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22章 童子尿
    “你们看看我的鸣儿,我鸣儿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就是这个妖女把他害成这样的,几位道长都亲眼看见的。我的鸣儿啊,你命好苦啊!”妇人哭天抢地的喊道。

    而在她身边的周一鸣,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双眼凹陷无神,恐惧的缩在妇人身后瑟瑟发抖。那模样看起来比那日他刚醒来时的精神状况还要差一些。

    周围的人看到周一鸣的模样都下意识的离他远一些,虽然周一鸣活了过来,但是大家都见过周一鸣赤红着一双眼睛,满身的黑气要杀人的模样。所以大家都害怕周一鸣身上还有不干净的东西,怕会沾染到自己身上。

    “臭道士,你绑着我是不是垂涎我的美色?我告诉你别以为煽动人说我是妖,把我绑起来以为我就会让你为所欲为,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容不得你这臭道士胡来。”林依依没了耐心开始胡说八道。

    她今日本来打算将容月的残魂从周一鸣身上取出来,却倒霉的周一鸣的娘和几个臭道士看见,她一时不察被抓住,然后就把她送来了这菜市口游街。如果不是容月的残魂还在周一鸣体内,她早就跟这群臭道士闹翻了。

    “你,你这妖女休得胡说。”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道士被林依依的话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修道之人讲究的是清心寡欲,哪里容得被一个女子玷污了清誉。

    “我有没有胡说,你问问你旁边的小道士,他是不是摸了我细皮嫩肉的手,还有他,他是不是凑到我脖子上来闻了我身上的香味?”林依依一板一眼的说得有根有据。

    如今她还得在这镇上呆下去,自然不能坐实了妖女的名号。如今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事算起来她已经有十几万年没有做过了,好在她不曾忘记自己曾今做人时候的事,今日倒是能派上用场。

    年纪稍微长的道士扭头去看身旁的两个小道士,倒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两位师弟,而是这两位师弟年纪尚轻,恐会被这妖女迷了心智。

    “师兄,那是因为……”身旁的一个小道士涨红了脸想要解释。

    林依依出声打断道:“因为什么?你想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你这是承认你摸了我的手了。”

    “你,你,我……”小道士常年修行,哪里如林依依这般善言,自然是被林依依问得哑口无言。

    林依依扭头看向围观的人,立刻露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各位乡亲,这几位道士都承认,我爹爹中风卧床,他周家觊觎我林家的家财,串通了这几个沽名钓誉的道士来毁我的清誉。各位要为我这个弱女子做主啊。”

    林依依说完还挤了两滴眼泪,林依依本就生的样貌娇美,这女子示弱,美人垂泪,本就惹人心生怜悯。再加上那两位小道士被林依依套得解释不清,而林依依被绑了那么久也没见像之前周一鸣一样红眼睛满身的黑气,一时间台下的人议论纷纷,开始怀疑林依依是被冤枉的。她根本不是什么妖怪。

    “听说周家刚抢了林家一笔生意,或许林家小姐真是被陷害的”

    “周夫人,你那儿子都这样了,你还做这种缺德事也太黑心了些。”

    “我听说之前周家去林家提过亲,被林老爷给拒绝了,你说会不会看林家只有一个姑娘好欺负林家报仇呢。”

    “嗯,有这个可能。”

    “……。”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妇人听到他们的议论,差点没气得吐血。

    “你个妖女,妖言惑众,分明是你要害我儿,现在还喊冤。”妇人怒目圆瞪,破口大骂。

    “周夫人,我害你儿子?你儿子好端端的在这里站着,一根头发都没少,我如何害你儿子了?”林依依反问道。

    妇人被林依依气得满脸通红,“要不是我及时发现,我儿哪里还有命活,都是因为你这个妖女,我儿现在才会虚弱成这样。”

    林依依冷笑,眯了眯眼,“周夫人,你可真会说笑,你儿子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他好色,跑到绿倚楼去被狐妖给吸了阳气,这也能算到我头上,周夫人,你干脆说是我撺掇你儿子去绿倚楼的好了。他今日会变成这样都是你这个做娘的没有教好,再说了去了那么多人都死了,独独你儿子活着,指不定你儿子是什么东西呢。”林依依劈哩叭啦的跟倒豆子一样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林依依最后那句话说到了点上,虽然没有点明,但是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明白。

    一个个都自动离周一鸣远了几分,林依依这话说白了就是周一鸣不是人。

    妇人被林依依的话气得脸色酱紫,“你,你这个妖女,中伤我儿。”

    “难道就只允许你污蔑我不成?”林依依反驳道。

    “你,你,你……”妇人气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呵就这样还敢跟她吵,真是自不量力。林依依不再开口,怕自己再说下去那妇人就该被她给气得一命呜呼了。

    “妖孽,你别得意,虽说不知道你使了什么妖术,但是你是不是妖孽贫道不会认错。”那个年长的道士吼道。

    “妖术?臭道士,你就是垂涎我的美色,修道中人有你这般六根不清净的实在是丢了修道人的脸面。还在这里找说辞,我若真是妖,你收了我啊,收了我我就信你。”林依依白了面前的一群道士一眼。根本不把这群臭道士放在眼里。

    “好,好,好,贫道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收了你这妖孽。”道士也被林依依三言两语的气得不轻。面前伶牙俐齿的女子的确不是人,虽然有一具人的躯壳,可他能感觉出来次女子根本不是凡人。但是他却无法断定这女子到底是什么,其实他怀疑这女子不是妖,因为这女子身上没有一点妖气,同样的也不是鬼,他感觉不到一点的鬼气。非鬼非妖,到底是什么,他无论如何也猜不出来。

    “臭道士,你还有什么法子没试,你就拿来出试吧,尽管试,要是试不出我是妖,就赶紧放了我,不然我就去官府状告你这个好色之徒。”林依依喊道。

    道士面色一沉,瞪了林依依一眼,扭头将身旁的两位小道士拉到一旁,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话。两个小道士有些不情愿,不过年长的道士瞪了两人一眼,喝道:“快去。”

    两个小道士只能不情愿的下了台子,过了一会儿,两个小道士脸色绯红的拿着一个葫芦上来递给年长的道士。

    林依依根本就不怕,因为她心知肚明,不管这道士用什么法子,她都没有原形可以现。她又不是妖哪里来的原形?

    林依依有些惆怅,要不是为了怕自己会被天宫的人发现,她也不用封了自己的仙力。这些年虽然她学会了不用仙法,但是这臭道士绑在她身上的是捆妖索,没那么容易解开。再说了大庭广众之下她要是真把这困妖索给解开了,那岂不是会更加惹人怀疑?好歹如今她林依依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弱质纤纤,哪里能挣开绳子不是?

    “妖孽,贫道看你这次还能躲过?”道士拿着葫芦对着林依依说道,看他那样子似乎很有把握。事实上,道士也是这么认为的。

    林依依看了一眼那好不起眼的葫芦,毫不在意,“来吧,赶紧试完了给我松绑。”

    “师兄。”

    “师兄。”

    两个小道士见年长的道士举着葫芦就要打开了,齐齐出声道。

    道士一顿,回过头,“什么事?”

    两个小道士踌躇了一番,其中一个小道士道:“师兄,要不算了吧,兴许,兴许她真的不是妖。”

    “对对对,小师弟说的对,师兄,要不就算了吧。”另外一个小道士附和道。

    “对?没出息的东西,让你们这次下山是为了什么?为了斩妖除魔的,如此胆小怕事,何以堪大任?”年长的道士怒声训斥道。

    “可是师兄,咱符纸也试了,黑狗血也用了,可你看她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或许,师兄,我们真的,真的搞错了。”小道士小声的辩解道。

    “错?如何会错,她分明不是人。”年长的道士怒道。

    “哎呀,臭道士,你看那两位小道士都说你搞错了,你还不放了我?就算你垂涎我的美色,如此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还要硬来不成?”林依依见三个道士在那里争执了起来,添油加醋的说道。

    “妖孽,你少得意,等会儿贫道自会收拾你。”年长的道士怒瞪了林依依一眼,说完就要拧开葫芦的盖子。

    “师兄,她,她好歹是个姑娘,如此,如此,这般,不,不好吧?”一个小道士扑了上来,还想要劝说一番。

    哪知,年长的道士一听小道士的话,更是气得七窍生烟。

    “走开,她是妖物,我等本以降魔除妖为己任,如何能对妖物有一丁点的同情,简直是不知所谓。”年长的道士痛斥了两个小道士一番。

    “喂,臭道士,你有完没完,要说教先给本姑娘把绑松了。”林依依不耐烦道。

    自从道士手里拿着那个葫芦,三生的眼睛就一直盯着道士手中的葫芦,眉毛都缩成了一团,好几次想要飘过去救林依依都被无忧拦住。

    “爹爹,她不会有事吧?那葫芦里装的是什么?”三生有些不放心。

    无忧安抚了一下三生,“放心,不会有事的,那葫芦里装的东西伤不了她。”

    三生忧心忡忡的盯着林依依,虽然无忧再三告诉他林依依不会有事,可是他就是担心,要是林依依受伤了,就没人陪他玩了。

    道士被林依依一激,直接拔开了葫芦,朝着林依依洒了过去。葫芦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劈头盖脸的将林依依淋了一个遍。

    “啊……臭道士这是什么东西。”林依依尖叫出声,因为她闻见一股骚臭的味道,满身都是这股味道。

    道士哼了一声,“童子尿,看你这次还不速速现出原形。”

    林依依想死的心都有了,气得牙痒痒,这该死的臭道士竟然敢用尿泼她。她活了几十万不管是在天宫还是在人间,哪里被人用尿泼过?气死她了。

    “臭道士,你竟然敢用童子尿泼我,你竟然敢……”林依依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刚才那两个小道士会离开,为什么回来的时候会脸红,她还以为这两个小道士是看见她的容貌才会如此。原来竟然是因为这个该死的童子尿。

    林依依那一声听起来有些凄厉的叫声,使得台下的人以为林依依这是要现出原形了,等叫声过后定睛一看,林依依除了从头到脚被童子尿打湿了一些,看起来有些狼狈以为,并没有现出任何原形。

    道士本来信心满满,要知道童子尿可是除妖的利器,何况他两位小师弟一直修炼,修道者的童子尿比凡人的童子尿更胜一筹。

    再厉害的妖魔鬼怪只要沾染到童子尿就算不现出原形也会露出部份形态。等到林依依发出了那一声惨叫,道士以为自己的法子已然奏效了。

    “妖孽看你还有何话说。”道士回过头正得意却见林依依瞪着他,一副要把他碎尸万段的表情,即便林依依面露凶相,可是她的脸依旧光滑如初,只是多了些童子尿在脸上,看起来狼狈而已,却并没有露出任何的异样。

    “你,你怎么会……”道士正要说为什么林依依被童子尿淋了没有一点点的反应。突然,道士变了脸色,怒气冲冲的转身,一手抓了一个小道士,咬牙切齿的怒道:“说,为何你们已经不是童子了?修道讲求清心寡欲,你们如此妄为破戒,如何修道?如何降妖除魔?”

    年长的道士很是痛心,更恨自己这两个小师弟竟如此不洁身自好,妄为修道之人,令师门蒙羞。

    破戒?这是多严重的事,两个小道士连连摇头惶恐道:“师兄我们没有,我们没有破戒,真的没有破戒。”

    年长的道士根本不听解释,“没有破戒,那为何那妖孽跟个没事人一样?啊,为什么一点效果都没有?你们还敢撒谎,回去我就禀告师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