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32章 你不会还是处吧
    突然一道霸道的鬼气直朝女子射去,女子尖叫连连,“啊……”这一道鬼气过来,她的这一身皮就彻底化成灰烬了,女子在心底哀嚎。

    无忧在那鬼气即将打到女子身上时,瞬间移动到女子旁边将女子救了下来,女子身后的那棵树被那道鬼气打断。

    花倾落挑眉,惊讶的看着无忧。这无忧竟然会去救一个不相识的女子,他一直以为无忧对忘川以外的事都是漠不关心呢,看来也有例外。

    “哟,这是英雄救美呢。”花倾落故意说道,这话自然是说给忘川听的。他要让忘川看清楚无忧的真面目,就这么一个处处留情,拈花惹草的男人根本配不上她。能与她相配的只有他花倾落。

    忘川本正与那胖子鬼王打得不可开交,却是看到无忧救了那被鬼王捉了的女子,再听到花倾落酸溜溜的话,一时分心,鬼王肥厚的巴掌已经拍到她面前。

    “娘亲!”三生大喊一声。

    花倾落一直注意着忘川这边的动作,见她呆滞分心,顿时暗咒一声,“该死!”,随即飞身上前一把将忘川拉进怀里反手就朝鬼王打了一掌。

    花倾落那一掌让鬼王退了好几步,肥胖的身体撞断了好几棵树才停了下来。

    “忘川,你没事吧?”花倾落担心的问道。

    忘川摇摇头,“没事。”

    忘川的确没事,不过也是花倾落来的及时,不然鬼王那一道鬼气,虽然打不死她,受伤却是必然的。女子被无忧救了下来,松了一口气,“谢……”另外一个字还没说,无忧就已经把她扔在了地上。

    “喂,你……”女子摔在地上痛得呲牙咧嘴。这男人简直太没品了,她刚想感谢一下他,却把她扔地上,痛死了。

    无忧扔下女子直接朝那个鬼王打去,不过一招,那鬼王直接被无忧打飞出去摔倒在地,肥胖的身体摔倒在地直接砸出了一个大坑。

    “忘川。”这一系列动作做完,无忧才落到忘川身边唤了一声。

    “哟,你不去关心你刚救的小美人,来这凑合什么?忘川我自然会照顾得好好的。”花倾落拦在无忧面前不让无忧靠近忘川。

    “让开。”无忧冷了脸。

    花倾落自然不会买无忧的账,这无忧一直都是一副淡然自然的模样,今日他就要看看这张脸会不会变色。

    “不让,忘川有我就够了。”花倾落挑眉挑衅的看向无忧。

    “我不想说第二次。”无忧面色不好,显然花倾落的做法已经让他心生不悦了。

    花倾落的性子自然不会害怕,依旧挡在无忧面前,“我也不想说第二次。”

    无忧绷着脸冷冷的看着花倾落,抿着唇并没有说话。若不是看在刚才花倾落出手救了忘川的份上,他今日不介意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前魔尊。

    两人面对面的僵持着,气氛已经僵到极点。书生张躲得远远的,看着花倾落与无忧僵持,简直是胆战心惊,这两位难不成是要打起来?那可不得了。他是不是要想个法子打破这种僵局?

    书生张无声无息的飘到三生旁边,对着三生使眼色,希望三生能过去缓解一下僵硬的场面。三生自然是看懂了书生张的眼神,不过三生向来不太喜欢花倾落,他自己不是花倾落的对手,所以他巴不得有人能帮他揍花倾落一顿。之前林依依打得花倾落吐血,他是拍手叫好。自己爹爹和娘亲又从不与花倾落打架,今次这好不容看他爹爹如此表情,正激动呢,怎么可能听书生张的跑去缓和场面?

    书生张见三生明明看到他的眼神,却无动于衷,一双眼睛兴致勃勃的盯着无忧和花倾落。书生张在心里叹了一声,他真是糊涂,明明知道小大人心心念念的希望能打过花倾落,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他又怎么能放过呢?小大人没有在一旁煽风点火已经是不错了,哪里还能有所指望。

    其实书生张还想叉了一点,那就是三生之所以现在这么安静,没有在一旁加油助威,那是因为三生觉得现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氛围正好,若是他开口这一场架可能就打不下去了。所以,三生才会如此的安静。

    然而三生虽然安静了,这气氛也僵了,但是三生没有想到会有其他人出来打破了这个僵局。而打破这个僵局的正是被无忧打倒在地,在地上摔出一个大坑的鬼王。

    鬼王满身横肉的吭哧吭哧的从坑里爬了起来,不过这一次鬼王那周身的肉都开始不停的抖动,一双绿豆大小的眼睛泛出红光,脸上的肥肉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狰狞。

    “杀了你们,本王要杀了你们。”鬼王大吼一声,显然刚才无忧将他打出去,已经让他暴怒了。

    原本那一身肥肉上还套着一件华贵的衣服,可鬼王抖动着身上的肥肉,周身鬼气大增,连带着那一身衣服也因此而成了碎布,破烂的挂在鬼王的身上。

    随着鬼王那一声怒吼,四周突然阴风阵阵,鬼气四溢。

    花倾落与无忧两人心中都憋着火,剑拔弩张的气氛被鬼王这一嗓子嚎得消失殆尽。两人同时朝鬼王的方向掠去,齐齐的朝鬼王打去。

    鬼王虽然咆哮着要杀了忘川等人,可是却是刚从坑里爬出来,还没有准备好。无忧与花倾落两人也不是一般人,自然速度极快,两人几乎同时到鬼王跟前。于是在两人合力之下,鬼王再一次被打飞出去,这一次砸在地上直接轰的一声,砸出的坑远比上一个坑要深得多。

    书生张在一旁看得忍不住身体抖了抖,他都要为那个鬼王掬一把同情泪,被这两位同时出手,不知道是荣幸还是悲哀。书生张觉得这鬼王也是脑子不好使,难道看不出来这两位不是什么善茬?除了他和三生,这里哪一位是好惹的?不,不对,还有那个刚被救灰头土脸的女子。

    书生张觉得做鬼其实也不容易,做鬼也要像做人一样,这里面的学问讲究可多着呢,虽说拳头硬才是硬道理,但是脑子也是很重要的。这鬼王就属于典型的没脑子。

    鬼王那具满脸麻子肥胖的身体已经被砸成了一滩肉泥,一个残弱纯白的魂魄从那滩肉泥里飘出来,接着一道黑漆漆的东西也从那团肉泥里飘来出来,直接将那一个残弱纯白的魂魄给困住。

    忘川看到那抹纯白的魂魄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她看到鬼王时会觉得他是一个大活人,敢情这具肉身的魂魄被鬼王禁锢在了肉身里,原本的魂魄在肉身里,自然是个大活人。鬼王禁锢了原本的魂魄然后自己驱使那具肉身。此时那肉身已经成了一堆肉泥,原本禁锢的魂魄自然无处可禁,从肉身里脱离出来。只是那魂魄也倒霉,前脚刚从肉体剥离出来,后脚就被鬼王给抓住了。

    “救,救命……”被鬼王捉住的魂魄在鬼王手心里挣扎,想要逃出来,奈何即便鬼王受了伤,这只孱弱不堪的魂魄也不是鬼王的对手。

    鬼王抓了那只魂魄就想跑,毕竟花倾落和无忧的厉害他已经见识过了,知道自己不是两人的对手转身想要遁走。

    可是无忧和花倾落又岂会放鬼王离开,且不说刚才鬼王差点伤了忘川。之前忘川和三生在鬼王坟中可是吃了大亏的,这笔账肯定是要还回来的。

    鬼王此时还是被一团漆黑的鬼气包裹着看不清面容,无忧见鬼王要逃,立刻闪身朝鬼王掠去。

    花倾落也不甘落后,轻哼了一声,跟着追了过去。两人将鬼王前后包裹住,鬼王在中间团团转却找不到逃出去的机会。

    “还想往哪儿逃呢?”花倾落语气上扬道。

    “你们想做什么?让开,不然,不然我杀了他。”鬼王握着手中的那一只可怜兮兮的魂魄威胁道。

    其实鬼王心里是气的牙痒痒,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具看起来孔武有力,颇有威严的身体。可是却被这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给毁了,若不是鬼王知道自己不是两人的对手,估计早就冲上去将无忧和花倾落撕成碎片了。

    “你杀啊,不过是一只鬼而已,用一只鬼,你觉得能威胁我?”花倾落觉得甚是好笑,他花倾落什么时候受人威胁了?何况还是用这么一只小鬼来威胁他,这什么鬼王也太可笑了一点。

    “喂,那可是一个活生生的魂魄,怎么能不救呢,娘娘腔,你也太没同情心了。”突然一道女声横插了进来。

    花倾落听到娘娘腔三个字猛的一回头,看到在一旁的女子,顿时磨牙道:“竟然是你,凶婆娘!”

    花倾落压根儿就没想到被鬼王抓了的女子竟然会是先前跟他抢花灯的凶婆娘,早知道是她,他就应该让这鬼王把这凶婆娘给办了。

    “对啊,就是我,娘娘腔,没想到你长得人模人样的,心肠比石头还硬,啧啧啧……”那女子继续开口骂道。

    花倾落咬牙,反击道:“闭嘴,凶婆娘看来你是没吸取教训!”

    “那又如何?你咬我啊?”女子不怕死的继续道。

    “你,好,很好,那我就先收拾了你再说!”花倾落朝着女子飞身过去,两人扭打起来。与打鬼王不一样,花倾落与女子乃是一番的拳打脚踢,并没有用法术。

    女子虽说力量不足,好在身体灵活,绕来绕去,花倾落一时之间也没有将她抓住。

    “凶婆娘,我今日就教教你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花倾落边打边说。

    “娘娘腔,你教我?哈哈哈……你是人么?”女子笑道。

    “找死!”花倾落怒道。

    花倾落一招虚晃,反手朝女子抓去,女子见躲不过,直接挺了挺胸将自己的胸部贴过去。

    “非礼啊!”女子边贴过去边扯着嗓子嚷嚷道。

    花倾落见女子贴过来第一时间手就缩了回来!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女人?

    “娘娘腔,你来抓我啊,怎么?不敢啊,啧啧啧,你不会还是处吧?是不是连女人都没有碰过?哈哈哈……”女子毫不吝啬的嘲笑道。

    花倾落听到女子话,整张脸都黑了,却是没有吭声。因为他的确是没有碰过女人,以前的他根本对女人没有任何兴趣,虽然有无数的女人主动送上门来,但是都被他给扔了出去。他一直希望自己的另一半伴侣乃是独一无二的。虽然现在这个想法已经泡汤了,但是忘川必须对他负责,所以这是注定了的。

    女子见花倾落不说话,哈哈大笑,“娘娘腔你不会被我说中了吧,你真的没有碰过女人?纯情的老处男!”

    花倾落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不要脸的女人,凶就算了,还如此赤裸的公然说这种话。说到底花倾落还是被关押了太长时间,所以很多想法还停留在十几万年前。

    “不知廉耻!”花倾落吐出一句话,他实在找不到用什么话来骂回去,只能用这么一句听起来有些迂腐的话。这与他平日的作风很是不一样。

    “不知廉耻也比你这个娘娘腔好。”女子反驳道。

    女子与花倾落在这里斗嘴皮子,而鬼王却想悄悄逃走。有无忧在,鬼王那点小心思又怎么会如愿?无忧手一挥,挡住了鬼王的去路。

    “让我走,不然我杀了他。”鬼王掐着手里唯一的筹码,声音惊恐的对着无忧说道。

    无忧冷漠的看着鬼王的动作并没有退让,鬼王手里的那道魂魄挣扎着痛苦的呼救,“救救我,救命。”

    “娘亲,铃铛。”三生飘到忘川身边,拉了拉忘川的衣角小声的说道。

    让爹爹和黑心花打起来,现在是不可能了,既然不可能,还不如早些将这鬼王给解决了。

    “铃铛?”忘川回过神来。

    三生点点头,“娘亲,用铃铛收了它。”

    忘川将铃铛拿出来摇了摇,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鬼王一直害怕的盯着无忧,根本没有注意到忘川的动作,所以忘川轻而易举的就将鬼王给吸进了铃铛之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