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九十九章 我要娶她
    一连好几日花倾落连练功疗伤的心情都没有,小小的身子蜷缩在三生石上唉声叹气。时不时的还晃了晃头上的角,他被那只女鬼调戏了,他的角被那只女鬼摸了。

    书生张莫名的觉得这几日不正常,很不正常。

    那日他去的时候大人已经打了个哈欠回去补觉了,然后他就发现那位祖宗不正常,先是狂躁的将周围的水草把了个精光,他怀疑这些水草是不是惹这位祖宗不高兴了。于是,书生张为了不让花倾落发脾气生气,主动的将整条河的水草都给清理了个干净。

    水草拔完了,然后花倾落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一直蜷缩在三生石上唉声叹气,一副颓废纠结的模样。

    花倾落很纠结,因为他被忘川这只看似不谙世事,其实内心是个“色鬼”的女鬼给调戏了。他觉得他现在就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是,杀了忘川,然后强迫自己把“调戏”的事给忘了。二是,勉为其难的娶了这只女鬼,只要这只女鬼是他的配偶,这事也就过了。

    可花倾落觉得不论是第一还是第二对于他来说都有难度,杀了忘川,可忘川不是个普通的女鬼,想要杀她需要费些力气而且不一定能杀得了,问题是他现在重伤根本不是忘川的对手。其次就算杀了忘川,他能强迫让这是就这么过去?花倾落觉得自己心里没有底。

    娶了这只女鬼?他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娶个不同品种的也就罢了,可忘川是一只女鬼啊,而且还是只带着拖油瓶的女鬼。他要是娶了忘川岂不是要白给人养儿子?而且他娶了生出来的是什么?像小鬼头一样是只鬼么?花倾落觉得这个问题很严峻,非常严峻。

    花倾落纠结了好几日也没纠结出个结果,然而造成他如此纠结的始作俑者却呼呼大睡睡得正香。

    书生张同样是心惊胆战的,生怕这位祖宗一不高兴又要发泄,然后把他像那些水草一样处理了。

    为了让自己不再担惊受怕,书生张决定替花倾落这位祖宗把困扰的事给解决了。

    要解决首先他得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大人那边他不敢去问,大人的起床气也是很恐怖的。书生张想了想还是亲自问这位祖宗好了。

    书生张鼓起勇气飘到花倾落面前,小心翼翼到开口,“您,您有什么烦恼吗?需不需要小的做什么?”

    “滚,别来烦我。”花倾落正纠结得烦躁,又见书生张出现在他面前,直接将心中的火发在书生张的身上。

    书生张被花倾落这一吼,吓得是瑟瑟发抖,不敢久留,生怕花倾落一生气直接让他魂飞魄散。他果然是太自作主张了,这么莽撞的跑来问,这不是找死吗?

    书生张害怕的飘了出去,然而还没等他离开花倾落的视线,花倾落的声音再次响起,“等等,回来。”

    书生张顿时脸色惨白,这位祖宗不会是觉得他打扰到他了,这是准备要灭了他么?

    书生张立马转身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小的错,小的不该打扰您,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的这一次吧。”

    书生张不敢过去,只能跪地求饶,现在小大人在三生石里没个动静,大人又在睡觉,这位祖宗要是现在收拾他,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花倾落本就烦躁,见书生张那瑟瑟发抖求饶的模样更是烦躁不已。

    “叫你过来就赶紧过来,磨蹭什么?”花倾落一双漆黑的小眼睛里满是怒气。

    书生张哆嗦着走到花倾落面前,怂作一团。

    胆小鬼,花倾落瞧不上书生张,在心里鄙视道。不过书生张这种害怕恐惧的表情才让他感觉自己还是有威信的。

    不过现在他需要有人给他点意见,哪怕是没有用的也好。现在这里也没有其他人能给他意见了,也就只能凑合用这只胆小鬼了。

    “那只色鬼与我你觉得谁比较厉害?”花倾落烦躁的问道。

    “嗯?”书生张有些迷茫,没有明白花倾落的意思,不过他却是松了一口气,不管这位祖宗是什么意思,至少没有要杀了他的意思。

    因为如果花倾落想要杀了他自然不必要说这么多废话,只需要给他一下就行了。

    “您,您说的色鬼是?”书生张小心翼翼的开口。

    花倾落看了书生张一眼,书生张立马低下了头不敢与花倾落对视。

    “忘川。”花倾落说到忘川竟乎是咬牙切齿。想来对于这件事,花倾落是十分在意。

    书生张一惊,大人?大人何时成色鬼了?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大人对这位祖宗做什么事?所以这位才会说大人是色鬼?色鬼可不是什么好鬼,色鬼他是知道的,在地府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自认为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没有成亲就死了的鬼,心有不甘想要一尝鱼水之欢,便常常轻薄调戏那些刚入地府的女鬼。

    色鬼名声极差,但又不愿意投胎转世,非要尝了鱼水之欢才愿意投胎。可地府又哪里是这些色鬼能乱来的地方,所以这些色鬼无法尝到鱼水之欢只能在黄泉路上偷摸路过的女鬼两把。

    不是书生张想要胡思乱想,而是现在花倾落表现出来的让他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难道大人真的做了那种事?不应该啊,大人一向不谙世事,很是单纯的。啊,不会是大人喜欢上这位祖宗了吧?所以才会情不自禁?

    要是忘川知道书生张如此想她,会不会将书生张装回铃铛里再呆上几天。忘川不知道书生张的想法,如今的她甚至连书生张所说的喜欢是什么都不懂。

    “大人她……”书生张小心的开口,原本他是想说大人怎么就是色鬼了,可触及到花倾落那刀子一样的眼神,书生张很自觉的闭上了嘴。

    “我和她谁厉害。”花倾落没有得到答案,又重复的问了一遍。

    “……”书生张沉默了,这位祖宗不是为难他吗?他哪里知道这位祖宗和大人谁比较厉害,对于他来说这两位都是可望不可及的。

    书生张突然想到,这位祖宗如此问,难不成是要去找大人拼命?所以才有此一问?书生张觉得事情严重了,可他更是想知道大人到底对这位做了什么,竟然会闹到这个地步。

    不行,他可不能让这两位打起来,那是要变天的啊,以这两位的能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完全没法预料。要是这两位打起来,定然是一番惊天地泣鬼神,他这只小鬼还不成为这两位打斗的灰烬?

    这个问题他一定得慎重,最好是让这位祖宗打消这个念头。

    “发什么呆,想明白没?”花倾落催促道。当然他自己也清楚,这种事连他自己都没把握这个胆小鬼能知道什么?

    书生张立即道:“您和大人不一样,大人是鬼,在鬼中大人是最厉害的,但您是…。所以很难分出个高下。”

    为了避免这位祖宗孤注一掷的找大人拼命,书生张很是委婉的补充道:“大人她不是单纯的鬼。”这话说得隐晦,书生张本是胡乱扯的,想要让这位祖宗有所忌惮,如此便不会轻易找大人动手。

    可这隐晦的话在花倾落听来又是另外的一个意思,因为花倾落是亲眼看到忘川体内有强大的魔气。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现在醒来的忘川浑身上下除了鬼气以外,丝毫感觉不到有一丝的魔气。但是事实说明忘川身上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自然不是只普通的鬼。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有把握能把忘川杀了。

    既然杀了忘川的可能性不大,那就娶了她?

    花倾落思衬着如果让他娶这只女鬼会怎样?他几万年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这六界的各色各样的女子他也算见识了不少。妖艳的,清纯的,圣洁的,小鸟依人的都有。可能是见惯了太多,所以这些女子他没一个感兴趣的。

    以他的地位样貌,有太多送上门的女子,可那些女子都被他打发掉,更有些心怀不轨的被他随手灭了。就因为这偶尔的辣手摧花,曾有段时间六界传遍了他不喜欢女人。各种谣言四起,不过他一向不介意,依旧张狂的我行我素。

    在他看来成亲找个配偶这事必须慎重,能与他匹配的女子必定是六界最出众的。只有最出众的女子才能与他孕育出最优秀的子嗣。

    花倾落觉得他的儿子必定是这六界之中最优秀的那个,所以这么多岁月里,他不曾遇到那个让他觉得六界最出众的女子,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心思。

    花倾落一双眼睛满是认真,若是娶这只女鬼。这只女鬼倒是目前他见过的女子之中最强的,毕竟连他自己都没把握杀了她不是吗?

    这一点倒是符合他择偶的标准,不过她是一只鬼。花倾落有想过他自己的配偶与他不是一个品种,妖?仙?他觉得自己心里都能接受,可是鬼,他有些犹豫。

    倒不是他嫌弃,主要是鬼不同于一般,六界之中大多数的鬼都是人死以后的一个过度状态。鬼孕育后代的可能性极低,鬼中也就属鬼仙一类可以传承子嗣,但是也是很难的。所以阎王换届都要经过很长的岁月。

    花倾落这一思衬之间,书生张却是心如打鼓七上八下。也不知道这位祖宗想通没,要知道以他听到关于这位祖宗的传闻,这位祖宗的性子那叫一个狂妄嚣张,当年可是将六界搅得翻天覆地,乱成了一锅粥。

    书生张根本不确定自己这一两句话能打消这位的念头。

    书生张琢磨着要是这两位真的打起来,他该怎么办?躲远些?要是没了大人的庇护,他只怕还没走出这个小镇就能被那些从地府逃出来的恶鬼给分食了。

    一想到自己的下场,书生张一阵的害怕。不行,绝对不能让这两位打起来,一定不能让他们打起来!

    “娶她呢?”花倾落思量来思量去,似乎他也没那么反感让忘川做他的配偶,至少忘川够强不是么?

    书生张脑子正琢磨着如何说服这位祖宗,花倾落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让他彻底僵住。

    是他听错了吗?他怎么听到这位祖宗说要娶大人?怎么会?难道不是杀吗?书生张觉得自己脑子都已经浆糊了,完全听不懂花倾落的意思。

    “说话!”见书生张一张惨白惨白的脸,配上那张张大的嘴,一动不动的站在他面前,没有任何反应,不耐烦的道。

    “您,您是说要,要……”书生张被惊得连说话都开始结巴。

    “我说我要娶她,娶那只色鬼!”花倾落几乎是用吼的,也不知道说这么大声是为了说服他自己还是说给书生张听。

    书生张缩了缩脖子,他怎么觉得这祖宗说要娶大人,像是在说要杀了大人一样?

    他虽然活着的时候没有成过亲,死了也没有,但是成亲娶媳妇他是知道的。

    成亲娶媳妇在阳间那是要讲求个郎有情,妾有意,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就算没有也是欢天喜地的。在地府结阴亲也是如此,好歹是欢欢喜喜。他还从没见过有哪位像这位一样,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这个,小的没有娶过亲。”书生张觉得这个问题他还是不要回答比较稳妥。毕竟大人对他算不错,这种终身大事还是大人亲自做主比较好。

    “谁问你有没有娶亲了?我是说要娶那只色鬼要做些什么?”花倾落咬牙切齿的说道。

    花倾落从来没有关注过娶亲这档子事,自然对于这种事完全是没有认知的。

    他只知道他的下属喜欢上什么女子直接就将那个女子扛着回家就行了,可他怎么能跟他的下属一样呢?他得慎重!

    书生张觉得自己是头皮发麻,这不就是要他坑大人吗?大人想法简单,要是就这么迷糊的嫁给了这位祖宗,他会心里愧疚不安。

    “这,这,您要不要先去问问大人愿不愿意?”书生张委婉的说道。

    还要问那只女鬼愿不愿意?是那只女鬼调戏了他,他没让她负责就不错了,还敢有意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