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30章 娘娘腔凶婆娘
    林依依走了接连三日三生都没有踏出房门一步,就连忘川叫他吃好吃的他也不出来。

    “三生,听说今日镇上有灯会,要不我们去看看好不好?”忘川站在三生的门口说道。

    自家儿子自家疼,三生不吃饭,躲在屋子里忘川自然担心。

    “娘亲,三生不去,娘亲和爹爹去吧。”屋子里传出三生厌厌的声音。

    “忘川。”无忧走到忘川面前叫了一声。

    忘川蹙眉,手足无措,她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法子能让三生出门。

    “怎么办?”忘川仰头望着无忧。

    无忧拿出一封书信,“你把这个给三生,他一定会出来的。”

    “就这张纸?行么?”忘川怀疑道。

    无忧幽幽的望着忘川,不满道:“不信我?”

    “不,不是。”忘川连忙摇头。为什么无忧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会紧张?

    无忧伸手揉了揉忘川头顶的软发,露出温柔的笑,“嗯,乖!”

    乖?乖什么?忘川觉得莫名,但是看到无忧那嘴角温柔的笑,一时呆住。“以后想看多久都行,快把这个给三生吧,不然他还不知道一个人得闷多久。”无忧替忘川理了理额前的碎发。

    “哦,好!”忘川看着无忧愣愣的开口。

    “去吧。”无忧看着忘川,眼神之中盛满了温柔。

    等到忘川进了三生的屋子,无忧才收了目光,眼中闪过一丝挣扎。若是能一直这般该多好!

    不过一会儿,三生从屋子里飘了出来,直接飘到无忧面前,“爹爹真的吗?这真的是她给我的?”

    “嗯。”无忧点点头。

    那日他拦住林依依,说完之后让林依依写的这封信,就是知道三生会躲在屋子里暗自忧郁。而三生不高兴,忘川定然也不会心安,他只希望忘川开心,不希望她有一点忧心烦恼。

    “娘亲,依依给我的话本子呢?”三生兴奋的跑到忘川跟前。

    “什么?”忘川到现在都还是懵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明明这几日三生都把自己闷在屋子里既不吃饭也不嚷着出去玩,可为什么他看了无忧那张纸后就异常的高兴?

    “话本子,就是依依走前给我的那一摞话本子啊。”三生急道。

    忘川这才想起来三生说的是什么,“哦,我这就去给你拿。”

    过了一会儿忘川抱着那一摞的话本子出来,三生宝贝似的抱在怀里,然后将那一摞话本子抱到了自己屋子里。

    “那张纸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三生看了以后就开心了?”忘川望着无忧问道。

    无忧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他不过是让林依依写一封信哄哄三生,至于信上到底写了什么,他也不清楚。

    “你怎么会不知道?”忘川睁大了眼睛。他既然知道那张纸能让三生开心,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并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忘川。”无忧有些无奈,他并不是无所不能的,有些事他也无能为力。

    “哦。”

    “你是不是很失望?”无忧问道。

    忘川摇摇头,“不是,你很厉害,比我厉害多了。”

    “忘川,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无忧问道。

    “嗯,喜欢,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有好多的银子,再也不用住河里了。”忘川说着露出一抹笑意。

    “你喜欢么?”

    “喜欢。”无忧答道,忘川,只要你喜欢,我就喜欢。

    “书生张说今夜镇上有灯会,你要不要去看看,我还不知道凡间的灯会是怎么样的呢,想去看看。”忘川希翼的看着无忧。她想无忧跟着一起去看看,不然无忧一个人在屋子里也太冷清了,她喜欢热闹。

    “好。”

    “我也要去。”一道声音响起。

    咯吱一声,花倾落的房门打开,花倾落倚在门框上看着院子里的忘川和无忧。

    “咦,你肯出来了?”忘川回头看到花倾落惊讶道。

    花倾落立刻走到忘川面前,期待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想我?”

    “没有。”忘川摇头如实的回道。

    这段日子她的确没有时间想花倾落,不对,应该说要不是花倾落今日出来,她都忘了这院子里还有一个人。

    花倾落脸一僵,这个该死的女人,他都这么久没有出来了,也不曾关心他一下,甚至连想都不曾想他。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屋子里夜以继日的练功疗伤,就是想赶紧将身上的伤养好,好出来见忘川,哪里知道这女人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

    虽然他身上的伤并没有痊愈,但是功力也算是恢复了六七成,这么短的时间能恢复六七成已经是不容易了,这一次他是伤的太重了。

    花倾落看了无忧一眼,无忧在旁边他决计不能让这个男人看了笑话。花倾落忍下心中的不满,莞尔一笑凑到忘川跟前,“忘川,这些日子我可是很想你呢。”

    “想我做什么?”他们在一个院子里,再说了她有什么好想的。花倾落在忘川眼中一直是当作三生的救命恩人看待,虽说是救命恩人,可是三生并不喜欢他,所以忘川对于花倾落只是想着等她报完了救命之恩,就要离开的。

    若是换做以前花倾落早就被忘川这句话气得跳脚了,今日却是异常的能忍。

    “当然是想见到你了,凡间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忘川我都多少日没有见你了?你说隔了多少个三秋?”花倾落这话说得腻歪,也不知到底是说给忘川听的还是说给无忧听的。

    “是么?那我算算。”忘川一听花倾落的话果真开始想到底有多久没有见到花倾落了,数了半天也没数清楚。

    “忘川别数了,走我们去看灯会,你不是说有灯会吗?走我们现在就去。”花倾落伸手去拉忘川的手,无忧手指一动就将花倾落的手隔开。

    “喂,你做什么?”花倾落怒视着无忧。

    “你又想做什么?”无忧淡淡的开口。

    “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想打架是么?来啊。”花倾落怒道,如今他虽然没有恢复完全,但是六七成的功力足够了,难不成他还怕这个无忧不成?

    “随时奉陪。”

    “打就打,谁怕谁。”花倾落说着就要动手。

    “那你们慢慢打,我找三生去看灯会。”忘川见这两人准备打架开口说道。她倒不是来劝架的,只是觉得这两人打起来一准儿没完没了,她还是跟三生一起去看灯会好了。

    忘川这话一出,花倾落立即收了架势,“忘川,我陪你去看灯会。”

    “你们不打架了?”忘川疑惑道。刚刚不是说好要打架的么?

    “打架哪有看灯会好玩,我跟你说这凡间的灯会还是很有意思的,很是热闹,走我们一起去。”花倾落笑着说道。

    这凡间的灯会他是知道的,虽名为灯会实际上乃是才子佳人偶遇的好地方,虽说忘川是只鬼,可好歹有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凡间那些凡夫俗子看见了还不眼睛都瞪直了走不动路?忘川可是他的人,他的人怎么能让那些凡夫俗子觊觎?自然是要一起去的。

    “那我去叫三生。”忘川转身去进了三生的屋子。

    花倾落瞪了无忧一眼,偏过头不再看无忧,两人在院子里形同陌路。

    到了旁晚,忘川一行人穿戴好出门。因为要去镇上看灯会,书生张特地给每个人准备了几身不起眼的衣服。因着几位容貌出众,书生张建议让他们隐藏几分真容,看起来更像凡人一些。

    这一次书生张原本给忘川准备的是女装,可忘川一穿上女装,花倾落就第一个反对,无忧盯着忘川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换掉。”无奈之下,书生张只能把给自己准备的男装给忘川,毕竟他瘦弱,男装也小一些,忘川换上也正合适。

    虽说镇上先前出了狐妖,死了不少人,但是已经过去了许多时日,生活还得继续。偶尔还是会有人提起绿倚楼狐妖害人的事,但是这件事总归是淡了。再加上这段时间镇上再没出现过什么匪夷所思的怪事,所以今夜才会举办灯会。

    镇上张灯结彩,家家户户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彩色灯笼,街道两旁也飘着彩带,还有各种花灯,照得大街一片灯火通明。

    街上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原本自从出了狐妖事件后,稍晚一些街上沿街叫卖的小商贩就早早的担着挑子收摊回家。但是,今日却依旧在两旁叫卖,当然最多的还是卖灯笼的,各种兔子,莲花形状的花灯摆在两边。

    街上的人几乎人手一盏花灯,每个人拎着自己的灯笼沿着街道缓慢穿行。

    “好漂亮。”忘川盯着花灯赞叹道。

    她以前一直在地府,地府永远都是一片昏黄漆黑,阴风阵阵,鬼哭狼嚎,还有鬼差拖动锁魂链的声音。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漂亮的场面,不同于地府的昏暗阴森,明亮热闹,路边的叫卖声,还有那些嬉笑声,在忘川眼中都是彩色的。

    “他们在做什么?”忘川指着前方围了一圈的人问道。

    “大人,那是……”书生张正准备解释。

    花倾落开口道:“那是猜灯谜,这凡人总是爱玩这种小玩意,你看见那最大的一盏花灯没?谁猜的灯谜多,最后那盏花灯就是谁的。”他真不明白凡人怎么会喜欢这些无聊的玩意,不过就是几张纸糊的灯笼,也值得这么多人抢,有什么好的。

    忘川抬头望向木架子上最高处挂的花灯,那花灯做得很是精致,也比其他的花灯要大一些,亮一些。

    “喜欢?”无忧见忘川一直盯着那盏花灯瞧,问道。

    “嗯。”忘川点点头,她也很喜欢那盏花灯,那么大盏灯挂在院子里的那棵树上,肯定很漂亮。

    “我们去看看。”无忧提议道。

    “姑娘,那花等已经被这位公子赢了。”忘川等人刚到就听到一个中年人颇为无奈的说道。

    “我不管,我看上那盏了,就要那盏。”一道女声响起。

    忘川看过去只见到一道绿色的背影,并未看到女子的容貌。反倒是看到那中年人很是为难的模样。

    “可是,姑娘你没有猜中灯谜,那盏灯已经是这位公子的。”

    “你是么?把那盏灯让给我。”女子扭头对着身旁的一个公子说道。

    “不行,相公,我也喜欢。”男子旁边的一个妇人挽着男子的胳膊道。

    “姑娘,不好意思,我夫人喜欢,我要把这盏灯送给夫人。”男子委婉的拒绝。

    女子有些恼怒,“不给,我自己拿。”说罢直接脚点地腾空而起飞到半空之中将那盏花灯取了下来。

    “姑娘,不行,这花灯是那位公子的啊。”中年人大喊一声。

    那女子抢了花灯就跑,原本围着灯人都往女子逃跑的方向追去。

    “娘亲,竟然有人抢花灯。”三生指着那逃跑的女子说道。要知道他们来这镇上买东西都是给银子的,三生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拿了东西不给银子就跑的。

    “忘川,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花灯。”花倾落知道忘川喜欢那盏花灯,他若是把花灯拿回来,忘川定然会高兴。花倾落说完直接几个蜻蜓点水朝着女子逃跑的方向飞了出去。

    “娘亲,我们也去,我们也去看看。”三生拉着忘川袖子道。

    等到忘川等人追到花倾落时,已经离开了镇子,离镇子外的一处空地上,花倾落与那个女子正在空地上打架。

    这怎么就打起来了呢,忘川一头雾水的看着在半空之中你来我往的两人。

    不过那女子身手不错,与花倾落拳脚相加也没有落败,现在两人算是旗鼓相当。

    “凶婆娘,简直是蛮不讲理。”花倾落边打边骂道。

    “娘娘腔,明明是你不讲理,还好意思说,臭不要脸。”女子不甘示弱的回道。

    花倾落一掌打过去,怒道:“凶婆娘,你骂谁娘娘亲。”花倾落气得要死,要是他是娘娘腔,这六界之中就没男人了。

    “骂你呢,听不懂么,娘娘腔。”女子侧身子往旁边一躲,躲过了花倾落打过来的一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