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27章 要不回避一下
    “哪里?在哪里?什么都没有啊,你别自己吓自己。”旁边的人安慰道。

    “我真的看见了,头发拖地,七孔流血的模样。”那人脸都吓白了。

    周夫人听到大家的议论,沉了脸,心里虽然同样害怕,可是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她不能害怕。

    “只要咱们不出去,有道长的法阵,厉鬼进不来,不用害怕!”周夫人强压住心里的恐惧说道。

    林依依躲在树丛里听到周夫人的话磨了磨牙,这个老太婆话真多!

    林依依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随即快速的从周夫人眼前飘过,露出一双血淋淋的眼睛,咧嘴笑得很是瘆人。

    周夫人刚说完话回头就看到林依依那恐怖的模样,惊呼一声,脚步往后退了好几步。顿时脸色青白,显然是受了惊吓。

    “夫人,你怎么了?”周老爷扶住周夫人。

    “那,那……”周夫人指着门外,手指颤抖说不出话来。

    “夫人你也看见了对不对,你看见那只鬼了,啊……真的有鬼,有鬼。”先前看到林依依的那人见到周夫人吓得说不出话来,立刻大声尖叫道。

    顿时周围的人又开始躁动不安,连周夫人都看见了,那就说明真的有鬼。

    林依依见里面的人开始恐慌,勾了勾嘴角,只要再接再厉,她相信有人会支持不住跑出来。

    果然当她再次露出森白的牙齿朝着那人笑时,那人突然睁大了眼睛惊叫着跑了出来,直直的往前院冲。

    前院可不行,忘川跟那个黄袍老道正打得火热呢,林依依出现拦住那跑出来的人,想要好心提醒一下,免得误伤了他。然而等她一出现在那人面前,那人直接两眼一番,晕了过去。

    林依依伸脚踢了踢,“喂,喂……”叫了两声,地上的人毫无反应,看来晕得有些厉害了。

    好吧,晕了就晕了,总比跑到前院去打扰忘川和那黄袍老道斗法好。

    林依依如愿的进入了后院,自然不会再去管那群瑟瑟发抖的人。林依依很快找到了周一鸣的房间,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动静都没有。林依依站在周一鸣房间门口,并没有立刻推门进去,而是眼神凝重的盯着房门。

    那黄袍老道既然知道今日是阴十六,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做了如此多的防范措施,没道理在周一鸣房中什么都不做。

    林依依觉得这房间里指不定还有更厉害的在等着她,还是小心些比较好。

    “周一鸣?”林依依没有进去,试探的开口。

    “嗯……啊……”屋子里传出来一阵细碎的喘息声,很是细微,若是不注意根本听不到。

    屋内有人?林依依脸上一沉,难道黄袍老道派了人在周一鸣屋子里?

    “嗯,唔……”又一声压抑的声音响起,这一次林依依听的分明。她知道这是什么声音,这种声音她听过自然是明白。

    难道已经有女鬼抢先一步进去了?不行,容月的残魂还在周一命体内,她不能让女鬼霸占了周一鸣的身子。

    林依依顾不得屋内是否设阵,直接一把推开了房门,屋内的场景相当的香艳。

    只见一只长发披肩的女鬼全身赤裸趴在一个身体魁梧健硕的壮汉身上,壮汉被女鬼压着满眼的迷离,一人一鬼正情浓意浓。那些破碎细味的声音正是女鬼发出的。

    而在一人一鬼旁边躺着三具壮汉的尸体,每一个都衣衫不整,半裸着身体,身上有女鬼的咬痕。然而三具壮汉的尸体脸上都挂着销魂的神情,显然他们死时都是在与女鬼行欢之时不知不觉的死去的。

    林依依老脸一红,如此香艳的场景着实有些不堪入目。打扰人行乐这种事是会遭天打雷劈的。

    如若是平时,林依依定然会闭上眼睛说一声抱歉打扰了。可此时却不是,她是来拿容月的那一片残魂的,自然不会顾及这一人一鬼在做什么事。

    林依依扫视了一遍屋子,发现床上有一团被子在耸动,想来那便是周一鸣,林依依抬脚就要往屋里走。

    “你若想与那女鬼缠绵一番就尽管进去。”身后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

    林依依一个激灵将腿收了回来,回过头看见无忧一身白衣站在院子中间,神色清冷淡漠的看着她。

    林依依倚在门框上,眯了眯眼睛,这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她一点察觉都没有?

    虽然她今日拐着忘川来周府并没有特意让无忧知道,可她知道,就算她不说这个无忧也会跟来。不过她以为此时无忧定然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看忘川与那黄袍老道斗法,以备在忘川有危险的时候英雄救美。却没料到这个无忧竟然会丢下忘川的安危跑到这里来了。

    林依依挑了挑眉,揶揄道:“没想到看你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竟然有偷看人鱼水之欢的癖好!”

    “彼此彼此,不及司命星君,想必十万年很是难熬,若不是我及时阻止,那女鬼,想来逃不出司命星君的手掌了。”无忧淡淡的开口,明明是一番毒舌的话,偏偏被无忧说得云淡风轻。可就是这份从容清淡,又一次让林依依气得吐血。

    林依依自问她还从未遇到能从她身上讨到便宜的,偏偏这无忧却能让她败下阵来,让她很是恼怒。

    不过无忧的话她却无法反驳,刚才是她关心则乱。此时冷静下来自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上,她已经来这里这么久了,而且还跟无忧两个人谈话。然而屋内的一鬼一人似乎根本没有发现他们来了,依旧忘我的水乳交融,此时情绪正浓。

    林依依抽了抽嘴角,若这院子只有她一人也就罢了,毕竟她曾经是司命星君,这些情到浓时的事懂得多了。可是这院子里除了她还有一个无忧,而这个无忧再如何也是个男子,她跟一个男人在这里看一只女鬼和人行鱼水之欢实在是有些……

    林依依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免觉得有些尴尬!

    “咳咳……那个,你看咱要不要回避一下?”林依依建议道。

    反正现在周一鸣也无事,她也不急于一时,想着或许等这一人一鬼完事了再去也是不迟的。

    “你确定?”无忧看着林依依反问道。

    明明无忧也看见了那一人一鬼的好事,可偏偏是一点多余的情绪波动都没有。按道理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这种场景或多或少会有些不一样的反应。可是这个无忧跟个没事人一样。林依依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无忧根本不正常!

    “呃……要不我回避一下吧。”林依依实在是觉得跟一个男人在这里看鱼水之欢委实不太好,要是被容月知道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林依依无比庆幸,此刻容月的魂魄在聚魂石里安安静静的,没有反应。

    “看来那片残魂你也不打算要了。”无忧一直看着屋内,语气颇有些感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为容月的残魂感慨。

    “谁说不要的。”林依依一听到残魂也顾不得身后那扇门内女鬼与那壮汉发出的销魂之声,回头看向屋内顿时皱了皱眉。

    此刻她才明白为何无忧会说这样的话,屋子里果真被那黄袍老道布了阵法,而且与那后院大厅的阵法一般乃是用人命来作为阵眼。

    同样的原理却是有不同的功效,这屋子里的总共有五名壮汉,而这些壮汉既是阵眼也是替代品。为了万全之策,怕有漏网之鱼,所以布下了这个阵法。

    若是有漏网之鱼进入阵中定然会误以为这五名壮汉乃是周一鸣,而真正的周一鸣被这五名壮汉的阳气包裹在中央,鬼怪一时之间难以伤害于他。只有等到五名壮汉都被挤走魂魄之后,阵法失效的同时也会让阵中的孤魂野鬼魂飞魄散。这便是此阵最为狠毒的地方。

    那黄袍老道想来是想用这种方法对付那些漏网之鱼,同时也给他争取时间处理其他的孤魂野鬼,那黄袍老道原本的计划虽然狠毒,如果今日不是他们前来,或许还真的能替周一鸣挡了这阴十六的劫难。

    偏偏那黄袍老道怕是做梦都没想到会碰到他们,所以这漏网之鱼的女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进来进入了这阵中。

    这女鬼如此作为,想必乃是一只色鬼,所以在误以为那些壮汉是周一鸣,想要霸占身体之前才会行这般之事。不过看那四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想必那几人死之前就被女鬼反复蹂躏压榨过,直到被女鬼驱赶了魂魄。

    原本黄袍老道定然是让周一鸣站在了一个安全的位置,可是周一鸣应该是看见女鬼太过于害怕,跑到床上将自己包裹了起来,反而这样让自己踏入了阵中。等到那个女鬼压榨干了这最后一个壮汉,下一个就轮到周一鸣了。

    不行,她可不能让周一鸣出事,林依依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盯着不停抖动的一鬼一人。看那壮汉的模样,已经开始面色发白,想必支撑不了多久,她必须赶紧想办法救出周一鸣才是。

    然而那黄袍老道心狠手辣,那屋子里的阵法乃是死阵,短时间内林依依想不到一个完全之策,必须要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最好的方法便是有人进去顶替周一鸣与那女鬼翻云覆雨。林依依看了无忧一眼,虽然她觉得无忧是最好的人选,但是她知道自己还没本事能强迫面前这个平淡从容的男人。所以,当下林依依就要往外走。

    “原来司命星君也会为了一己私欲乱杀无辜么?”无忧轻飘飘的开口。

    林依依身体一颤,随即脸色冰冷,玉器有些冷,“我早已不是司命星君。”林依依这句话不知道是在说服自己还是在给无忧一个合理的理由。

    她虽然的确不再是司命星君,可是好歹她曾经是神仙,而且她虽然离开了天宫,但是十万年来她不曾入魔,也不曾乱杀一个无辜。

    但是现在她没有办法,她不能让周一鸣死,周一鸣死了那在他体内容月的残片会再次烟消云散,化为更小的碎片,她不能冒这个险,她一定要救周一鸣出来。

    “他也同意?”无忧没有反驳林依依的话,只是再次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一句。

    旁人或许听不懂无忧在说什么,可是林依依懂,不仅懂而且也知道答案。无忧说的他指的是容月,她知道今日她的所作所为容月是永远不会同意她这么做的。

    “他不会知道的,我也不会让他知道。”林依依自欺欺人道。

    无忧眼神并没有看向林依依反而看向林依依身后的屋子,“他知道了。”

    无忧说得肯定,林依依猛的一回头,看见原本躲在被窝里的周一鸣不知道何时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直直的看着她。那样子似乎在跟她说让她住手不要去做一样。

    不不可能,那只是容月的一片残魂,怎么会有意识,不,是错觉,容月不会知道的。林依依自我安慰道。

    “有时候错了就是错了。”无忧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露出了一些异样的神色,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

    “错了就是错了?”林依依看着站在屋子里望着她的周一鸣,透过周一鸣的眼神她似乎看到了容月为她挡天罚时候的画面。

    是她的错,却是容月替她受的过。是啊,错了就是错了,她不能再犯错,不能等以后容月回来又再一次因为她的错而分离。

    既然一定要人进去,那就让她自己进去好了,如今她的躯壳也是一个人,进去自然是没有问题。

    如此一想,林依依释怀了,只要能救容月,与女鬼缠绵一番又如何?

    林依依将怀里的聚魂石拿了出来,“麻烦你帮我保管一下。”

    毕竟阵中会发生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所以,还是不带聚魂石进去比较妥当。

    无忧并没有伸手去接,目光一直注视着屋内。此时屋内的壮汉已经面如白纸,虽然还在忘我的颤动,但是显然已经快不行了。那女鬼不知疲倦的索取,不消一会儿那壮汉定然会在快乐之中死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