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29章 看风景
    林依依第二日如约领着两个小厮抬着五千两的银子来到忘川他们住的院子。

    林依依这些日子对忘川也了解了不少,知道自己若是拿一张五千两的银票来,忘川定然不会要,因为她只认白花花的银子。

    林依依一进门让两个小厮把银子放下先离开,等到两个小厮离开之后,就吆喝道:“忘川,我给你送银子来了。”

    忘川从屋子里飘了出来,看到院子里那满满的一箱银子双眼泛光,一溜烟的就飘到了箱子面前。

    “这么多,都是给我的?”忘川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银子,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这么多的银子够他们吃好久的了,有了这些银子,她可以好长一段时间安心的睡个安稳觉了。

    “嗯,还有这个,你拿着,若是这些银子用完了,你就拿着这个去找银庄,他会给你银子。”林依依将一个木盒子递给忘川。

    “哦,好。”忘川接过木盒子随口回了一句,双眼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箱银子,根本不在意林依依给她的木盒。

    林依依摇头,她就知道忘川会是这副反应,她在木盒里面放了一万两的银票,算是答谢无忧点醒她的报酬。她不喜欢欠人情,虽然她知道无忧所做的事不是这区区一万两能答谢的。但是她实在是想不出以无忧的本事她还能做什么来回报。

    这一万两她给忘川,只算是她一点小小的心意罢了。毕竟忘川想要做凡人,过凡人的生活,银子乃是必不可少的。“忘川,这次我来除了送银子外,还是来跟你告别的,明日我就要去碧凌谷了。”林依依已经等不及再多呆下去,她要去碧凌谷找清微子,借用谷中的宝物一用,同时让清微子帮忙去找剩余的两片残魂。

    她想过,等集齐了容月的魂魄就回天宫剃仙骨去仙籍,既然做神仙不允许她和容月在一起,那么她就去除仙籍用不为仙。

    “你现在就走?”忘川回头诧异的看着林依依。

    这些日子林依依经常来他们院子,还给他们安排吃的住的,她已经习惯了林依依每日来找他们。虽然林依依说过她会离开,但是忘川却总没放在心上,如今事到临头她才会觉得突然。

    “嗯,我已经等了十万年了,我想快点见到他。”林依依提到容月眉眼间满是温柔。

    忘川虽然有些不舍但是也理解,十万年的确不是一个短时间,如此漫长的岁月熬着为了见一个人的确是不容易的。既然能早点相见,那还是早日相见来得好。

    “那你还回来么?”忘川问道。

    林依依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不知道等她集齐了容月的魂魄之后,上天宫剔仙骨去仙籍是否还能回得来。所以她无法给忘川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们会一直在这里,若你办完了事,可回来找我们。”忘川点点头道。

    林依依点点头,“好有机会我一定回来。”

    “你要走?”三生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听到林依依的话飘到林依依身边抬头望着她。

    林依依点头,“对啊,明日一早就走,三生你要乖乖听娘亲的话知道吗?”

    三生扭头,有些负气,“我不是小孩子。”

    “嗯,三生是大孩子了,这次我给你带了好东西。”林依依说着拿出一大摞的话本子出来。

    “这是什么?”三生皱着眉盯着林依依手上的一摞话本子。

    “唉,这可是我的珍藏,你不是喜欢听故事么,这里面的故事可比说书先生说的精彩多了,你一定会喜欢的。”林依依拍了拍手中的话本子。

    这些话本子都是她还做司命星君的时候写的,没一个故事都经过反复的琢磨。

    以前素女缠着她要话本子她都没有给,那个时候觉得自己虽然并不是自愿想做司命星君,但是既然在位一日就得尽其职。

    如今她早已经离开天宫,这些话本子不再是天机,既然三生喜欢听故事,索性送给他好了。

    三生没有接,摇头道:“我不要话本子,我要你说给我听。”

    “可是我有很重要的事必须去做,不能留在这里。”林依依解释道。

    “重要的事,不就是为了石头里那个魂魄不全的鬼么?你是我的童养媳,现在你却要为别的鬼离开我。”三生生气的吼道。

    他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一般。

    平日里他总是传达那残魂的话给林依依,他也没觉得生气。因为每次林依依听到那残魂的话都会笑得很开心,而且也会跟他讲好多有趣的事。所以他觉得没什么,林依依高兴就好。现在林依依要为了那残魂离开这里,他莫名的就觉得生气,而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石头里的残魂。

    三生这一生气的话,林依依愣了愣,她没想到三生会这么生气。她与三生不过也就相识短短的这月余,三生竟已经把她当做一家人了吗?

    不过三生那句童养媳让林依依觉得很是无奈,那明明是玩笑之话,没想到三生竟会说出来。早知道那日她就不该那般说了。

    “他不是别的鬼。”林依依无奈的开口。

    “不是别的鬼是什么?你是人他是鬼,俗语有云,人鬼殊途!你还要为它离开我。”三生气恼道。

    那只残缺不全的鬼有什么好的,林依依还要为了这么一只鬼离开这里。他们一直在这里生活不好么?

    林依依抽了抽嘴角,看来或许让三生听太多故事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不算是一个凡人,它也不会一直是鬼,所以不叫人鬼殊途。”林依依耐着性子纠正道。

    “所以你是一定要为了这只鬼离开这里了?”三生发完脾气却见林依依没有改变想法,知道林依依已经是决定了要离开,故而红了双眼。

    林依依点点头,“嗯,不过……”

    “不过什么?你要走便是,送来这些破本子做什么?我不稀罕。”三生双眼包着泪,一把将林依依手中的话本子打落在地。

    三生赌气直接转身飘回了自己的屋子。

    林依依有些无奈,将地上的话本子捡了起来。当年素女想方设法的想要她这些话本子她都没给,现在给三生,这小家伙还发脾气不要。

    忘川看到自己儿子含着泪飘回了屋,有些无措。若是其他人惹到三生,她定然会给三生出气。可是林依依不一样,好歹相识一场,而且林依依刚刚给他们送来这么多的银子,她实在不好将人给打出去。

    “这些话本子你帮三生收着吧,他会喜欢的,等他不生气了,你再给他。”林依依将话本子递给忘川。

    忘川点点头,“好,等三生想看了我就给他。”

    林依依与忘川告别之后就出了院子,她本想亲自跟无忧说声谢谢,可是她与忘川在院子里那么久也不曾见他露面,林依依想或许无忧并不想看见她,所以才会避而不见。既然如此,不见也罢。

    林依依走到小树林却发现前面小道上站着一个人,面前的人一身白衣负手而立,神色清浅的看着她,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不是无忧又是谁?

    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特意在这里等她?林依依一怔,随即走了过去。

    无忧看着林依依并没有说话,林依依等了一会儿,见无忧应当不会先开口,只能硬着头皮开口,好歹人家帮了她大忙,不过是先开口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咳咳,那个你在等我?”林依依清了清嗓子开口问道。

    无忧神色幽深的看了林依依一眼随后移开了目光,望向他们住的院子。

    “看风景。”无忧淡淡的吐出几个字。

    林依依抽了抽嘴角,她就知道这个无忧嘴里不会吐出什么好话来,她就不该开口的,不,她应该直接当做没有看见他绕过去。

    “哦,那不打扰你看风景了,我先走了。”林依依语气生硬道。自己好心好意的先开口却被人这么一口给堵了,任谁都会语气不善,要不是看在无忧曾经帮过她的份儿上,以她的性子早就跟他杠上了,哪里还会如此客气。

    “欺负完我儿子就想走?”无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依依停了脚步,得,她就知道这个无忧根本不是来跟她告别的,特地在这里“看风景”顺便找她的茬。这是准备来给三生出气的?

    “一,我没有欺负三生,而且还将我珍藏的话本子给三生了。二,谢谢你帮我取出容月的魂魄,一万两银票就当做我的一点心意,我已经交给忘川了。三,麻烦你让让,我不打扰你看风景,同样也希望你不要再这种态度,不然我不会客气。”林依依表明自己的立场,她或许不是无忧的对手,但是不代表她好欺负。

    “原来贪狼星君的残魂只值一万两银子。”无忧听到林依依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依旧一副淡然的模样。

    “你来就是为了数落我的?”林依依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不信这人来这里看风景就是为憋屈她两句。

    “看来你比那个前魔尊要好一点。”无忧开口道。

    林依依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多谢你夸奖啊。”

    这说话夸奖的人没有什么诚意,这道谢的更是没甚诚意。

    “没有夸奖。”

    “……”林依依觉得跟无忧就没什么好交流的,她觉得刚才她应该多跟忘川说点其他的,让这个无忧在忘川哪里碰碰灰也是好的。不然她这口气郁结于心很是难消。

    “今日你特意在这里等……看风景,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林依依再蠢也看得出来无忧是特意在这里等她,应该是有话对她说,而且这话似乎还不想让忘川知道,不然他也不用跑这么远,直接在院子里说就行了。

    林依依心里虽然被无忧的话气得憋闷,可是脑子还是清楚的,并没有气得脑袋不会转了。

    “你若真集齐了他的魂魄,你又当如何?回九重天?”无忧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

    林依依一怔,她没想到无忧在这里等她就是为了说这个。一时间神色复杂的看着无忧,她不明白为什么无忧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过问她和容月的事。不过似乎对她并没有恶意,反而有意无意的在帮她。

    “剔仙骨去仙籍倒的确是个办法。”无忧淡淡的开口。

    “你怎么知道?”林依依脱口而出。

    因为她的确是这么想的,等到集齐了容月的魂魄就回天宫剔仙骨去仙籍。

    “倒是我说错了,你比那前魔尊更是蠢了一些。”无忧摇摇头,看林依依的神色就如同看一个蠢人一般。

    林依依面皮一红,显然又被无忧的话气到了。这个冰块脸不损人难道就会死不成?天天跟这种人在一起还不得被气死?

    “你私自下凡,已是违反天规,何况你还盗走了聚魂石,八十一道天雷,你觉得你能扛住几道?还是说你想让贪狼星君也学你再花十万年来找齐你的魂魄?”无忧说的话很是刺耳,但是却句句是实话。

    林依依沉默了,她也知道若是自己回天宫或许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不是吗?若不这样,她和容月依旧不能在一起。那个该死的天命依旧存在,南斗注生,被斗注死,天理循环生生不息。

    可是无忧说的也是对的,那是不是不管她如何做,她与容月都无可能?若注定她与容月不能在一起,那么就让容月忘了她吧。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林依依开口道。

    无忧示意林依依说话,林依依咬了咬唇,白着脸道:“你有没有办法消除容月的记忆?”

    “你想让他忘了你?”无忧略微诧异道。他本以为以林依依十万年的执着,定然是开口求他帮忙想个可行的办法。却不想她竟是准备让贪狼星君往了她。

    林依依沉默了半响,哑着嗓子道:“是。”

    “你和他曾结过万世之缘,若是有朝一日你集齐了他的魂魄,若你还是想让他忘记你,可以来找我。”无忧爽快的开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