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19章 别调戏我儿子
    “不能烧,不能烧啊,我的儿啊。”妇人哭得激动想要扑上去,却被身旁的人拉住。

    “夫人,你别去,儿子已经去了,不烧会祸害整个镇子的。”身旁的中年男人也是满脸的凄容,好在理智尚在。

    “来啊,点火!”黄袍道士手一挥,立即有几个人举着火把上前。

    其他人虽然伤心,但是好在也知道狐妖作祟的利害,并没有阻止。偏偏之前的那个妇人情绪异常的激动,见那几个人拿着火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身旁人的束缚,朝着那堆尸体冲了上去。抱着其中一具尸体大声哭喊道:“不许烧,谁也不许动我儿。”

    “夫人,你别闹了,赶快过来。”中年男人急道。

    “不,谁都不许动我儿子,要烧连我一起烧。”妇人双眼通红,满是警惕的瞪着四周的人。

    “来人,把她拉开。”黄袍道士一声令下,立即有几个人上来拉夫人。

    夫人抱着那具尸体不撒手,头上的发髻都散了,珠钗佩环松散。妇人嘶声力竭,“我的儿啊,你醒醒看看娘啊,儿啊!”“咦?”忘川惊呼一声,将那个锈迹斑斑的铃铛拿出来,那个铃铛竟然微微的颤抖,里面似乎有东西想要出来。

    无忧伸手接过忘川手中的铃铛,手指在铃铛上一点,一缕白色的魂魄从铃铛之中飘了出来,接着直接飘进了妇人手中的那具尸体之中。

    “无忧?”忘川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先前被红娘子吸干了的公子哥儿的魂魄都被她装进了铃铛之中,她的本意是打算等过些日子拿着这些魂魄去找牛头马面换银子的,却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没事,他还没死。”无忧解释道。

    没死?忘川一怔,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会没死?

    无忧话落,那被妇人抱着的尸体突然一动,“娘……”

    妇人浑身颤抖,突然推开上来拉她的人,大声的喊道:“我儿没死,我儿活了,活了。”

    妇人这一大叫,四周的人齐齐看向她,摇摇头,都觉得妇人丧儿接受不了,得了失心疯。

    “点火!”被妇人这一闹,那个黄袍道士也恼了,大声道。

    立刻有人直接准备点火,妇人发狠似的扑上去,跟拿着火把的人扭打在一起。

    就在妇人疯了一般阻止那人点火时,先前被妇人抱着的“尸体”突然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啊……诈尸了。”这一次“尸体”直接坐起来,周围的人都看见了,有人惊恐的叫了起来。

    妇人一听,立即放开那人,跌跌撞撞的跑到“尸体”旁,满脸的泪水,颤抖着一把抱住“尸体”。

    “我的儿啊,你终于活过来了,儿啊。”妇人抱着“尸体”哭得极其伤心。

    “娘……”“尸体”刚刚醒过来,看见自己的娘抱着自己痛哭流涕,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看着,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儿啊,活过来就好,活过来就好。”妇人激动得只能重复这一句话。

    可这一幕在周围的人看来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一个被狐妖害了的人突然醒过来,起死回生?不,他们觉得这是妖邪作祟。

    那个黄袍道士看到坐起来的“尸体”,拿起桃木剑,大喝一声,“妖孽,贫道在此,休得放肆!”

    听到黄袍道士说那是“妖孽”,周围的人都往后退,面露惊恐之色。

    “夫人啊,你赶紧过来,那不是咱儿子,是妖孽,道长都说了那是妖孽,你快过来。”先前拉着妇人的中年男人惊惧的吼道。

    “周显海,这是咱儿子,你胡说什么?”妇人红着眼厉声道。

    “儿子,别怕,有娘在,别怕。”妇人抱着复活的年轻男子犹如母鸡护小鸡一般。

    男子这才实实在在的注意到自己现在身处的位置,当他看到自己竟然坐在一堆尸体中间,吓得连忙站了起来,“干尸,干尸,好多干尸。”

    男子虽然活了过来,但是先前被红娘子吸了不少阳气,本就面色惨白,如今被这满地的尸体吓得更是毫无血色。

    “别怕,儿子别怕。”妇人连连安慰道。

    “娘有妖怪,有妖怪,好多尾巴,都死了,都死了。红娘子是妖怪。”男子恐惧的喊道。

    男子这一席话一出,立刻引起周围所有人的窃窃私语。

    “红娘子?红娘子不是绿倚楼的老板娘吗?”

    “红娘子是狐妖?”

    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周围的人都忘了这个男子是刚才“诈尸”的,有人喊道:“周一鸣,你说绿倚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叫周一鸣的男子依旧浑浑噩噩,惊恐万分,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死人,好多死人,尾巴,尾巴,啊,仙女,救救我,救救我。”周一鸣突然看到站在后面的忘川等人,尖叫着想要朝忘川跑过来。

    周围的人听到周一鸣的话齐齐回头,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在周一鸣喊出声的时候,无忧已经动手在他们身上结了一个结界,所以当那些人回头时,根本就看不见忘川等人。

    “爹爹?”三生不解,为什么爹爹会结结界,让那些人看不见他们。

    无忧看着已经冲到跟前的周一鸣,皱了皱眉。

    “仙女,仙女你救救我,救救我。”周一鸣还沉浸在昨夜绿倚楼的恐惧之中。

    “爹爹,他怎么会看得见我们?”三生诧异道。

    刚才看得见是因为他们没有隐身,可是现在有结界,这个凡人怎么可能还看得见他们?

    无忧没有说话反而一把将忘川带入怀中,挥手将想要靠近忘川的周一鸣推了出去。

    当然这一切只有无忧等人知道,周围的人只看到周一鸣发疯似的跑过来,然后又自己摔倒在地。

    “儿子,儿子……”妇人跟着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将周一鸣扶起来,“儿子,你怎么了?你别吓娘。”

    周一鸣没有理会妇人,而是从地上爬起来,一张脸白得跟鬼似的,周一鸣跪在地上冲着忘川不停的磕头,鼻涕眼泪流得满脸都是。

    “仙女,仙女救救我,仙女救救我。”周一鸣一下一下的磕在地上,额头都磕破了却依旧没有停下来!

    昨夜的场景太过于恐怖,在周一鸣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他昨夜跟那些人一样被那只妖怪用粗大的尾巴卷到了天上,被那只妖怪吸了阳气,忘川救过他一次。所以在他心里只有忘川可以救他。

    “儿子,儿啊,你怎么了,你别吓娘。”妇人见到周一鸣对着空地磕头,原本因为儿子死而复生高兴的心情此时又变得担忧起来。

    “邪祟,一定是邪祟。”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周围的人立刻又开始议论起来。

    “仙女,救救我,求求你。”周一鸣依旧不管不顾只知道磕头重复同一句话。

    忘川看着周一鸣那明显被吓破了胆的模样,开口道:“我不是仙女,红娘子已经走了,不会再吸你阳气了。”

    “还不把他抓起来。”黄袍道士一挥袖命令道。

    立即有几个大汉走过来将周一鸣架起来,周一鸣反抗的挣扎,“不要抓我,不要抓我,仙女救我,仙女救我!”

    忘川想出手救周一鸣,却被无忧拦住。

    “无忧?”忘川扭头去看无忧。

    无忧摇摇头,“你若救他就是害了他。”

    忘川不懂,但是无忧既然这么说,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周一鸣被几个大汉绑了起来,押到黄袍道士面前。黄袍道士拿出一把红线给几个大汉,“把这红线绑在他身上。”

    几个大汉得了命令用红线将周一鸣绑了个结实,周一鸣还在挣扎,想要挣脱绳子。

    妇人见周一鸣被绑想要上前,却被中年男子拉住,“夫人,他不是咱儿子,他是邪祟啊!”

    “周显海,你放开我,我要去救儿子,你们放开我儿子,放开!”妇人撒泼道。

    然而不论妇人如何挣扎,中年男子将她拉得紧紧的,根本不让妇人上前。

    “道长,你救救我儿吧。”中年男子大声求道。

    虽然他一直阻止妇人疯狂的举动,但是始终那个身体是他儿子的,他自己的亲儿子他自然也是心疼。

    黄袍道士板着脸,一脸的严肃,“妖孽,还不速速离去。”

    周一鸣依旧挣扎不止,黄袍道士拿出一个黑葫芦,朝着周一鸣身上洒去,那黑葫芦装的是黑狗血,黑狗血可祛邪祟。

    那黑狗血泼到周一鸣身上,周一鸣发出一声惨叫,“啊……”

    然后他挣扎得越发厉害了,周身隐隐有一股黑气萦绕,原本黑白分明的双眼变得通红,看起来很是诡异,与妖邪无异。

    “啊……妖怪,妖怪啊!”

    “他是妖,是妖怪。”

    周围的人一个个都恐惧的看着周一鸣。

    原本哭闹的妇人看到自己的儿子赤红着双眼,浑身冒着黑气悲凄的喊了一声,“鸣儿,我的儿啊……”喊完两眼一翻接受不了事实晕了过去。

    “夫人,夫人你醒醒……”中年男人连忙抱着妇人喊道。

    黄袍道士不紧不慢的朝着周一鸣又洒了一把血糯米,周一鸣仰天惨叫想要挣脱开,一个公子哥儿手无缚鸡之力却将身上捆着的拇指粗的麻绳给挣断了。

    好在黄袍道士提前在周一鸣身上裹了一圈的红绳,那红绳虽然比麻绳细多了,但是周一鸣虽然挣扎的厉害却依旧没有把红绳挣脱开。

    “妖孽,看贫道怎么收拾你。”黄袍道士咬破了手指拿出一张黄符纸在纸上画了一张血符朝着周一鸣脑门贴了上去。

    周一鸣发疯似的想要去咬黄袍道士,眼中的血色更浓了。黄袍道士对着周一鸣开始念咒语,周一鸣惨叫声不绝,然而随着黄袍道士念咒语的时间越久,周一鸣原本血红的眼睛开始交替着出现黑白色,一会儿黑白色一会儿红色!

    “救我,救救我!”周一鸣清醒的片刻朝着黄袍道士求救。

    周一鸣很痛苦,黄袍道士念咒语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周一鸣身上的黑气开始不安的乱窜,他血红的眼睛交替得越发的频繁。

    黄袍道士拿出之前装黑狗血的葫芦对着周一鸣,嘴里大喝一声,“收!”

    接着周一鸣身上的黑气全都一股脑儿的被吸到了葫芦里。黄袍道士连忙将葫芦盖好,拿出一张黄符纸贴在了葫芦上。

    那股黑气被黄袍道士收了,周一鸣恢复了正常,只是脸色依旧惨白,他看向中年男人,声音细若蚊蚋,“爹,娘……”

    话刚落,周一鸣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昏死过去。

    黄袍道士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大声道:“妖孽已收,点火。”

    很快有几个人上前将周一鸣抬到了中年男人跟前,接着回去举起火把一把朝地上的尸体扔去。

    没有像妇人那般扑上去抢尸体的人,这一次顺利很多,熊熊烈火将满地的干尸烧了个干净,什么也没有留下。

    等到所有人散去,三生好奇的问道:“爹爹那个人为什么能看到我们?”

    无忧虑了片刻,“他的魂魄里还有一个魂魄,不过另一个是残魂。”

    “两个魂魄?一个人怎么会有两个魂魄?”三生睁大了眼睛。

    “一个是寄生魂。”

    “寄生魂?”三生从来没有听过寄生魂一说。

    “他之所以昨夜能逃过一劫,想必也与这寄生魂有关。”无忧解释道。

    三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爹爹,这寄生魂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么厉害?”

    “这就要问司命星君了。”无忧扭头看向一旁的大树。

    “这都能被你发现。”树上的女子咕哝的抱怨了一句,然后从树上跳了下来,正是早上才与他们分别的林依依。

    林依依换了一身翠绿的衣衫,头发上还有一片树叶,也不知她在那树上躲了多久。

    “无忧是吧,以后别司命星君,司命星君的叫我,我不做司命星君好久了。”女子似乎不太喜欢听到司命星君四个字。

    “咦,你怎么在这里?”三生看着林依依立即上前,林依依一招打得黑心花吐血,是以,三生对林依依有好感。

    “三生啊,我想你了所以来看你。”林依依“脉脉含情”的盯着三生。

    三生一僵,严肃的说道:“你这样,我不习惯。”

    明明早上的时候林依依还抱着那块石头又哭又笑,现在又这样三生有点不习惯。

    林依依看见三生那一副不自然的模样,笑出了声,正准备说点什么,一道声音响起。

    “别调戏我儿子!”

    林依依嘴角的笑意凝固,扭头怪异的看着无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