傻大个儿对他还有用的份儿上,他早就送他去见阎王了。一个小小的凡人也敢质疑他,当真是过得不耐烦了。

    “好,我去取!”络腮胡子抡起壮硕的胳膊横擦了一把眼中的泪,朝着石柱走去。

    双眼死死的盯着石柱中的那把金光闪闪的弓,只要拿出来,他就不用死了。他就能活着出去,他发誓若是能活着一定安分的过小日子,找个过日子的媳妇,再也不做土匪了。

    络腮胡子试探性的伸出手碰了碰石柱,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手指有些凉凉的感觉。

    于是络腮胡子放开了胆子,伸出双手抱着石柱,先前他趴在石柱上并没多大感觉,或许那个时候是因为太过于恐惧,才没感觉吧。如今他双手抱着石柱,只觉得有些冰凉,可这股凉意却让他觉得浑身舒畅,好像身上摔出来的伤都不疼了。

    络腮胡子一介村野莽夫自然是看不见其他的,但是花倾落却是看得仔细。络腮胡子抓着柱子的瞬间,柱子里流动的金光缓缓的朝着他身体流去,被他一点一点的吸收殆尽。

    花倾落眼波流转,在细细得打量了络腮胡子一眼,似乎在想些什么有趣的事,他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不明的笑意。

    等到络腮胡子将柱子里的金光吸收完了,金光消失,那晶莹剔透的柱子开始出现裂痕,然后直接碎成了渣渣。

    络腮胡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跳了好远。然后愣愣的看那碎了一地的碎片,这,这,这咋就碎了呢?

    花倾落见到震天弓失去光芒落在地上,瞬间移动过去伸手想要捡起来。

    “砰……”震天弓一闪光,直接再次将花倾落震飞出去。

    络腮胡子看着那再次被花倾落砸出的大坑,无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咽了咽口水。真疼!还好被震飞出去的不是他,不是他,络腮胡子摸了摸自己的粗胳膊粗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