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07章 他是我夫君
    家丁们齐齐上去想要抓住忘川,忘川轻轻的挥了挥手,她知道这些凡人很弱,像瓷娃娃一样,容易碰坏了。所以,忘川力道很轻的挥了挥手。

    忘川实在是太高估了这些凡人的承受力,在她看来轻轻的挥手直接把几个家丁掀飞了出去,直接摔在地上口吐鲜血不省人事。

    “这么弱么?早知道就再轻点了。”忘川盯着那几个被她甩飞出去的家丁,小声的嘀咕道。

    忘川点点头,记在了心里。下次再跟凡人打架得再轻点,轻轻的,不然会打伤的。

    忘川这一出手,围着的人都缩了缩脖子退后一步,仙女武功太好了,脾气不好,惹不得。

    至于一直嚷嚷着要抓住忘川的林家老爷见此场景则退后一步,差点跌倒在地。

    这个小镇一向嫌少有打架斗殴的事,镇上都是些普通老百姓,见过武功高强的人也不多,突然冒出个像忘川这样一挥手就把人给打晕了的甚是少见。

    林家老爷只是个普通的商人,哪里见过如此丈势,所以顿时奄了气焰,脸色煞白,眼珠子瞪得老大,惊恐的盯着忘川。生怕忘川冲上来把他也给扇出去。

    “无忧,我们走。”忘川再次说道。

    林家老爷见自己的乘龙快婿就要被忘川这个女贼给带走了,心里一急,拉着无忧的衣角,“你,你不能走。”

    他不能放挑中的乘龙快婿走,这个男子样貌出众,一看就是人中龙凤。这是他女儿的夫婿,不能就这么被人抢走。

    无忧回头淡漠的看着林家老爷。

    林家老爷鼓足了气,为了他女儿的幸福,为了林家,他一定要试一次。

    “你接了我女儿的绣球不能走!”林家老爷说道。

    “你说这个?”无忧看了看手中的绣球问道。他本远远的就看见站在楼上的忘川,突然一个东西砸了过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就是他手里的这个东西。

    林家老爷害怕的看了一眼忘川,见她没有动作,遂大了胆子,“是,就是这个,你接了绣球,你就是我林家的女婿。”

    众目睽睽之下,他就不信这男人还能跟那个女贼跑了。他占理儿,看那女贼还能怎么样。

    “那还给你。”无忧看了看手中的绣球将手里的绣球递给林家老爷。

    林家老爷看见无忧递上来的绣球,气得老脸通红,手指指着无忧不停的颤抖,“你,你,你……”

    他以为是忘川来捣乱要抢走他女儿的夫婿,现在这个接到绣球的男子竟然说要把绣球还给他,就为了这么一个女贼?

    是,这女贼的确样貌出众,可再出众也是个贼,何况还带着个小孩。他的宝贝女儿哪里差了?他林家好说也是这镇上的大户人家,他女儿也是样貌才气样样具备,哪里不如这个来路不明的女贼了?如今这个男人公然大庭广众之下要将绣球奉还,让他女儿怎么办?让他林家如何在这里立足?

    “抛出了绣球从没有还回之说,你既然接了绣球,今日无论如何你也是我林家的女婿。”林家老爷算是豁出去了。

    现在镇上大部分的人都在,若是就这样让这两人走,以后他林家就是这镇上的第一大笑话。

    “他已经答应做我的夫君了。”忘川见林家老爷胡搅蛮缠,誓不罢休的模样,将无忧往自己身后一拉,上前对着林家老爷说道。

    在忘川看来,无忧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就是她的人,她的人被拦下,自然是她来解决。忘川是不愿意动脑子想法子,在她看来,如果这林家老爷坚决不让,那就打一架好了,谁赢了就能带走无忧。

    林家老爷为了林家的颜面也是豁出去了,脸红脖子粗的也不怕忘川把他这把老骨头怎么样。

    “他答应做你夫君,他还接了我女儿绣球呢。”林家老爷扭头看向无忧,“这位公子,做人要讲信,你既然接了我女儿的绣球,按照规矩你就得娶了我女儿。再说了,你还没见过我女儿,我女儿不比这女贼差,只要你娶我女儿,这林家的家产都是你的。”林家老爷劝说道,他就不信,他林家的家产会有人不动心。

    无忧没有说话,倒是忘川恼了,这林家老爷当着她的面想要挖她的人,实在是过分。

    忘川气恼的想要上前,无忧握了握忘川的手,忘川一愣,扭头去看他。无忧眼中带着笑意,看着忘川的眼神中少了一丝冷意,多了一丝温暖。

    无忧走到一个书生面前,开口问道:“你想要这个绣球吗?”

    书生愣了愣,随即点点头,那位书生本就家境贫寒,若是能娶到林家小姐,有了林家的资助他就能去参加科举。他今日来也不过是为了碰碰运气罢了。

    无忧将绣球递给书生,书生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绣球,“真,真的给我?”

    无忧点点头,“你和她是天定姻缘。”

    书生颤抖的接过绣球,一个劲儿的道谢,“谢谢,谢谢。”

    书生拿了绣球高兴的转过头对着人群喊道:“我,我是林家的女婿,我是林家的女婿了。”

    “走吧。”无忧对着忘川说道。

    “娘亲,爹爹,我们回家。”三生拉着无忧的手欢呼道。

    忘川见三生兴奋的模样,眼中染了笑意,嗯,三生很是开心呢!

    “好,我们回家。”

    三人穿过人群消失在街头。

    而林家老爷见到无忧把绣球给了一个落魄的书生,气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林家一团的混乱自然是没人再拦着忘川他们。

    至于花倾落也没有再说话,刚才出来说那么一句话,只是气昏了头。如今这么多人,他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面子。

    绣球在他手里,那只色鬼敢赖账!

    书生张从头到尾的看完了,心里简直是五味成杂。到现在人都走了他也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叫无忧的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小大人叫他爹爹?难道他真的是大人的夫君不成?要是真的是这样,他还怂恿大人来这里抛绣球选夫君,岂不是找死吗?

    书生张觉得自己未来堪忧,前途一片灰暗。

    忘川带着无忧走到河边,“到了。”

    无忧看着涓涓流水的河流,“住河里?”

    “你不能住河里?”忘川一怔,她一直住河里已经习惯了,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不过她见镇上的人都住在一间一间的房子里,她是不是应该给无忧找个房子住?

    可是房子得花银子才有,她没有那么多银子。对了银子,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她今天可是为了找个有银子的夫君才去抛绣球的。

    她只顾着把无忧领着回来,倒是把银子的事给忘记了。

    “你有银子吗?”忘川望向无忧,要是无忧做她的夫君,可是要给她和三生银子花的。

    “银子?”无忧不明白为什么忘川突然说这个。

    忘川从身上掏出一锭银子,“你看,就是这个,你有吗?”

    无忧看着忘川手里的石头,摇摇头,“没有。”

    书生张明明说找个夫君就再也不用担心银子了,以后夫君会给她银子花,为什么无忧没有银子?难道是因为无忧是她从林家小姐手中抢来的?并没有接到她绣球的缘故?

    可是现在她已经说了让无忧做她夫君,总不能反悔吧?她可不是会反悔的人。但是没有银子三生吃什么?可不可以多找几个夫君?

    “没事,爹爹,娘亲可以赚银子。”三生拉着无忧的衣角仰头说道。

    无忧看向忘川,忘川笑了笑,“嗯,没银子没事,我会赚银子。”

    忘川面上在笑,心里却已经开始惆怅,她今日去抛绣球就是指望能找个夫君把银子这事给解决了。现在夫君是找到了,可是找的这个夫君却是个没有银子的。

    无忧点点头,“好!”

    忘川心里一点都觉得不好,赚银子,她去哪里赚银子?她要是那么容易赚银子就不会天天为银子发愁了。

    无忧不住河里,忘川找遍了山头才找到个像样的山洞,让无忧住下。

    山洞离河边并不远,忘川想着今夜还是回河里住比较好,至于为什么比较好,忘川觉得可能是自己住惯了河里,要是住山洞可能会不大习惯。而且河里的沙软,刨坑比较容易,山洞里都是石头不好刨坑。

    三生缠着无忧要与无忧一起睡,留在了山洞。忘川从山洞出来刚走到河边,河边站着一个人影。

    “黑心花,你在这里做什么?”忘川好奇,现在天快黑了,花倾落一个人站在河边干什么?

    “等你!”花倾落回道。

    忘川走上前,不明所以,“等我?等我做什么?”

    花倾落眼神幽深,里面有着不知名的情绪涌动。

    自从他看见忘川牵着那个男子的手离开,他就一直很烦躁,莫名的烦躁。忘川牵着男子手的画面不停的浮现在他面前,让他无法忍受。仿佛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一般。

    花倾落独自回到河里,一直在想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这段时间越来越烦躁,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这种情形,似乎是从忘川“调戏”他之后就一直持续着。

    “你和那个无忧是什么关系?”花倾落开口道。他已经极力让自己冷静了,可是一想到忘川与那个男人牵手的画面他就没办法冷静。

    忘川一愣,什么关系?她也不知道什么关系。不对,他现在算是她夫君,虽然这个夫君没有银子,还得她赚银子养,但是她已经同意了,没得改了。

    “他是我夫君。”忘川回道。

    夫君?花倾落听到夫君两个字再也忍不住,质问道:“他是你夫君,那我算什么?”

    忘川见花倾落发脾气,很是奇怪,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发脾气。

    “你是三生的救命恩人。”忘川如实的回答道。

    救命恩人?花倾落满腔的怒火,这个女鬼“调戏”了他,现在就一句救命恩人就把他打发了?

    好,真是好得很!

    “你就只当我是救命恩人?”花倾落语气轻佻,有些阴阳怪气,显然被忘川那一句救命恩人给气的。

    忘川眨了眨眼睛,不大明白今日这花倾落怎么会如此奇怪。虽然平日里他也没多正常,以看戏为乐,但是今日却是怪异非常。

    不是救命恩人还是什么?忘川皱了皱眉,看着花倾落那双灼灼逼人的眼睛,花倾落的眼睛很好看,但是那双眸子里有着忘川看不懂的东西。

    “每天吃我四个馒头的人?”忘川迟疑的开口。她实在是想不出除了救命恩人还是什么,唯一让她想到的便是当初答应每天给他吃馒头。虽然似乎并不是每天都有馒头,但是这是她能想到唯一与他有关的事了。

    花倾落满腔的怒火顿时化做了满心的无力与挫败。原来在她心中,就是这样看待他的。

    花倾落不死心,好歹他曾经也被无数各色各样的女子追着赶着想得到他的青睐。他不相信在忘川心中他就仅仅是个救命恩人,还是个每天吃她馒头的救命恩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为什么那日她会“调戏”于他?为什么会对他做那样的事?

    “就没有别的吗?”花倾落眼中满是挣扎。

    别的?忘川费劲脑子也没想出个别的什么。她也不是个爱动脑子的人,想不出来的事就不会再想。

    “还有别的什么?”忘川反问道。

    花倾落闭上了眼睛,不知在想什么,久久没有说话。

    忘川静静的看着花倾落,男子闭着眼睛微微仰起头,精致的俊颜有着让人沉醉的魅惑。忘川知道花倾落长得好看,但是平日里他总是躲在一旁看戏让她很是不喜欢。如今这般静静的闭着眼睛,似乎没那么让人讨厌了。

    夕阳西沉,明月初升。

    忘川看着天边缓缓升起的月亮,不喜的皱了皱眉。她不喜欢月亮,月亮出来了,她要回河里了。

    “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回去睡觉了,月亮出来了。”忘川开口有些烦躁道。这心里的烦躁来源于天边那散发着柔和清辉的月亮。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