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04章 长期饭票
    有了震天弓,三生没过多久又生龙活虎的。忘川与三生的伤基本已经好得差不多,只有花倾落,虽然他能化作人形,但是受的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为此他天天都在练功疗伤。

    忘川也知道花倾落的伤没有好,好歹花倾落也算是三生的救命恩人,等到三生不需要用震天弓了,忘川拿着震天弓亲自去到花倾落那里。想好心的把震天弓给花倾落,希望能让花倾落的伤能早日好起来。

    花倾落见到震天弓,心里明明想要,偏偏他碰不得,那叫一个憋屈。这可是送上门的好机会,让他就这么放过,花倾落很是郁闷。

    只能想着等他伤好了恢复了,再去拿震天弓,反正只要知道震天弓在忘川手里,这就比较好办。

    当然在花倾落看来还有一个最好的法子,毕竟他是要娶忘川的,这事他没忘。只要他娶了忘川,那震天弓不就是他的了?有了这个认知,花倾落也不急,专心致志疗伤。在他心里已经给忘川贴了一个属于他的标签,忘川已经是他的“所有物”了,当然这是花倾落一厢情愿的想法。

    三生的伤好了,忘川就开始催促书生张张罗这抛绣球的事了,给三生找一个“长期饭票”这是件大事,也是一件忘川很急的事。因为找到了这个“长期饭票”她就再也不用为银子忧心了。

    书生张也是个有办法,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一个绣球,绣球用的是七彩的丝线,很是漂亮,每个棱角上还挂了一个小巧精致的银铃铛,移动着绣球,那些个银铃铛会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大人,您看这个绣球您可还满意?”书生张献宝似的将绣球递到忘川面前。

    忘川拿着绣球瞧了瞧很是欢喜,“这就是你说的绣球?真漂亮。”

    见忘川满意,书生张惨白的脸裂出一个笑容,大人满意就好,也不枉他把整个小镇都寻遍了才在城中一家大户人家之中将这个绣球给偷了出来。

    大人要抛绣球选夫君,虽说那位祖宗早已有打算,但是也得办得热热闹闹的。他这些日子也没闲着,打听了好久才知道镇子上有户大户人家准备给自己的女儿找个上门女婿。因为是大户人家,家里不缺钱,自己又是独女,所有才萌生了抛绣球招女婿的想法。

    这日子就定在这月中十六,书生张偷了人家的绣球,还想着在同一天让大人跟那家小姐一同抛绣球。书生张想过,他们是鬼,自己是不好召集人办这么一个招亲大会的,借助别人的是最好的。

    反正他们是鬼,只要不让凡人看见他们,借着那位抛绣球姑娘的地方,再抛个绣球,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等到大人选中了满意的人,再使个法子将人给带回来,这事也算成了。

    “书生张,我们什么时候抛绣球?”忘川拿着绣球迫不及待的问道。

    书生张笑着道:“大人,小的算过了,这个月十六是个良辰吉日,按照凡间的说法,那天诸事皆宜,是个嫁娶选婿的好日子。”

    忘川倒是没有去注意书生张说的什么诸事皆宜什么的,只听见了这个月十六,也就是说等到这个月十六,她就能给三生找个“长期饭票”了。

    “今天几号?”忘川问道。她不会算日子,更不知道这凡间是怎么算日子的。

    “十四。”书生张答道。

    “那就是后天对么?好好好,我得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三生。”忘川高兴的说道。

    书生张立即拦着忘川,“大人,先,先不告诉小大人吧,等事儿成了,再给小大人一个惊喜,小大人一定会很高兴的。”

    可不能让大人现在就告诉小大人,要是小大人知道了,这事儿只怕就悬了。

    以小大人的性子定然不会同意,小大人可不像大人一般什么都不懂。

    前段时间他常常带着小大人去镇上买吃的,小大人喜欢听酒楼的说书先生说书。这凡间很多的事,不仅他知道,小大人也知道。

    若是小大人知道这抛绣球是为了给大人找个夫君,小大人或许不明白抛绣球是什么意思,可夫君他却是懂的。

    有一次他还听到小大人嘀咕着想要带着大人去找爹爹,所以这事绝对不能让小大人知道。

    忘川听完书生张的话,觉得书生张说得对,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等完了再告诉三生,也算给三生一个惊喜。三生知道肯定会很开心的。

    “好,那就等抛完了再告诉三生好了。”忘川将绣球拿在手里又看了看,真好看!

    书生张瞅了忘川手里的绣球,唉,他可真是操碎了心。也不知道等小大人知道真相后会怎么样?只怕会找他闹上一场。不过好在小大人不像大人和那位祖宗,只要好好哄哄小大人估计这事也就算过去了。至少小大人发脾气不至于要他命不是?

    确定了日子,书生张又单独的将时间地点告诉了花倾落,他不知道花倾落打算怎么做,他也不想再参合了。他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看缘分了。

    时间一晃而过,十六已经到了。

    忘川因为高兴早早就起了,听了书生张的话把自己打扮了一番,穿了一身书生张早已准备好的衣裙。

    白色的纱裙穿在忘川身上,再加上忘川那一副绝美的容颜,竟看起来像九天仙女下凡。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散落着,纱裙轻扬,如梦如幻,飘渺似仙。

    忘川自从醒来后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身体也不像之前那般“漏水”了。连身上的鬼气也安静的沉寂在她身体里,不再像之前那般扩散出来,老远就能感觉到浓厚的鬼气。

    “哇,娘亲好漂亮!”三生跑过来赞美道。

    “漂亮么?”忘川第一次穿这种凡人的衣服,总感觉有些别扭,伸手扯了扯衣裙。

    “嗯,漂亮,比三生见过的所有女鬼都要漂亮。”三生没有见过仙女,但是他见过不少从他身边路过的女鬼。而且不少的女鬼都穿着白色的衣裙,可他觉得只有娘亲穿着最好看。而且穿起来的感觉和那些女鬼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

    “嗯,三生说漂亮,那就是漂亮。”忘川摸了摸三生的小脑袋,眉眼弯弯的笑了笑。

    “娘亲,你穿这么漂亮是要去哪儿吗?”三生仰着脑袋问道。

    “是啊,今天是个好日子,我要去……”忘川正要说话,书生张开口道:“大人要陪小大人出去玩,所以才穿这么漂亮呢。”

    “是么?娘亲,你真的要陪三生出去玩?”三生睁着亮晶晶的眸子期盼的望着忘川。

    忘川点点头,“今天天气好,我们出去玩。”

    三生高兴的围着忘川转圈,兴高采烈的叫道:“娘亲要陪三生出去玩,娘亲要陪三生出去玩了。”

    要知道自从来到凡间之后,娘亲从来没有陪他出去玩过。先前娘亲晚上带他去镇上是为了给他找吃的,后来有了书生张。娘亲就再也没有陪他出去过,都是书生张带他出去玩。

    娘亲不喜欢月亮,夜里鲜少出去,白日里又因为身体漏水的原因不愿意出去,怕吓到镇上的凡人。

    如今娘亲说玩带他出去玩,他自然是很高兴。

    “小大人,小的也给您准备了衣服,您换上吧。”书生张说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衣服递到三生面前。

    “我也有?”三生好奇的将衣服拿起来,接着就嘟着嘴道:“娘亲的好看,三生的不好看。”

    书生张笑道:“小大人穿上就好看了,小大人要是不信,试试就知道小的没有骗您。”

    小大人是个男孩,男孩子的衣服本就没有姑娘的那般精致,样式也简单。可是这凡人的衣服本就是这样,总不能让小大人穿姑娘的衣服吧?

    “好吧,那我试试!”三生勉强同意。

    书生张帮三生将衣服穿在身上,三生扭捏的仰起脑袋,“娘亲,好看吗?”

    虽说这衣服样式简单,可穿在三生身上让三生看起来像个漂亮的小公子哥。粉堆玉琢似的可爱极了!

    “好看!”忘川忍不住伸手在三生粉嫩的小脸蛋上轻轻捏了捏。

    “真的好看?娘亲你没骗三生?”三生怀疑道。他觉得这衣服没有娘亲的好看,肯定没有娘亲那般漂亮,或许娘亲是哄他的。

    “真的好看,三生是最好看的!”忘川抱起三生在三生脸蛋上亲了一口。

    三生小脸蛋一红,扭头也在等忘川脸颊上亲了一口。

    “三生最爱娘亲了。”三生小脸红扑扑的说道。

    “嗯,我也最喜欢三生。”忘川摸了摸三生的小脑袋。

    三生握了握小拳头,他一定要赶快找到爹爹,这样他们一家就可以团聚了。明明先前在山寨娘亲受伤的时候爹爹出现了,可为什么爹爹没有跟他和娘亲一起回来?他问过黑心花知道爹爹去哪里了吗?可黑心花不告诉他,只说不知道,而且脸还黑黑的不让他把这件事告诉娘亲。

    他怎么可能听这朵黑心花的话,他本来打算告诉娘亲的,可是他想了想觉得还是等过段时间,看爹爹会不会来找他们,如果爹爹来找他们了,就可以给娘亲一个惊喜。

    “走,我们出去玩。”忘川说道。

    书生张领着忘川和三生往镇上走,边走边对着忘川说道:“大人,一会儿那位姑娘会在镇上最大的酒楼上抛绣球,咱们等她抛了之后也上去抛,到时候大人只需要将绣球往楼下一扔就可以了。”

    忘川点点头,“好。”

    “娘亲,你们在说什么?”三生听不懂书生张跟忘川在说什么,开口问道。

    忘川也不解释,“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走儿子,你想吃什么,娘亲带你去吃。”

    “好耶,去吃好吃的,三生要吃烤鸭,烧鹅,哦,还有最好吃的红烧肉。”三生兴奋得手舞足蹈。

    “好,我们去吃红烧肉,书生张你带路。”忘川身上有银子,是上次从山寨络腮胡子那里得来的。

    说到上次去抢劫,她完全不记得拿到银子之后的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受伤?她只记得络腮胡子领着她去拿了银子,再然后发生了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问了书生张,书生张只说去时,她已经昏迷不醒了,费了一番功夫将她,三生和黑心花带了回来。

    她也去问过黑心花,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连他都受了那么重的伤,黑心花看着她淡淡的问了一句,“你真的不记得了?”

    然后得知她什么都不记得,很是平淡的说了一句,我也不记得了。

    她觉得黑心花肯定是知道的,哪有这么巧的事,大家都不记得。可是她的确是没有一点记忆,不过她从来不想花精力为这种事伤脑筋,不记得就算了,她也懒得想。

    “咦,对了,黑心花呢?”忘川这才想起那个喜欢跟在他们身后看热闹的花倾落这次竟然没有跟来。

    “他不来正好,才不要他跟来,就知道欺负三生。”三生嘟着嘴说道。三生一向与花倾落不对盘,从最初被花倾落威胁,到后来在山寨又被花倾落困在结界里不让他救娘亲。他与花倾落间的梁子算是结大了,要不是娘亲说那朵黑心花是救命恩人,要报恩,他才不会让那朵黑心花再跟着他们。

    书生张摇摇头,“小的也不知,一早就不见了,许是有什么事吧。”

    其实书生张是知道的,只是这事不能让大人知道,那位是准备去抢绣球的,自然是不能跟着一起去。不过他也不清楚那位准备怎么抢绣球,其实他还是很好奇,毕竟那位不是寻常人,如今让他跟一群凡人抢绣球会是个什么情形,书生张实在是想不出来。

    或许真有什么事吧,忘川觉得黑心花这几日有些不正常,主要是每次见面看她的眼神很是奇怪,但是具体哪里奇怪她也说不上来。总之,就是让她觉得怪怪的。

    她还想着黑心花似乎比他们懂得多,想着让他帮她选选,选个银子多的夫君,既然不在也只能作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