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09章 只卖笑不卖身
    忘川坐在河边,看着静静流淌的河水,第十四次叹气。

    “唉……”不过几日时间,她从山寨拿回来的银子就用得差不多了。

    其实若是以前只有三生一个人吃,那些银子或许还能多用些时日。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多了一个人,不对,应该说是多了两个人。

    无忧很挑剔,陪三生出去一般的东西,他不会碰,可是却偏偏看了镇上最大酒楼里一两银子一杯的茶。每日都带着三生去听说书先生说书,然后喝上一杯。

    忘川不明白那飘着几片树叶的水有什么好喝的,她很想说要是无忧喜欢喝就喝河里的水好了,要树叶,她给他放一整棵树的树叶在河里行不行?

    可忘川看着每次三生跟着无忧出去回来那开心的模样,就开不了口。

    怎么说无忧也救过三生,不止救过三生,三生还很喜欢他,这个很是“挑剔”的夫君她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若是无忧这一天一两银子的茶也就罢了,花倾落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那日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堆话,嚷嚷着要做她夫君之后。这些日子也不安静的“睡觉”了,天天跟着三生和无忧一同出去,无忧喝一两银子的茶,他就吃一两银子的糕点。

    忘川找花倾落谈过这个一两银子糕点的问题,可花倾落斜着眼睛看着她,阴阳怪气的说道:“无忧是救命恩人,我也是,没道理他好吃好喝的,我就得天天啃你的四个馒头,你就是这么报答救命恩人的?”

    这话说的忘川哑口无言,是呢,好歹花倾落救了三生,这救命之恩大着呢,不能厚此薄彼。

    于是就只能由着花倾落吃那一两银子的糕点。天天这么吃,那银子就跟流水一样往外流,自然如今就显得囊中羞涩了。

    现在没了银子,忘川自然得想法子赚钱。

    “大人,您怎么了?”书生张见忘川一个人蹲在河边唉声叹气的,难道大人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心事?

    忘川正为银子发愁,见到书生张立即拉着书生张道:“你可还有挣银子的法子?”

    听到忘川的话,书生张顿时觉得自己想多了,他还以为这段时间大人心事重重的是以为那两位烦恼呢,结果大人是在为银子发愁。

    不过挣银子的法子是多,可是适合大人的并没有几个,他知道的也不多。书生张摇摇头,“小的也想不到其他法子。”

    挣钱的法子书生张以前给她出过很多,也的确是能挣到银子的。打劫这个法子忘川不再想了,上次打劫三生就受了伤,忘川觉得打劫是个危险的事,还算了。

    至于“卖笑”,忘川觉得这个法子是可以,她现在身体不漏水了,可以不用大晚上的泡在水里,白日里出去或许会有很多有银子的人愿意给她银子。

    事实上忘川也的确这样做了,当然她并没有跟三生,无忧和花倾落提起此事。跟书生张合计着出门“卖笑”挣银子。

    “大人,这个不太好吧?”当忘川把这个想要“重操旧业”的法子告诉书生张时,书生张犹豫的开口。

    以前是因为只有大人和小大人,这卖个笑,只要大人没意见自然没什么问题。可现在不一样,那日那两位剑拔弩张的模样他是瞧见了的。大人去“卖笑”要是被那两位知道了,可就不得了了。估计把他活剥了都有可能。

    但是书生张又不能跟忘川明说,且不说大人能不能明白他的顾虑,他觉得以大人的性子,只怕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照样会去做。

    “没什么不好的,书生张,你知道吗?咱没有银子了,得想办法挣银子。”忘川苦着脸说道。

    “可以用别的法子对吧?”书生张委婉的劝说道。

    “书生张,你说要不我再找个有银子的夫君怎么样?这样就有银子给三生他们花了。”忘川提议道。

    书生张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这怎么可以?有那两位已经是水火不容了,要是再找一个,估计就得乱成一锅粥了。这找夫君的事是万万使不得的。

    “还是卖笑吧。”书生张为了打消忘川再找个夫君的念头,立马说道。

    忘川想着既然书生张都觉得卖笑可以,那就卖笑好了,等实在是挣不了银子之后再考虑重新再找个夫君的事。

    “不过,大人这事最好不要让小大人他们三个知道。”为了保险起见,书生张觉得这事还是保密比较好。

    “好,知道了。”忘川点头表示赞同,没有银子的事还是不要让三生知道了,三生最是懂事的,如果知道没有银子定然会省着花,三生在长身体,得吃好的。

    忘川趁着三生他们出去的日子,跟着书生张准备出去“卖笑”。

    书生张告诉忘川,在镇上有一家酒楼很多漂亮的姑娘都在里面“卖笑”挣银子。忘川与书生张找到了那家酒楼——绿倚楼。这酒楼在一条小巷子里,平时三生他们都是在大街两旁的酒楼吃东西,虽然隔得不远但是却并不会来这里。忘川很是放心,不用担心会被三生知道。

    绿倚楼前挂满了各色的彩带,将整座楼装点得很是漂亮。走到巷子里就能听到丝竹歌声,隐约还能听到女子的笑声。

    “大人就是这里了。”书生张指着绿倚楼说道。

    白日里绿倚楼大门紧闭,忘川上前敲里敲门,里面传来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谁啊,大白天的就敲门。”

    接着大门打开,一个穿着艳丽,浓妆艳抹的女人从屋内走了出来,看见忘川双眼立即一亮,随即道:“姑娘你这是来做什么?”

    忘川皱了皱眉,这个女人身上的脂粉味太重,忘川不太喜欢。不过她是来卖笑的,所以忘川忍着那股刺鼻的脂粉味。

    “我来卖笑。”忘川如是答道。

    女人一愣,随即笑得脸上的白粉都快掉下来了。

    “哟,姑娘可是来对地方了,我这绿倚楼可是这镇上生意最好的,有钱的公子哥儿都爱来,以姑娘的容貌,我保证姑娘一定会大红大紫的。”女人笑眯眯的说道。

    忘川摇头,直接开口道:“我不要大红大紫,我要银子。”

    女人笑道:“姑娘放心,只要姑娘进了我这绿倚楼,想要多少银子都不是问题。”

    多少银子都行?忘川眨了眨眼,“真的多少银子都行?”

    女人朝着忘川甩了甩手中的丝巾,“当然,我不会骗姑娘的。”

    “好,那我就在你这儿卖笑。”忘川一口答应。

    书生张看着那个女人,总觉得这女人不对劲儿,一股子奇怪味道,不过因为她身上的脂粉味太重所以掩盖了。

    “大人,要不咱不进去了吧?”书生张犹豫的开口,他明明先前听说这绿倚楼卖笑的姑娘都挣了不少银子是个好地方。所以他才带大人来的,可是来了他又觉得好像不是他想的那样。

    忘川扭头,一本正经严肃的对着书生张说道:“书生张,你胆子太小了,得练练胆子,知道吗?”

    书生张想给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忘川已经跟着那个脂粉女人进去了。

    唉!不是他胆子太小,是他遇到的都是惹不起的人物,动动小指头都能让他灰飞烟灭,他能怎么办?

    书生张认命的跟着忘川走了进去。绿倚楼里面与外面简直是两个天地。

    外面的小巷幽深,鲜少有人,可这里面绿树成荫,小桥流水,树上挂着五彩的丝带,随风而动,满院子都有一股脂粉味,而且是各种脂粉味混杂。味道浓烈,忘川一进院子就揉了揉鼻子,这刺鼻的脂粉味让她有些不喜。

    “姑娘,你别看现在安静,那是因为姑娘们都还没起来呢,等晚上人可多了呢。不知道姑娘可会些什么?我也好去安排。”脂粉女人笑着问道。

    “会什么?”忘川不明白女人指的是什么。

    “琴棋书画舞,姑娘会其中哪个?”脂粉女人又道。

    琴棋书画?是什么?忘川摇摇头,“不会。”

    脂粉女人一愣,很快又笑道:“不会也没关系,姑娘只要随便出来站上一站,就能把公子哥儿们迷得三昏五道的。”

    “哎呀,看我这记性,还没问姑娘芳名呢。”脂粉女人领着忘川进了屋,屋子里燃着薰香,味道更是重。

    “什么时候能拿到银子?”忘川直接开口问道。这个地方脂粉味道太重,她想赶紧拿到银子然后回去。

    “姑娘先等等。”脂粉女人进了内堂,拿着一张纸出来递给忘川。

    “姑娘不是要银子吗?姑娘只要在上面签个字,这些银子就是姑娘的了。”脂粉女人拿着几锭银子放在忘川面前。

    忘川看见银子立即道:“这些都是我的?”她现在可什么都没做,这脂粉女人就把银子给她了?

    脂粉女人把那张纸放到忘川面前,“姑娘只要签个字,今晚我保证姑娘能挣更多的银子。”

    忘川看了看那张纸,上面布满了黑色的点,她不识字也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

    “签字?”忘川蹙眉,她根本不知道签字是什么。

    书生张上前,“大人,给小的看看。”

    忘川将纸递给书生张,书生一看,顿时脸色难看,他是不做人很久了,很多事他也不是很清楚。可是自从他恢复神志后对为了能留在忘川身边,努力学了很多人间的东西。

    “大人,这不能签,这是卖身契。”书生张怒瞪着脂粉女人,这个女人竟然想把大人一直留在这里。

    “卖身契?我只卖笑不卖身。”忘川看着脂粉女人说道。她不能把自己卖了,要是她把自己卖了,三生怎么办?

    脂粉女人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姑娘只卖笑也行,不过你也不能让我绿倚楼亏本不是,今晚我给姑娘举办一场盛宴,姑娘你只需要卖笑,至于这卖笑的银子我与姑娘平分如何?”

    忘川点点头想都没有想直接开口道:“好!”

    “姑娘我现在给你准备房间休息一下吧,我这就去准备,保准今夜姑娘会被银子闪花眼的。”脂粉女人说道。

    脂粉女人带着忘川与书生张进了一间厢房,又笑盈盈的说去准备今晚“卖笑”的事,然后便离开了。

    书生张自见了那个脂粉女人便觉得不对劲儿,可是他又不知道这座绿倚楼到底哪里不对劲儿。

    不过他又想到自家大人厉害着呢,就算再不对劲儿,也不会有问题。

    忘川在厢房里,没过多久就有几个小丫鬟进来让她沐浴更衣梳妆打扮。忘川本不喜欢被人碰,可是那几个小丫鬟一直跟她说话,忘川又鲜少与凡人说话,有凡人愿意跟她说话,她自然乐意,便任由几个小丫鬟给换上艳丽的衣裙,再给她梳妆打扮。

    也不知那脂粉女人做了什么,不消半日整个镇上都知道绿倚楼有位绝色美人今夜“卖笑”。

    绿倚楼在这镇上还是颇有名气,花样多,不像一般的青楼。这绿倚楼里的姑娘都色艺双全,有钱的公子哥儿都喜欢去绿倚楼里玩儿。

    绿倚楼出了一个绝色美人的事儿早就在酒楼茶馆里传遍了。

    “听说了吗?今夜绿倚楼出了一位绝色美人卖笑。”

    “对啊,可不是,据说绿倚楼挂了十二盏灯,这可是从没有的事,上一位花魁也不过才六盏灯,想必这次这位美人堪比天仙。”

    “天仙?你是没见到林家小姐抛绣球选亲时出现的女子吧,虽然没有露出容貌,可就光看着那身段就已经是仙女下凡了,能比得上那位?”

    “那可不一定,指不定比那位还美呢。”

    “爹爹,他们在说娘亲吗?有人比娘亲还美?”三生听到那些人的议论抬头问无忧。

    “不会。”无忧摸了摸三生的脑袋,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神色淡然的回道。

    爹爹都说不会比娘亲漂亮,娘亲是最漂亮的,这些凡人胡说。

    “小鬼头,你想不想去看看那个比你娘亲还漂亮的人?”

    坐在旁边的花倾落突然开口。

    他已经跟着这个无忧很多日,可是他依旧没看出来这个无忧到底是什么人。而且这么多日,除了对他面前那杯茶和三生感兴趣,其他的事都漠不关心。最让他忍不了的是,这个无忧完全当他是透明的,不存在一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