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一百章 我不是色鬼
    “那个,这个成亲是大事,还是得两人都同意才圆满。”书生张解释道。

    “真麻烦。”花倾落不耐烦道:“现在就去。”

    花倾落从三生石上下来,发现自己还没办法化作人形,这样过去也太慢了,干脆又回到三生石上对着书生张命令道:“你,过来,把这破石头拿起来。”

    “哦,好的。”书生张依言将三生石抱了起来,抱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让盘在三生石上的花倾落掉下来。

    “走,去找那只色鬼。”花倾落直接开口道。

    “现在?”书生张一声怪叫,手一抖差点将三生石丢在了地上。

    花倾落随着书生张的动作身子一歪,差点掉下去。

    “你做什么?好好拿着,拿块石头都拿不好,真没用。”花倾落抱怨了一句。

    这胆小鬼胆子太小了,没出息。真不知道那只女鬼留着这么一只胆小鬼做什么。花倾落心里嫌弃书生张,却忘了那天在洞穴之中,他们三个都受了伤,是他口中的这只胆小鬼,抖着身子将他们从洞穴之中救了出来。

    书生张连连道歉,紧张得连说话都结巴,“对,对不起,小的一,一定拿稳。”

    书生张惨白的一张脸更白了,这次不是因为花倾落数落他让他害怕造成的,而是被花倾落那句去找“色鬼”给惊吓的。

    书生张一路走一路想,也不知道大人听到这个消息会作何感想。他倒是不会担心大人会直接跟这位动手,或许大人连成亲都不懂,不然先前在山寨也不会被络腮胡子骗了去。要不是小大人最后冲了出去,大人搞不好会迷糊的真跟那个络腮胡子拜天地。

    书生张越走越慢,心里很是担心,担心单纯的忘川会被花倾落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哄骗成亲。如今,小大人在三生石里一点醒来的预兆都没有,他又惧怕花倾落的淫威,根本不敢有什么意见。

    “你倒是走快点啊,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花倾落仰着头催促道。

    这只胆小鬼,胆子小也就罢了,连走个路还磨磨唧唧的,做鬼做成这样真是鬼中的耻辱。做个鬼却没个鬼样儿,没事学那些凡人做什么?用飘的多快,非要用脚走,榆木疙瘩。

    书生张被花倾落一吼索性停了下来,胆颤心惊的说道:“那个,大,大人正在休息,要不,等,等大人醒了再去?”

    书生张想着能拖一时算一时,至少他不想大人现在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被这位给诓骗了。

    他想起了关于花倾落的那些花花传闻,实在是不怎么样,据说好多姑娘都被他给虐待死了,连渣都没剩下,手段极其残忍。

    书生张虽然觉得以大人的本事按理是不会被这位给欺负了去,可大人虽然厉害,但是想法简单啊,这位的黑心大人哪里是对手?

    “成天只知道睡觉的懒鬼。”花倾落颇有些愤恨的念道。

    他这几天可是疗伤都没心思了,这只色鬼“调戏”了他,倒是没有一点压力,竟然还能呼呼大睡的睡得那么香。花倾落越想越气,不行,他都没心思疗伤了,怎么能让这只色鬼如此的逍遥快活?

    “现在就去,立马去。”花倾落命令道。

    书生张还想挣扎一下,“那个,大人不喜欢人打扰他睡觉,会,会发脾气的。”书生张找不到其他的理由,只能用这么一个理由充数。

    发脾气?他现在还发脾气呢。

    “让你现在去就去。”花倾落憋着一肚子的气,气鼓鼓的说道。

    书生张叹了一口气,这下子怕是要完了,要是这两位谈不拢,他这条小鱼可就要被殃及了。

    走到忘川睡觉的地方,书生张就停了下来,怯怯的说了一声,“到,到了。”

    “放我下去。”

    书生张听话的将三生石放在地上,花倾落站在三生石上看着那微微拱起的河沙,眼睛不住的打量着。

    这色鬼从哪里学来的习惯,睡个觉还得把自己埋在沙子里。当自己是僵尸吗?真是麻烦!这种破习惯得改改,不然以后他娶了她还如何是好?他可没有刨坑埋自己的癖好。再说了他也不喜欢睡在沙子里。

    花倾落没有发现,自从他决定要娶忘川之后,都已经开始想以后的生活了。

    “去,叫那只色鬼起来。”花倾落指使着书生张道。

    书生张连忙退后一步,一阵猛摇头,结结巴巴的开口,“小,小的,不敢。”

    花倾落见书生张那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翻了个白眼,这只胆小鬼果然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色鬼,赶紧起来。”花倾落朝着那微微凸起的河沙大吼了一声。

    然后等了半天,那凸起的河沙一点动静都没有,河沙下面的忘川更是连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花倾落沉了沉眼,他怀疑这只色鬼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真的是只鬼吗?他觉得她这么能睡,是猪吗?难道是上辈子没有睡过觉?

    自从他认识以来,这色鬼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偶尔醒来也是为了三生石里的那个小鬼头。再则就是为了赚银子,除此之外就是刨坑把自己给埋了呼呼大睡。

    不醒是吧,那就别怪他了。

    花倾落站在三生石上,尾巴一扫,那凸起的河沙被掀开,忘川的身体露了出来。

    看这色鬼还怎么睡,花倾落哼了一声,等着忘川醒来。

    哪知忘川身上的河沙被掀开,她却只是不悦的皱了皱眉,却并没睁开眼,反而是身子一沉,在次将自己埋入了河沙之中。

    书生张缩在一旁看得仔细,他就知道会这样,大人喜爱睡觉,又岂是那么容易叫醒的?他每次叫醒大人都要花上一翻功夫,而且几乎每次大人都是听到小大人的事才醒来的。

    花倾落看到忘川的动作,在心里一阵鄙视,这只色鬼当自己是地鼠吗?尾巴朝着忘川又是一扫,覆盖着忘川的河沙再次被掀走,忘川再一次露在了外面。然而忘川依旧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再次身体一沉沉进了河沙之中。

    花倾落气不过再掀,忘川再沉,两人在这河底玩起了掀沙子的游戏。

    书生张在一旁看着,心里默默的对忘川又多了一分的佩服。如此折腾还能坚持睡觉不睁开眼的,怕也只有大人一个人了。同时,他对在三生石上气得两只眼睛都快冒火的花倾落多了一分同情。

    书生张突然觉得,要是大人真的嫁给了这位祖宗,然后天天这么气这位祖宗,看着这位天天憋气冒火的模样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当然,前提是这位不会把怒火发在他身上。

    花倾落气得怒火中烧,这只色鬼太能睡了。要是现在他一巴掌拍过去能不能直接把这只色鬼拍死?

    这想法在花倾落脑海中转了一圈就被他否定了,一是因为那只色鬼没那么容易对付,二是现在他的身体情况根本就做不到。

    可忘川无意识的行为让花倾落有种杀人的冲动。

    “你说,怎么才能叫醒这只色鬼?”花倾落转过身盯着躲在一旁的书生张。

    这只胆小鬼跟在色鬼身边那么久,肯定知道用什么方法叫醒这只色鬼。

    书生张被点名,身体缩了一下,没有底气的小声道:“小,小的也,也不知道。”

    不知道?花倾落冷笑,眼神冰冷的盯着书生张。这只胆小鬼会不知道?这种话他会信?

    “看来你是想回地府瞧瞧了。”花倾落冷冷的说道。

    书生张吓得腿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的说道:“不,不,小的,小的……”

    书生张被花倾落吓到了,说话都哆嗦着说不利索。

    “现在知道了?嗯?”花倾落淡淡的看着书生张,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不过书生张却觉得一股无形的威压朝着他压了下来,让他觉得头皮发麻,浑身抖的厉害。

    “每,每次,都,都是因,因为小大人,才,才叫醒大人。”书生张哆嗦着开口。

    花倾落轻嗤一口气,他倒是被这色鬼给气疯了,忘了这茬了。

    这色鬼最在乎的就是那个小鬼头,只要是那小鬼头有事,她还能不醒?他竟然浪费这么多时间在这里陪这色鬼玩沙子,真是蠢到家了。

    知道了该如何叫醒忘川,花倾落到是不急了,站在三生石上用尾巴拍了拍三生石,“小鬼头,没想到你还是有点用处的嘛。”

    显然这话是自言自语了,因为三生根本就不会回答。

    “色鬼,你再不醒来,三生就要饿死了。”花倾落看向忘川躺着的地方,不紧不慢的开口,这次没有用吼的,声音也没有很大。

    然而一道黑光从那河沙之中射了出来,直直的奔向书生张。

    “三生怎么了?三生怎么了?他醒了?没银子了?他是不是饿了?他在哪儿?”忘川一连问了一串的问题,紧张的看着书生张。

    书生张一时间都被忘川给问晕了,愣愣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果然只有那个小鬼头才能让这只色鬼醒过来,瞧瞧这紧张的劲儿。

    “这儿呢。”花倾落站在三生石上凉凉的开口。

    忘川哪里能听见花倾落说话,拉着书生张着急道:“三生呢,三生在哪儿,你说话啊。”

    书生张脑袋一阵的晕乎,“我,他……”

    “是三生,三生怎么了,没问你。”忘川急道。

    书生张被忘川给急晕了,他想说三生没事,可忘川根本不给他一点时间解释,他现在是说不出来了。

    花倾落摇头,看着忘川那副急疯了的模样,顿时觉得很是无语。

    “三生在这儿。”花倾落无语的开口。

    忘川对三生二字很是敏感,听到三生立即转身朝花倾落走了过去。

    “三生,三生在哪儿?”忘川急急的问道。

    花倾落为了避免忘川像上次一样冲过来直接将三生抱起来把他掀飞出去,在忘川靠近时先开口道:“三生没事。”

    没事?忘川听到没事顿时冷静了下来,深呼一口气,吓死她了,还好三生没事。

    自从上次看见三生出事之后,忘川就把三生放在心坎上了,生怕他再出什么事。

    得知三生没事,忘川干脆看都不看花倾落一眼,转身对着书生张嘱咐道:“书生张,你好好看着三生,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小的知道了。”书生张如葱点地的连连点头。

    “其他没事不要来打扰我。”忘川皱了皱眉头再次说道。

    她很困,特别的困,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困,自从从那个山寨回来之后。忘川不知道为什么,以为自己只是困而已,其实是因为她在山寨受了太过于严重的伤,她睡觉是因为身体在自动疗伤,所以她才很困。

    忘川说完转身就准备再次刨个坑睡觉,花倾落见他就这么被忽视了,心里的火更是烧得旺。不过他再怎么生气也记得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他是来问忘川是不是愿意嫁给他。

    虽然他觉得这简直就是废话,要知道想要嫁给他的女子多了去了,会有女子不同意吗?根本不可能。

    “色鬼,你等等。”花倾落憋着火道。

    忘川回头疑惑的看向花倾落的地方,这才发现盘在三生石上的花倾落,“咦,黑心花,你来做什么?”

    忘川问完随即又对着书生张道:“书生张,黑心花叫你呢,你们有事去别处说,我要睡觉了。”

    “……”

    书生张一张惨白的脸扭曲了一下,他能跟大人说这位根本不是在叫他吗?

    “书生张你做什么了?怎么就成了色鬼?色鬼不好,你还是做一个书生鬼比较好。”忘川走了一步又回头认真的补充道。

    忘川记得在地府的时候似乎色鬼是地府所有鬼都讨厌的一种鬼,在她的印象中色鬼补水什么好鬼。

    书生张听到忘川的好心提醒,再也忍不住,“大人,那不是在叫小的。”

    “不是?那是这里来色鬼了?在哪儿,走,带我抓鬼去。”忘川突然来了兴致,有鬼抓就意味着她能把抓到的鬼拿去跟牛头马面换银子。

    “大人,没有,色鬼,色鬼指的是,是……”书生张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花倾落听不下去了,直接道:“我说的色鬼是你。”

    “我?”忘川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我不是色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