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28章 一壶童子尿不冤
    无忧突然动了,整个人快如闪电的朝屋内射了过去,只一个呼吸之间无忧已经将周一鸣拎着出现在院子里。

    而屋内的女鬼和壮汉一点反应都没有,屋内布下的阵法也没有丝毫的波动。

    若不是周一鸣完完整整的站在院子里,林依依决计不会相信刚才无忧进过屋子。

    “空间术?”林依依惊呼。

    虽然她曾是司命星君,可是她也只是听过这种法术,空间术这种高深的法术早已在六界失传,她也只是听那些八卦的老神仙偶尔说过。说在上古界仙法之中有一种破虚空的术法―空间术。

    不过这乃是上古界的法术,上古界早就封闭了,据说是父神亲自舍身封闭的,上古界中真神不得出,六界之人不得进。怎么可能还会有上古界的法术出现?

    无忧淡淡的看了林依依一眼,“不过雕虫小技而已,一个未曾飞身的人布的一个小小阵法竟也能将前司命星君难住。”

    无忧的话自然带着毫不留情的讽刺之意。

    林依依一顿,脸色一僵,原来是她想多了,的确那黄袍老道虽然有些本事但是布下的死阵到不至于要用空间术这种高深的法术。而且上古界早就关闭了,这个无忧怎么可能是上古真神,他身上可没有真神的神光与神记。

    或许这个无忧与那个前魔尊花倾落一样是以前关押的某个老不死的大魔头,趁乱逃了出来而已。

    要是真的上古界重新开启,那绝对是六界的一场浩劫!

    林依依有些尴尬觉得面上无光,虽然无忧说的话难听,但是却说得有理。

    好歹她也是做了那么久的司命星君,何况就算不是,她也是碧凌谷第二个白日飞身的神仙。没道理连一个老道士布的阵都没办法,果真是关心则乱。林依依伸手在自己的脑袋上敲了几下,既懊恼又觉得丢人。

    “是该好好敲敲,若是天上的神仙都如你这般,只怕九重天早就是魔界的了。”无忧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你虽然救了他,可你别得寸进尺!”林依依怒瞪着无忧。

    无忧轻哼一声没有说话。屋内细碎的声音戛然而止,突然一声凄厉的鬼叫,无忧抬眸,看到那赤身裸体的女鬼在阵中嘶吼。

    林依依听到女鬼的惨叫声回头,那女鬼面色狰狞,一只眼球挂在眼眶边上,鼻子歪到一边,满脸的划痕,伤口处的肉往外翻,看起来有些惨不忍睹。

    刚才那女鬼披头散发的,且背对着林依依,林依依根本没看清女鬼的模样,此时见到女鬼的真容,抽了抽嘴角,一阵泛恶心。

    人死后变成鬼,鬼的样子大多会维持死前的模样,虽然可以变幻,但是需要消耗鬼气来维持变幻。所以大多数的鬼不会费力去变幻,一般都是死前的鬼样子。而这女鬼的容貌如此狰狞不堪,想必她死前乃是受尽了折磨,杀她的人更是与她有着深仇大恨,不然她的面容不会如此不堪。

    女鬼伸出尖锐的鬼爪想要撕裂开出来,却根本出不来,也不知道在阵中是一番什么景象。只见那女鬼仰头惨叫,似乎在受什么苦,围绕着阵不停的抓扯,最后整个身体燃起了紫色的火焰,一点一点的蔓延将她烧成了灰烬。

    等到屋内的五具尸体和一只女鬼全被烧成了灰,林依依才回过头来。

    周一鸣被无忧拎出来后就瘫软在地上,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眼神空洞满是恐惧。

    林依依走到周一鸣面前蹲下身,“也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不幸!”

    周一鸣之所以能在红娘子的口中活下来,想来是因为他的体内有容月的一片残魂的原因。许是最后的紧急关头,她存放在连理树里那大部分容月的残魂感应到他体内的残魂所以护了周一鸣一命。

    然而周一鸣虽然过了下来,可是又经历了常人许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事,各种形形色色想要他身体的孤魂野鬼,可谓是不幸!

    如此不幸,还不如在绿倚楼就被红娘子害死来得痛快些。如今的周一鸣定然是生不如死。

    “周一鸣,要不我帮你?”林依依注视着缩在地上如一团烂肉的周一鸣道。

    周一鸣早就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现在意识是不是还清醒。根本就没有回林依依的话,一个劲儿的缩在地上发抖。

    林依依也不再说话,起身俯视着周一鸣,伸出手朝周一鸣的头拍了下去。

    “你做什么?”无忧出手阻止了林依依的动作,平静的看着林依依。

    “我要取出容月的残魂!”林依依盯着周一鸣道。

    “看来那一壶童子尿不冤。”无忧淡淡的开口。

    林依依一听到童子尿脸都绿了,那日那个无用的道士泼了她一脸的童子尿让她很是恼怒。

    “你……我看在忘川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林依依磨牙道。

    “不用。”无忧并不领情。

    林依依被无忧的话一噎,抽了抽嘴角,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

    那日她本来只是为了取出容月的魂魄,可是周一鸣被吸了阳气实在是太弱了,强行取出之后周一鸣必定会一命呜呼。

    在她看来周一鸣本就是已死之人,是容月让他苟延残喘的活了下来,就算还了这条命也是应该的。

    那日若不是周夫人领着那三个道士进来撞见了,哪里还有今日的麻烦事。

    林依依又想动手,无忧开口道:“你不在乎他的想法?”

    林依依停了手,望着无忧,“什么意思?”

    “南斗注生北斗注死,你既然知道让他复生的办法,难道就不怕再重蹈覆辙?”无忧神色一片淡漠。

    重蹈覆辙?意思是她和容月终究会再次分离么?不,她不要,也不行,她绝不允许这种事再次发生。

    “不会的,我不会让这种事再次发生,绝不!”林依依发誓似的吼道。

    “你该不会穿了这身皮就忘了自己谁了吧?”

    听到无忧的话,林依依浑身一颤,一个激灵灵台一片清明,明白过来无忧说的话。

    她虽然带着聚魂石离开了天宫,但是她仙骨仙籍仍在,算下来她还是神仙,只是是被天宫通缉的神仙。

    同样的容月虽然已经魂飞魄散可是他依然是天命在册的贪狼星君,若是有朝一日她集齐了容月的魂魄,帮助容月复生。今日她一个神仙犯下杀戒,那么容月复生之日,必定又会重蹈覆辙。

    林依依一下子跪倒在地,“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们?”

    为什么连一条活路都不给他们?那她这十万年来走遍四海八荒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再重蹈一次悲剧么?

    “哈哈哈……”林依依趴在地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林依依被无忧点透,情绪失控,一时间悲伤得难以自己。

    无忧看着林依依那哭得乱七八糟,眼泪鼻涕一地的模样,皱了皱眉。

    “真难看!”无忧嫌弃的说道。

    林依依正伤心,听到无忧的话也不管无忧能不能得罪,破口大骂道:“你个面瘫,冰块脸,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不懂情为何物,你知道十万年有多久吗?你根本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难看?你以为你好看?你比我难看十倍百倍千倍。”

    无忧听到林依依的大骂声,竟没有出言反驳,只是沉默了片刻。伸出手覆盖在周一鸣头上。一道金光缓慢的进入到周一鸣身体里,不消一会儿一片带着一点点淡红的残魂从周一鸣头顶飘了出来。

    林依依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根本没有看到无忧的动作。

    “你怎么知道我不懂?”无忧收起了那片残魂轻声的喃呢。这话似在跟林依依说,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林依依伤心过度抬头就朝无忧吼道:“你懂……”话还没出口看到无忧手中的那片残魂,瞬间噤了声。

    “嗝……”林依依打了一个哭嗝,抬起手粗鲁的在脸上一抹,擦干了脸上的眼泪。

    “容月的魂魄,怎么在你哪儿?”林依依惶惶的开口。

    刚才悲伤过度,林依依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记得把五千两银子给忘川!”无忧将手中的残魂递给了林依依。

    林依依木纳的接过那一片残魂,一直到无忧转身淡然的离开都没有反应过来。

    “不要告诉忘川我来过。”无忧离开前叮嘱道。

    林依依一直愣愣的坐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身上的聚魂石开始颤动,她才回过神来,将手中的那一片残魂放入聚魂石中。

    聚魂石因为多了一片残魂,魂魄更加的稳定,静静的躺在聚魂石中,还有两片,只要找到余下的两片容月的魂魄就能齐全了。

    林依依看了一眼倒在身边的周一鸣,发现原本虚弱不堪阳气极弱的周一鸣此刻呼吸竟是均匀的。面色也有了血色,不在一片灰白。似乎已经补足了阳气,不再满身的死气。

    “怎么会这样?”林依依惊讶的出声。要知道刚才周一鸣还一副随时会一命呜呼的样子现在却好好的躺在地上,只是睡着了而已。

    “儿子,我的鸣儿……”周夫人焦急的声音传来,林依依一惊,顾不得地上睡着了的周一鸣起身穿过小道往前院绕去。

    她可不能让周夫人看见了,不然那老妇必定又要闹不消停了。

    林依依绕到前院,忘川与那黄袍老道就跟猫追老鼠似的还在院子上空打得难分难舍。

    原本以忘川的本事想要把黄袍老道打趴下只是动动小指头的事,可偏偏打了那么久,黄袍老道虽然气喘,但还有力气与忘川一打。

    忘川逗得黄袍老道绕圈子,浪费时间。黄袍老道自知忘川是故意拖延时间,想必定然有人去了后院。他几次三番的想要往后院去,都被忘川阻拦住,不过黄袍老道也没有太在意,他在周一鸣的房中设了阵法,想要撑到天明应该可以。

    刚才周一鸣房中的阵法破了,黄袍老道暗道不好立即便想飞身去后院,却被忘川拦住。

    今日他算是遇到对手了,与忘川打了那么久,丝毫没有占到便宜,忘川依旧兴致勃勃,可他却早已是累得气喘吁吁。

    “女鬼,贫道今日暂且放你一马,来日贫道定会收了你。”黄袍老道停了下来,因为脱虚的缘故,脸色有些发白。

    黄袍老道说完就要转身遁走,他深知今日是斗不过忘川了,至于那周一鸣,他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周家的银子他也收了大半。对于周家他已算仁至义尽,最后这半个时辰,那个周一鸣能不能熬过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喂,你别走啊,再打呀。”忘川打得没尽兴,许久没有活动筋骨,今晚与这道士玩耍引起了她的兴趣。

    忘川说完就准备再上前去拦住黄袍老道,林依依躲在树丛之中见到那黄袍老道要跑,立刻对着忘川道:“忘川别拦了,让他走。”

    听到林依依的话忘川停了下来,那黄袍道士遁走消失在黑夜之中。

    忘川从半空之中飘到林依依面前,“找到了吗?”

    林依依点点头,“那片残魂我已经拿到了。”

    忘川本是问林依依找到周一鸣没有,却没想到她已经拿到残魂了,顿时有些泄气。

    “你怎么了?”林依依自然感觉到忘川似乎有些不高兴。

    “你拿到了,那岂不是等你走了我们又要回河里去住?”忘川沮丧的说道。

    林依依不解,“怎么会呢,问说过会把那个院子给你们的,你们可以继续住那间院子,不用回河里住。”

    “可是我没有帮你拿到那片残魂,是你自己拿到的不是吗?”忘川幽幽的说道。

    她懂,她们之前说的是她帮林依依拿到残魂,那座院子他们就能一直住,现在问题是那片残魂并不是她拿到的而是林依依自己拿到的,按道理来说那座院子就不属于他们的。如此,他们自然是要回河里住的。

    林依依明白过来忘川的意思,失笑道:“那座院子是你们的,另外五千两银子明日我会送到你们院子去。要不是你帮我拦住那碍事的道士,我也不可能取到容月的残魂。”

    何况容月的残魂并不是她自己取出来的,是无忧帮她的。无忧虽然不让忘川知道,但是他能来帮她决计是因为忘川的缘故。

    “真的可以?”忘川面露喜色。

    林依依点点头,“嗯,真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