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34章 花神之女
    “凶婆娘你说什么?”花倾落不可置信的看着女子。这凶婆娘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竟然说要以身相许,昨夜她不知道忘川是女子也就罢了,可如今她明明确确的知道忘川是女子却还要以身相许?

    女子瞥了花倾落一眼,“娘娘腔,你耳背啊?年纪大了耳背,啧啧啧,可真可怜。”

    “忘川,你安排人家住哪儿?人家跟你住好不好?”女子说完立刻又对忘川说道。

    忘川都还没想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女子都已经开始问她住哪儿了。

    “等等,不行,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忘川开口道。

    花倾落见忘川开口,立刻幸灾乐祸道:“哈哈,凶婆娘,听见没,忘川让你滚蛋,赶紧滚吧,有多远滚多远。”

    女子横了花倾落一眼,“娘娘腔,你闭嘴!”

    女子立刻对着忘川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忘川,人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救了我,我已经认定你了,你别抛弃我,我会伤心的。”

    “我没有救你,救你的是无忧。”恰好无忧从屋内出来,忘川指着无忧道。

    女子可不管,依旧可怜兮兮的看着忘川,“可是人家的心已经给你了,忘川,你就让我留下吧,你要是不让我留下来,我就在这里一直等,等到你回心转意。”

    “……”这就是赖定她了?

    “凶婆娘,你还要脸不?这么肉麻恶心的话也说的出来,赶紧滚,这里不欢迎你。”花倾落被女子恶心到一身的鸡皮疙瘩。

    “娘娘腔,你人长得娘也就算了,废话还这么多,难怪一把年纪了还是处!”女子鄙夷道。

    花倾落暴跳如雷,这个该死的凶婆娘,“你呢,长得跟只母夜叉似的,忘川根本不会喜欢你,识趣儿的就赶紧滚。”

    “娘娘腔,你说谁母夜叉?”

    看到女子发怒,花倾落一脸无辜,耸耸肩道:“除了你还有第二个母夜叉么?”

    “孔雀男!”女子吐出三个字。

    “你说什么?”

    “说你呢,娘娘腔,一个男人长得跟花孔雀似的,不是孔雀男是什么?”

    花倾落被女子的话一噎,孔雀?这该死的母夜叉竟然敢骂他是孔雀?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无忧,你看这……”忘川见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回头看向无忧。

    花倾落和女子看到无忧走了过来,都不约而同的住了口。

    “你还不走?”无忧看向女子皱了皱眉。

    女子似乎对无忧有些忌惮,目光有些闪烁,不过女子似乎下定了决心,鼓起勇气说道:“我要留下来!”

    忘川就算再迟钝也看出无忧与女子之间若有若无的不正常,但是她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

    忘川都能感觉出来,花倾落又岂会不知道?

    无忧没有说话,女子也不再说话,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怪异。

    花倾落眼神在无忧与女子之间来回圏巡,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姑娘,你要不还是走吧?”忘川开口道。

    女子一听忘川要她走,顿时急了,跑到忘川面前,“不,我不走,我说了我是你的人,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堂堂的花神之女,不做神女却要做人,做鬼,看来这九重天着实不是什么仙乡福地。”无忧淡淡的看了女子一眼。

    女子听到无忧的话,面色一僵,果然这个人知道她的底细,从他第一次出手救她,传音入密让她回去,她就猜测这男子会出手救她是因为发现了她的身份。

    可是她完全不知道这个男子是谁,又为什么会知道她的身份,这一切她都不得而知。不过既然这个男子救了她,想必对她是没有恶意的。

    “你是花神之女?”花倾落瞬间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既然身份被拆穿,女子也不再害怕,“是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没想到花神千挑万选选的好夫婿,结果生出这样一个女儿来。”花倾落鄙夷道。

    女子听到花倾落的话怒了,说她如何都没什么,可是说她母亲就不行。

    “娘娘腔,你找死是不是?”女子怒视着花倾落。

    花倾落似乎对花神没有什么好感,应该说似乎有些针对花神。

    “怎么你娘做出那种事,还不让人说?这六界谁不知道花神那点破事?”花倾落轻哼道。

    “我娘什么破事,娘娘腔,你今天不说清楚,休想就这么算了。”女子脸色一沉,盯着花倾落,似乎花倾落若是有一个字乱说,都会跟花倾落拼命一般。

    花倾落从来不是一个怕事的人,既然凶婆娘想知道,那就告诉她又何妨。

    “景芜这个名字你可听过?他如何死的,你娘没告诉过你吧?”花倾落眯了眯双眼,似乎景芜这个名字他并不想提起。

    女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哼,你是说当年攻打天宫被我娘打死的那个魔界魔头?它一个魔界之人,被我娘诛杀实属应当。”

    “应当?”花倾落双手紧握拳头,指骨发白。

    “难道不应该?魔界之人个个杀人如麻,危害六界,妄想统一六界,我娘诛杀他们乃是为了六界和平。”女子句句铿锵,理所当然。

    花倾落见到女子如此理直气壮,忽而,大笑出声,“果然是维护正道和平,自诩清高的神仙,原来都是一个模样。道貌岸然,虚伪无耻!”

    景芜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你甘愿受死的结果。她可曾后悔过一丝一毫?花倾落在心里悲愤的想道。

    花倾落在关进地府之前,乃是魔界最年轻的魔尊,虽说年轻,可他张狂,实力强悍,有着雄心壮志。

    景芜是花倾落最为得力的助手,同时也是他的好兄弟,他们两个曾说过要一起并肩作战,称霸六界。可是景芜却爱上了那个女人,他曾告诉过景芜那个女人是骗他的,可是景芜却不相信他。最终却被那个女人一剑刺死,灰飞烟灭。那个女人刺死景芜时冷漠的神情他至今仍然清晰的印在脑海之中,那个女人看到景芜灰飞烟灭的时候,红唇轻启,冰冷的吐出一句话,“我是仙,你是魔,仙魔乃是死敌,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景芜死后,不过月余,那个女人就大婚嫁人,嫁的是九重天的一位神君,据说婚礼极其盛大,似乎也是借此机会庆祝击退他们魔界才会办的如此的热闹。

    而他也因为为了想要救景芜而受了重伤,此后重伤未愈才会被那群老不死的暗算关进了地府。

    他如何能释怀?他最好的兄弟被那个女人一剑刺得灰飞烟灭,而那个女人却嫁了人,嫁得极其风光,如今更是高高在上的当着花神,备受尊崇。而他之所以在地府被囚禁十几万年也是那女人间接导致的。他如何能不恨,叫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娘娘腔,你别太过分,神仙怎么了?招你惹你了?神魔不两立,降妖除魔维护六界安宁本就是仙界职责,你就是羡慕嫉妒恨。”女子反驳道。

    花倾落对女子对话简直是呲之以鼻,羡慕嫉妒?他堂堂一个魔尊会羡慕做道貌岸然的神仙?笑话,恨倒是有,他恨那些道貌岸然的神仙,既然他从地府里出来了,这一次,他就要把那些神仙打得屁滚尿流,让那个女人给景芜磕头认错。他要让那个女人在无尽的岁月里痛苦,受尽折磨。

    “你最好现在就滚,否则,我杀了你。”花倾落一想到面前这个女子是那个女人的女儿,他就控制不住心中的恨意,想要杀了她。

    女子自然能感觉到花倾落动了杀机,所以不再刺激花倾落,反而跑到忘川面前继续可怜道:“忘川,你就收留我吧,我无家可归,才从天宫偷偷跑出来,要是被抓回去,我就死定了,忘川好不好?”

    忘川有些为难,女子可怜的模样虽然她知道是装出来的,可是她看得出来女子是真的想留下来,虽然她不知道女子留下来是为了什么。但是显然无忧救她是不想这女子出事的,她要是不收留女子,女子出去又碰到什么妖魔鬼怪的或许就没那么好的运气碰到他们了。

    地府的厉鬼都逃了出来,如今那些厉鬼也不知道躲在哪儿,那些厉鬼之中不乏比鬼王还要厉害的,若是女子遇到了,还真不好说。

    忘川纠结再三,在女子期盼的目光之中,忘川开口道:“你可以留下,不过,你和花倾落不能打架,你若同意,你就留下吧。”

    忘川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刚才这女子趴墙头将墙头的青瓦给摔了好几块,要是这女子和花倾落一言不和在她院子里打架,那岂不是会把房子给拆了?她可不想再回河底住。

    女子得到忘川的同意,伸出手想要给忘川一个拥抱,无忧先一步将忘川揽入怀中,女子扑了一个空,不过依旧掩藏不住眼中的喜悦。

    “还加一条,不能随便抱忘川。”无忧淡淡的开口。

    “好,好,我同意。”女子点点头。

    “我不同意。”花倾落反对道,这凶婆娘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对于他来说就是仇人的女儿,虽然冤有头债有主,他不会把她娘的帐算在她头上,可是不代表他能跟这个凶婆娘住同一个屋檐下。

    “娘娘腔,你不同意?你不同意那你走好了,没人拦着你。”女子根本就没把花倾落放在眼里。

    “忘川,我不同意那个凶婆娘在这儿,你看我们这里就五间屋子,根本没她的位置。”花倾落知道自己要反对,得把忘川说通,只要忘川同意了,一切就好办了。

    忘川蹙眉,对啊,他们只有五间屋子,若是把女子留下来住哪儿?

    “我不挑剔,随便一个角落都行,忘川你可别赶我走。”女子立刻表态道。

    随便一个角落肯定不行,虽然无忧说这女子是花神之女,按说是个神仙,让一个神仙蹲角落说不过去。

    “要不你睡我屋?”忘川本来是想把自己的屋子让给女子,她去跟三生住一间。

    可这话在别人听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女子自然很乐意跟忘川住一起,立刻点头道:“好好好,我……”

    “不行,她不能住你屋。”花倾落立刻反对道。

    “娘娘腔,你那么多话做什么?忘川都同意了,你还有意见?又没住你屋,你急什么。”女子朝着花倾落毫不客气的吼道。

    “我就不同意,凶婆娘你在打什么歪主意,别以为大家都是傻子,九重天上的都是些道貌岸然,卑鄙无耻的家伙,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娘娘腔,你今天是想打架是不是?”这娘娘腔怎么就跟她过不去,处处跟她作对。

    “打就打,谁怕谁?”花倾落哼了一声。

    “你……”女子想动手,突然看到花倾落那一副巴不得她去找他打架的模样,顿时明白过来。她才答应了忘川不会跟这个娘娘腔动手,这娘娘腔就是想逼她动手。

    “娘娘腔,你想让我跟你打架?我偏不跟你打,你想让我走,没门!”女子朝花倾落哼了一声。

    书生张见几人在院子里吵得不可开交,当然只是这位仙子和那位吵得不可开交,大人和无忧公子却是在一旁看戏。

    在这院子当中,就只有他是一只小鬼,其他都是些惹不起的。其实看到仙子书生张还是有些小激动的,毕竟他一直在地府,除了各种鬼以外根本没有见过其他的,更别说是神仙。要知道像他这种小鬼最渴望最羡慕的就是那些在九重天之上的神仙,可惜他这种小鬼根本不可能见到,如今见到了活的自然是有些兴奋的。

    不过书生张躲着悄悄瞧了女子好久,横看竖看他都没有瞧出女子有哪点不一样,说她是个凡人还差不多。不管是以前在地府,还是在人间,他听过不少关于神仙的传闻,都是什么神光环绕,仙气袅袅等等的。可是这位仙子与那些描述根本是一点边儿都沾不上。

    不过既然无忧公子都说了这位乃是花神之女,那必定假不了,或许每个神仙不一样也说不定。毕竟像地府的鬼一样,有厉鬼,有色鬼,吊死鬼,水鬼各种鬼,神仙估计也是这样所以才会不一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