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21章 林依依被抓
    一连几日,原本热闹的小镇每日都冷冷清清,街上贴满了黄符纸。

    绿倚楼因为有狐妖作祟害死了许多的公子哥儿,绿倚楼被荒废,没人再敢进去。而镇上的人走的走跑的跑,剩下的也没有多少人了。而剩下的人因为闹狐妖心惊胆战,夜里根本不敢出门,更不敢开门做生意,使得原本热闹的小镇死气沉沉的。

    街上不热闹,店铺也不开门做生意,三生在清冷的街道上晃了几日觉得很无聊,也就缩在院子里没有出门。反正每日林依依会送来各种好吃的饭菜,住在别院里也不缺吃穿。

    林依依每日都会把聚魂石一并带来,每天都会问三生好几次石头里的残魂有没有说话,三生也乐意跟林依依说话,毕竟是自己的“童养媳”,自己的“媳妇”自己疼。

    三生在林依依面前总是表现得让自己老成些,看起来长大了一些,每一次林依依来三生都会追问林依依自己有没有长大一些,三生觉得为了不让林依依等他太久,他要赶紧长大才行。

    这日,三生在院子里久等也不见林依依来,蹲坐在院子里唉声叹气。

    “儿子,你怎么了?”忘川见三生已经在院子里叹了好久的气,走到三生面前问道。

    “没什么。”三生有些别扭的回道。

    “没什么,你坐在院子里愁眉不展?”

    “娘亲,真的没什么,三生只是觉得有些无聊而已。”三生解释道。

    无忧透过窗户看到三生与忘川在院子里谈话,他突然觉得要是能一直这样或许也挺好,至少无忧无虑。

    “无聊啊,让书生张带你出去玩啊。”平日里三生总往外跑,跟书生张两人也玩得很开心,从来没有说过无聊。

    “娘亲忘了,如今这小镇比地府还冷清,哪里有好玩的。”三生叹了一口气。

    忘川这才想起前几日他们去镇上,满街都贴着黄符纸,确实有些冷清了。

    “要不我陪你玩?”忘川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玩的地方,又不想三生不开心,于是提议道。

    “娘亲可会说书?”三生问道。

    忘川想了想,她倒是听过几次说书先生说书,倒是很有意思,但是她不会。忘川摇了摇头,“不会。”

    三生又叹了一口气,托着下巴小声嘀咕道:“依依就会,依依知道好多故事。”

    “依依?你说林依依?”忘川问道。

    三生立即不自然的否认道:“没有,娘亲听错了,三生没有提依依。”

    忘川一向对于这种察言观色的事弱了些,没有注意到三生提起林依依神色有些紧张。

    “咦?今天她怎么没有来?”忘川看了四周一圈,才想起似乎今日林依依没有来。

    三生默不作声,就是因为林依依没有来所以他才觉得好无聊。

    “儿子,要不我们去找她吧。”忘川说道,她还没有去过林依依家,上次林依依来时说她家有一间屋子那么多的银子,忘川一直好奇的想要去看看一间屋子的银子是什么样子的。

    “去哪儿找?她会不会不高兴?”三生不是没有想过去找林依依,有一次晚上他偷偷飘到林依依的屋子去找她,结果被林依依踹了一脚,要不是最后他报了自己的名字,肯定会被林依依给打死的。

    林依依说让他别去林府找她,说怕他吓到人,又说这镇上多了许多的道士,到处捉鬼捉妖,他自己跑来很容易被抓到。

    此后他就再也没有悄悄的去过林府,倒不是因为他怕,而是他听“童养媳”的话。

    “不会的,我跟你一起去。”忘川说道。

    “真的不会?”三生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他实在是很想见到林依依。

    忘川保证道:“不会。”

    “那好吧,我们去找她。”三生点点头,也不再皱着眉头鼓着包子脸了。应该不会的,毕竟林依依是担心他会被那些捉鬼的道士给收了,现在娘亲跟他一起,有娘亲在,他不会被那些道士给收了的。

    “不好了,小大人……”就在忘川跟三生准备出门的时候,书生张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一只鬼都能怕得跌跌撞撞的,可想而知,书生张此时有多害怕。

    书生张半边脸泛着黑气,鬼气往外漏,看起来有些恐怖。

    “书生张,你怎么了?”三生飘到书生张跟前,还没靠近书生张,书生张那半边泛黑的脸突然一道金光射出,三生一惊连连往后退。

    那金光射出,书生张立即倒在地上惨叫,半边脸呲呲的冒着鬼气。

    无忧本就在屋里看着忘川母子,见书生张跌跌撞撞的跑进来立即从屋子里出来护住忘川与三生。

    “退后。”无忧上前将书生张一把提了起来,像拎一只小鸡仔儿一样。

    一手直接朝书生张那半边已经看不出人形的脸伸进去,在书生张惨叫连连声中,无忧从书生张那半边泛黑的脸中抓出了一道黄符纸。黄符纸在无忧手中燃为灰烬,无忧伸出手一道金色的光覆盖在书生张那半边脸上,不消一会儿书生直冒鬼气的脸就恢复如初。

    这一系列动作,无忧做得极快,不过一个呼吸之间已经完成。

    书生张跌坐在地上身子呈现半透明,很是虚弱,好在虚弱归虚弱却没有大碍。

    书生张跌坐在地上,眼中满是恐惧,从进这个院子到现在,他一直没有缓过神来。

    “书生张你遇到什么了?”刚才无忧从书生张那半边脸掏出来的黄符纸忘川有印象,与当初她在山寨的时候胖女人贴在她身上的差不多,不过威力没有当初的大而已。

    不然以书生张这么弱的小鬼,一准刚拍到他脸上就能让他魂飞魄散,哪里还能有时间让他贴着黄符纸跑回来。

    书生张瞳孔涣散,好一会儿才看到忘川,看到忘川的时候,书生张嘴一咧,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大人,小的还能再见到你,小的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书生张是鬼,鬼没有眼泪,可他如此鬼哭狼嚎的干嚎也是很难看的。

    “书生张你别嚎了,那么大的人还哭,难看死了。”三生嫌弃的喝道。

    “嗝……呜呜呜,小大人,你就让小的先哭会儿吧,小的差点就再也不能陪小大人逛街吃烤鸡了,呜呜呜……”书生张打了一个嗝继续干嚎道。

    “哭,你一个鬼哭什么?又没眼泪,只能干嚎,要哭,你真哭一个给我看看?”三生根本不给书生张一丝面子。

    “嗝……”书生张收了声,委屈的望着三生,“小大人,你这是为难小的,小的怎么可能有眼泪。”

    “投胎啊,你去投胎不就有了。”

    “不,小的这辈子跟定小大人了,小大人你别赶小的走。”书生张连连摇头,他才不要投胎,不要回地府。他是从地府逃出来的,谁知道下辈子投胎会变成个什么模样,要是阎王把他判到畜牲道,岂不是要做畜牲?他宁愿做鬼。

    “那你就别哭,说清楚你跑哪里去了,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三生看着已经冷静下来的书生张,他要是不这么说,以书生张那胆小怕事的性子,估计得干嚎好一会儿才能冷静下来说话。

    “哦,小的本来看小大人今日坐在院子里一直闷闷不乐,想去镇上找林姑娘来陪小大人玩,结果小的走到林府发现林府竟然空无一人。”书生张说道。

    “什么?那她去哪儿了?”三生急道,不会悄悄走了吧?

    “小的也奇怪,所以就四下里找了找,结果在巷尾碰到两个人,听那两人说好似来了一群道士,把那晚在倚翠楼害了那么多人的妖怪给抓住了。”书生张继续说道。

    “我不要听抓妖怪,你告诉我她去哪儿了?”三生听书生张罗里吧嗦的说了那么多也没有说到他想知道的,急急的开口打断道。

    “小大人,你别急,你听小的把话说完啊。”书生张很是无奈。

    “儿子,别急,听书生张慢慢说。”忘川摸了摸三生的头,让他耐心点。

    “好,你说。”三生不耐的说道。

    “我听说抓到妖怪,以为是那只狐狸精被抓了,当晚小的没少被那群狐狸精给欺负。所以小的就跟着那两人去看被抓的妖怪,结果等小的走到那里,发现被抓住的不是当晚的狐狸精,而是林姑娘。小的心急想要回来告诉您,结果被一个道士发现朝我面上打了一张符纸,小的费了好大力气才逃回来的。”书生张回想起刚才的凶险,吓得他浑身打颤,太可怕了。他差一点就魂飞魄散了,再也回不来了。

    “你说什么?你说她被人抓了?”三生一听林依依被抓急了,那黄符纸有多厉害他尝过,林依依一定会被打得魂飞魄散的,不行,他要去救她。

    “我要去救她!”三生说完就往外冲,生怕自己晚了林依依就彻底没了,她可是他的“童养媳”,可不能就这么没了。

    三生刚飘出去就被无忧给揪了回来,“爹爹,你做什么?你放开三生,三生要去救她。”

    “怎么救?你是打算跟着她一起死?”无忧轻声道。

    他那日不过是为了让那个司命星君说实话而已,倒没想到自家这个蠢儿子却当了真,呵,现在竟还学起凡人来个英雄救美不成?

    三生听到无忧的话顿时奄了,回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忘川,“娘亲,娘亲,救救她好不好?”

    无忧见三生没有求自己反而是去求忘川,一愣,失笑,这傻儿子难道求他他就不会救么?

    忘川想着这林依依好歹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算是自己人。而且这段时间他们住在宅子里,好吃好喝的什么也不缺,她都不用天天愁挣银子的事了。实在是为她解决了很大的麻烦,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去救救才是。何况三生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她可心疼了。

    “无忧,要不我们去救救儿媳妇吧。”忘川望着无忧说道。

    无忧觉得自己当初那句,“别调戏我儿子”的话说错,这三生认准了林依依这个“童养媳”,就连忘川也叫儿媳妇,好在林依依只是为了那聚魂石里的残魂,等那残魂齐了就会离开。现在他只能希望等林依依走了,时间久了忘川和三生会把这事给忘了。

    “无忧?”忘川又叫了一声。

    “好。”无忧回过神来温柔的答道。

    书生张带着忘川等人来到林依依被绑的地方。

    这是镇上的一个菜市口,林依依被绑在台上的一根木柱子上,身上缠绕了一圈红绳,红绳上挂满了银铃铛,林依依被绑住每挣扎一次那些铃铛就会发出声音将她束紧,让她无法逃脱。

    “臭道士,放开我,有本事单打独斗,耍阴招简直不要脸。”林依依挣脱不开只能破口大骂。

    书生张心有余悸的指着台子上的道士,“就是他们,大人你们要小心,那群道士有些本事。”

    “娘亲,她被人绑住了,我要去救她。”三生想要过去,却被无忧拦住。

    “爹爹?”三生急急的喊道。

    无忧摸了摸三生的头,“她不会有事,放心,再等等。”

    无忧一来就已经把高台上的道士都看了个遍,虽然这些道士有些本事,但是还不至于能伤得了林依依,好歹她也曾是司命星君,不至于会被这群小道士伤到。

    三生虽然着急,但是他很相信无忧,既然无忧都说了不会有事,那就一定不会有事。

    林依依虽然被绑了困在台上,但是那群道士并没有奈何得了她。反倒是台下围了一圈的人,其中还有周一鸣一家人。

    周一鸣的娘也就是先前哭闹不止的妇人看到林依依被绑起来了还这么张狂,气得双眼通红。

    “道长,就是这个妖女,她要害我儿啊,道长你要收了她啊。”妇人红着眼睛喊道。

    “周夫人,林家小姐真的就是那只狐妖?可不像啊,你看道长又是施法又是黑狗血的,她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底下围观的人开始怀疑。

    刚开始那些道长说林家小姐是妖给绑了起来,林家的仆人也的确说林家小姐自从投河被救醒之后性情大变,变得有些怪异。所以大家都以为面前的这个林家小姐是妖化的。可是这都绑来了这么久,这位林家小姐也没有现出尾巴,于是有人开始怀疑是不是搞错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