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23章 妖孽我要杀了你
    两个小道士简直是欲哭无泪,“师兄我们真的没有破戒啊,你相信我们。”

    年长的道士脸色相当的难看,根本不听两个小道士的解释。

    “臭道士,你敢用尿泼我,我跟你没完!”林依依咬牙切齿的吼道。

    “爹爹,我们要不要过去,依依她好像生气了。”三生见林依依发脾气,拉着无忧小声的问道。

    “她现在应该不想见到我们。”无忧顿了一会儿开口。好歹林依依也是前司命星君,有几分面子,自然不想他们看到她被尿泼的狼狈模样。

    “可是……”三生还想说什么,无忧转头看向三生,三生住了口,没有再说话。

    “妖孽,别以为你躲过了童子尿我就没办法了。”林依依本来很是生气,但是看到道士比她还要愤怒的表情,顿时冷静了下来。这笔账,她先记下了,一定会想办法还回来。

    “臭道士,你也是修道之人,虽然老了些,你使唤那两个小的做什么,他们没有童子尿,你有吧,虽然是个老童子了。”林依依毫不避讳的讽刺道。

    “妖孽,你说什么?”道士听到林依依的话,气得脸都红了。

    “哟,你还知道害羞啊,敢情你们这些臭道士修了一辈子只知道用尿来收妖啊,那岂不是人人都能除妖了?”林依依吐了一口唾沫,一身的尿骚味儿,熏得她难受。

    “好,好好,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妖孽!”道士好歹是修道之人,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句话,不像林依依荤素不忌什么话都能说出口。

    林依依笑道:“多谢夸奖,臭道士,你不是想用童子尿收了我吗?你那两个小师弟已经不是处子了,不是还有你么?哎呀,不会连你也不是处子了吧?”

    说完林依依还故作惊讶的拔高了声音,这最后一句说得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妖孽,你休要妖言惑众,毁贫道清誉,贫道自幼拜入师门,岂容你这妖孽污蔑?”道士气的浑身发抖。他外出降妖除魔已经很多次了,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能说会道的妖孽。

    “污蔑?我看臭道士你是心虚吧?你既认定我是狐妖,这镇上所有的人都知道,狐妖在绿倚楼害了那么多的人。你又如此确确的说我是那害人的狐妖,想必是早已去过绿倚楼了。你一个道士都能去得绿倚楼我又如何毁你清誉?”林依依劈哩叭啦的说了一通。

    “贫道去乃是为了捉住你这妖孽!”道士被林依依气到了,指着林依依厉声辩解道。

    “既然不是,那你就证明一下你还是不是童子之身,是与不是不就是不就一清二楚了?”林依依不急不躁的说道。

    道士拂袖怒视,“我等修道之人又何须在你这妖孽面前自证清白,荒唐!”

    “哎呀,就算你不是童子之身我也不会嘲笑你的,放心,大家都懂的。”林依依冲着道士抛了一个媚眼。如果不是林依依被绑着,想必这番话她还会配上一个销魂的动作。

    “你,你……”道士往后退了几步,拔出腰间的佩剑,怒道:“妖孽,我要杀了你!”

    然而身后的两个小道士见此连忙抱住年长的道士,“师兄,使不得,使不得。”

    “你们放开,有什么使不得的?我不过是替天行道除了这妖孽,诛杀妖孽有何使不得?放开!”显然那道士已经被林依依气得失去了理智,才会如此激动。

    然而被绑着的林依依根本半点不见害怕之色,反而扯着嗓子喊道:“救命,道士要杀人了,救命!”

    “爹爹,她在叫救命。”三生盯着林依依,片刻都不敢眨眼。

    “嗯。”无忧淡淡的哼了一声。

    “爹爹咱去救她吧,那道士都举剑了。”三生害怕要是那两个小道士拉不住那人,那把长剑岂不是要刺进林依依的身体里?

    无忧低头看着三生,“凡事淡定,切忌急躁!”

    三生低下了头,嘴上答应道:“哦。”实际上三生还是忍不住去看林依依,害怕林依依出事。

    无忧自然是看到了三生的小动作,在心里微叹,这么多年了,果然还是孩子性子。

    就在两个小道士拦着年长的道士时,台下一声喊叫,“我的儿,儿子,你怎么了?”

    原来是一直在台下的周夫人母子,原本精神恍惚,被吸了阳气身体孱弱的周一鸣此刻倒在地上不醒人事,所以周夫人才会惊声叫喊。

    “儿啊,你怎么了?可别吓娘,儿啊你醒醒,醒醒啊。”周夫人抱着周一鸣哭嚎不止。

    周夫人一向声音大,她这一嚎叫自然立即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住了。当然也包括林依依和要拿剑劈了林依依的道士。

    林依依一听周一鸣出事了,立即紧张的往周一鸣的方向看去,奈何台下的人将周一鸣团团围住,根本看不见。

    周一鸣身上还有容月的残魂,那片残魂她还没有从周一鸣的身上取出来,周一鸣可不能出事。

    道士一听到周一鸣出事立即从台上跳了下来,“让开,让贫道看看!”

    人群散开,道士走到周一鸣面前,只见周一鸣脸色紫青,眼睑下一片青黑之色,两眼向上翻动,眼仁呈现灰白之色。浑身还不停的抽动,就如同发羊癫疯一般。

    周夫人抱着周一鸣神色慌张,见到三个道士走过来,立即求道:“道长,求求你,救救我儿,道长,你看看我儿这是怎么了?”

    “夫人,麻烦你把公子放在地上,贫道要替公子看看。”道士客气的说道,脸色却是异常的凝重。

    周夫人依言将周一鸣放在地上,道士手指在眉心一点,皱着眉看着在地上无意识抽搐的周一鸣,顿时大惊。

    这周一鸣身上阳气极弱,几乎是油尽灯枯,身上满是死气,显然已经有回天乏术之相。若是寻常人,此刻必定早已经断气,可这周一鸣竟然还吊着一口气没有咽下去。

    这道士也是有些真本事的,不然也不会看出林依依不是凡人。道士手指结了一个手印嘴里念叨着咒语,那咒语倒是与那些一贯道士念叨的什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的陈词滥调有所不同,叽里咕噜的一通跟绕口令似的。

    道士一番的折腾,周一鸣非但没有好起来,反而抖动得更为厉害了,那样子看起来马上就要断气了一般。

    周夫人看到周一鸣如此,在一旁是鬼哭狼嚎的疯哭,好在她哭归哭却知道分寸,即便周一鸣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断气,她还是没有上前阻止道士施法,想来她应该很是信任这道士。

    道士一通施法之后,周一鸣的情况并没有好转,而且周一鸣的魂魄竟隐隐有离体之态。而在周一鸣魂魄挣扎着想要离开肉体之时,一道淡红色的残魂却紧紧的拉扯着周一鸣的魂魄阻止他魂魄离体。

    “竟是你这小小的残魂在作祟!”道士哼了一声,在他看来周一鸣之所以现在要死就是这道残魂在作祟。

    “一道小小的残魂竟妄图想要夺身成人,简直是痴心妄想,只要有贫道在此,你休想作乱。”道士觉得那道残魂与周一鸣的魂魄纠缠乃是为了驱赶周一鸣的魂魄,从而夺取周一鸣的肉身。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许多的孤魂野鬼因为不能下地府投胎转世,有的便走偏门直接在阳间寻找像周一鸣这般阳气弱阴气盛的人,覆身在那人的身上挤走原主的魂魄,自己用这具夺来的肉身在阳间行走。

    这种法子在孤魂野鬼之中尤为盛行,但是这种夺肉还魂之法却为世道所不容,那被挤走的魂魄乃是生魂,生魂离体无法回体久而久之就变成新的孤魂野鬼,无法投胎转世。

    采用夺肉还魂成功的孤魂野鬼虽然能代替原主享一世阳世的生活,但是待到肉身阳寿已尽,那孤魂野鬼同样不能去地府轮回转世,依旧回归继续做孤魂野鬼。

    因为这夺肉还魂之法并不是什么好法子,再加上此乃害人之术,修道之人自然遇到这种情况必定是责无旁贷,捉鬼救人。

    而今这道士将周一鸣体内的那道残魂看成了想要夺取周一鸣肉身的孤魂野鬼之流,在他看来只要除了那道残魂,周一鸣就能恢复正常,或许能保住一命也说不定。

    道士说罢就要动手除去那道残魂,林依依大惊,顾不得其他,直接大喊一声,“不要。”

    就要强行冲破身上的捆妖索想要去阻止道士。无忧见此一挥手,林依依身上的捆妖索散落在地,林依依犹如一阵风一般瞬间移动到道士面前。

    “你这妖……”道士还来不及开口,林依依快如闪电的朝着道士就是一掌劈了下去,道士不曾想林依依会这么快挣脱捆妖索,一时不察,被林依依直接打飞了出去。

    道士原本控制着周一鸣的身体,压制着周一鸣体内的残魂,如今被林依依打飞出去,顿时周一鸣体内的两道魂魄就要从肉体上脱离出来。

    林依依慌了神,想要直接毁了周一鸣的魂魄将那道残魂剥离出来。可是那道残魂似乎知道林依依的想法,并不愿意林依依这么做,纠缠着周一鸣的魂魄不放。

    “容月,求你了容月,不要。”林依依小声的哀求道。

    她害怕,害怕容月不放,这一片残魂若是就随了周一鸣的魂魄从肉体上剥离出来,从此她就会再费上很多的时日去寻找。不,她不要,她已经等的够久了,她不要。

    可是不论林依依如何乞求,周一鸣体内的残魂就是不愿意放开,林依依若是强行将那片残魂分出来势必会伤了那片残魂。

    林依依无法,只得咬牙帮助周一鸣从新将周一鸣的魂魄压了回去,为了避免周一鸣再此魂魄离体,林依依念了几道口诀帮助周一鸣稳固阳气。做完这一系列事,直到确定周一鸣无大碍,林依依才松了一口气。

    林依依做这一系列的事,周围的人都跟木偶似的没有任何反应,她抬头朝无忧的方向望了一眼没有说话,她知道是无忧在帮她。

    可她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需要做,那就是被她打飞出去的那个道士。

    林依依那一掌下手并不轻,以至于那道士现在躺在地上起不来,林依依沉着脸走到道士面前。就是这个臭道士,差点害得她与容月再也无法相聚,这口气无论如何,她也咽不下去。

    “你,你果然是妖孽,咳咳……贫道果然没有看错。”道士虚弱的咳嗽了两声,想要从地上起来,却跌了回去。

    他被林依依那一掌打伤,而且伤得不轻。此时体内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妖孽?你可知你除妖的本事都是谁传授的?”林依依说罢在道士耳边小声的念了一句口诀。

    “你,你怎么会……”道士惊讶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浑身发抖。

    林依依冷笑,“我怎么会知道你修道一门的口诀是么?”

    “因为是我创的啊,你说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林依依伸手掐住道士的脖子,道士因为窒息脸色变得紫清,可是他依旧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依依。

    林依依又岂会这么轻易的杀了这道士,杀人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对于林依依来说,杀人又怎么会有折麽人来得有意思?

    林依依松了手,道士趴在地上一阵猛烈的咳嗽,好久才缓过气来。

    “不可能,本门口诀乃是我派师祖所创,我派师祖早已白日飞仙,你休要诋毁师祖。”道士根本就不相信林依依的话。

    若是平日里她遇到如此维护她的人,她定要好好的对这后辈夸奖一番。可是现在,她只想好好的收拾这个不知所谓,眼瞎的半吊子道士。

    “碧凌谷何时如此不济,收你这种眼瞎的人,难怪会日渐凋零。”林依依鄙夷道。

    林依依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块黑不溜秋的东西甩到道士面前,“可认得此物?”

    道士看到地上的东西,整个身体都抑制不住的颤抖,这地上的东西他自然是识得的,此乃碧凌谷的镇谷之宝,供奉在大殿之内,每个入门的弟子都需要参拜,据说是师祖飞仙前留下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