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35章 果真是花孔雀
    “大人,小的不需要房间,大人若是不嫌弃,就住小的的房间好了。”书生张本是好意,想着那位既然不同意大人和这位仙子住,那他把房间让出来,如此这般就不用吵了。

    “不行。”

    “不行。”

    忘川与花倾落同时说道。

    “书生张,你的房间还是你自己住,我同三生住就行了。”忘川说道。

    原本花倾落还打算说话,可听了忘川的话,忘川原来并不是跟这个凶婆娘住,既然如此他也不多说了。

    “忘川,人家想跟你住嘛。”女子顿时可怜巴巴的望着忘川。

    “我不习惯跟人住。”忘川摇摇头。忘川睡觉一向喜欢自己一个人刨坑睡,安静,不喜欢被人打扰。至于三生,她挨着三生睡过,所以也还能接受。

    女子看到忘川认真的模样,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没有用。来日方长,等时间久了,她和忘川熟悉了之后,再说也不迟。“好吧,那我自己住好了。”女子显得有些失落。

    “姑娘,你……”忘川正要开口说话。

    女子突然尖声叫道:“哎呀,我竟然忘了。”

    “忘了什么?”忘川不解。

    “忘了介绍了,我叫苏浅眠,忘川你可以叫人家浅浅或者眠眠。”说完女子朝忘川眨了眨眼。

    “你说你叫什么?”花倾落突然道。

    “喂,娘娘腔,你耳背啊,再说了,我叫什么关你什么事?”苏浅眠没好气的说道。

    “你姓苏,你为什么姓苏?”花倾落脸色有些怪异,而且出奇的被苏浅眠呛声也不还击。

    “娘娘腔,你做什么这般眼神看着我,别告诉我你喜欢我,我不会喜欢你的,我说了我是忘川的人,别想打我主意。”苏浅眠缩了缩脖子,被花倾落看得有些不自在。

    “我问你为什么姓苏?”花倾落沉了脸,上前一把抓住苏浅眠的手。

    “你放开我,娘娘腔,再不放开,我不客气了。”苏浅眠皱着眉头挣扎道。

    “我问你为什么姓苏,你不是神仙吗?为什么你会姓苏?说!”花倾落手一用力。

    苏浅眠被花倾落捏疼了,哇哇大叫。

    忘川看到苏浅眠如此疼,心有不忍,“花倾落,你……”

    “忘川,这件事你别管。”花倾落直直的盯着苏浅眠根本没有放手的打算。

    “说,你为什么姓苏?”花倾落步步紧逼。

    苏浅眠大叫道:“我偷跑到人间,总得有个名字吧,娘娘腔你放手。”

    花倾落猛的一怔松了手,眼中满是恨意,他还以为真的是自己误会那个女人了。真是笑话,那个女人杀景芜的时候手都不曾抖一下,又如何会是误会?

    景芜,你看看,你为了那个女人死了,现在那个女人过得多好?连女儿都长这么大了。

    花倾落神色悲伤的转身回了房间。

    苏浅眠本想发火,可这发火的对象都跑了,她是有火不能发。苏浅眠揉了揉发疼的手腕,这个该死的娘娘腔,看起来瘦弱得更一张纸一样,力气这么大。她好不容易得来的肉身都快被他捏坏了。

    要是自己这肉身坏了,她可再去哪儿找这么一具肉身?总不能去刨坟吧?

    苏浅眠偷偷跑下九重天,为了害怕被发现,一直想找个凡人的躯壳躲起来。她是神仙,杀人夺身这种事自然是做不得的,。所以苏浅眠只有去坟堆子里找,这刨坟虽然不好听,似乎也是缺德事。不过人死之后魂魄就被鬼差勾走了,留下的躯体而已,并没有什么。苏浅眠刨了好几个坟堆子才刨到这么一具比较新鲜的躯体,有了这具躯体,她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在人间行走,不用害怕被天宫的人发现。

    苏浅眠恨恨的瞪了花倾落的房门一眼,这笔账她记下了。她跟那个娘娘腔没完!

    忘川她是知道的,忘川是一只女鬼,嗯,还是只漂亮的女鬼。若不是忘川身上有鬼气,她也不会相信如此漂亮的女子会是一只女鬼。至于三生和一直畏畏缩缩躲在角落的书生张苏浅眠自然也知道是两只鬼。

    无忧嘛,她虽然好奇,但是不敢问,就凭他一眼就看出她身份来,就知道必定不简单。

    但是娘娘腔她却是要问清楚的,娘娘腔身上气息全无,她看不出他的底细。不过她跟娘娘腔的梁子已经结下来,总得算清楚才行。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她的底细早就透明了,连点渣都不剩下,可她对娘娘腔却是一无所知。

    “忘川,那个娘娘腔你到底怎么认识的?”苏浅眠问道。

    “你说花倾落?”

    “花倾落?呵,果然是只花孔雀。”苏浅眠嘀咕道。她就没说错,这娘娘腔就是只花孔雀!

    “嗯,忘川,你怎么会认识这么讨厌的人?还让他跟你一起住。”苏浅眠抱怨道。

    “他是三生的救命恩人。”忘川回道。说起来花倾落的救命之恩,她到现在都还没有报,而且花倾落也不提,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

    苏浅眠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夸张的叫道:“忘川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说娘娘腔是三生的救命恩人?你确定没弄错?”

    无忧点点头,“忘川,我也觉得或许你弄错了,好歹他也是前魔界的魔尊,按理说不可能会如此好心救你和三生。”

    忘川一直把花倾落当作救命恩人对待,一直对花倾落很是友好。可无忧觉得花倾落总是横插在他和忘川中间上蹿下跳的,虽然他从不觉得花倾落是一个威胁,但是多一个人叽叽喳喳的总是有些吵了。

    “是吗?”可是当初在鬼王坟的确是花倾落救了他们不是吗?而且花倾落也是这么说的。

    可是无忧和苏浅眠都怀疑她弄错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忘川一向不喜欢想过于复杂的事,在她看来,想不通的事往往就不想了。对于花倾落到底是不是三生的救命恩人,忘川实在是想不出来。

    花倾落此刻正在屋子里因为想起景芜的事黯然伤感,根本不知道在这院子里,无忧和苏浅眠正在抹黑他。

    苏浅眠瞅了无忧一眼,在心里感慨,没想到真正腹黑的是这个看起来无害,淡然自若的男人。啧啧啧,看来这个男人比她想象的还要深不可测。这心思,这如意算盘打的,她这是无声无息的就被人给利用了?

    等等,他说那个娘娘腔是什么?魔尊?

    “你说娘娘腔是魔尊?”苏浅眠惊讶道。

    无忧淡淡的看了苏浅眠一眼,“怎么?神女是有什么想法?”这话自然是说,苏浅眠回天宫通风报信来除去花倾落这个大魔头。

    忘川不懂无忧话里的意思,但是苏浅眠却是听得懂。

    “咳咳…那个不用这么见外,叫我苏浅眠就好。”苏浅眠假装没有听懂无忧话里的意思。虽然神魔是死敌,按理说碰到妖魔鬼怪,这降妖除魔维护六界和平,乃是作为神仙的职责。可这种大道理,也就是说说而已。再说了她不过是个小仙,虽然看在她娘的份儿上,她在天宫,各位仙友都会给她娘几分薄面,对她礼让几分。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没什么作为的小仙而已。这种降妖除魔的事她不乐意管,也不愿意管,更没这个能力管。

    不过也难怪她和娘娘腔这么不对盘,她是仙,娘娘腔是魔,还是大魔头,一个仙,一个魔能和平相处才怪。

    对了,难怪娘娘腔提到景芜那个大魔头会这么激动,同样都是大魔头,景芜被她娘诛杀了,这是在为同类报不平呢。

    无忧自然看出苏浅眠装听不懂,不过也没有为难她,让花倾落离开自然是不可能的,虽然不知道花倾落为什么会对忘川改变态度,只是有一点他是知道的,只要震天弓花倾落一日没有拿到,他就不会离开。

    “忘川,我跟你说,魔界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都是杀人如麻的坏蛋,自私自利,野心勃勃,这种人怎么会好心救三生?你想想看,你为什么会觉得是他?”苏浅眠不知道花倾落和忘川他们之间的故事,不过一点都不妨碍她抹黑花倾落,即便是真的又如何?只要忘川觉得自己被骗了就可以了。

    “当时只有他和鬼王,我晕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醒来鬼王已经被打趴下了。”忘川将那日在鬼王坟里的事给说了出来。

    说完,苏浅眠啊的大叫了一声,“忘川,那娘娘腔根本不是你的救命恩人,按你的说法,他或许是摔下来恰好把鬼王给砸到了,这哪里算救命恩人,不过是凑巧而已。”

    “是吗?”忘川有些疑惑。可要是真的只是凑巧,会有这么巧的事?而且如果只是凑巧,那为什么花倾落会说是他救了三生?

    忘川将信将疑,一方面,她觉得苏浅眠的话有理,另外一方面,她又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儿。

    苏浅眠走到忘川面前,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忘川,你相信我,那绝对是个巧合,娘娘腔他是魔界的人,他怎么会那么好心?不然你问无忧,对吗?”

    忘川看向无忧,无忧淡淡的暼了苏浅眠一眼。

    苏浅眠这是拉他下水,等以后花倾落知晓,也能把他拉出来当挡箭牌呢。不过没关系,苏浅眠心中忌惮花倾落,可他却不会。

    “魔界中人是没有什么善心。”无忧回了一句。

    忘川点点头,将信将疑,看来她得好好去问问三生那日在鬼王坟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书生张缩了缩脖子,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花倾落的房门。那位怕是不知道,自己这一走就被无忧公子和这位仙子给合伙黑了一把。

    书生张觉得,这位仙子的到来,或许以后他们这小院就热闹了。

    果然如书生张所言,接下来几日,小院却是鸡飞狗跳,热闹非凡。

    忘川虽然说过不让苏浅眠和花倾落打架,可两人却是吵得不可开交,至于缘由,总是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

    花倾落本就脾气火爆,而苏浅眠又是个不安分的主儿,所以两人遇到一起就别提想要消停了。

    两人吵架,花倾落实在是压不住自己的爆脾气,一拳打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直接将石桌打了个粉碎。

    忘川看到花倾落毁了石桌,自然生气,勒令两人若是要打出去打,别毁了她的院子。

    于是苏浅眠与花倾落跑到外面打,在树林里毁了不少的树。

    虽然忘川他们住的院子离小镇有些距离,可毕竟不算远。这几天之内,连着大片大片的树木被摧毁,自然引起了镇上人的恐慌。

    先前镇上出过狐妖,虽然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出现什么妖怪害人的事,但是毕竟死了那么多人,镇上的人都是惊弓之鸟。

    一时间镇上的百姓都人人自危,更是请了道士来看似否真的有妖怪作祟。

    一群老老少少的道士在树林里观察了被毁坏的树之后,一个个脸色凝重。

    “道长,是不是真的有妖怪?”一个年长的老头一脸担忧的问道。

    “不好说。”一个道士摇摇头。

    连道长都不肯定,摇头说不好说,那岂不是又要出妖怪了?一同前来的百姓顿时一个个面色铁青相当的难看。

    此时忘川等人还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根本不知道花倾落和苏浅眠这几天打架打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道长,你说吧,到底是不是又有妖怪,那妖怪是不是很难收?”年长的老头沉下脸脸,望着道士。

    这世道也不知是怎么了,偏生就出现这么多的妖魔鬼怪,上次出现狐妖,镇上很多人都想逃走。可是走了的过不了几日又回来的,回来后更是惊恐万分,说是其他地方更糟糕,恶鬼肆虐,好多的人都被恶鬼缠上,死状恐怖。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有狐妖害人,可镇上的人也没有逃走,依旧在镇子里,而且商人也不再外出行商。

    “让贫道且再看看罢了。”道士说不准,这些树木显然不是人为,也不像是被电劈风吹的,更不像是被野兽损坏的。

    “师兄,你看这断痕,像不像是被人用法力损坏的?”一个小道士指着一棵断了的树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