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03章 黑心花不吃鬼
    “儿子,我有个东西给你,你不吸,你就抱着它,身体会好得快一些。”忘川突然想起来对着三生说道。

    “什么东西?”三生疑惑,娘亲有什么东西他是知道的,他不记得娘亲有什么东西啊。难道娘亲说的是那个铃铛?

    忘川一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忘川神神秘秘的抱着三生回到她睡觉的地方。

    “儿子,你先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拿。”忘川将三生石放在河沙上,转身就弯着腰在她平日里睡觉的河沙堆里一阵翻找。

    忘川在沙堆里翻找,一路跟着来花倾落和书生张也在旁边。书生张倒是一脸的平静,不过花倾落却是好奇,这色鬼不会真有什么宝贝吧?

    花倾落想到忘川先前受的伤比他严重多了,但是半个月的时间就生龙活虎的,看不出一点受伤的模样,反倒是他前前后后的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只是恢复了一两层的功力。如今想来这色鬼的确是有些不合常理的恢复力,或许还真是有什么东西,所有她才能恢复这么快。

    “找到了,儿子。”忘川一阵翻找终于从沙堆里刨出来一个黑漆漆的东西。

    忘川高兴的将手里的东西递到三生手里,“儿子,你拿着它睡觉,身体好得快。”

    “娘亲,这是什么?”三生将那黑漆漆的东西拿在手里,瞬间一股暖洋洋的气息包裹着他全身,很是舒服。

    “我也不知道。”忘川摇头。她醒来就发现手里握着这个东西,后来她发现握着这个东西浑身暖阳阳的很舒服,身体也恢复得快,所有她就把这黑漆漆的东西埋在了她睡的沙堆里。

    三生手里的东西书生张是见过的,当初他带大人他们回来时,这东西就握在大人手里,他也没有多在意。如今听大人这么说,这东西还是个宝贝啊。

    当然,这东西花倾落自然也是见过的,不仅见过,他还知道是什么。因为就是这个东西害得他伤上加伤被打得变回原形

    三生手里拿的正是他一直想要得到却碰不得的震天弓,只是如今被三生握在手里的震天弓并不是原本的样子,而是被那个白衣男子封印了之后的模样。普通得就像一堆漆黑的废铁,毫不起眼。

    花倾落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这几人只怕还不知道这漆黑的如同废铁一样的弓是震天弓吧。那他就可以找机会把震天弓拿到手。

    “大人,小的看这东西似乎和猎人打猎用的差不多。”书生张脸上堆着笑道。

    “打猎?”忘川看向书生张。

    知道忘川对凡间的东西不熟悉,书生张立马解释道:“凡人会去山林里捉些飞禽走兽小动物什么的拿来做食物,或者贩卖,用的武器与小大人手中的差不多,好像叫弓弩吧。”

    “那你知道这东西怎么用?”忘川将震天弓拿在手里看了看,这东西弯弯曲曲的,实在看不出来怎么用。

    “这弓弩缺了弦,要装上弦,然后用削尖了的小木棍放在上面,对着飞鸟一射,小的见那些打猎的就是这么做的。”书生张比划得很详细。

    忘川拿着震天弓又瞅了瞅,扭头对三生道:“儿子,等你能吃东西了,我就去给你打猎来吃怎么样?你想吃什么?”

    “烤鸡,吃烤鸡,三生好久没有吃烤鸡了。”三生兴奋的说道。

    “好,等你好了,我就给你射只鸡来吃。”忘川笑着答应道。

    花倾落看着这对母子在那里视若无人的讨论着用震天弓来射野鸡,那可是上古神器,用来射野鸡简直是糟蹋。

    花倾落实在是看不下去,“那把弓是用来射太阳的。”

    “射太阳?为什么要射太阳?”忘川转头看向花倾落,不明白为什么花倾落会这么说。

    花倾落抽了抽嘴角,他怎么知道为什么?反正传说是这么说的,震天弓乃是因为射下了九日而威震六界。至于这些传说太过遥远,没有人只知道是不是真有其事。

    不过震天弓是上古神器,威力无边倒是真的。拥有了震天弓,即便是六界也要掂量掂量。可见其威慑力之大。

    “没有为什么。”花倾落生硬的开口,别开眼不去看忘川。

    这色鬼什么都不懂,还那么多问题,偏偏每次还露出那种懵懂纯真的表情,也不看看自己多大把年纪了,当自己是个小姑娘吗?

    “没有为什么啊,那干嘛要射太阳?”忘川皱着眉抬头看了看天空上高挂的太阳,太阳多好啊,暖和。

    忘川想了想,突然扭头对着三生说:“儿子,咱不射太阳,射月亮吧。”

    “好,射月亮,娘亲不喜欢月亮,把月亮射下来,娘亲晚上就可以出去陪三生玩了。”三生高兴的说道。

    这对母子简直……花倾落看着兴奋的母子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这对母子。

    射月亮?还真是好想法,月亮是想射就能射得下来的?再说,他都怀疑这母子能拉开这震天弓不。如今这震天弓被封印着,根本无法发挥威力,射射他们先前所说的野鸡还差不多。

    “书生张,你去准备你说的那个什么弦和削尖了的小木棍,等到晚上我们去射月亮。”忘川向来想到什么事立马就去做,平日里实在无聊得紧,今日难得找到这么一个有趣的事,还是她喜欢的,自然要立马去做。

    “啊,大人,您真的打算射月亮啊?”书生张不可思议的望着忘川。

    “对啊,把月亮射下来。”忘川肯定的回道。

    “可,可大人,这个小木棍怕是不行吧?”书生张委婉的说道。

    这月亮在天上挂着已经不知道多少岁月了,射下来,书生张觉得忘川是在说笑。哪那么容易,而且要是没了月亮,妖和鬼该如何生存?要知道吸收了月亮的精华才能增强妖的妖力和鬼的鬼气。

    “不行吗?那用什么行?”忘川问。

    书生张有些苦笑不得,大人这是还真当真有这打算啊,用什么行?他一个小鬼哪里知道。

    “小的不知。”书生张摇摇头。

    “哦,不知道啊!”忘川有些失望,也不知道就这样能不能将月亮射下来。

    “大人,那个东西能给小的看看么?”书生张先前听到忘川说那个铁疙瘩能让小大人的伤快些好起来,想来是个宝贝,他也很好奇,想要看看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忘川爽快的将震天弓给了书生张,书生张小心翼翼的将震天弓接了过来,瞬间一股暖流划过他的身体,暖融融的让他很舒服。

    果然是宝贝!书生张仔细的盯着震天弓瞧,虽然震天弓被封印,弓身变得普通。但是书生张却隐约瞧见震天弓的弓身闪过一道细微的红光,他以为自己眼花,因为待他再次看时,震天弓安静的躺在他手里,没有一丝变化。

    花倾落见书生张都能触碰震天弓,心中一喜,震天弓被封印了,既然连书生张那只胆小鬼都能碰,那么他要从这只色鬼那里拿到震天弓就更容易了。

    花倾落走到书生张面前,开口道:“给我看看!”

    说完花倾落直接伸手去拿震天弓,手指刚触碰到震天弓的弓身,砰的一下再次被震飞出去。

    书生张愣愣的看了看震天弓又看了看整个人躺在河沙之中的花倾落,一时慌乱不已。

    他什么都没做,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位祖宗怎么就飞了出去?不管他的事啊,书生张心在打颤,虽然他知道不是他,可这位祖宗的确是在他面前飞出去的。要是这位祖宗拿他出气,他可真是冤啊。

    书生张急急忙忙的跑到花倾落旁边,伸手想要将他扶起来。

    花倾落伤刚好了一点,这一下让他脸色又有些发白。花倾落见书生张手里拿着震天弓急忙喝道:“滚开,别碰我!”

    书生张手一缩,退后了几步,离得花倾落远了些,心里是有苦不能言。

    “小的,不,不是小的。”书生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位祖宗对他发脾气显然是把这笔账算在了他头上。

    可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阴这位啊,再说了他也没这本事不是吗?

    花倾落此刻也没心情去理会书生张,心中那叫一个气。明明震天弓被封印了不是吗?为什么还是碰不了。

    当然如果都没办法碰,或许花倾落心情会好点,偏偏只有他一个人不能碰,忘川,三生就连书生张那只没用的胆小鬼拿着震天弓都没有事,一点让花倾落心里气不过。

    花倾落恼火的从地上起身,黑着脸将自己整理干净。盯着书生张手里的震天弓,眼中满是怒气。

    书生张并不知道花倾落看的是他手里的震天弓,自然以为花倾落眼中的怒火是冲着他的。

    “饶,饶命!”书生张吓得直接跪倒在地。

    忘川更是不明所以,不知道为什么花倾落会飞出去,更不知道书生张瑟瑟发抖的求饶是为了什么。

    不过她已经把书生张当做是“自己人”,虽然不至于像三生一般,但是看见“自己人”在她面前如此瑟瑟发抖的对着另外一个人求饶,忘川很是不快。

    “黑心花,你做什么吓他?”忘川不悦的对着花倾落道。

    花倾落受到忘川无端的指责,心里更是郁猝,他什么时候吓这只胆小鬼了?这只胆小鬼自己胆子小要跪地求饶,关他什么事。

    不过花倾落又不是那种受了冤枉会委屈或者解释的人。

    “吓他?你怎么不说他胆子小呢?”花倾落淡淡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书生张,讽刺的开口。

    若是换一个人听到花倾落如此看不起“自己人”定然会跟花倾落争个一二三。

    然而,忘川想法简单,也不乐意过多的去揣度,所以花倾落这话一出,她一愣,觉得是这个理儿。那就是书生张胆子太小了。

    平日里在她和三生面前也是唯唯诺诺的生怕说错话,活得小心翼翼的。忘川现在才觉得或许应该让书生张胆子大些,不然动不动的就被吓得发抖跪地求饶多不好。

    “书生张,你胆子这么小做什么?敢紧起来。”忘川转身俯视着书生张道。

    花倾落没有发话,书生张提心吊胆的不敢起来,只得硬着头皮道:“小,小的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让你起来就起来,难不成黑心花还能把你吃了不成?有我在呢。”忘川上前一把将书生张从地上拽了起来。

    忘川原本也没有其他的意思,不过这话在花倾落听来就像是在警告他,只要有她忘川在,就别想欺负书生张。

    花倾落何时被人如此明目张胆的警告过?自然心中不忿有之,愤怒有之。但是花倾落不是一个冲动之人,他虽然行事张狂,桀骜不羁,但是他一向不冲动。

    所以,现在即便在他心里积压了无数的怒火,可他依旧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

    如今他还想着将忘川娶了,自然不会跟忘川闹翻,如今他得留个好印象,至少不能让关系恶劣下去。其次,他一直想要拿到手的震天弓还在忘川手中,他想要从忘川手里拿震天弓,就更不能跟忘川关系闹僵。

    花倾落笑了笑,笑得极其妖娆,像一朵带了剧毒的蔷薇。

    “是呢,我又不吃人,哦,不对,我又不吃鬼,你这么怕我做什么?”花倾落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话听进书生张耳朵里,那是心里的害怕又多了几分,这位祖宗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的生气。虽然现在不会拿他如何,可是,要是这位祖宗想要收拾他,那就是动动小指头的事。

    “对啊,书生张,你看黑心花都说了他不吃鬼的,你别怕。”忘川见书生张身体还是不住的发抖出声安慰道。

    这次轮到书生张心里憋屈有苦说不出,大人的本事的确是不用怕这位祖宗,可他不一样,如今大人在这里那位自然不会对他如何,可是大人并不是时时刻刻的在啊,等到大人不在或者睡觉的时候,那受苦的就是他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