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02章 三生醒了
    “那走吧,现在就去。”忘川觉得找夫君这事得趁早,早点找到,等三生醒来就再也不用怕没银子买吃的了。

    “大人,先别急,得准备准备,等小的准备好了,选个良辰吉日再去可好?”书生张急忙说道。大人性子急,可他还得跟那位祖宗解释解释,不然,那位祖宗非撕了他不可。

    忘川觉得书生张说得也在理,凡人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讲究,那就让书生张准备好了。还好有书生张,忘川觉得自己当初把书生张留下来是个正确的选择。书生张知道的多,办事也牢靠,省心!

    “好吧,你去准备吧,准备好了告诉我。”忘川满意的点点头,心情极好。只要找到了夫君,她就再也不用为银子发愁了。

    得到了忘川的同意,书生张是松了一口气,如此是最好不过的。这凡间的抛绣球讲究个运气,希望大人能运气好点,再则那位祖宗应当也不会得罪。当然,若是那位祖宗抢到了绣球,那只能说这是缘分,他也无能为力。

    忘川转身准备回去睡觉,走了两步转身看向站在三生石上的花倾落,开口道:“下次你想跟书生张说悄悄话,先告诉我一声,我好回避。”

    说完忘川打着呵欠回去睡觉去了。

    花倾落听到忘川的话一怔,这话的意思是刚才他对书生张说的话全听见了?可他明明是用传音入密跟书生张说的不是吗?

    书生张还未离开,忘川说的话自然是一字不落的被他听见。书生张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还好他们没有密谋什么事,也没有说大人的坏话。不然,书生张一想到后果,心里就一阵的发毛。

    花倾落却是看着忘川刨了一个坑将自己埋了进去开始呼呼大睡,眼神沉了沉,这只色鬼到底是什么?他一直知道这只色鬼不简单,可一次又一次的让他震惊,他很想知道这只色鬼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那日在山寨里入魔的情形清晰的浮现在他眼前,如今又能轻而易举的听到他传音入密。只能说明一个事实,而这个事实是花倾落所不愿意相信,也不敢相信的。那就是这只色鬼比他厉害,而且比他厉害得不只一点两点。

    传音入密只有比说的人厉害很多才能听见,花倾落一直很自信,倒不是他无端盲目的自信,六界之中是他对手的寥寥无几。在他看来能听见他传音入密的人根本就不存在。然而,忘川却轻而易举的听到了。可他虽然能感觉到忘川体内拥有深厚的鬼气,可他却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忘川比他厉害许多。

    花倾落在心里琢磨着忘川到底是从哪里蹦哒出来的老妖怪,对,在他看来能比他高出好大一截的定然是属于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妖怪。忘川是从地府里出来的,地府既然能让他关了几万年,或许关个更为久远的老妖怪也说不定。

    花倾落在心里已经将忘川归纳为连他都不知道的老妖怪一列,他决定等他伤好了回去一定好好翻一下古籍,看看有哪个没死的老妖怪与忘川一致。

    还好他没有选择去杀了忘川,自己这点水平跟忘川这个老妖怪比起来根本就不够看。花倾落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明智的选择,自少他觉得不能与忘川为敌,否则将会是一件很棘手的事。

    “站在!”

    书生张见花倾落仰着头盯着忘川睡觉的沙堆发愣,想着正好自己可以偷偷溜走,然而,还不等他离开,就被花倾落发现了。

    “您,您还有什么吩咐?”书生张立马身体一颤,转过身满脸堆笑道。

    花倾落瞥了忘川睡觉的沙丘,扭头对着书生张道:“走。”他可不能再在这里说,还是离远点,谁知道这个老妖怪会不会又听见了。

    “哦……”书生张认命的将三生石抱了起来往外走。

    书生张抱着三生石出了河,站在河边的一棵大树下,恭敬的将三生石放在地上,垂着脑袋看着三生石上的花倾落问道:“您,您有什么吩咐?”

    原本以花倾落的性格知道忘川比他厉害之后是决计不会在这里说话,但是如今他不能离开三生石,一离开很快他就会被发现。而他又不能拿着三生石走太远,那个小鬼头还呆在三生石里,走太远怕忘川会发觉。

    花倾落心里还是有所顾虑,许是刚才忘川那一句话让他不得不谨慎些。花倾落甩了甩尾巴,结界将书生张和他包裹了起来。

    “我只叫你问她愿不愿意,你做这么多花样做什么?”花倾落不悦的开口。

    这只胆小鬼,胆子越发的大了,都敢背着他搞小动作,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只胆小鬼在想什么。

    书生张身体一晃,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哆嗦着开口,“小,小的不敢。”

    “哼!不敢?我看你敢得很。”花倾落加重了语气,显然是对书生张不满。不过这份不满应该还有刚才知道忘川比他厉害的事实所积压的抑郁。

    “小的真不敢,小的是,是为了您,才,才如此说的。”书生张哆嗦着解释。他不明白,按理说虽然他没有直接问,可这法子对于这位祖宗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这位应该不会如此生气才是。

    “为了我?我怎么觉得你是为了你自己呢?”花倾落虽然不满但是并没有想要把书生张如何的打算,至少现在没有。留着书生张这只胆小鬼对他还有用。

    “不,不不,小的真的是为了您,绝无私心。”书生张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他绝对不能承认他是为了自己。

    “好,你既然说是为了我,那你就说说怎么为我了。”花倾落之所以拉着书生张出来说话,一是为了敲打敲打这只自作主张动小心思的胆小鬼,二是既然已经这般了,当然得确保最后忘川找的夫君是他。

    “如,如果直接问大人,大人一定会奇怪,而且大人会怎么说还不知道,但是如果大人自己愿意找夫君就,就不一样了,那些个凡夫俗子哪里是您的对手,您要抢到绣球,那,那大人不就嫁给您了?”书生张结结巴巴的将早已想好的托辞说了出来。

    书生张这话倒是实话,那些个凡夫俗子哪里是他的对手?不过让他去跟一群凡夫俗子抢绣球,花倾落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以后若是传了出去,那还不成为笑柄?

    花倾落低着头沉思,一直没有说话。书生张跪在地上,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

    “好吧,你去安排!”花倾落纠结之后终于开口同意。

    “记住,不要再动什么小心思!”花倾落警告道。

    书生张连连答应,“小的明白,明白!”同时,书生张觉得自己才活了过来。

    做鬼做到他这份儿上可真不容易!

    “回去吧!”花倾落说道。

    书生张连忙起身,小心翼翼的将三生石抱起来,转身刚飘出去一步,直接撞到结界上。

    撞得他眼冒金星,苦着脸望着三生石上的花倾落。

    花倾落看都不看书生张,尾巴一摆将结界撤了。

    又过了大半个月,这半个月花倾落一直疗伤,终于能化成人形。

    在这大半个月里,每天忘川睡醒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问书生张准备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去找夫君。每一次书生张都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让忘川等等。

    这一切都是花倾落授意的,既然是抛绣球选夫君,好歹也得等他能化成人形了才行,不然难道以他现在一条“蚯蚓”的模样去?

    花倾落的话书生张即便是再不愿意也得听着,所有书生张每天都在忘川睡觉的时候琢磨着编理由,等着忘川睡醒了之后来问他的时候再把这编的理由说出来。

    这大半个月想各种理由,书生张是费尽了心思。好在忘川一向想法比较简单,加上对于书生张已经当做是自己人很是信任,自然是没有起疑心的。

    花倾落化作人形之后还特地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出现在忘川面前,想着忘川见到他定然会有所反印,毕竟他对于自己的样貌还是非常自信的。

    然而花倾落这一番精心收拾并没有受到忘川的关注,甚至忘川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因为书生张慌慌张张的跑到忘川这里说那个小鬼头醒了,忘川一向很紧张三生,这一听到三生醒了,立马就化作一道黑烟飘了出去。

    书生张匆匆说完才发现花倾落在一旁黑着脸看着他,书生张心里一疙瘩,叫苦连连,这祖宗怎么在这里,这眼神是要直接灭了他啊。

    这大半个月他都是按照这位祖宗说的去做的,可是一点其它心思都不敢有,为什么他觉得似乎自己惹这位祖宗不高兴了?

    “您,您有什么事吩咐小的?”书生张惨白着一张鬼脸胆颤心惊的问道。

    要说他见到这位祖宗的次数已经很多了,这一晃这位祖宗与他们一起住在这河里已经许久了。可他见到这位祖宗还是害怕,打心眼里畏惧。

    “你说那个小鬼头醒了?”花倾落脸色不好的盯着书生张。

    明明他先前过来这里的时候三生还一点动静都没有,那小鬼头伤得那么重,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是,是的,小的刚才听见小大人喊饿,所有就,就来告诉大人。”书生张觉得,似乎小大人醒来这位有些不高兴,难道这位不希望小大人醒来?

    越想书生张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毕竟这位想要娶大人,可小大人又与这位有些不对盘,想来小大人应当是不会同意的。小大人不同意,那大人肯定是会听小大人的不会愿意的。

    “走吧!”花倾落有些头疼,无力的说道。

    “啊?去,去哪儿?”书生张脱口而出。

    花倾落淡淡地瞥了书生张一眼,“去看看那个刚醒来的小鬼头。”

    书生张一愣,脑子迷糊,跟在花倾落的身后默不作声。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位祖宗不应该是他想的那般不愿意小大人醒来么?怎么现在要去看小大人?

    其实书生张想得并没有错,花倾落的确不愿意三生这个时候醒来,三生与他一向不太对盘。他本是想着等一切尘埃落定了,就算三生醒来也是于事无补,也得叫他一声爹。虽然三生不是他亲生的,可是能看着三生憋屈的叫他爹,花倾落觉得也值当。

    可现在三生醒了,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既然醒了花倾落觉得自己想要顺利的将忘川娶了,就得重新思量一下。

    当然最好的法子就是让三生接受他,如此是最两全其美的,如果不能接受呢,至少他得想法子不能让这小鬼头搞破坏。

    花倾落一路思索着如何解决三生的问题,转眼便看到了忘川正高兴的抱着三生石。

    三生石上隐约的有一道浅浅的影子,大致能看出三生的轮廓。

    “娘亲,娘亲,三生好想你。”三生虽然能化成人形,可还是太弱,如今不能离开三生石。

    “儿子,我也好想你,儿子,你感觉怎么样?”忘川看着三生石上近乎透明的影子,心里一阵的揪疼。瞧瞧这可怜的小模样,太虚弱了。

    “娘亲,三生没事,你看,三生好好的。”看出忘川很心疼他,三生安慰道。

    “儿子,你饿不饿,这么久没有吃东西,肯定饿了吧,我带你去吃东西。”要知道三生以往三天两头的喊饿,如今在三生石里一点动静儿也没有的呆了那么长的时间,忘川想着肯定是要吃东西的。

    “娘亲,三生现在吃不了东西。”三生有些沮丧的开口,他现在根本不是实体,没有办法吃东西。

    “那你什么时候能吃东西?要不你先吸两口?”忘川伸出自己的胳膊凑到三生面前。吃不了东西吸她两口鬼气会不会好点?

    “不要,娘亲,三生很厉害,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三生摇头道。

    娘亲也受了伤,娘亲受的伤比他重多了,他亲眼看见娘亲受苦,差点就死点了,娘亲要好好养,他不能吸娘亲的鬼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