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05章 糖葫芦
    时间尚早,酒足饭饱后,忘川带着三生在街上闲逛。

    到了镇上的时候,书生张让忘川用一块白色纱巾遮面,说是抛绣球的姑娘都有这么一个规矩。

    当然,这规矩是书生张说的,事实上,因为忘川那倾世的容颜若是被那些个凡人看见,定然会引起围观。如此,书生张才让忘川戴着面纱遮挡一二,不至于如此招摇。

    即便忘川戴着面纱,只她那一身飘飘似仙的身姿,以及那双灵动清澈的眼眸,依旧引来路人的目光。

    忘川知道自己不是凡人,与这些凡人有区别,所有当那些凡人用惊艳的眼神看着她时,她只觉得是不是那些人发现了她不是寻常人,才会投以这种奇怪的目光。

    不过那些人也只是呆呆的在一旁盯着她瞧,并没有驱赶她的意思。忘川心里已经很高兴了,是不是以后她经常出来走走,这些凡人就不会再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能把她当作常人看待?

    忘川越想越觉得这想法不错,等以后这镇上的凡人接受她了,她就可以不用在住在河里了,她就带着三生住在这镇上。

    “书生张,以后我要多出来走走,带着三生。”忘川高兴的扭头对着书生张说道。

    书生张一愣,不明白为什么忘川突然那么高兴,不过大人高兴,他自然高兴。

    “好,等大人想和小大人出来玩了,小的提前准备。”书生张恭敬的回道。

    “娘亲,三生要吃糖葫芦。”三生指着扛着糖葫芦的小老头说道。

    “糖葫芦?”忘川顺着三生指的方向看去,看到那红红的一串串的糖葫芦插在稻草靶子上。

    忘川走了过去,站在小老头面前,指着糖葫芦道:“我儿子要吃这个。”

    小老头满脸堆笑,脸上的折子都一道一道的,从稻草靶子上取了一支糖葫芦下来,“小公子拿好,老头家的糖葫芦都是自己做的可甜了。”

    忘川摸了一块银锭子递给小老头,拿东西是要给银子的。

    小老头看着面前的银子,为难道:“哎呦,夫人,这,这,小老儿没有银子换给夫人。”

    书生张上前将银子拿了回来,再从兜里摸出几个铜板递给小老头。

    “咦,书生张,你给他什么?他都没有要银子就走了?”忘川并不太清楚这凡间的银钱分类,在她的认知里只有银子才能换吃的,可刚刚书生张拿了几个东西,那个人就走了。

    “大人,那是铜钱,跟银子一样可以换东西,只是比银子能换的东西少一些。”书生张解释道。

    “那为什么我给他银子,他不要?”忘川想起刚才她拿银子给那个老头时,老头为难的模样。

    “他不是不要,只是没有银钱换给大人,一串糖葫芦只需要几个铜板就够了,大人您给他一锭银子是多的,他得把多余的还给您,但是他又没有那么多钱,所有才会为难。”书生张一点一点的解释道。

    忘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凡间的规矩还真多。

    “娘亲,你尝尝,很甜的。”三生将手里的糖葫芦伸到忘川面前仰着头说道。

    忘川看了看红艳艳的糖葫芦,她不饿没有吃过凡间的食物,也没有想过要吃凡间的食物。她赚银子是为了买来给三生吃。

    “我不饿,三生吃吧。”忘川摸了摸三生的脑袋,眼中含着笑意。

    “娘亲,你尝一颗,真的很好吃,你一定会喜欢的。”三生期待的看着忘川,极力推荐着自己手里的糖葫芦。

    忘川不忍弗了三生的好意,低头咬了一颗糖葫芦,一股香甜的味道弥漫在她口中。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这种味道,这就是甜?忘川无意识的将糖葫芦咬破,一股酸涩的味道散开。忘川皱了皱眉想要将口中的糖葫芦吐出来。

    但是三生一直看着她,忘川只得又嚼了嚼忍住口中的酸涩之感,这一嚼,她突然觉得这种酸涩的味道似乎混着香甜变的很好吃。

    似乎凡间的食物也不错,忘川将冰糖葫芦咽下,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娘亲,怎么样?好吃吗?”三生期待的看着忘川。

    忘川点点头,“嗯,很好吃。”

    得到了忘川的肯定,三生才心满意足的低头吃糖葫芦。

    “走,快走,林家小姐要抛绣球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街上的人大多往一个方向跑去。

    书生张一听对着忘川道:“大人,快到时间了,我们也去吧。”

    “娘亲,我们去哪儿?”三生嘴里含着糖葫芦道。

    “去抛绣球。”忘川回道。

    三生眨吧眨吧眼睛,不明白,不过既然娘亲说去,那就去。

    三人敢到镇上最大的酒楼,此时酒楼上张灯结彩,挂满了红绸做的大红花,到处都红彤彤的很是喜庆。

    酒楼下已经围满了许多的人,想必这镇上大半的人都到了,密密麻麻的人挤人。

    林家老爷站在酒楼上,“今天小女抛绣球选亲,感谢大家到来,不论今天是谁抢到绣球都是我林家的乘龙快婿,以后林家就由我这未来的乘龙快婿继承。当然,这要求是抢绣球的必须是未娶亲之人,身无残疾,年龄十八至二十八。”

    这话一出,楼下的人立即沸腾了,林家老爷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只要抢到绣球就是林家的乘龙快婿,主要是林家的家产啊,都会交给这位乘龙快婿。林家可是镇上的大户人家,这家财够穷苦的人用好几辈子了,可想而知林家老爷开出这个条件多么诱人。

    而且听说林家小姐长得美若天仙,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是有名的才女。只是林家家教深严,林家小姐又深居简出鲜少露面,故而虽然名声在外,可见过林家小姐真容的人根本没有几个。

    至于这长相也是一传十,十传百的,不知是谁传出来的,总之镇上的人都这么说。

    “娘亲,好多人,他们都是来抢绣球去当乘龙快婿的?”三生一口咬掉最后一颗糖葫芦。

    “嗯,应该是!”忘川点点头,心里却是很诧异,抛绣球会有这么多人抢?这些人难道都是银子多了没处用,来当“长期饭票”的?

    那她能不能多抛几个绣球?多选几个“长期饭票”?这样万一一个没银子还有其他的人不是吗?

    忘川有点遗憾,早知道就让书生张多准备几个绣球了,这也也可以多带几个“长期饭票”回去。

    书生张东张西望,心不在焉的看着四周。也不知是因为人太多,还是他没看仔细。书生张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花倾落。

    他早就把时间地点告诉了那位祖宗,到现在他都没见到人,难道那位祖宗想通了?放弃了?

    当然要是真的是这样,他就放心了。要是最后绣球真的被那位抢去了,大人可就得嫁给那位了。

    酒楼上,林家老爷继续说道:“接下来,由小女亲自抛绣球,各位符合条件的注意了。”

    接着一袭粉色衣裙的女子款款而来,面上与忘川一般戴着面纱,头上的金步摇随着女子走动发出清脆的声音。声音悦耳,忘川抬头看去,发现女子头上的金步摇上挂着几个小银铃,难怪她会觉得这声音在哪里听过。可不就是书生张给她的绣球发出的声音一样么?

    女子额间画了一朵梅花,面纱覆面,梅花红艳,眼波流转,只这一眼便坐实了传闻林家之女美若天仙。

    楼下的人一个个都看直了,如此美娇娘,再配上林家家财万贯,哪怕是倒插门也是愿意的。

    符合条件的男子一个个盯着楼上的林家小姐跃跃欲试,都等着林家小姐把绣球抛下来,好去争抢。

    林家小姐平淡的扫了楼下挤满了的男子,似乎并没有过多的反应,丫鬟将绣球递了过来,林家小姐伸手将绣球拿起。纤纤素手,肌肤赛雪。

    “大人,你仔细看了,等会儿你就像楼上那位姑娘一样将绣球抛下去,抛给你看中的人就可以了。”书生张指了指酒楼上站着的林家小姐。

    果然,看到林家小姐举起了绣球,楼下的人再次沸腾了起来,一个两个举起了手,随时准备接绣球。

    林家小姐拿起绣球在手中摇了摇,然后轻轻一扔,绣球发出清脆的声音从楼上落了下来。楼下的人你推我挤的去抢那个绣球,绣球在人群中抛来抛去,每个人都争先恐后,生怕绣球落到了他人之手。

    花倾落早就到了,只是躲在角落里没有现身而已。为了不被人认出来,还特地乔装打扮了一番,使他自己看起来就像个寻常男子。毕竟在这种场合跟一群凡人这样你推我挤到抢绣球太丢人,花倾落打算等会儿忘川一丢绣球,他就暗中做点小手脚让绣球自动落到他手里。

    忘川看着大家都去抢林家小姐的绣球,想着自己肩上可是肩负着寻找“长期饭票”的重任。要是等这林家小姐扔完了她再扔,万一最好的那个“长期饭票”被这林家小姐给挑走了可怎么办?

    不行,她得现在就扔!她得选中最好的那个“长期饭票”。

    忘川也顾不得其他,直接飞身飘上了酒楼。忘川本就穿着一身白衣,这一飘上酒楼飘逸轻盈,立即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仙女,仙女下凡了。”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楼下你推我攘的人都停了下来,一个个都往酒楼上看。

    林家小姐本就是个美人,可是跟忘川比起来立分高下,同样是带着面纱,忘川一身白衣更是不染纤尘,再加上忘川本身就有一股纯洁出尘的气质,还有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让忘川看起来就是误入凡尘的仙子。

    忘川突然飞上了酒楼,不仅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更是将在楼上的林家人吓到了,不论是谁,突然冒出一个人来都会被吓到。

    等到林家老爷反应过来,立即喝道:“你是谁?”

    林家老爷虽然也被忘川的气质怔了一怔,可他毕竟不是毛头小子,更清楚的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这样一个人冒出来,无疑是打乱了他宝贝女儿选夫婿。

    忘川回头看向林家老爷,“你是在跟我说话?”

    “不是说你还有谁?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丫头片子,敢来捣乱。”林家老爷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

    第一次有人跟忘川说话,还是特地跟她说话,这让忘川很高兴。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以后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我不叫丫头片子,我叫忘川,我也不是来捣乱的,我是来抛绣球的。”忘川第一次如此热情的对着一个凡人说话,怕林家老爷不信,还特地将书生张给她准备的绣球拿了出来。

    “瞧,你看,我也是来抛绣球的。”忘川将绣球在林家老爷面前晃了晃,绣球上的银铃铛随着忘川的晃动发出清越的声音。

    “那是小姐丢失的绣球。”站在林家小姐旁的一个丫鬟看到忘川手中的绣球惊呼道。

    “你说什么?那是小姐丢失的?”林家老爷大声问道。

    小丫鬟肯定的点点头,“老爷那就是小姐前几天丢失的,那绣球上的银铃铛还是我陪小姐挑的,与小姐头上的步摇是一样的。”

    “好啊,还敢说不是来捣乱的,偷了我女儿的绣球还敢来这里捣乱,来人给我把这个女贼抓起来。”林家老爷生气的吼道。

    然而,林家老爷这一吼,并没有家丁上前来抓人,因为在忘川飘上酒楼时,那些个家丁与楼下抢绣球的一个两个都看呆了根本没有人听见林家老爷在吼什么。

    虽然家丁们没有听见林家老爷的话,忘川却是听得清楚。毕竟,忘川觉得林家老爷是第一个跟她说话的凡人,自然很认真的听林家老爷说话。

    不过为什么这人看起来那么生气?还口口声声的说她是来捣乱的?忘川再次声明道:“我是来抛绣球的,不是来捣乱的。”

    “绣球都准备好了,真的不是来捣乱的。”忘川不厌其烦的纠正道。她想给这个第一个跟她说话的凡人留个好印象,这样以后也可以跟他再说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