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九十六章 现原形
    花倾落此时可以说是伤上加伤,手背上现出红色的鳞甲虽然很快隐去,但是足以看出他此刻的伤重。

    花倾落脸色难看的看着震天弓。震天弓乃是上古神器,既是上古神器想必有灵性,想要拿起它势必要废一番功夫。

    花倾落安慰自己,或许是他现在太过于虚弱,所以才不能触碰震天弓。

    然而还不等他安慰完自己,络腮胡子突然朝着震天弓走去,弯下身子将震天弓捡了起来。震天弓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安安静静的任由络腮胡子拿着。

    花倾落脸色一僵,随即暗道,那个傻大个儿是人,所以震天弓才没有反应。

    络腮胡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鬼使神差的跑去把那把赤红色的弓拿起来,等他回过神来吓得直接将震天弓扔在了地上,瞬间踉跄的跑到角落里蹲着。

    震天弓掉落在地,络腮胡子是能碰却害怕,白衣男子是根本就不在意,而最在意,最想要震天弓的花倾落却是因为想碰却碰不了。一时间这上古神器震天弓孤零零的躺在地上,颇有些悲凉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白衣男子突然放下忘川朝着震天弓走去。

    “你要做什么?”花倾落顿时出声警告道。这男人不会是想通了,现在又想要震天弓了吧?

    白衣男子并没有理会花倾落,伸手将震天弓拿了起来,震天弓微微颤动了一下,便乖巧的任由白衣男子握着。而且与络腮胡子拿着不一样,震天弓弓身流动着一层纯白的光华,如孩子依恋父母一般。

    “你是何方神圣?”花倾落盯着白衣男子问道。花倾落忽略掉心中的不适,防备的看着白衣男子。

    花倾落自知如今他的状况如果这个男人要带走震天弓,他是毫无阻拦之力,不过如果震天弓真被他带走至少他要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等以后他的伤好了也好去将震天弓抢回来。

    白衣男子单手结了一个印往震天弓上划过,原本流泻着白色光华的震天弓瞬间缩小,连赤红的弓身都顿时失去了光泽,弓身变成漆黑一片,看起来就像一把普通的铁弓。白衣男子做完这一切将震天弓放到躺在地上还未清醒的忘川手中,将袖子中的三生石一并放在忘川身边。然后,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花倾落,脚尖轻点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见。

    花倾落一头雾水,脑子有些转不过来,这算什么?

    那个男人到底是干什么?把震天弓封印了又不带走,还放在忘川手中。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花倾落不明白为何那个男人会这么做,不过震天弓没带走对于他来说是好事不是么?

    花倾落看着忘川手中的震天弓,心里有一丝犹豫,神色纠结。震天弓被那个男人封印了,在那只女鬼手中都没事,那他应该也没事吧?

    花倾落缓慢走到忘川身边伸手准备去那震天弓,“那个……”蜷缩在角落的络腮胡子突然开口。

    花倾落手一顿,不悦的回头看向络腮胡子。

    “我,我能走吗?”络腮胡子弱弱的开口,他本来是想说那把弓危险碰不得,可他又觉得自己简直是有病,那个凶神恶煞的鬼大爷刚才可还恐吓他,要让他去见阎王,他干嘛要好心提醒?

    “滚”,花倾落看着络腮胡子那一副怂包的模样,实在是倒胃口,直接吐出一个字,然后伸手再次去拿震天弓。

    “砰……”花倾落再次被弹飞出去,络腮胡子睁大了眼睛咽了咽口水,他就知道会这样。

    络腮胡子心里有些幸灾乐祸,他以为自己遇到这群鬼祖宗已经是够倒霉了,可如今看到这位“鬼大爷”一次又一次的被震飞出去,觉得他自己不是最倒霉的,这只“鬼大爷”才是。

    不过下一瞬间络腮胡子就乐不起来,睁大了眼睛大声尖叫,“啊……”,然后两眼一翻身体一软晕倒在地,这次是真的晕死过去。

    至于让络腮胡子尖叫的自然不是其他,而是接二两三被震天弓震飞出去的花倾落。原来这次花倾落被震飞出去,伤势加重,难以维持人形,直接现出了原形。不过这次与上次被忘川与三生当做“蚯蚓”不同,这次的原形乃是一条巨大的龙,盘着龙身都占据了大半个石室。

    络腮胡子一个凡人哪里见过龙这种生物,何况还是这么大一条的,所有才会被吓得晕厥过去。说来这络腮胡子也是奇怪,明明怕鬼怕得要死也没给吓晕,却被花倾落的原形给吓晕了。

    花倾落盘着巨大的龙身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缩小,一如当初忘川见到时一般。变成“蚯蚓”的花倾落耷拉着脑袋很是郁闷,费力的摆动着小身体游动到忘川身边,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眯了眯看着忘川手里的震天弓既恼怒由懊恼。

    若说这震天弓是上古神器,一般人碰不得,可为什么那个傻大个儿能碰?如今连忘川这只不知道是鬼还是魔,明明天生相克的都能碰,偏偏他却碰不得。如今还被这震天弓一下子给伤得现出了原形,花倾落内心无比的郁猝。

    花倾落围着震天弓游走了两圈,眼中有着不舍,却又怕再被震天弓给打伤。

    忘川一直昏迷不醒,三生一直在三生石里完全没有再说过话,而唯一还保持清醒的花倾落此时却变成了一条“蚯蚓”。

    花倾落费力的爬到忘川身上,对着忘川哼哧哼哧到吐了两口真气,本以为忘川吸了他两口真气能醒过来。哪知忘川依旧没有醒来的征兆,反而他自己本就虚弱,吐了这两口真气就更虚弱了,软塌塌的差点从忘川身上跌下来。

    不行,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在这里呆得越久,就越危险。虽然震天弓被那个男子封印,如今看起来与普通的铁弓没有区别,但是这个地方毕竟是震天弓出世之地,难免不会被发现。

    让忘川醒过来他是不指望了,这女鬼比他伤得还重,差点就灰飞烟灭了。现在这情况虽然没有大碍,但是要让她立刻清醒过来,非得耗尽他为数不多的真气不可。至于三生那个小鬼头,就更不用指望了,在三生石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何况让那个小鬼头醒过来估计也只会守在这女鬼身边哇哇大哭不止。

    花倾落扭头转向被他的真身吓晕过去的络腮胡子,双眼一沉,还是弄醒那个傻大个儿比较容易。而且即便现在他化出了原形,要对付这个一个凡人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花倾落缓慢的扭动着身子朝着络腮胡子游走过去,直接爬到络腮胡子的脸上对着络腮胡子的耳朵大声喊道:“傻大个儿,赶紧起来,再不起来送你见阎王。”

    花倾落虽然受了伤,想要大声说话却没有什么影响。再加上络腮胡子这次虽然是真的晕了,可也只是一时之间受到了刺激惊吓的,想要让他醒来本就不难。

    络腮胡子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有人喊他傻大个儿?顿时怒从心起,一时间忘了自己的处境,还以为是他在山寨逍遥快活的时候。

    敢骂他傻大个儿,奶奶个熊大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他非好好收拾这王八羔子不可。

    “哪个小王八羔子活得不耐烦了?”络腮胡子腾的一下子怒吼一声坐了起来,赤目圆瞪的看向四周。

    当络腮胡子看清楚四周的环境,记忆一下子涌入脑海,顿时灭了气焰,双眼直直的望着天空那一轮明晃晃的月亮。

    “嗯,我在做梦,在做梦,再睡一会儿就好了。”络腮胡子喃喃自语道。说完扑腾一下直挺挺的躺在地上闭上眼睛。

    花倾落原本爬到了络腮胡子的身上,络腮胡子突然坐了起来直接让他骨碌碌的摔了下来,脑袋都摔晕了。

    今日他是与被摔结下了缘分是么?摔得他都数不清自己摔了多少下。

    “滚起来。”花倾落摇晃了一下有些发晕的头,几乎是怒不可遏的吼道。先前被震天弓摔出去也就罢了,他还从来没有被凡人摔过,而且还是这么一个胆小如鼠的傻大个儿。花倾落觉得他的颜面都丢尽了,这么丢脸的事绝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所以,花倾落决定等他从这里出去了,一定要杀了这个傻大个儿灭口。

    络腮胡子继续闭上上眼睛,碎碎叨叨的念着,“听不见,听不见,我在做梦,我在做梦。”

    花倾落一向听力敏锐,自然是一字不落的听了个全,心里那叫一个气,恨不能现在就把这个傻大个儿给拍死。

    不行,他得忍,忍住拍死这个傻大个儿的冲动。花倾落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变得阴森,似乎都能听到他磨牙的声音,“滚起来,你想死是不是?”

    络腮胡子壮硕的“虎躯”一震,就算是闭着眼睛躺在地上,那“虎躯”依旧抖动得跟个筛子一样。

    然而明明络腮胡子心里怕得要死,也知道是那位凶神恶煞的“鬼大爷”在叫他,可他依旧坚挺的躺在地上哪怕瑟瑟发抖,依旧闭着眼睛青紫着一张脸。

    不起来是吧?花倾落哼哧的吐了一口浊气,闭了闭眼睛,朝着络腮胡子抖动得厉害的手就喷了一口“龙息”。当然这“龙息”他是憋着喷的,要不了络腮胡子的命。即便要不了络腮胡子的命却也能让络腮胡子疼,络腮胡子再也憋不住,痛得立马连滚带爬的跳了起来,甩着冻住了的手哇哇大叫。

    花倾落看着甩着手绕着圈蹦跳的络腮胡子,心里郁结的怒火算是消了大半,心情也舒坦多了。

    络腮胡子叫唤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看着自己那只被冻得通红的手指,脸上表情是相当的悲壮。

    “鬼大爷,您放过我吧。”络腮胡子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

    “闭嘴!”花倾落被络腮胡子哭得脑门疼。好歹是个大男人哭成个小媳妇模样真是丢人现眼。

    络腮胡子这耳朵倒是很灵,立马打了个嗝儿,停止了哭声。

    络腮胡子这一停下哭,花倾落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晃了晃自己有些发晕的脑袋,继续道:“你现在出去,外面有个小鬼,你让他进来。”

    一听到鬼,络腮胡子是下意识的恐惧,立即求饶道:“鬼大爷,您放过我吧,我不想死。”说得那叫一个可怜。

    “赶紧去,不去立马杀了你。”花倾落根本连多余的话都不想跟这个哭得相当难看的傻大个儿说。

    络腮胡子闭了嘴,知道自己是没办法,要是不听这个“鬼大爷”的,他就得死。为了活着,他只能强迫自己起来朝着出口走。

    “你去哪儿?”花倾落出声道。

    “不是出去吗?”络腮胡子没有回头,怯怯的回道。明明是这位“鬼大爷”让他出去找什么小鬼的不是吗?

    花倾落看了一眼他进来时的地道,从那里出去?这傻大个儿是活腻歪了吧?

    连话都懒得再多说,直接甩了甩尾巴,接着络腮胡子整个身体就朝着破了洞的石室顶飞了出去。

    “啊……”络腮胡子嘶哑的声音划破夜空,等他再次睁开眼,自己已经在离山寨不远的一片林子里。他旁边就是一个大坑,下面正是他刚才飞出来的石室。

    周围的树木都焦黑一片,显然是刚才震天弓出世时那道冲天而上的金光造成的。

    他出来了?络腮胡子胆颤心惊的从地上爬起来,他还活着?络腮胡子心里一阵劫后余生的狂喜。

    然而还不等他高兴完,花倾落那令他害怕的声音传来,“别想逃跑,去山寨找一只小鬼,叫书生张,叫他赶紧过来。你要是敢偷跑,你觉得你能跑到哪里去?”

    络腮胡子本正有此打算,可花倾落的话让他再次缩了缩脖子,是啊,他要是现在就跑了,能跑到哪儿去?那“鬼大爷”出来肯定第一个找他索命。

    络腮胡子身体一阵发凉,吸了吸鼻涕,耷拉着脑袋朝着洞口喊道:“鬼大爷放心,我这就去找鬼,以后您就放了我可好?别在来找我了。”

    “还不赶紧去!”洞里传来花倾落的声音。

    络腮胡子缩了缩脖子,连滚带爬的往山寨走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