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17章 一世无忧
    天明,绿倚楼内满地的干尸被人发现,妖怪作祟的消息顿时闹得街知巷闻,一时间整个小镇人心惶惶。

    而知道整件事的忘川等人却在林家别苑为选房间而剑拔弩张。

    林家别苑有五间厢房,东厢有两间,西厢三间。原本有五间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书生张为了讨好忘川,也为了显示他并不是无用的人告诉忘川,在凡间房间有客主区分,凡间以东为尊,西次之。主人住东厢,客人住西厢。

    结果东西厢之分让几人争抢了起来,忘川自然是住东厢,可东厢忘川住了一间就只剩下一间了。

    花倾落与无忧都想住东厢,于是为了一间东厢房,两人互不相让。

    “我喜欢一早起来晒太阳。”无忧淡淡的开口。

    花倾落轻哼一声,晒太阳,骗鬼呢,这家伙显然就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占那个傻女人的便宜。

    “哎呀,我习惯了睡东边,睡西边我会睡不着。”花倾落同样懒懒的说道。

    书生张在一旁听得是无奈,这位爷哪里是西边睡不着?在河底的时候不是一直睡西边么?睡了那么久,他也从未发现他睡不着啊。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开口,即便这位自从那个无忧公子来了以后气焰一直被压得死死的,可是不代表他能去拔这位嘴边的毛。

    “你不用睡觉!”无忧看了花倾落一眼。

    花倾落又不是凡人,自然可以不用睡觉,不过不用睡觉是一回事,他要东厢房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决定跟忘川一样学着做一个凡人不行么?”做凡人不就要学着睡觉了。

    学做凡人?书生张面色扭曲,极力忍着,这位可真会说笑,这位怎么看都不是做凡人的料,根本与凡人二字沾不了边。

    “凡人?你是吗?”无忧平静的看着花倾落。

    “现在不是,这不学嘛。”花倾落也不生气,慢悠悠的跟无忧说话,似乎也不像之前那般心急了。

    两人说得平常,可是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似有似无的火药味儿,似乎随时都会打起来。

    忘川觉得无忧喜欢晒太阳,得睡东边,花倾落想做凡人,得学睡觉。她自己也想做凡人,所以这一次忘川觉得花倾落也应该睡东边。

    忘川想了想,自己也没晒太阳的习惯,也不会睡不着,既然两人都如此喜欢东厢那就让他们两人住好了。

    “这样好了。”忘川看着花倾落与无忧说道。

    两人听到忘川开口,齐齐看着忘川,想知道忘川是怎么想的。毕竟他们两人争着住东厢都是为了忘川,自然忘川的想法是最重要的。

    无忧倒是反应平淡,眼神温柔的看着忘川。

    花倾落眼中却有着迫切,笨女人,你可别让我失望,你要是敢选无忧,我就敢拆了这破房子。花倾落在心里暗暗的想着。

    “无忧,嗯,你住那间。”忘川指着东厢房说道。

    无忧嘴角上扬,眼中一片柔情,快要滴出水来一般,“好!”

    “你说什么?”花倾落听到忘川的话,顿时火冒三丈,怒气冲冲,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分。

    “我还没说完。”忘川出声道。

    花倾落原本要说的话卡在喉咙里没有出来,不过脸色却是不好看,依旧臭着一张脸。

    “你住那间。”忘川指着无忧隔壁的那间东厢房说道:“花倾落,你想做平常人,我很高兴。”

    花倾落愣住了,他做凡人忘川会很高兴?他不过是用来堵无忧的。做凡人?凡人有什么好的,又弱不禁风,又没用,捏死他们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而且凡人还得经过生老病死,六道轮回,有什么意思?

    但是他是第一次看到忘川如此认真,笑得如此真诚,花倾落内心很是复杂。

    “我不同意。”无忧收了神色,淡淡的说道。

    花倾落回过神来,才反应过来无忧说的是什么,这个笨女人,竟然让他跟那个无忧住一起,那怎么可以?他可不想跟无忧住。

    “我也不同意,谁要跟这个面瘫住。”花倾落嫌弃的反对。

    “为什么?你不是要晒太阳么?你不是睡不着么?”忘川看着两人同时反对不解的问道,这在她看来是最好的安排不是吗?

    “……”

    “……”

    两人都没有说话。

    书生张在一旁干着急,她家大人根本就没明白这两位的意思。作为一个忠诚的小鬼,他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大人?

    可是书生张看了看无忧与花倾落,两人都绷着脸,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凡人经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家有妻妾,鸡犬不宁。他怎么觉得这家有两个夫君也是会鸡犬不宁?

    花倾落与无忧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忘川见两人都没有说话,直接拍板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你们两个住东厢,我,三生和书生张住西厢。”

    “不行,那我住西厢。”花倾落反对道。接着目光落到书生张身上。

    书生张打了一个寒颤,他是只鬼,鬼没有怕冷的,可他每次被这位看着都觉得心里发毛,感觉后背冷飕飕阴侧侧的。

    “大人,小的不用厢房,随便找个树叉子就行了。”书生张弱弱的开口。他可不敢说换到东厢房去,更不敢跟这两位住隔壁,与其这样,他还不如在这院子找个地方蹲着,反正鬼是不用睡觉的,他不困。

    “好了,胆小鬼不需要厢房,我就住他那间好了。”花倾落凑到忘川跟前眨了眨眼,朝着忘川抛了一个媚眼。

    以后忘川住他隔壁,这样他可以慢慢的培养这个笨女人的意识,把他这个未来的夫君放在心里。

    “既然你不住,忘川你过来住东厢,清晨的阳光很暖,你会喜欢的。”无忧对着忘川伸出了手。

    “不行。”花倾落立即炸毛。绝对不能让这个无忧跟忘川单独在一起,忘川这个笨女人肯定会被无忧那家伙骗,要是出点什么事,吃亏的可就是他。

    忘川疑惑的看着花倾落,花倾落狠狠的瞪了无忧一眼,咬牙切齿道:“我还是住东厢好了,不然睡不着。”

    “那个胆小鬼,你还是住你的西厢,大晚上的到处瞎晃,青面獠牙的别吓到人。”花倾落为了避免无忧趁机住到西厢再次对书生张使唤道。

    书生张哪里敢有怨言,只能连连说好,“小的晚上一定不出来吓人。”

    书生张其实觉得花倾落这话有些伤他的自尊,虽然他是只鬼,可是鬼也有自尊的。何况他一直跟着忘川,这不管是忘川,无忧,花倾落还是三生,相貌都极其出众,久而久之,书生张就对于相貌比较在乎。觉得即便是做一只鬼也要做一只仪表堂堂的鬼。

    书生张本身相貌虽然并不出众,但是好在他清清瘦瘦的看起来样貌儒雅有些书生气质。除了因为是只鬼的原因,脸色有些白,不像正常人,其他的都没问题。如今花倾落说他面相青面獠牙,晚上会吓到人,这让书生张觉得自己做为一只鬼有些伤自尊。当然,即便他心中不满,对着花倾落也不敢表达出来。

    忘川虽然觉得无忧与花倾落两人为了一个东厢房变的很不正常,不过这种小事忘川一向不放在心上,打了一声招呼就飘进西厢房睡觉。

    花倾落朝着无忧挑衅的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回东厢房,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当然他不是如忘川一般进屋睡觉,而是练功疗伤。今日被前司命星君那个老妖婆打得吐血,让他丢尽了面子,花倾落觉得自己得赶紧疗伤,等他伤好了还怕谁?

    不管是前司命星君还是无忧,让他丢了面子的他都要一一讨回来。

    等到花倾落进了屋,无忧蹲下身招了招手,“三生过来。”

    三生听到无忧叫他,屁颠屁颠的飘到无忧身边,“爹爹,什么事?”

    无忧淡淡的看了杵在旁边的书生张一眼,书生张立马识趣的开口,“小的去四处转转,先走了。”

    书生张自觉的飘了出去,如此,院子里只剩下无忧与三生两人。

    “爹爹,你是有话对三生说吗?”如今只有他们两人,爹爹肯定是有悄悄话要跟他说。

    “三生,你是什么时候找到你娘亲的?”无忧眼神之中露出些许犹豫。许是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如此问,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三生撑着脑袋想了想,小小的人学着大人一般眉头紧锁。三生想了好一会儿,实在是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摇摇头道:“爹爹,三生不记得了,不过三生记得三生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娘亲,三生跟着娘亲在沙漠里走了好多天才走出来,然后走着走着就到了这个小镇。”

    “你一直跟着她,你娘亲可曾跟你提过以前的事?”无忧忐忑的开口,无忧一向淡然,如今露出如此神色可以看出他很担心。

    “以前的事?以前什么事啊?”三生不明白无忧指的以前的事是什么事。

    看到三生茫然的模样,无忧一怔,“那你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三生疑惑,“爹爹你怎么了?我叫三生啊。”

    无忧喃喃自语道:“三生,三生……”

    “对啊,以前在地府的时候,每个过路的鬼都唤我三生,连地府的鬼差都叫我三生。”三生提起在地府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觉得地府每只鬼都很可爱呢,就连河里的恶鬼也不会对他凶神恶煞的。

    可自从他跟着娘亲到了凡间以后,这些恶鬼一点都不可爱,看到他都想吃了他。说起来书生张以前第一次看到他时就想把他吃了呢。

    “那你是怎么离开地府的?”无忧问道。

    “嗯,就是我旁边那条河啊,好像叫,对忘川河,跟娘亲一样的名字,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没水了,然后原本在河里的恶鬼全都一窝蜂的跑了出来,我是跟着娘亲出来的。”

    三生一提到当时在地府的场景小脸有些兴奋。那日整个地府很是热闹,他走前看到所有的恶鬼都往阎王殿涌进去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最后看到那个喜欢炸鬼的阎王从阎王殿里落荒而逃。

    “所以叫忘川么?”无忧喃喃自语道。

    “爹爹,你在说什么?”三生仰着头问道。

    “没什么,三生你去休息吧,等晚点带你去吃烤鸡。”无忧摸了摸三生的头,温柔的说道。

    “好,爹爹三生走了,爹爹也去休息吧。”三生说完一溜烟的溜进了忘川隔壁的房间。

    无忧回头看着忘川的房门,眼神之中有着复杂的情绪。他漫步进了忘川的房间,隐藏了气息,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忘川。

    忘川似乎是做了一个好梦,无意识的呷呷嘴,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

    无忧看得痴,伸出手想要去触摸忘川嘴角的笑意,手伸到半空离忘川只有一寸却停了下来。纤长指骨分明的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骤然缩了回来。

    “你什么都忘了,是不愿意记得我了吗?忘川,忘川,你是否想要忘记三川浮世?”无忧落寞的轻语。

    “我既渴望你能记得,却又盼你永远不记得。”无忧眉间有些许忧愁之色。

    忘川翻了一个身,似梦呓般开口,“无忧。”

    无忧浑身轻颤,眼中带着深深的眷恋,“忘川,无忧愿你一世无忧。”

    无忧伸出手在忘川额头上一点,忘川的周身隐约的泛着一层红光,那层红光将忘川整个人团团包裹住,那是沉寂在忘川体内的魔气。

    无忧看着那红色的魔气,眼眸一沉,指尖有着纯净的修复之力,然而他的力量在触碰到那层魔气时,直接被反弹回来。

    无忧退后两步,手指上有被魔气灼伤的痕迹。无忧收了手,轻声开口,“即便你忘得一干二净,心里依旧挥不去那份执念吗?”

    “忘川,这一次,我一定会护你周全。你想做凡人,以后我陪你游遍这凡间的美景。”无忧喃喃自语道。

    也许是忘川睡着了,听不见,所以无忧才能说这么多。

    无忧闭上眼睛,双手合掌,一股纯净的力量自掌心溢出,他咬破指尖,鲜红的血泛着点点金色从他指尖溢出。手指在空中画了咒语,那咒语缓缓的潜入忘川的身体,慢慢的,忘川身上覆着的红光渐渐隐退,消失。

    无忧做完这一切,静静的看了忘川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