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24章 交易
    “你,你怎么会有此物?”道士不可置信的看着林依依。

    “你说呢?你不是已经看出我不是凡人了么?试出我是妖了吗?你现在觉得我是什么?”林依依露出一抹冷笑。

    非人非妖,非鬼非魔,那就只能是,是仙。道士不敢相信,不可能,怎么会?可是若此女子不是他碧凌谷的师祖,又怎么会他碧凌谷的咒语?又怎么会有他碧凌谷的镇谷之宝?

    “你当真是师祖?”道士还是有些不相信,“可是你为什么要害那位周公子?”若是师祖下凡来游历借用凡人的肉身倒是可以理解,但是他是亲眼看到师祖想要将周一鸣的魂魄吸出。人没有魂魄可就是要死的,所以他才会以为师祖是妖。

    “害?他如今活得好好的,你说我害他?”林依依不答反问。

    道士想起刚才,要不是林依依强行将周一鸣的魂魄禁锢在肉体之内,周一鸣此时恐怕早已经变成一抹孤魂野鬼了。

    道士觉得自己果真是愚昧,竟把珍珠当鱼目。当即跪在地上,“弟子无道雍拜见师祖,弟子有眼无珠冒犯了师祖,请师祖责罚。”

    “无用?你果真是无用之才,这名字倒是很适合你,你的确该好好责罚,既学艺未精当好自在谷中修行,竟也妄自出来害人害己。如今谷中谁人做主?”林依依问道。

    道士恭敬的回道:“清微子师尊。”

    “小微子越发的没用了,多少年了还守在那小山谷里。”林依依嫌弃道,“那你回谷自去他那里领罚,谷中的无为洞很适合你,你就去那里呆个十年再出来。”

    道士听到无为洞打了一个寒颤,那地方乃是谷中最凶险之地,凡是进无为洞的必定是谷中最出众的弟子。进去修行等到出来便是一个质的飞跃,可他学艺未精,进去只是受罪而已。可是师祖已经发话,他又哪里敢有意见。谁叫他对师祖不敬呢。

    “这个东西你拿回去给小微子,告诉他,我过段时间去看看他。”林依依指着地上黑不溜秋的碧凌谷镇谷之宝。

    “师祖要回碧凌谷?”道士诚惶诚恐的看着林依依,他可是冒犯了师祖,要是师祖跟师尊告他一状,他这辈子可就完了。

    林依依自然是看出了道士的忧虑,“你放心,我找小微子可不是为了告你的状。”

    道士磕了一个头,“多谢师祖。”

    “这件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知道该怎么做。”林依依说完看了道士一眼。

    “知道,知道,弟子知道该如何做,师祖放心。”道士连忙说道。

    林依依回到台上,将捆妖索绑在自己身上,朝着无忧看来一眼。无忧再次一挥手,原本不动的人群一下子都清醒了过来。

    “儿子,儿子,你怎么样?”周夫人爬到周一鸣身边,抱着周一鸣慌张的喊道。

    “娘。”周一鸣暂时没有危险,如今已经清醒过来。

    “儿子,你可算醒了,你吓死娘了。”周夫人抱着周一鸣哭道。

    “娘,我没事。”周一鸣虽然面色依旧难看,但是精神却好了许多。

    “道长,多谢道长救我儿。”周夫人拉着道士千恩万谢。

    道士脸色僵了僵,心虚的看了一眼台子上的林依依,“不,不用谢,救人乃是贫道的天职。”

    周夫人又是感谢了一番,四周的人看到刚才还抽搐不止的周一鸣此时虽然虚弱,但是却实实在在的清醒了过来,对这道士又有了一些好奇。

    那两个小道士有些疑惑,可是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今自己的师兄又被一群凡人围着上不得前,只能将疑惑埋在心里。

    道士上了台又为林依依一番的解释说辞,只说自己弄错了,对不起林家小姐云云,然后恭敬的将林依依给放了。

    等到人群散去,林依依回了府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去到忘川等人住的别院。

    林依依被放了,忘川等人没有事就回到了别院,此时正围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林依依一踏进来就将手里的油纸包放到无忧面前,“给你的,我一向不喜欢欠人情,多谢你今日出手。”

    无忧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林依依放在他面前的纸包,“一包茶就算还人情?”无忧淡淡地开口。

    林依依一顿,“那你还想如何?”虽然那一下对于无忧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可是的确不是一包茶就能还清的。但是她实在想不到还要怎么还,因为在她看来这个无忧根本什么都不缺,这包茶叶还是她见无忧时常饮茶才买的。

    无忧没有说话,三生倒是飘到林依依身边问道:“你有没有受伤?”虽然三生见到林依依生龙活虎的,但是出于关心,他还是要亲自问一下,毕竟林依依是他的“童养媳”。

    林依依捏了捏三生白嫩的脸蛋,“我没事。”

    “可是我看见你被那童子尿淋了个透,真的没事?”三生追问道。

    林依依一听到童子尿脸色僵了僵,三生不提还好,一提起童子尿林依依心里那叫一个窝火。她觉得自己还是对那个叫无用的道士处罚还是太轻了,要是按照她的性子她就肯定要把那道士扔进粪坑里泡他个三天三夜,让他敢用童子尿泼她,她一定要再给他嘴里灌满屎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用童子尿泼人。

    “你这司命星君也是天上地下第一人。”无忧凉凉的补充了一句。

    林依依自然知道无忧指的是什么,心里憋着的那股气更是无法咽下去,都是那臭道士惹出来的,害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让她以后如何再抬起头来?

    林依依心里憋气归憋气,但是她今日前来自然还有重要的事需要商量。林依依瞪了无忧一眼,对着忘川说道:“忘川啊,你想不想要银子?很多很多的银子。”

    忘川摇摇头,“不想。”忘川说的是实话,自从她搬到这别院里来,每天的三餐都有林依依给她们安排好,如此不愁衣食她自然是不想银子这档子事了。

    林依依一怔,忘川不是很喜欢银子吗?怎么突然对银子不感兴趣了?不可能啊,当初她在绿倚楼可是见识了,忘川一个女子在一堆干尸之中捡银子,可见她是很喜欢银子,没道理现在突然不喜欢了,定然有什么原因。

    “为什么不想?我看你当初在绿倚楼可是捡了很多银子。”林依依问道。

    忘川理所当然的道:“原本我挣银子是为了养三生和无忧他们,如今儿媳妇你给我们都安排好了,我自然不想了。”

    林依依忽略了忘川那一声儿媳妇,心道,敢情是因为她供他们吃住,所以忘川才不想要银子的。

    林依依突然露出哀伤的神情,“可是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离开这里了,这里怕是你们以后不能再住在这里了。”

    忘川一怔,“你要离开?”

    林依依点点头,“你们也听见了我与那无用道士的话,过些时日我会去碧凌谷,到时候只怕没办法再照看你们了。”

    不能再住大房子,每天也不会有人送饭菜,那岂不是他们又得回河里住?一直住在河里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如今住了大房子再回去住河里,自然是不习惯的。

    但是房子是林依依给安排的,人家现在要走,他们自然是不能再住在这里的。这个道理忘川还是懂的,毕竟这大房子不是他们自己的。

    忘川突然觉得要是自己有个房子该多好,至少他们有地方住,不用住河里。

    “你刚才说很多银子?在哪儿?”没有人提供住宿吃食,忘川自然首要的就是想到银子。

    见忘川重新对银子感兴趣,林依依正色道:“实不相瞒,我有一事相求,若是忘川能答应,这座别院就送给你,另外我会奉上白银五千两,如何?”

    “真的?好。”忘川连问都不问是什么事,直接就答应了。

    “多谢!”林依依倒是没想到忘川连问都不问就直接答应,道完谢,林依依说道:“今日你们也看见了,周一鸣身上有容月的一片残魂,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把周一鸣身上的那一片残魂取出来,只要取出来,这座院子和五千两白银就是你们的。”

    “残魂?”忘川皱了皱眉,那片残魂她刚才是见了的,但是要是把那片残魂取出来那个人不就会死么?

    “嗯,我已经收集容月的残魂十万年,我也知道想要取出这片残魂有难度,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帮我。”林依依说完看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无忧一眼。

    取出周一鸣身上的残魂自然不是靠忘川,而是靠无忧。但她知道若是她有求于无忧,他必定不会同意,但是忘川不一样,只要忘川同意,无忧就不会反对。

    “好,只要把那片残魂取出来,你就答应把这院子和银子给我?”忘川说道。

    “对,如此一来你们也不用再住在河里了。毕竟正常人是不会住在河里的。”林依依故意加了后面一句,因为她知道忘川想要做寻常人,自然会对这些感兴趣。

    “果然是被洗过脑子的。”无忧冷不丁的开口。

    林依依一僵,她自然不笨,明白无忧的意思,无非就是在说她当着他的面算计忘川。不过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毕竟这件事对于无忧来说并不难办,而且她也说了会把这座院子送给他们,算是公平交易。

    忘川却是听不懂无忧话里的意思,疑惑不解的看着无忧,“洗脑?谁洗过脑。”

    无忧勾了勾嘴角,温柔的说道:“没事。”

    “哦。”忘川不愿意花心思去琢磨,既然无忧说没事那就没事吧。

    “你要走?”等到几人把话都说完了,三生才飘到林依依面前幽幽的开口。

    三生可爱的小脸上有着幽怨的表情,林依依一愣,随即伸出手想要去摸三生的脑袋,三生往旁边一躲,林依依的手落了空。

    “我不是小孩子了。”三生蹙着眉说道。他觉得林依依总是摸他的脑袋,就像爹爹摸他一样,他喜欢爹爹摸,但是却不喜欢林依依摸。

    林依依收回了手笑道:“嗯,三生不是小孩子了。”

    “跟我们住一起不好吗?为什么要走?”三生继续问道。他不想林依依走,林依依走了就没人陪他玩,没人给他讲故事了。林依依讲的那些故事比说书先生说的还好听。

    “因为我还有事要去做,很重要的事。”林依依说道。她本身跟忘川他们就不是一路人,忘川他们注定不会是平凡人,而她只想找齐容月的魂魄让容月回来而已。

    “是为了那块石头里的魂魄?”三生不傻,林依依有多重视那石头里的魂魄,他是知道的。每次那石头里的魂魄说话,林依依都会很高兴。

    林依依没有直接说是,好歹她曾经做过司命星君,对于人的想法还是有所感知的。她知道自己若说是,三生会不高兴的。

    “三生,每个人都有必需要去做的事,而那件事就是我必需去做的。若是事情办完了,或许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林依依说的委婉,其实她自己清楚,虽然容月的残魂还只剩下两片,但是还有一片还不知道在哪儿,或许一年,或许十年,又或许千年,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找到。

    “你说的,等你办完事,你要回来找我们。”三生看着林依依。

    “嗯,好等我办完事我就回来找你们。”林依依答应道。

    三生飘到林依依面前,“我会努力长大,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就长大了。”

    “好。”林依依为了三生开心答应道。事实上,她并没有把三生的话当真,只是觉得三生乃是说的小孩子话而已,或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把她忘得一干二净。

    得到了林依依的话,三生也不在皱着个眉头,反而开心了不少,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他一定要在林依依回来找他们之前赶紧长大。

    三生以为林依依会很快回来,然而他不知道林依依这一走就是杳无音讯,等到他找遍四海八荒终于找到她时,她与一个花容月貌的人在一起笑靥如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