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18章 棋逢对手
    “你进笨女人的房间做什么?”无忧从忘川房间里出来就被花倾落怒气冲冲的拦住。

    原本花倾落正在房间疗伤,突然感觉到一股纯净的力量,他先前感觉到过,所以认得这是无忧的力量。

    花倾落顾不得再疗伤,开门而出,发现那股力量从忘川房里传出来,当即就黑了脸。这个该死的无忧竟然跑到忘川房里了,他本想踹开门进去,可走到门前透过门缝看到无忧背着他不知道在对忘川做什么,直到他发现忘川身上那股似有似无的魔气消失得一干二净,他才明白过来。无忧应该是在封印忘川体内的魔气。

    花倾落很抑郁,但是他见过忘川入魔后失去理智的模样,所以他没有冲进去阻止无忧。毕竟无忧当初给忘川疗伤他是见识过的。

    说起来花倾落其实对于忘川也是很好奇,先前他以为忘川只是一只很强的鬼,后来看到忘川体内的魔气时,他就惊讶忘川到底是什么。按道理说凡是身染魔气,入魔的人不论是仙是人是鬼,只要入魔就再也回不去了。可忘川的魔气竟然能缩回体内,乖乖的沉寂在她体内,而且忘川似乎对此一无所知。

    无忧淡淡的看了花倾落一眼,“你不是都看见了么。”

    花倾落一出来他就知道,原本他还以为以花倾落冲动的个性定然忍不住会冲进来,但是这次竟然出乎他意料如此能忍。

    他看见的也就罢了,他没看见的呢?谁知道这个面瘫的人背着他做了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笨女人做什么?”花倾落直直的盯着无忧。

    这个无忧深不可测,就算他没有受伤,他也不确定自己能打得过无忧。从一开始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不知道任何的来历,更是身怀奇特的修复力量。

    看起来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偶然,可他不那么认为,总觉得这个无忧跟着笨女人有所企图。

    虽然三生那个小鬼头叫他爹爹,但是三生一只小鬼头如何也不可能是无忧的亲儿子。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无忧与三生笨女人有某种关系。但是他想不通这个无忧接近笨女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跟着忘川是因为想要用镇魂石隐藏气息么?前魔尊大人?”无忧淡淡的开口。

    花倾落一怔,随即脸色变得凝重,“你到底是谁?”

    他一向隐藏得极好,自问根本没有露出一点魔气,这个男人不仅知道他是魔界之人,竟然还知道他是魔界的魔尊。而且连自己的意图都被这个男人探知得一清二楚,花倾落觉得无忧若是他的敌人,那将会是最强劲的对手。

    “无忧。”无忧平静的开口,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他不关心花倾落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只关心忘川。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说明你认识我,或者说听说过,如此大家不如说开了,免得互相猜忌。”无忧既然道破了他的身份,花倾落也不必再装模作样。

    无忧没有说话,花倾落继续说道:“你说的对,我的确是为了用镇魂石,你也知道我是身受重伤,没有镇魂石,很快就会被发现。”

    “只是为了镇魂石?难道不是想要震天弓?”无忧看着花倾落似乎早已经把花倾落看穿。

    花倾落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惊讶,这个无忧果然不是一般人,他知道震天弓,可是当时震天弓出世的时候,他那漫不经心的反应,还让他误以为他不知道。果然他还是太小看这个无忧了。

    花倾落遇到比自己强的对手一向会更加的冷静,所以此时听到无忧如此说。他并没有被人看穿秘密的尴尬,反而笑得很是妖艳,“震天弓是上古神器,我想要有什么稀奇的?我想这六界没几个人不想要吧?你说对么?”

    “震天弓不可能落入魔界之手。”无忧平淡的开口,却带着不容置缘的肯定。

    “是么?若是我偏要呢?”花倾落挑眉。震天弓,他势在必得,只要他有了震天弓,那群老不死的家伙他要一个个的关到魔界的地牢里,让那些老不死的也去受受他在地府受的苦。

    无忧看着花倾落,半天才缓缓说道:“你得先能碰震天弓才行。”

    这话是打在了花倾落心坎上,他如今会伤上加伤伤得如此重,有一部分就是震天弓造成的。

    “等我伤好了,自然有办法,不用你操心。”花倾落回道,语气有几分冷意,对无忧多了几分警惕。无忧似乎对他的事很清楚,可他们在这里说了半天,他对无忧还是一无所知。

    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或者说很是挫败,这种挫败感他从来没有过。

    “震天弓不可能为你所用。”无忧平静的说道,就像在说一件实事一般,就是这种淡然的态度让花倾落很是恼火。

    但是无忧这么说,震天弓又是被无忧封印了,如今在那个笨女人手中。无忧要是插手,他要拿到震天弓还真的很难。

    “你是要插手了?”花倾落沉了沉脸,直直的看着无忧。

    “震天弓乃是神器,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用的,何况你是魔界中人,更不可能。”无忧难得的有耐心。

    能不能用不是无忧说了算,不管如何,震天弓他是势在必得。

    “你既然不愿说,也就罢了,但是我警告你,你不要打忘川的主意,她是我的人。”花倾落知道自己再问也不可能从无忧嘴里套出什么有用的话。不过无忧跟着他们动机不纯,必定有所目的,不管是什么目的他都有必要警告一番。即便他不是对手,但是如果敢动他的人,他花倾落也是不好惹的。

    花倾落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对忘川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不自不觉之中,已经把忘川当作了自己人,开始会维护忘川,为忘川着想。

    无忧没有说话,也没有与花倾落争论忘川的归属。默默的转身朝东厢房走去。

    无忧走了,花倾落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也实在是没有意思,跟着回房疗伤。他的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他必须好好疗伤,身边有无忧这么一个深不可测不知底细的人在,花倾落觉得自己得赶紧把伤治好恢复功力。

    到了晚上,月隐星稀。

    三生缠着忘川去镇上买冰糖葫芦,实际上,三生是闷了想去镇上走走。毕竟着院子只有他们五个,镇上人多热闹,三生喜欢凑热闹。

    忘川睡醒了,感觉身体有些不一样,似乎轻盈了不少。不过她也没有在意,以为是自己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所以才会如此。

    说起来忘川不过在这屋子里睡了一觉,她觉得那张床虽然小了点,但是软软的睡着比河沙堆里舒服得多,难怪凡人喜欢睡在屋子里。

    忘川被三生缠得厉害了,想着自己现在也不困,今夜也无月,就答应了陪三生去镇上走走。

    自然书生张与无忧也一起,至于花倾落,如今他最要紧的是练功疗伤,尽快伤好,所以破天荒的没有跟着一起去。

    “书生张,你去做什么?”难得的花倾落没有掺合进来,三生想跟着无忧忘川一起,不想被打扰。偏偏书生张却也要跟着去。

    书生张笑了笑,“小大人,小的不去,您们怎么知道哪里的东西最好吃对吧。”

    三生撅着个嘴,“镇上所有的地方我都知道,哪里有好吃的,你都带我去过,我识路。”

    “小大人记性好,小的不会打扰您们的,小的去也好给您们付银子,您说是不是?小大人,您就让小的一同去吧。”书生张满脸堆笑的说道。

    书生张其实也不想去打扰他们的,只是要是他们都走了,这偌大的院子就只剩下他和那位了。虽然那位现在在房间里闭门不出,可是要让他跟那位独处一个院子也是需要勇气的。谁能说得准等小大人他们走了那位会做什么事?他可不想心惊胆战的,与其跟那位呆在院子里,还不如跟小大人他们出去,至少出去不用胆战心惊的害怕。

    “书生张说的对,儿子,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去吧。”忘川虽然知道凡人得用银子买东西,可是对于那些东西到底要花多少银子,她根本没有这个意识。平时都是书生张跟着三生他们一道儿的,付银子的事都是书生张一手包办的。所以,忘川觉得还是带着书生张一起去比较好。

    “谢谢,大人。”书生张连忙谢道。

    三生虽然有些不满,不过书生张这段日子也的确任劳任怨的做了很多事。既然娘亲都觉得该带书生张一起,那就让书生张一起去好了。

    无忧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短暂的扫了书生张一眼,似乎对书生张那点小小心思看得很清楚,不过无忧也没有点破。这只来历不明的小鬼有什么小心思他不会在意,只是这种小心思不能用在忘川身上。要是让他发现这只小鬼动了心思在忘川身上,他绝不会任由如此。

    书生张善于观察于色,自然是注意到了无忧那一眼,虽然无忧什么也没说,可书生张还是觉察到了。无忧是看穿他的小心思了,书生张背后一阵发凉。

    原来这位比院子里那位更厉害,院子里那位至少是个会叫的老虎,这位是只不会叫的老虎。这凡间有句话,会叫的虎不可怕,不会叫的才可怕。

    书生张觉得自己以后得更加小心才行,前有会叫的虎,后有不会叫的虎,他是被两头虎给盯上了,只要行差踏错一步,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忘川等人来到镇上,平日里灯火通明热闹的小镇,今日异常的冷清。不仅是冷清,还有些阴森。

    小镇一条街上没有一个人,家家户户房门紧闭,每家每户的门前都贴满了黄符纸,看起来有股阴森恐怖的感觉。

    “书生张今天是鬼节吗?”忘川看着满街的黄符纸,纳闷的问道。她知道这凡间有好多节日,每个节日庆祝的方式都不一样,有的烧纸钱,有的放鞭炮。

    书生张摇摇头,也是一脸的不解,“大人,这凡间的鬼节早就过了,小的也不知道今日这镇上怎么会这样。”

    无忧看着前方,突然开口,“在那边,去看看就知道了。”

    忘川往前看,果然看到前方隐约有火光,似乎还有人说话的声音。难道镇上的人都去那里了?

    忘川等人寻着火光走了过去,只见河边的一块空地上围满了百八十号人,老老少少的围在一起。

    忘川等人走近,一阵小声啼哭的声音,还有各种铃铛铜锣的声音。

    一个穿着黄袍的道士站在中间,他的脚下铺满了尸体,那些尸体正是昨夜被红娘子吸干了阳气的公子哥儿。如今全都堆在了这片空地上。

    黄袍道士左手摇铃,右手执剑嘴里振振有词的念着听不懂的咒语。

    念了好一会儿,黄袍道士朝着空中洒了一把黄符纸,又洒了一把沾了狗血的红糯米在脚下的尸体上。

    接着黄袍道士收了剑,对着周围的村民说道:“此乃狐妖作祟,这些人都被吸干了精气而亡,恐生变故,故一定要将尸体火化,方能避免邪祟再次作乱。”

    一听要烧了这些尸体,围在周围的人都沸腾了。

    “不要啊,我的儿,我的儿已经惨死,不能让他挫骨扬灰啊,不能啊。”一个妇人哭喊道。

    这妇人一喊,周围好多的妇人都开始哭喊。

    忘川觉得奇怪,那些干尸如今也不过是一具具尸体而已,没有魂魄,没有意识。一把火烧了,那些人至于哭天抢地的么?

    “书生张,他们为什么这么激动?”忘川回头问道。

    书生张解释道:“大人这凡间讲求死有全尸,入土为安,如今那个道士要一把火烧了这些尸体,在凡人看来那就是死无全尸。他们会认为这些人以后只能成为孤魂野鬼不能投胎转世。”

    “那些尸体不烧这些人也不可能投胎转世啊。”忘川不能理解这些凡人的想法。

    “大人,这都是些凡间一些没有根据的说法而已,不用当真!”书生张回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