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33章 婶婶不可以忍
    女子见鬼王被忘川收了,立即往后退,“不打了,不打了,娘娘腔,不打了。”

    花倾落被女子的话噎住,正在气头上,又怎么会听女子的话。依旧不管不顾的追着女子打。

    “喂,娘娘腔,都说了不打了,你怎么还追我?我知道我长得人见人爱,就算你要追人家也不要这么粗鲁嘛。”女子在半空中乱蹿每次都险险的躲过花倾落的攻击。实在是躲不过就直接朝花倾落挺胸,花倾落就会把手缩回去,或者绕开。

    “不要脸,谁追你了?”花倾落斥道,沉下了脸。

    女子离花倾落几步之遥,见花倾落又朝她过来,连连尖叫道:“还说没追,没追你离我那么近做什么?你别过来啊。”

    花倾落气极,知道女子嘴皮子厉害,一直在胡扯,也懒得再与她斗嘴皮子。

    能动手解决的,为什么要用嘴解决?

    女子看出花倾落动真格儿的了,为了人身安全,女子像一条泥鳅一样直接往忘川身边蹿。

    “救命啊,娘娘腔要杀人了。”女子一边躲在忘川身后,一边大声嚷嚷道。

    花倾落想要将女子揪出来,奈何忘川在,怕不小心伤到忘川只得作罢。

    “凶婆娘,你有种就出来,别躲着!”花倾落怒道。

    女子躲在忘川身后,伸出一个脑袋,“哎呀,人家是姑娘,哪里来的种?娘娘腔,你有没有啊?你这么娘,不会没有吧?”说完还冲花倾落眨了眨眼睛。

    花倾落何曾被人如此说过?而且还是在忘川面前,花倾落脸都气红了。

    “哎呀,脸红了?娘娘腔别不好意思嘛,我懂的。”女子继续说道。

    “忘川,你让开,我今天非剥了她的皮不可。”花倾落怒气冲冲的盯着女子,他现在只想把这个胡说八道的女子剥皮抽筋,碎尸万段。

    “啊,娘娘腔要杀人了,公子,公子救我。”女子躲在忘川身后大叫道。

    忘川今日出门穿的是书生张给自己准备的男装,穿上之后就是一个翩翩公子,所以女子就误以为忘川是一个公子哥儿。

    忘川被女子吵得脑仁儿疼,不过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花倾落被一个女子气得跳脚,所以对躲在她身后的女子有些好奇。

    “花倾落,你就放过她吧。”忘川开口。

    “忘川,这凶婆娘她……”花倾落还想说话,但是看到忘川看着他的神情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忘川难得开口求他,既然忘川都说话了,他自然也就歇了把女子撕成碎片的想法。

    “好,凶婆娘,看在忘川的份儿上,今日我就饶了你。”花倾落恨声道。

    女子扁了扁嘴,根本不把花倾落的话当一回事。

    花倾落不喊打喊杀了,自然也就从忘川身后蹦了出来,笑嘻嘻的对着忘川道谢,“多谢公子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

    “哦。”忘川点点头算是接受。

    此时天色已晚,这鬼王也收了,忘川琢磨着这鬼王比较厉害,也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跟牛头马面讨讨价钱,让牛头马面加加银子。

    “公子救了小女子,小女子无以回报,就以身相许如何?”女子又道。

    忘川正琢磨着跟牛头马面讨价还价该让他们拿多少银子算合适,所以也没仔细听女子说的是什么,只是点点头,下意识的“哦”了一声。

    听到忘川同意,女子兴奋的抱着忘川的手臂,“以后我就是公子的人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花倾落等人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忘川就已经答应了。直到女子说那句“以后我就是公子的人了”大家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无忧倒是听到这话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然而花倾落和三生就不同了。

    花倾落听到女子的话,立刻道:“忘川是我的,凶婆娘你休想打忘川的主意。”

    “娘娘腔关你什么事?忘川都同意了,你还有意见?”女子仰头回道。

    “凶婆娘,你找死!”花倾落可以看在忘川的面上放这凶婆娘一马,但是不代表这凶婆娘跟他抢忘川,他还无动于衷。

    “忘川,你看,娘娘腔恐吓人家,人家好怕怕。”女子立刻抱着忘川的手臂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

    花倾落一口气堵在胸口出不来,只能瞪着女子怒道:“凶婆娘把你的脏手拿开!”

    女子一副我就不拿开,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的表情看着花倾落。

    “你放开我娘亲,娘亲是我的。”三生原本在一旁看花倾落与女子打嘴仗,看到花倾落被女子气了个半死,正开心,结果就看到女子抱着忘川撒娇,顿时就不乐意了。娘亲是他的,怎么能让那个女子抱?三生立刻飘到忘川身边伸手去拉女子,试图将那女子从忘川胳膊上拽下来。

    “好可爱的小鬼,小鬼你叫什么名字?”女子看到三生白嫩的模样,顿时心花怒放,放开忘川的胳膊去捏三生的小脸蛋。

    “啊,你做什么?走开!”三生立刻叫道,想要逃离女子的魔掌,女子的手已经在三生脸蛋上捏了好几把。

    真舒服,水嫩嫩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小鬼。女子看着三生的表情就像看一个喜欢的物件一样,随时想伸出手去捏上两把。

    “娘亲,娘亲,救三生。”三生挣扎着移到忘川另外一边。

    “你做什么?”忘川皱了皱眉看向女子。

    “哎呀,没什么,我就是看这小鬼长得可爱,亲近亲近他而已。”女子笑道。

    “娘亲,她把三生都掐疼了,你看都红了。”三生鼓着腮帮子凑到忘川面前,指着脸上的红痕给忘川看。

    忘川心疼的摸了摸三生的脸蛋,“乖,三生不疼。”

    “你,你,你叫他什么?”女子刚才还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一脸震惊的指着三生开口道。

    花倾落本被女子气得跳脚,却突然见女子露出震惊的神情,随即明白过来。倒是他被这个凶婆娘给气糊涂了,这凶婆娘想对忘川以身相许,他只顾着生气,却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这凶婆娘再爷们儿也是一个女人,而忘川同样也是女子,如何以身相许?

    “哈哈哈哈哈,凶婆娘你没想到吧,忘川可是女子,你如何以身相许?”花倾落哈哈大笑。

    “你是女的?”女子根本不理会花倾落直直的看着忘川。

    忘川不明白女子有何意图,疑惑的看着女子没有说话。

    女子皱着眉纠结了一会儿,咬牙直接伸手朝忘川的胸口摸了过去,当她摸到忘川胸前的两团柔软,顿时脸拉得老长。

    “你真是女的啊。”女子有些失落,以至于放在忘川胸口处的手并没有第一时间拿下来,而且似乎为了再三确认一般,女子放在忘川胸口处的手还动了动,捏了捏忘川胸前的柔软。

    忘川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一般在她看来没有危险的动作,她都觉得没必要阻止,何况女子只是摸了她几下而已。

    然而,在其他人眼中就不一样了。

    “凶婆娘你做什么?拿开你的脏手。”花倾落第一个暴跳如雷。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摸忘川的胸,她竟然敢?气死他了,他都没有碰过竟然被这个凶婆娘给先碰了。在花倾落的认知中,忘川早就是被他打了记号的人,迟早忘川都是他的人。自己的人自己还没摸过却被人捷足先登,想想都觉得难以忍受,虽然是个女人,但是也是不行的。

    “你别碰我娘亲,娘亲是我的。”三生在一边也急得哇哇大叫,不过却没有上去将女子的手拿开,因为他怕自己过去,那女子又会捏他的脸。

    无忧本站在一旁,见到女子将手放到忘川胸口,直接一个瞬间移动过去,指尖打出一道气流将女子的手从忘川的胸前弹开。

    女子吃痛,正要开口骂人,见到是无忧,顿时噤了声,没有说话。

    “忘川。”无忧唤道。

    “嗯?”忘川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这么激动是做什么。

    “以后不许别人碰你胸口知道吗?”无忧轻声的说道。忘川自从从地府出来,根本就如同一张白纸一般,很多事都是来人间之后才一点一点知道的。对于情爱,对于男女之防根本还不懂。

    “为什么?”忘川有些疑惑,她打架的时候也是直接一掌朝人胸口上拍,难道无忧是怕她受伤?

    “你记住便是,知道吗?”无忧对着忘川的时候连说话都是温柔的,与他平日里那副淡漠的表情不同。

    忘川一向很相信无忧,虽然无忧没有跟她说原因,既然无忧开口了,那就必定有他的道理。

    “好。”忘川点点头。

    “我们回家吧。”无忧伸手摸了摸忘川的头说道。

    “好。”忘川低头对着三生说道:“儿子,我们回家。”

    花倾落看到这“一家三口”温馨的场面,握紧了拳头,总有一天站在忘川身边的人会是他。

    女子神色复杂的目送忘川等人离开,当她知道忘川是女子之后就仿佛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一直沉默的站着没有再开口。

    翌日。

    忘川在睡梦之中被一阵吵骂之声惊醒。

    “凶婆娘,你在这里做什么?”

    “关你什么事?”

    “你碍眼了,赶紧走,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你来啊,不客气。”

    “无耻!”

    忘川出门就看到女子插着腰挺着胸站在花倾落面前,花倾落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了?”忘川不明所以,实际上她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子回出现在院子里。

    听到忘川的声音,女子回头露出一个笑容,朝着忘川飞奔过来,“忘川,人家想死你了。”

    “凶婆娘,离忘川远点。”花倾落先一步一把将女子的衣领提了起来,女子靠近不了忘川回头怒道:“娘娘腔,你放开我!”

    “现在就给我滚,再靠近忘川,我剥了你的皮。”花倾落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直接将女子给扔出了门外。

    咚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院墙外爬进来一个女子,是的,是用爬的,整个人趴在院墙上,满身灰土,有些狼狈不堪。

    可即便如此,丝毫不影响女子嚣张的气焰,“娘娘腔,你想打架是不是?”女子趴在院墙上,大声喊道。

    刚才那一下摔得她头晕眼花的,若是凡人只怕早就摔死过去,这个娘娘腔竟然敢把她扔出去,叔父可以忍,婶婶都不可以忍。

    “凶婆娘,你打得过我么?”花倾落挑眉鄙夷的回道。要不是因为忘川,昨日他就把这个凶婆娘给撕成碎片了。

    “你敢打我么?”女子说完还故意挺了挺胸。这娘娘腔要是敢碰她一下,她就叫非礼!虽然了解不深,但是从昨夜的种种迹象来看,这个娘娘腔还是个纯情的老处儿,都不敢碰她一下。所以,女子更加的有恃无恐,根本不怕花倾落。

    花倾落看到女子故意做的动作,脸都黑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女人,这凶婆娘到底是从哪个地方钻出来的,简直是把无耻当有趣。

    “姑娘,你下来吧。”忘川看到女子趴在墙头脚在墙头晃动,连带墙头的青瓦都被女子蹭掉了好几块。这院子可是她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忘川看到那几块摔碎的青瓦有些心疼。

    忘川是怕女子把她的院墙给拆了,所以才开口让女子下来,但是女子听到忘川的话,却以为忘川是关心她,自然是眉开眼笑。

    “不用担心,我不会摔下来,我这就下来。”女子咧嘴笑得灿烂,从墙上下来直奔忘川而来。

    花倾落上前一步挡住了女子的路,女子也不计较,完全没把花倾落当一回事,站在离忘川几步路的地方,笑得异常的高兴,“忘川,我经过昨夜深思熟虑之后觉得,爱不分品种,不分身份,自然也就不分性别,虽然你是女子,但是我既然说了以身相许,那我就跟定你了。”

    忘川没明白女子前面那一长串什么品种,身份,性别的,不过最后一句她却听得明白,“你要跟着我?”忘川诧异的问。

    其实忘川有些不解,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子不过是昨夜与花倾落打了一架,然后这么突然的说要跟着他们,跟着他们做什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