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37章 看大戏
    无忧回到院子,忘川好奇的问道:“你怎么让他们走的?”

    无忧顿了一下回道:“他们自己走的。”

    “自己走的?他们会自己走?”忘川虽然与凡人相交甚少,可是从几次与凡人的接触来看,忘川觉得凡人弱小但是很难打发,特别是当他们认准了的事。

    无忧无奈的笑了笑,“忘川,难道你认为我会对他们动手?”

    忘川摇摇头,“不会。”她潜意识里就觉得无忧不会,因为无忧不像是那种会直接动手欺负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的人。

    “嗯,好了没事了,他们不会再来了。”无忧开口道。

    真的是自己走的?忘川有些不相信,可是无忧又说那些人是自己走的。既然是自己走的,那就是吧,反正事情解决了就好!

    果然,一连好几日也不见有人来打扰他们,忘川也就放心了。

    如今是不愁吃不愁住,忘川觉也睡足了。花倾落和苏浅眠一直就没见消停,见面了总得讽刺对方几句才安生。至于三生,自从拿了林依依走前给他的话本,也不嚷嚷着往镇上跑了,成天躲在屋子里看那些话本。而无忧似乎也不嫌无聊,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喝茶看书。当然,看的书也不是什么正经书,也是书生张从镇上淘来的一些野史杂书。

    “书生张,今日镇上可有说书的?”忘川问道。

    “大人可是想去镇上?这几日有唱大戏的,大人若是想去可以去瞧瞧。”书生张立刻回道。

    “唱大戏?好我们去看看。”忘川立刻道。

    “忘川你要出去玩儿?好,我也要去。”苏浅眠立刻从屋子里出来拉着忘川的胳膊,一脸的兴奋。

    她本就不是一个能闲下来的主儿,她就是嫌天宫太过烦闷才会偷偷跑到凡间来玩。这几日忘川一直在睡觉,也没有出去的心思,她也不好提。毕竟才因为她跟花孔雀打架惹出了那些夭蛾子来,要是继续出去惹了事端,她怕忘川会赶她走,所以这几日她很是安分,都呆在屋子里没有出去。也就跟花孔雀一日吵上三次架而已。

    “我也去!”花倾落也从屋子里出来,凉凉的看了苏浅眠一眼。

    “忘川,那些惹事生非的人就别去了,我跟你去就可以了。”花倾落说道。

    “花孔雀,你说谁惹事生非?”

    “除了你这院子里还有别人么?”

    “你们别吵了!”忘川看着两人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很是头疼。

    “忘川,你别生气,人家不想跟那只花孔雀吵架的,你看见了,是那只花孔雀欺负我。”苏浅眠见忘川不耐,立刻抱着忘川的手臂撒娇。

    “矫情!”花倾落很是不耻苏浅眠这种在忘川跟前撒娇的行为。

    “我就矫情怎么样?花孔雀你若不矫情,你别跟着我和忘川去啊。”苏浅眠毫不示弱的反驳道

    “凶婆娘,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不去,我就去。”

    “无忧,你去吗?”忘川见无忧从屋里出来,走过去问道。

    “你们去吧,我不去了。”无忧想了想淡淡的开口。

    忘川一怔,随即心情有些复杂,“哦,那好吧。”

    “嗯,去吧。”无忧将忘川鬓角的发丝理了理,温柔的说道。

    花倾落惊讶的看着无忧,“喂,你真不去?”按道理不应该啊,无忧平日里一直都跟着忘川,这次怎么会不去?

    “你不想我去不是么?不正合你心意?”无忧看了花倾落一眼,随即道。

    “……”

    花倾落摸了摸鼻子,虽然他的确是不想无忧跟着,但是这人突然这么说让他有些不敢相信。难道这个无忧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想要趁他们都走了去做?

    “好好好,忘川,走,我们去,凶婆娘,你别跟着我们,一边儿去。”花倾落深深的看了无忧一眼。

    “花孔雀,你就该学学人家,一个大男人去看戏,你丢不丢人?”苏浅眠嫌弃道。

    “管你什么事?我乐意!”

    苏浅眠跟花倾落吵闹了一番,最后还是三人一同出门。一路上两人你嘲讽我一句,我讽刺你一句,好不热闹。

    书生张给忘川他们三人安排了一个小包间,透过窗户,正对着戏台。位置是个好位置,一目了然。“我还没看过凡间的大戏呢,今天得好好看看。”苏浅眠对这大戏很有兴趣的。

    她在天宫早就听那些老神仙说过,人间如何如何的好玩,有多少好玩有趣的东西,如今能亲眼看到,难免有些激动。

    “土包子!”花倾落坐在椅子上嫌弃的说了一句。

    “也不知道是谁土,从魔界那种穷山恶水出来的老不死才是土包子吧。”

    “你以为你从九重天那种冷冰冰的地方来就了不起?破地方。”

    “再破也比魔界好上十倍千倍百倍!”

    “你……”

    忘川见两人又要吵起来了,连忙出声阻止,“你们别吵了,快开始了。”

    果然戏台上已经准备好了,底下也坐了不少人。一个穿着长袍褂子的胖男人在台上乐呵呵的说了一通,接着便是锣鼓喧天的一阵热闹。

    这大戏演了两出,忘川和苏浅眠都是第一次看,看得很是入迷。倒是花倾落在一旁无聊得快睡着了,这种无聊的东西他是真的不喜欢。花倾落一手托着下巴,眼睛看着忘川的背影,心里却想着无忧今日的反常举动。无忧到底是要做什么?花倾落打心眼儿里好奇,不过他又不放心苏浅眠单独跟忘川在一起。

    苏浅眠这个凶婆娘也不知道真有断袖的癖好还是对忘川有什么企图,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莫名奇妙的说喜欢忘川。这个凶婆娘是从九重天下来的,那地方可没什么好人,何况她娘还是杀景芜的仇人,有其母必有其女,她娘都能用那么卑劣的手段,谁知道这个凶婆娘会做出什么事来。

    “书生张,你回去看看无忧到底在搞什么鬼?”花倾落传音入密道。

    书生张本也同忘川和苏浅眠一起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台上的大戏,这小镇比较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也就酒楼茶馆里的说书,和这唱大戏比较精彩。

    突然耳朵里听到花倾落到声音,书生张下意识的一惊腿一软差点摔了下去。

    “书生张,你别激动,要是掉下去吓到人可怎么办?”忘川一把将书生张从窗口处拉了回来。

    “是是,是小的看得太入迷了。”书生张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些。

    “大人,小的想起出门前小大人说想吃冰糖葫芦,小的先去买,你们接着看。”书生张寻了个由头。

    苏浅眠颇有深意的看了花倾落一眼,花倾落挑眉毫不示弱的看了回去。

    肯定是这个花孔雀在动心思,也不知道这花孔雀跟这个胆小鬼说了什么,竟差点吓得这个胆小鬼掉下去。

    “书生张你急什么,三生想吃冰糖葫芦,我也想吃,等会儿戏看完了,我们一起去。”苏浅眠拍了拍书生张的肩膀说道。

    “小的怕小大人等急了,仙子要吃,小的等会儿会多买些,等仙子看完大戏回去就可以吃了。”书生张继续说道,他可不能让这位仙子一同去,他不过是找个借口回去而已,哪里是去买什么冰糖葫芦。

    “哦,这样啊,那你去吧。”苏浅眠朝着书生张挥挥手,然后别有深意的看着花倾落。

    原来这胆小鬼是要回家啊,看来花孔雀很不放心那个无忧一个人在家里呢,这是要使唤人回去瞧瞧。

    书生张走了,忘川倒是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只当三生许久未吃冰糖葫芦想吃了罢。毕竟一向都是书生张在张罗安排三生的吃食,所以也没往深处想。

    苏浅眠走到花倾落身边转了两圈,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凶婆娘,你做什么?”花倾落蹙眉不耐烦道。

    他现在可不想跟这个凶婆娘吵架,满脑子都是那个有些不寻常,躲在家里的无忧。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让那只胆小鬼回去的,花孔雀,没想到你心机这么深沉,啧啧啧……”苏浅眠凑到花倾落跟前,小声的数落道。

    “你……”

    花倾落刚想说话,苏浅眠打断道:“你可别那么大声哦,忘川在那儿呢,你说她要是知道你让胆小鬼回去,你说她会怎么想你?嗯?”

    “那又如何?”花倾落白了苏浅眠一眼,就算忘川知道他让书生张回去,那又如何?他不过是让书生张回去看看无忧那家伙在做什么而已,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再说了,做见不得人的事可是在家里的那个,不是他。

    “哦,这样啊。”苏浅眠起身走到忘川身边叫了一声,“忘川!”

    “嗯?”忘川回头看向苏浅眠。

    花倾落抬眼看了苏浅眠一眼,无声的张了张口,“九重天。”

    苏浅眠脸一僵,该死的花孔雀竟然敢威胁她。九重天?意思就是她要是敢说,他就把她在这里的消息传到九重天去。她是偷跑出来的,她还没玩够呢,可不想回去。

    “没什么,就想问问你觉得这出大戏怎么样?”苏浅眠话锋一转,笑嘻嘻的说道。

    “嗯,不错,就是他们画得太丑了。”忘川指着戏台上唱戏的花脸道。为什么唱大戏要把自己脸画得这么花?

    苏浅眠点点头,“对,就是画得太丑。”

    苏浅眠说完恨恨的瞪了花倾落一眼,算你狠!

    彼此彼此!

    花倾落让书生张回去看着无忧,如此,他也就放心了。再加上刚才赢了苏浅眠,更是心情好。

    花倾落拿起桌上的银裸子走到忘川身边,“忘川,你觉得谁唱得好,把这银子丢到那个筐里面。”

    “你说那个?”忘川指着戏台前的一个筐子,里面躺了不上的金银珠宝首饰等小玩意。

    “嗯,拿着玩。”花倾落将银子递给忘川。

    忘川果真拿着银子准确无误的丢进了筐里,台上的一个大花脸还朝忘川看了一眼,投以感激的眼神。

    而书生张则是满脸愁容,凄凄艾艾的回到小院。

    为什么每次都是他?书生张觉得自己真是命苦,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让他来做,这两位不论是谁都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不管得罪了谁,只要动动小手指,他就小命不保。

    书生张在院子门前踌躇了许久一直走来走去就是没有进去,无忧公子那么聪明的人看到他回来能猜不出是怎么回事?

    “进来吧。”院子里传出无忧清冷的声音。

    书生张浑身一颤,头皮发麻,他怎么忘了他现在虽然没有进去,可是以无忧公子的本事如何能不知道他在门外?

    书生张畏畏缩缩的进了院子,无忧坐在树下低着头继续摆弄着手里的东西,并没有抬头看书生张。

    “呃,那个,哦,小的在街上看到今日的冰糖葫芦糖多果子大,很是新鲜,所以给小大人了买了一些回来,小的是回来给小大人送冰糖葫芦的。”书生张踌躇着将手里的冰糖葫芦拿了出来,有些局促的解释道。

    “嗯。”无忧轻声的嗯了一声,继续摆弄着手里的东西。

    书生张松了口气,拿着冰糖葫芦走到无忧面前,“无忧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无忧面前放着一把青竹丝,而他正摆弄着青竹丝将它们编织成一个圆形。

    “花灯。”无忧淡淡的回道。

    “花灯?”书生张看着无忧略微有些生硬的动作,很是不可思议。难道无忧公子今日不一起去看大戏就是为了做花灯?

    “是花倾落让你回来的吧?”无忧手里的青竹丝一下子松开,好不容易编织了半个的花灯顿时散开,无忧微微蹙眉。

    书生张一下子跪倒在地,“小的,小的……”

    无忧已经猜到,书生张自是不可能再找理由,顿时慌了神,生怕无忧会怪罪他。

    “你起来吧,他既放心不下苏浅眠,又岂会放心我?”无忧知道花倾落那点小心思。

    花倾落让书生张回来自然就知道无忧一定会知晓,他就是要让无忧知道,不管书生张发现了无忧的什么秘密,无忧都决计不会杀了书生张,毕竟有忘川在。所有一开始花倾落都没指望书生张不会被无忧察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