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九十七章 尸变
    络腮胡子回到山寨,整个山寨早已人去寨空,一个人影儿都没有,跑了个干净。此时已过三更,夜风呼呼的吹,吹得他后脖子发凉。

    络腮胡子打了个寒颤,吐了口唾沫,张口骂道:“奶奶个熊的,这群没有义气的家伙,妈的,丢下老子就跑了。”

    络腮胡子想到自己害怕了那么久的,生怕被那几只鬼给生吞活剥了,而这群没良心的孙子,平日里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遇到了麻烦一个两个都跑了,络腮胡子心里那叫一个火大。

    “老子诅咒你们这群没良心的一个两个都遇到鬼。”络腮胡子气愤的骂骂咧咧道。

    络腮胡子一个人走在院子里骂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他回寨子还有要紧的事,那就是得替那位“鬼大爷”找一个叫书生张的鬼。

    说实话,他心里是拒绝的,他压根儿就不想再碰到鬼,他简直恨透了鬼这种生物。有的人终其一辈子或许都没见过鬼,偏偏让他给碰上了。

    络腮胡子清了清嗓子,对着空荡荡的山寨小声的喊了一声,“书生张?”

    山寨里静悄悄的,络腮胡子等了一会儿,四周漆黑一片啥都没有,那“鬼大爷”不是说书生张在寨子里吗?可什么都没有啊。

    书生张一直在大榕树上躲着,自小大人闹着要去救大人,那位祖宗带着小大人下去不久,接着就是一阵的地动山摇,然后一道金光冲上九霄。吓得他躲在大榕树上不敢露面。

    他知道这么久大人和小大人都没有回来肯定是出事,他想着若是天明了大人他们还不回来就去看看。

    直到书生张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顿时一喜,他的名字是小大人取的,知道他名字的只有大人他们。

    书生张正准备出声,透过茂密的叶子看到络腮胡子,挠了挠头,这个凡人怎么知道他名字的?

    “书生张。”络腮胡子见没人回应,想着或许是他声音太小,那只鬼没有听见,于是又加大了声音。

    “你叫我?”书生张飘到络腮胡子背后,打量着面前这个差点将大人骗娶了的凡人。

    络腮胡子一愣,看了看四周确定连个人影都没看见,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你在哪儿?”

    “在你身后。”书生张老老实实的回答。

    敢肖想大人的凡人,书生张从心底里佩服这个凡人的勇气。大人的确是长得惊为天人,可大人的本事同样惊为天人。敢打大人的主意,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络腮胡子立刻跳得远远的转过头,却依旧什么也没看见,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声音颤抖道:“你在哪儿?”

    书生张见络腮胡子紧张的模样,飘到络腮胡子身后朝着络腮胡子的后脖子吹了一口阴气。络腮胡子感觉后脖子一阵阴风,猛的跳起来,“你,你你做什么?”

    都说鬼能吸人阳气,这只鬼不会想吸他阳气吧?络腮胡子开始胡思乱想,他这是刚出了虎穴又落入狼窝吗?

    “看你出汗了,给你凉快凉快。”书生张故意说道。

    书生张本是厉鬼,后来戾气除尽一直跟着忘川,平日里都恭恭敬敬的。自从花倾落出现后,书生张一直是胆颤心惊小心翼翼的伺候着。难得有人能让他捉弄一翻,他自然是乐意。

    络腮胡子苦着一张脸都快哭了,难道鬼都是这个样子吗?看他好欺负吗?一只两只的都欺负他。

    “我,我不热,不,不用了。”络腮胡子结巴的开口。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是大人让你来找我的?”书生张不再捉弄这个苦哈哈的凡人了,开口问道。想必这个凡人是大人让他来找他的。

    络腮胡子只想快点离开,这小山头太不安全了有好几只鬼,他都要崩溃了。

    “在那边,让您赶紧去。”络腮胡子指着那边林子说道。

    书生张一听直接飘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飘了回来,只是这次没有隐身露出了他那张惨白惨白的鬼脸,为了更显得像鬼,书生张还给自己特意加了一个七窍流血的模样。

    “对了,忘了说谢谢,谢谢你通知我。”书生张一脸“鬼脸”突然出现在络腮胡子面前。

    “啊……鬼啊。”络腮胡子看见书生张的模样大叫一声两眼一翻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等到络腮胡子清醒过来已经是日上三杆,他是被刺目的太阳晒醒的。

    他还活着?络腮胡子几乎要泪流满面,想到昨晚发生的事,络腮胡子心里有说不出的苦。

    山寨里空空如也,酒菜撒了一地,一片狼籍。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夜闹了鬼,如今山寨总是感觉阴森森的似乎有不干净的东西。

    络腮胡子回到房里收拾了些值钱的东西打包,想着离开山寨,走到院子里看见自己那大妹子的尸体还犹如一滩烂肉的堆在院子里,心有不忍。

    好歹这大妹子也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如今死了,他作为哥哥好歹得让她入土为安不是?

    络腮胡子找了一张破席子,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胖女人那堆肉搬到了席子上,即便络腮胡子人高马大的也累的气喘吁吁。

    “大妹子唉,平日里叫你少吃点,现在好了,死了这么重,拖都拖不动。”络腮胡子坐在胖女人尸体旁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天气比较热,这正午的太阳又辣,经过这一夜,胖女人的尸体已经开始散发出阵阵恶臭。胖女人脸上还维持着死前惊恐的表情。

    络腮胡子看了胖女人那比鬼脸还恐怖的表情,摇了摇头心里想着,是不是人死前什么模样变成鬼就是什么模样?不然为什么鬼的样子那么吓人?

    昨儿个夜里大妹子死前他也是知道的,他这大妹子是连鬼都做不成的,算是彻底没了。

    “大妹子,还好你不会变成鬼,你说你这个鬼样子,要是变成鬼肯定会吓死哥哥我的。”络腮胡子自言自语的说道。

    “大妹子,不是哥哥不救你,那是鬼啊,咱是普通人打不过的,你不会怪哥哥对不对?”络腮胡子继续说道,虽然他知道胖女人是不可能听见他说话的,可面前躺着的是他唯一的亲妹子,他如今是孤家寡人一个,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大妹子,哥哥要回老家了,恐怕是没法带你回乡了,哥哥也知道这个地方招了鬼不是个好地方,反正你也啥都不知道了,就委屈一下在这里入土吧。”络腮胡子费力的将胖女人的尸体往林子里拖,想着就算这地方不算个好地方,也得找块像样的地不是?

    络腮胡子好不容易将胖女人的尸体拖到林子,然后就开始刨坑。胖女人的额头上还贴着一张带血的黄符纸,就在络腮胡子刨坑的时候,那黄符纸闪了闪红光。明明艳阳高照,可林子里却突然阴森冰冷。

    络腮胡子刨坑正刨得大汗淋漓,却突然打了个寒颤,直觉告诉他有东西,他得赶紧离开这里。

    当机立断,络腮胡子从坑里爬了出来,拖着胖女人的尸体往坑里一推,嘴里念叨道:“大妹子,哥哥对不起你,哥哥害怕啊,哥哥不想死,这坑不大,你将就一下啊。”

    坑刨得不够大,胖女人那一堆肉蜷缩在坑里,看起来姿势很是怪异。络腮胡子不忍心再看匆匆的盖了土草草垒了一个坟墓堆子。

    络腮胡子在坟堆子前垒了三块石头,拍了拍土堆子,“大妹子,哥哥走了。”

    突然林子里刮起一阵阴风,乌云蔽日,坟堆子上的土簌簌的往下滚落,里面似乎有东西在动,想要破土而出。

    络腮胡子吓的瞪大了双眼,双腿发软,这,这,这是要诈尸?

    “大,大妹子?”络腮胡子舌头打结的开口。

    一只僵硬染着血的手从坟堆里伸了出来,络腮胡子吓得瘫倒在地。

    不是说大妹子已经魂飞魄散了不会变成鬼了吗?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诈尸?络腮胡子脑子里一团浆糊。他想起身跑,偏偏双腿发软,根本动弹不得。

    络腮胡子眼睁睁的看着坟堆子被那伸出来的手扒开,接着露出胖女人的身体。

    胖女人还维持着被络腮胡子丢进坑里的奇怪姿势,脑袋偏向一边,那张染血的符纸还贴在胖女人的脑门上,胖女人僵手僵脚的从坑里往上爬。

    似乎是因为身体僵硬的缘故,爬了好几次也没有爬出来,跌回坑里。许是怒了,胖女人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嘶吼,然后伸出血肉模糊的双手扣紧了泥土,拖着那沉重的身体一点一点的爬了出来。

    整个过程络腮胡子看得清楚,看着胖女人爬出坑以后朝着他爬过来,络腮胡子吓的双腿直打颤。

    “你,你,别过来!”络腮胡子结巴着,连声音都变了调。

    胖女人双眼漆黑,没有眼白,黑得像是两个黑洞,那漆黑的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络腮胡子。

    突然,胖女人艰难的动了动嘴,发出锯齿一般的声音,“哥,哥,杀!”

    因为浑身都僵硬,胖女人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口齿不清的往外蹦。

    听到胖女人开口,络腮胡子顿时脑子清醒过来,立即开口道:“我是哥哥,对,我是哥哥。”

    胖女人一字一字的重复道:“杀,杀,杀,咯咯咯……”

    胖女人扯动着僵硬的面皮,笑得异常的惊悚,笑声在林子里显得尤为瘆人。

    络腮胡子连连摇头,“不,不,不,不杀,我是哥哥,不能杀。”

    “杀,杀,杀!”胖女人嘴里重复的只会念一个字。

    络腮胡子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胖女人,连连往后退,嘴里大喊大叫道:“大妹子,我是哥哥,你不能杀,不能杀,你不要再过来了。”

    胖女人根本不听,一味的说着杀,然后朝着络腮胡子爬过来。

    “大妹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看在我是你亲哥哥的份儿上放过我吧。”络腮胡子求饶道。

    “杀,杀,杀!”

    “大妹子,我虽然救不了你,但是,我把你埋了啊,你就看在我好不容易埋了你,也算有心,你就饶了哥哥吧。哥哥还没娶媳妇,咱家不能绝后啊!”络腮胡子胡乱的说道。

    胖女人充耳不闻,继续朝络腮胡子爬过去,胖女人死前穿的是喜服,大红的喜服映衬得她青灰的脸越发的狰狞。

    络腮胡子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面前一直嚷嚷着要杀了他的胖女人,面对死亡的恐惧,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从地上站了起来,拔腿就想跑。

    胖女人见络腮胡子站了起来,竟也学着想要站起来,可她的身体四肢僵硬想要站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站了一半有摔在了地上。

    “哥,哥……”见络腮胡子快要跑远了,胖女人似乎有些急,嘴里一直念叨的杀,换成了哥。

    络腮胡子听到胖女人叫哥,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到一直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胖女人,顿时心有不忍。

    “大妹子,你……”络腮胡子看着胖女人那怪异僵硬的身体,鼻子一酸眼睛一湿润流下了两行泪。

    好歹是他的亲妹子啊,络腮胡子心有不忍也实属正常。可他忘了,面前这个胖女人根本不是他大妹子,不知道是个什么怪物。

    就在络腮胡子这一犹豫不忍的空档,胖女人摔倒几次之后终于站了起来,僵硬着朝络腮胡子扑了过来,嘴里再次叫喊着,“杀,杀,杀……”

    络腮胡子被胖女人扑倒在地,胖女人那一堆人少说也有二百来斤,再加上她是一个死人,都说人死后会特别沉,死沉死沉的。络腮胡子被胖女人扑倒,一时间压得他五脏六腑都快错位了,脸涨得青紫,推搡着胖女人想要爬起来,却根本推不动。

    胖女人漆黑的双眸空洞的望着络腮胡子,嘴裂出一个诡异的幅度,口中有黄色的液体流出,滴落在络腮胡子身上。

    络腮胡子一声惨叫,那黄色的液体竟然直接将他的衣服腐蚀了一个洞,连带腐蚀了他的皮肤。被滴到的皮肤呈现焦黑之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