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26章 三色火焰
    “黄口小儿,休得猖狂!”黄袍老道怒喊一声,接着双脚一蹬,身体腾空而起。

    黄袍老道先前离忘川有些远,虽然忘川身上有鬼气,可是刚才这院子上空满是孤魂野鬼,有鬼气并不奇怪他也没有注意。如今他飞至半空才见得忘川的真容,顿时大惊,喝道:“一只女鬼,竟也如此猖獗。”

    “我不是女鬼。”忘川听到黄袍老道的称呼有些不开心。今晚她已经说了两次了,先前林依依说过一次,现下这黄袍老道又说一次,让她很是不开心。

    这女鬼刚才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把所有的孤魂野鬼都给收了,想必有些本事,黄袍道士谨慎的看着忘川,对付这只女鬼想必要花些力气才行。

    “是与不是都一样,今日你敢来这里遇到贫道算你倒霉,再接贫道一剑。”黄袍道士食指在七星铜钱剑上一抹,划出一道血痕,顿时七星铜钱剑发出一道红光。

    黄袍道士再次左手向空中抛了三道黄符纸,七星铜钱剑划过黄符纸,三道黄符纸闪着红光朝忘川飞了过去。

    因为刚才黄袍老道就是用的三道黄符纸朝她打了过来,可那黄符纸燃起的青光并没有伤到她,所以忘川自以为这三道黄符纸与之前的三道乃是一样的,并没有出手阻止。

    同样三道黄符纸准确无误的贴在了忘川的身上,不过这次燃起的并不是青色的火焰而是蓝色的火焰,忘川感觉有一丝刺痛,伸手啪啪的将身上三处蓝色火焰的地方给拍熄灭了。

    “你这是什么火?怎么还能变颜色?”忘川扑灭了身上的火好奇的看向黄袍老道问道。

    刚才那黄袍老道朝她扔过来的黄符纸明明燃起的火焰是青色,现在同样的扔过来就变成了蓝色。

    黄袍老道本以为自己这三道蓝色火焰足已让忘川吃些苦头,可没想到自己的三道火焰过去,就跟挠痒痒似的,忘川根本没有多少感觉,甚至还在问他能不能变颜色。这简直是让黄袍老道觉得脸面无光,更是怒意横生。

    “好,有胆量就再接贫道一剑。”这一次黄袍道士从腰间拿出一个小布包,将小布包里的东西往七星铜钱剑上一倒,剑身立刻发出嗡鸣之声,似乎想要挣脱黄袍老道的手朝忘川冲过来。黄袍老道又拿出三道黄符纸往天空一抛,接着大喝一声:“去。”手中的七星铜钱剑指挥着三张黄符纸朝忘川疾驰而去,这一次三张黄符纸带着凌厉的杀气,忘川对于危险的感知很强,先前那两次是因为她感觉不到一点危险,所以才会任由黄符纸贴到她身上。这一次,她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危险,自然不会那么听话乖乖的任由黄符纸贴上来。

    忘川往后一退,随手朝着那三道符纸打出鬼气,然而鬼气打出并没有阻止那三道符纸,那些鬼气打过去就像一阵风吹过一般,符纸只是轻微的晃了晃,然后继续朝忘川射了过来。

    忘川本以为自己打出去的鬼气就能让那三张符纸给废了,所以虽然往后退了一些,但是并没有退多少。等到她看到自己的鬼气对黄符纸没有任何的作用时,那三张黄符纸已经到了她跟前,不得已忘川只能伸手去抓,那三张黄符纸触碰到忘川的手立刻燃起了紫色的火焰。忘川只感觉手心被火灼烧得生疼,呲呲的冒着鬼气。

    忘川疼得跳脚,用力的将手中的紫色火焰甩掉,可是甩了半天紫色的火焰不仅没有熄灭,反而有越燃越烈的趋势。

    黄袍老道见此情形,老脸扯了一个微笑的幅度,冷哼一声,“女鬼,贫道的三色火焰滋味如何?”

    黄袍老道很是自信,他降妖除魔几十年还不曾有厉鬼在他的三色火焰下逃生过,虽然忘川有些本事,但是在黄袍老道看来,这道紫色火焰定然能将忘川烧成灰烬。

    手心里的疼痛让忘川皱起了眉头,忘川飘到一棵大树旁,举起手朝着那棵大树招呼了上去,紫色的火焰触碰到茂密的树叶,弱了一些,却并没有灭,只一瞬间又开始燃起来了。反而是那茂盛的树叶开始发黑蜷缩,黑了一片。

    忘川见树不行,就又飘到墙头,将手按在墙头察了好几下,依旧没有将手心里的紫色火焰熄灭。虽然手心里的刺痛忘川还忍得了,可是手心里燃着一团火,不论是谁也不会任由那团火燃烧着。

    忘川用了很多法子都不能将手心里的火焰熄灭,最后福至心灵,朝着手心呸呸的吐了两口口水。

    没想到忘川这两口口水下去,手心里的紫色火焰竟然开始萎靡,最后竟然熄灭了。看到手心里的火焰熄灭了,忘川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的。”黄袍老道不可思议的看着忘川用两口口水就将他的三色火焰给熄灭了,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忘川缓过神来,心里却因为这团紫色的火焰怒气横生,这黄袍道士无缘无故的放火烧她,简直太过分。

    “喂,你为什么用火烧我?”忘川怒道。

    黄袍道士冷笑一声,“贫道今日就亲自动手除了你。”躲得过三色火焰又如何,他这几十年什么妖魔鬼怪没有见过?最后还不是被他打得灰飞烟灭。

    “你是想打架?”忘川有些诧异,毕竟面前这个人看起来已经快行将就木,她怕自己一不注意就送他去见牛头马面了。

    黄袍老道根本不听忘川说话,拿起七星铜钱剑腾空朝着忘川扑过去,忘川怕自己一出手就将这老头给送去见牛头马面了,所以并没有直接接招,而是往后退躲避黄袍老道的攻击。

    “忘川,你先拖着那老头,我先进去找周一鸣。”林依依躲在树丛里传音入密道。

    说完,林依依看了一眼在半空之中纠缠的两人,猫着身子往周家后院走去。周一鸣的屋子她是知道的,上次她就来过,却恰好被周夫人瞧见,还被她那三个不争气的徒子徒孙给搅和了一通。

    林依依轻车熟路的往周一鸣的屋子走,路过周家后院大厅,厅内挤满了周家的人,周夫人和周老爷也在其中,还有周家的下人,一个个都面露惊惧之色。

    “老爷,你说前院怎么样了?”周夫人在大厅里惶惶不安,很是担忧。

    周一鸣是她唯一的儿子,宝贝的厉害,如今却遭了如此大难,好不容易从死人堆里活过来却又被那群不干净的东西惦记上,周夫人这忧心了好几日,人都老了许多。

    “别担心,没事的,道长法力高深,一定会将那些东西给清理干净,再说了,这不还有我们吗?道长已做了万全之策,鸣儿只要熬过了今夜必定以后会大富大贵的。”周老爷出声安慰道,其实脸色一点不比周夫人好。

    毕竟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一辈子也没有碰到过,却没想到活了一把岁数临老了却让自己的儿子给碰到了。想想这老两口还能清醒的在这大厅之中守护自己的儿子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你听见没,外面好像有动静。”大厅里的一个家丁小声对着旁边的人说道。

    “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那可是鬼啊,人怎么可能斗得过鬼?”另外一个家丁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老爷,夫人,我,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想回家。”其中一个家丁害怕得瑟瑟发抖,鼓起勇气走到周老爷周夫人面前。

    这家丁一发话,其他的家丁都开始躁动不安,前院里轰的一声传来一声树枝断裂的声音。顿时,大厅里所有的家丁都慌了神。

    “老爷夫人,我们不干了,你们放我们走吧,银子我不要了。”

    “我家里老母亲还要我供养,我不能死啊。”

    “老爷夫人,我不想死,让我们走吧。”

    一时之间整个大厅里的人纷纷开始向周老爷周夫人请辞。

    周夫人听到这些人的话脸都气歪了,这个节骨眼上,这些人竟然想走,“我周家平日里对你们不薄,如今周家有难,你们一个个竟然要走,一群白眼狼。”周夫人气得脸都绿了。

    “夫人,若是寻常的事也就罢了,那是鬼啊,我们又怎么打得过?”其中一个家丁辩解道。不是他们不乐意留在这里,只是他们是人也怕死。

    “怕什么,道长说了,只要我们在这里守好,道长在这里布了阵法,大家不会有事的。”周夫人说这话连自己都没有信心,因为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砰地一声又有什么东西被撞落。

    这一声响让屋子里的人彻底躁动了,几个激动的家丁高声喊道:“我们要离开这里,不要死在这里,让我们走吧。”

    “谁都不许走,只要肯留下的每人一百两白银。”周夫人高声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她就不信有银子这些人会不留在这里。

    “给再多银子也不行,我们不要死在这里。”

    周夫人气得浑身发抖,退后一步,周老爷伸手扶着周夫人,“夫人,算了吧。”

    “算什么?你想就这么看着儿子死?”周夫人扭头呵斥道。

    周老爷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动了动嘴唇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周夫人看着闹哄哄的大厅,厉声道:“留下来的每人给两百两银子,要走的我也不拦着,不过现在外面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还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你们执意要走,出去被鬼附身或者被厉鬼给撕碎了,我周家可不负责。道长说了,只要待在这里守好阵法,就不会有问题。你们要走的现在就走,我绝不阻拦。”

    周夫人这话一出,顿时闹哄哄的大厅安静了。

    有的是因为周夫人说的两百两银子,要知道来做家丁的好点的一月也不过一两银子,两百两银子够一般家庭吃一辈子的了。

    有的是因为周夫人那句话,外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要是现在出去碰到厉鬼,那岂不是连命都没有了?至少现在这里还是安全的。

    周夫人扫视了一眼大厅里的人,见没有一个人再闹着要走,紧绷的脸顿时松了不少,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好既然大家不走,我周家绝不会亏待大家,等天亮了,一人两百两银子立刻发给大家。”

    林依依躲在大厅外面,听到周夫人的话在心里暗骂道:“这老太婆太讨厌了。”

    想要进周一鸣的屋子,就必须穿过这个大厅,外面那老道士既然要保住周一鸣,她早该想到那老道士会做好万全之策。没想到除了外面的结界和他亲自镇守以外,在这里还设了一道屏障。

    这老道也当真是心狠手辣,竟然用活人做阵,这阵法看似没有问题。但是若是有厉鬼想要进入,那么就相当于要杀了里面所有的人才能破此阵。这里面所有的人都充当了这阵法的其中一个部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要直接破了此阵是不可能了,要么引诱里面的人出来,只要有人出来,这老道布的阵就有了缺口,只要有了缺口,这阵法就不攻自破了。要么绕道进入内院,可既然那老道能在这里设下这种阵法,想必想要从其他地方进入内院更是不可能。为今之计她得设法引诱里面的人出来才行。

    林依依琢磨着如何让里面的人出来,她这般模样是不行的,会被那周夫人认出来,还得画点妆装扮装扮才行。

    林依依将满头青丝披散开,又绕道去了厨房在敷上了一层白面,用番茄汁涂了一个七窍流血的模样,还顺便找了一身白布衣服换上。大晚上的,看上去还真有两分狰狞恐怖。

    做好了这一切,林依依走到院子里,让自己飘在半空,发出鬼一般阴森恐怖的笑声。

    “什,什么声音?”果然大厅里听到林依依的怪叫声,一个个吓得面如土灰,瑟瑟发抖。

    “好,好像是鬼叫声,你听像不像?”另外一个人害怕的问道。

    “啊……那那,那是什么?”突然一个人大叫,指着刚飘过去的林依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哪里?哪里有东西?什么都没有啊,你别吓人。”旁边的人回头看向外面,什么也没看到。

    “真的,我看见了,有个白影飘过去了,披头散发的好恐怖!”那人惊恐的喊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