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九十八章 被调戏了
    络腮胡子在胖女人身下挣扎,因为疼痛力气也大了,推搡了几下将胖女人推开。胖女人口中不停的滴落黄水,那黄水滴在地上,连地上的泥土都呲呲的冒烟变得焦黑一片。

    络腮胡子推开了胖女人慌张的从地上爬起来想要逃跑,胖女人一只血肉模糊的手抓住了络腮胡子的脚踝,络腮胡子再次摔倒在地。

    “大,大妹子,求你放了哥哥,哥哥不想死。”络腮胡子一张脸因为疼痛害怕都扭曲了。

    “杀,杀,杀。”胖女人表情极其诡异的盯着络腮胡子。

    络腮胡子见求饶没有用,心知这个“怪物”不是他大妹子,他的大妹子早就死了。

    络腮胡子面露狠色,心一横直接伸脚朝胖女人死命的踹去。络腮胡子这一脚直接踹到胖女人的脸上,咔嚓一声,胖女人青灰的脸歪到了一边,似乎脖子被络腮胡子这一脚给踹断了。

    胖女人身体僵硬,根本无法自行将脑袋扭转回来。然而脖子断了丝毫不影响胖女人动作,胖女人歪着脖子,那只血肉模糊的手死死的抓着络腮胡子的脚不松开。络腮胡子挣扎着摸到一块石头,没有任何犹豫的朝胖女人的手砸去。

    胖女人手被砸并没有任何反应,反而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如今的胖女人没有任何的知觉,只是一个行尸走肉。

    络腮胡子发狠似的一下一下的砸着胖女人的手,胖女人本就血肉模糊的手被砸得变了形,完全看不出手的模样,像一滩肉泥。

    胖女人的手砸得连指骨都断了,自然无法再抓住络腮胡子的脚,络腮胡子将脚挣脱了出来,脚上还挂着碎了的手指残渣。络腮胡子顾不了那么多,爬起来就要跑,然而他刚爬起来胖女人拖着断手又扑了上来,这次胖女人似乎像一只猛兽扑上来就朝着络腮胡子张口咬了下去。

    络腮胡子虽然害怕,可是面对死亡,他自然会本能的反抗。再加上络腮胡子本就是个五大三粗的糙汉,能在这小山头建立山寨落草为寇,自然是有些本事的。

    络腮胡子抡起胳膊与胖女人搏斗,胖女人滚动着漆黑的眼珠,张大了嘴要咬络腮胡子。

    两人在地上打得激烈,当然胖女人身体僵硬自然是没络腮胡子这般灵活,大多数都是络腮胡子一拳一拳的打胖女人。但是胖女人没有知觉,不论络腮胡子如何打,她都是那副诡异的表情。

    络腮胡子是人,刚开始还能占上风,可胖女人虽然身体僵硬,但是那体重却也能压着络腮胡子,至少让络腮胡子没那么容易逃跑,不消一会儿络腮胡子就气喘吁吁。

    络腮胡子一不注意被胖女人一口咬住,络腮胡子大惊,死命的扯住胖女人的头发,“松口,松口。”

    胖女人发狠的咬着,她口里流出来的黄水将络腮胡子的衣服腐蚀了个干净,那黄水接触到络腮胡子的皮肤,疼得络腮胡子整张脸都扭曲了。

    络腮胡子抓扯着胖女人头发的手一用力,呲啦一声,胖女人原本满头的乌发被络腮胡子连同头皮一道儿给撕扯了下来,胖女人的脑袋一片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的头盖骨。

    同时,胖女人的牙齿已经刺进了络腮胡子的肉里,络腮胡子惨叫出声,一把丢开了从胖女人头上扯下来的头发。

    然而,胖女人在沾到络腮胡子的血液后,突然叫得比络腮胡子还要惨,急急忙忙的松开了口,漆黑的眼珠变成了血红色。胖女人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看起来比络腮胡子还要惨。

    络腮胡子顾不得疼痛,见胖女人顾不上他,立马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逃跑了。

    半个月后。

    忘川从睡梦中醒来打了个哈欠,看见书生张那张惨白惨白的脸一时有些不适应。

    “书生张,你作这副厉鬼形容干什么?”忘川皱了皱眉往后仰了仰头,离书生张远了些。

    书生张嘴一扁,一副要哭不哭的激动模样更是不堪入目。

    “大人,您总算醒过来了。”书生张开口道。

    忘川眨了眨眼,一头雾水,她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这书生张这么激动作什么?

    等等,难道是银子没了?

    “没银子了?”忘川问道。要是真没银子了,她得想法子赚银子去。

    书生张没想到忘川醒来第一句就问银子,倒是轮到他愣住了。

    “你倒是说话啊,是不是银子没了?是不是三生没有吃的了?”忘川急了。三生说过他在长身体要吃东西,那小家伙那么弱,不吃东西会受不了的。

    忘川想起先前没有吃到东西,三生眼巴巴的望着她,可怜兮兮的说道:“娘亲,三生饿。”的模样,心里就一阵的心疼。

    书生张一阵摇头,又一阵点头,“不是,不是,是,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三生呢,三生在哪儿?”忘川急急的开口道。

    书生张一时被忘川问懵了,不知道该如何跟忘川解释,他其实是想说,不是银子没有了,是小大人现在不用吃东西。

    那日他找到大人时,大人已经昏迷不醒,而且身体虚弱,小大人也在三生石里没有任何动静,至于唯一清醒的那位祖宗,也是虚弱不堪变回原形。那位祖宗吩咐他把他们带回去,然后他是手足无措了好一会儿,直到那位祖宗发脾气了,他才抱起大人,将三生石捡了起来,肩头上还盘旋着那位祖宗的原形。他就在心惊胆颤之中将这三位给带回了他们住的小河里。

    这一等就是半月过去了,大人一直沉睡,小大人也没个动静,而那位祖宗也抱着三生石练功疗伤。

    他一个鬼,什么都不清楚,也不知道那日在那洞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三位都会受这么重的伤。要知道这三位都不是普通人,能将这三位伤成这样的他还真的想不出来是谁有这么大本事。

    可他也不敢问那位祖宗,毕竟这种事对于那位祖宗来说只怕是耻辱,他若是开口问那简直是不要命了。

    所以他什么都不知道的等啊等,一等就是大半个月,这才终于等到大人醒来。

    “大人,你别急,小大人他没事,只是……”书生张犹豫了,其实他也不清楚小大人有没有事,只是小大人也不是一般的小鬼,应该是没事的吧?

    “只是什么?三生在哪儿?现在带我去。”忘川心都揪起来了。

    刚才她没有想起来,如今她记起来她带着三生去打劫,在山寨里三生被那个胖女人伤了,受了伤。书生张这副吞吞吐吐的模样,难道是三生出了什么事?不行,她得去看看三生才行。

    “小大人在那边。”书生张指了一个方向,开口道:“小大人他…。”书生张话还没说完,忘川已经化作一道黑光射了出去。

    书生张看着消失的忘川在心里感叹,大人即便受了伤也比他厉害多了。他何时才能有大人一层的功力,他就心满意足了。

    不过大人也太心急了,他话还没说完,他想说小大人不是一个人,那位祖宗还在小大人身边呢。

    糟糕,那位祖宗在练功疗伤,大人就这么急冲冲的过去,不会打起来吧?

    不行,他得跟过去看看,大人受了伤昏迷了那么久,可不能让大人被那位祖宗欺负了去。书生张完全忘了他自己那点本事,在这两位面前那就是挠痒痒根本不够看。

    且说忘川火急火燎的飞奔过去,直接一阵风一样掀开了盘踞在三生石上的花倾落,抱起三生石紧张的问道:“儿子,儿子,你怎么样?”

    花倾落正在疗伤,忘川过来他其实是知道的,只是他此时不好停下来,本以为看见他在疗伤,好歹这女鬼会等等。谁知道这女鬼连停都没有停一下,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就将他掀飞了出去。

    花倾落在半空中打了个旋儿,稳住身形落在了一条水草上面。

    花倾落怒视着抱着三生石神色紧张的忘川,能打扰他练功还活着的也就这只女鬼了。

    要不是他现在身体还没复原,他非得好好和这只莽撞的女鬼打上一架。

    “儿子,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忘川依旧抱着三生石急切的问道。

    三生石安静的躺在忘川手心,没有任何反应。忘川急了,拍了拍三生石,“儿子你怎么了?说话啊?”

    三生石没有反应,忘川急得团团转,三生不会不醒了吧?一想到三生这个小家伙醒不来,忘川一阵心疼,接着竟然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儿子,你醒醒,醒醒……”忘川悲伤的喊着。

    花倾落本正怒火中烧,转眼便看见忘川竟然哭了,还哭得如此伤心。花倾落看着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忘川,那对小眼睛朝天翻了个白眼。

    这还是那日他看见的那只女鬼?要知道那日他可是见识了忘川入魔撕吼似乎要毁天灭地的模样,如今看到那样一只女鬼如今竟然掉眼泪,让他一时之间适应不了。

    “你别哭了,那小鬼头没事。”花倾落实在是不想再看到忘川吧嗒吧嗒掉眼泪的模样。

    太难看了,对,就是太难看。

    花倾落不会承认其实他是因为看到忘川掉眼泪,心里烦躁。

    忘川回头泪眼朦胧,环顾了一周没有看到人,“谁?谁在说话?”

    花倾落刚下去的怒火又蹭蹭的往上冒,这只女鬼,好歹他们也呆了不少日子了,难道连他的声音也听不出来?

    再说了就算听不出来,他就在这儿,难道看不见?

    花倾落想,这女鬼不仅脑子不好使,眼神还不好。三生那小鬼头滑头得跟个小机灵鬼儿似的,他很怀疑这只女鬼跟那了小鬼头真的是母子?

    “这儿呢。”花倾落没好气的说道。

    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只女鬼该能看见他了,哪知忘川依旧皱着眉又环顾了一圈,完美的错过了花倾落停下的那根水草。

    忘川没看到,也发脾气了,“到底是谁,出来!”

    哟,这女鬼脾气比他还大?

    “低头!”花倾落语气不善的说道。

    忘川低头才发现水草上蜷缩的一个小黑点,弯下腰将那根水草拔了起来。

    “咦,黑心花,你怎么又变成蚯蚓了?”忘川看着盘在水草上花倾落的原形。

    花倾落一口气堵在胸口,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我不是蚯蚓,还有不要叫我黑心花。”花倾落本想咆哮,可转念一想,他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能跟一只女鬼斤斤计较,有失风度。

    “不是蚯蚓是什么?”忘川问道。

    “你有见过长角的蚯蚓?”花倾落若是此时能化作人形,想必脸上的表情是相当的精彩。

    忘川点点头,肯定的说道:“见过。”

    花倾落见忘川这么认真不像是说假话的模样,几乎都信以为真了,难道真的有长角的蚯蚓?

    “不可能。”就算是一只能修成正果的蚯蚓也不可能长出角来,世间生灵都有固定的机缘准则,而这些是不可能改变的。再说了他还从来没听过有哪只蚯蚓能修成正果的。

    “怎么不可能?你不就是?长角的蚯蚓。”忘川指着花倾落说道。

    “……”

    花倾落磨牙,这只女鬼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花倾落一生气,连头上的一对角都气得晃动起来,想来是被忘川气得不清。

    忘川发现花倾落的“触角”晃动得厉害,好奇的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花倾落头上的两个小“触角”。

    花倾落顿时一个激灵,往后退,差点从水草上掉了下去。

    “你,你做什么?”花倾落生平第一次说话结巴。

    刚才发生了什么?这只女鬼竟然敢调戏他?摸他的角。

    花倾落的原身乃是一条黑龙,龙这种生物对于自己的角很是珍视,轻易不会让人触碰,只有自己的配偶才可以。而且花倾落虽然活得时间久,但是内心却很传统,他张狂,狂傲不羁,可他觉得在找配偶这件事上得慎重。从来没有人碰过他的角,今儿个却被忘川给碰了。

    所以在花倾落眼中,他无疑是被忘川给调戏了。他怎么能被一只女鬼调戏?花倾落感觉自己的心在落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