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36章 我毁的有问题
    道士没有说话,摸着断裂的树干眉头紧锁,似乎有些事想不通。

    道士思索了片刻,然后抬头向前方,“那座院子住的是何人?”

    年长的老头顺着道士的方向看去,“道长那是我们镇上林家的别苑,不过听说已经卖给了别人,至于是谁就不知道了。”

    “去那座院子看看。”道士说道。

    年长的老头神色复杂的看了那座院子一眼,“道长,莫不是妖怪在那院子里?”

    老头的话一出,一同前来的百姓立刻议论纷纷。

    “啊,妖怪在那院子里?”

    “你们谁见过那院子里的人吗?”

    “都没人知道,那院子里住的肯定是妖怪。”

    “对对对,肯定是妖怪,上次来的道士不就说林家小姐是妖怪吗?这可是她林家的别苑。”“大伙儿别吵,我们去看看便知。”老头举起手示意众人安静。

    不管是不是有妖怪,有几位道长在,一定不会有事的。

    众人跟着道士来到林家别苑,还未靠近别苑,其中一个小道士道:“师兄你看!”

    道士示意众人停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符纸,手在那黄符纸上不知道画了什么,道士将黄符纸往空中一抛。黄符纸竟摇摇晃晃的往别苑飘去,飘到别苑墙头,一下子燃了起来,瞬间化做了灰烬。

    “师兄?”小道士看到黄符纸烧了起来诧异的叫道。

    看来这座别院果然不像看着的那么简单,别院设了结界,他刚才那道符纸只怕已经惊动了院中的人。

    事实上道士想的也对,他刚才对举动已经惊动了忘川他们。此时几人已经出了房门来到院子中。

    “娘亲,外面来了好多人。”三生盯着大门说道。

    无忧看了花倾落和苏浅眠一眼,“他们是来捉妖的。”

    “捉妖?”忘川迷茫,虽然院子里的都不是凡人,可是他们之中没有人是妖怪啊。

    花倾落被无忧看了一眼立刻明白过来,想必是他和苏浅眠闯的祸,那些人来捉的“妖”,正是他和苏浅眠。

    “我去打发他们。”花倾落开口道。

    既然是他和苏浅眠惹出来的事端,自然是由他自己来解决。

    “你?如何打发?是要把他们全都打回去?”无忧看着花倾落开口道。倒不是他不相信花倾落,而是以他对花倾落的了解,花倾落直接挥挥手把外面的人全解决了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花倾落一时语塞,他的确是这样想的,无忧说完他才想起如今是在人间,外面的不过是一群凡人,最主要的是忘川想做凡人,想在这里生活。他若是直接将那些人打走,那么他们就别想再在这里呆了。

    “娘亲,怎么办?”三生问道。

    “要不我们走吧,等他们进来发现院子里没人不就没事了?”苏浅眠说道。她如今虽然穿了一身皮囊,可是外面有道士,要是看出来她穿的是从坟里刨出来的尸体,那还不把她当作妖怪?好歹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神仙,被一群凡人当作妖怪也太有伤神仙的颜面了。

    “这算什么狗屁法子?爷就没逃跑过。”花倾落立刻鄙夷道。

    “你不走,那你想个好法子出来啊。”苏浅眠回道。

    “至少不像你,好歹是个神仙竟然被一群凡人追着逃跑,丢脸。”

    苏浅眠炸毛了,“花孔雀,你想打架是不是?”

    “来啊,凶婆娘,别以为我怕你。”

    “来就来,谁怕谁。”

    花倾落和苏浅眠两人一言不和就又要开始打起来了,忘川实在是拿两人没有办法,开口道:“你们要打架就不要再回来了。”

    果然还是忘川的话管用,忘川这么一说,顿时两人都偃旗息鼓了。

    “忘川,忘川,你别生气嘛,人家只是被那只花孔雀气到了,人家不打架了,你别生气。”苏浅眠立刻抱着忘川的手臂撒娇道。

    “恶心。”花倾落抱着胳膊被苏浅眠的撒娇恶心到满身的鸡皮疙瘩。他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做到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前一刻还像个母夜叉一般跟他大呼小叫,抡袖子破口大骂,后一刻又温顺的跟只小白兔一样。

    “恶心就一边儿去,谁让你在这里碍眼了。”苏浅眠朝着花倾落哼了一声。

    “无忧?”忘川觉得花倾落和苏浅眠是指望不上了,所以把目光放在了无忧身上,她自己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不由自主的很信任无忧,总觉得这世间就没有无忧做不到的事。

    无忧很欣慰忘川遇到事能想到他,把他当作依靠。

    “你放心,我来解决。”无忧温柔的说道。

    “爹爹,三生跟你一起去。”三生很好奇无忧会怎么解决,所以他想跟出去看看。

    “三生,你现在不适合出去,会吓到他们的,你们在这里等着即可。”无忧摸了摸三生的头,轻声说道。

    “一次。”无忧转头看了花倾落与苏浅眠一眼,淡淡的开口。说完无忧转身朝门外走去。

    苏浅眠尴尬的笑了笑,随即吐了吐舌头,她自然明白无忧的意思,既然无忧愿意出面解决这件事,她当然很乐意。毕竟她是偷跑下凡的,可不能露出马脚,要是被发现,娘一定会叫人把她抓回去的。这凡间她还没玩够呢,可不想回去。

    然而花倾落却是不领情的别过头,一次又如何,他可没让他出面帮忙。

    在门外的道士正表情严肃的看着大门,无忧打开大门闲庭信步的走了出来,道士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众人也跟着往后退,在这些平凡的村民看来,这别院里出来的或许就是只狰狞凶狠的妖怪,结果出来的却是一个清冷高贵的男子。

    “你是何人?”道士朝着无忧喝道。

    道士自然是能感觉到无忧不是凡人,因为他身上没有凡人的气息。可是道士也看不出无忧是什么,显然无忧的道行比他高出了太多,所以他才根本一点都看不出来。因为有这么一个清晰的认知,所以,道士有些紧张。

    若是无忧要杀他们,在场所有的人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道士有些懊恼,他不该让这些无辜的平民百姓跟着一块儿来的。要是今日面前这个人动手,他们都会没命的。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无忧平静的扫了一眼一个个畏惧他的凡人,然后看向道士开口道。

    道士咽了咽口水,缓解了一下心中的紧张感,是的,道士现在非常的紧张,生怕将无忧给惹火了,他们今日都给交代在这里了。

    “咳,咳,那个请问你可知道前面那片树林是谁毁的?”道士被无忧看了一眼,早就没有刚才问无忧是何人的勇气,其实他喊第一声已经是勉强,自己根本不是面前这个人的对手。

    “我毁的,有问题?”无忧直接问道。

    道士抖动了一下面皮,他仔细查看过那些被打断的树木,明显是打斗用法术造成的,那就应该是两个人,现在这个男子说是他毁的,可问题是另外一个人是谁?他们为什么会打斗得如此激烈,还损毁了如此多的树木。而且听村民说,这些树并不是一次性损毁的,是连续好几天出现这种情况村民才害怕是有妖怪,去请的他们。

    “请问你为什么要毁了这些树?”道士琢磨了一番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乐意,还有问题吗?”无忧神色淡漠的看着道士。

    “……”

    人家乐意,这他能说什么?

    道士觉得站在面前的这个人无形之中释放了气场,让他有很大的压力。道士心里清楚,面前这个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他已经不是那些刚下山,一身热血正气的小道士,初生牛犊不怕虎。他知道这天下之大,厉害的人比比皆是,虽说要降妖除魔,但是也得把命保住,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保住了命才能继续降妖除魔。

    其实若是只有他们几个师兄弟,他肯定早就招呼着师弟们跑了。可是现在除了他们师兄弟以外,还有这么多的百姓。为了不辱没师门,无论如何他不能就这么跑了,总得跟这些百姓一个交代,安抚一下他们。

    道士权衡再三,一咬牙,鼓起勇气问道:“最,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妖么?”

    “师兄?”道士身旁的一个小道士惊讶出声。

    道士横了小道士一眼,小声呵斥道:“闭嘴。”

    道士又如何不知道他这个小师弟为何叫他,不过是觉得他问的问题很是愚蠢罢了。妖怪怎么会承认自己是妖呢?

    其实是道士有自己的衡量,当然他觉得面前的男子不会说谎,即便真说谎,他也拿他无可奈何不是吗?他问这话不过是为了给在场的村民一个交代,或者说吃一颗定心丸。

    无忧一眼就看出了道士的想法,不过他今次出来不过也是为了打发这群人而已,既然这道士如此会变通,倒是给他省了不少事。

    “不是。”无忧吐出两个字。

    道士听到无忧的话,打心眼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个人说不是,幸好,幸好!

    “那打扰了,我们这就走。”道士有些讨好的低头哈腰,然后转身就准备走。

    “师兄?”道士身旁的小道士还想说什么,道士小声的低斥道:“先走。”

    小道士回头不满的看了无忧一眼,触及到无忧那冷漠的眼神,打了一个寒颤,连忙低下头跟在道士的后面匆匆离去。

    道士既然走了,一道前来的村民自然也就跟着走了。无忧见人群散去,转身进了别院。

    道士领着村民快步的走,一直走到镇上才停了下来。

    “道长,怎么样?”老头气喘吁吁的问道。

    “啊?什么?”道士还心有余悸,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老头又道:“就是妖怪啊,是不是又有妖怪?那个人是不是妖怪?”

    道士听到老头提起无忧,顿时一惊,立刻道:“你也听见了,他说了他不是妖,而且你放心,只要有他在,这镇上不会再有妖怪敢来作祟。”

    老头听到道士的话一惊,“道长何出此言?那人是?”

    道士摇摇头,“这个你不必知道,你们只需知道,只有他在镇上一日,镇子就不会有妖魔横行。”

    既然连道长都如此说了,老头也算彻底放心了,至于无忧,他也不再问,毕竟道长不说有他不说道理由。他们这种平民百姓是不会懂的。

    等到百姓都散去,一群道士准备启程离开了,一个小道士问道:“师兄,你刚才对那妖怪为什么这么客气,那个男子分明不是人。”

    小道士似乎对刚才年长的道士对无忧的态度很是不满。他们是修道之人,斩妖除魔乃是本职,可是刚才那道士对无忧的态度与他们修行之人不符。

    道士沉了脸,“师弟,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可想过,刚才若是我惹恼了那人,不止我们,就连跟我们一同前去的百姓都没有过路,你可知道?”

    “师兄是说那妖怪这么厉害?那我们赶紧回山让师傅前来收了他。”小道士变了脸色,立刻道。

    道士摇摇头,他这小师弟急躁的性子还需磨练,如此莽撞若是他不在一旁,岂不是枉送了性命?

    “师弟,今日这事,不许跟师傅说。”道士警告道。

    “为何?难道师兄就任由那妖怪在此,万一他危害镇中百姓又如何?”小道士急道。

    “师弟,他不会,而且他也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别说我没告诉你,就算是师傅亲自来也不可能对付得了他,你懂吗?”道士严肃的说道。

    “那就不管了?我们是修道之人,为大道牺牲乃是正道,死又有何惧?”小道士义正言辞,一派热血正义。

    道士深感无奈,这些话根本就是屁话,当然,他不敢公然这么说。

    “师弟,他不是妖,也不是魔,更不会危害百姓,你知道的有些有本事的人总是喜欢隐于市体验一下凡人的生活。”道士说的隐晦,其实他也不清楚无忧到底是什么,但是为了安抚自己的师弟,他总得找个让师弟信服的理由。

    “师兄是说他是上面下来的?”小道士诚惶诚恐道。

    道士知道他这师弟想多了,不过也不愿多解释,与其让他去送死还不如让他误会好了。

    “这件事你懂就行,不要再提,只需知道不要去打扰他。”道士再次告诫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