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38章 你发现了我的秘密
    “无忧公子,花灯小的会一点点。”书生张见无忧做了好几次,最后又都散开,忍不住开口道。

    虽然他回来的目的无忧公子已经看穿,而且也没怪他,书生张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

    “你会?”无忧抬头看向书生张。

    书生张点点头,“上次花灯会小的看到人做花灯了,一时好奇所以多看了两眼。”

    其实书生张并不是因为好奇,而是他在花灯会上看到大人喜欢花灯所以才特意去学的。想着若是大人有一天想要花灯,可以做给大人。

    “那你看看,这个怎么做?”无忧将青竹丝递给书生张。

    “这里要用红绳绑起来,像这样。”书生张边做边说。

    按照书生张说的,无忧很快就将花灯扎好了,虽说没有那日花灯会上的花灯精致,但是也算漂亮。

    “他们该快回来了。”做完花灯,无忧起身,拿着做好的花灯转身往屋里走。

    走到一半,无忧停了下来回头说道:“等会儿你可知该如何说?”

    书生张一愣,连忙说道:“小的知道!”

    “嗯。”无忧继续向屋内走去。

    等到无忧进了屋,关了门,书生张才缓了一口气,他知道无忧最后说的那句话就是让他别乱说话。

    他可真是命苦,夹在这两位中间里外不是人。

    等会儿那位祖宗问起,他自然是不能说实话的,他都知道无忧公子亲自动手做的那盏花灯是送给大人的,要是说了且不说那位祖宗会大发雷霆,只怕无忧公子也饶不了他。

    书生张看到石桌上还有一些青竹丝和他做的那只花灯,立刻将其毁尸灭迹,这些东西可不能让那位看见。

    天近暮色,忘川他们三人才回来,一进院子,忘川就看见了书生张规矩的站在院子中间,手里拿着冰糖葫芦。

    “书生张,你怎么自己先回来了?”忘川问道。

    书生张举起手中的冰糖葫芦,“小的想着给小大人送冰糖葫芦,所以先回来了。大人,那戏可还好看?”

    “你不看真可惜,后面很精彩。”忘川难得的心情极好,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三生还在屋里?”忘川问道。

    “小大人一直在屋里看林姑娘的话本。”书生张回道。

    “无忧呢?”

    “无忧公子在屋里。”书生张悄悄的看了花倾落一眼回道。

    忘川望向无忧的房间,看到他房间的灯还亮着,回头对书生张说道:“我回去睡觉了。”

    苏浅眠见忘川走了,自觉无趣的便也回了屋子。

    院子里只剩下花倾落和书生张,花倾落随手结了一个结界,看了一眼无忧的房门,“如何?”

    书生张瑟缩的摇摇头,“无忧公子一直呆在屋里。”

    花倾落蹙眉,一直呆在屋子里?这个无忧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没有出来?”花倾落问道。

    “没有。”书生张心里有些紧张,早知道这种睁着眼说瞎话,还是在这位祖宗面前说,可想而知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其实他也不算说谎,因为无忧公子拿着花灯进了屋之后的确没有出来过。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花倾落盯着无忧的房门,眼神晦暗。这个无忧到底在想什么?或者说到底做了什么。

    他可不信无忧就只是单纯的在屋子里呆着,虽然书生张说他没有出来过,可是以无忧的本事,就算出了这屋子想要不让书生张察觉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

    书生张转身往前一走,接着捂着脑门回头,苦着一张脸看着花倾落。

    “小的,小的……”

    花倾落正想着无忧到底瞒着做了什么事,就听到书生张在那里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花倾落看到书生张那胆小的模样不耐烦道。

    “有结界,小的出不去。”书生张唯唯诺诺的开口,刚才一头撞到结界上,脑袋都感觉有些发晕。

    花倾落一挥手收了结界,书生张恭敬的弯了弯腰,然后逃也似的离开。

    花倾落看到书生张那逃跑似的背影,呲了一声,转身回了自己屋子。

    无忧到底有什么秘密,总有一天他会查清楚。

    月隐星疏,夜深人静。

    无忧隐住周身气息来到忘川屋子里,忘川躺在床上睡得正香,脸上还挂着一起笑意,似乎是在做好梦。

    无忧来到床边,看着忘川,眼中满是温柔。

    “忘川!”无忧轻声唤道。

    忘川从睡梦中睁开眼,看到无忧站在床边,揉了揉眼睛,还有些迷糊,“无忧?”

    “忘川,我带你去个地方。”无忧轻声说道。

    “去哪儿?”忘川起身茫然的问道。

    此时的忘川刚从睡梦中醒过来,还有些迷糊,可就是这般才更加动人。

    “来,我带你去。”无忧朝着忘川伸出手。

    忘川鬼使神差的将手伸出,无忧的手并不温暖,有些微凉,可就是这股微微的凉意,让忘川心突然的悸动。

    忘川起身,任由无忧牵起她的手往外走。

    无忧在周身去了气息,出了院子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连花倾落和苏浅眠也没有一丝的察觉。

    无忧一直带着忘川来到一处荒坡,此处离他们住的院子有些远,已经出了镇子。

    “来这里做什么?”忘川看着四周杂草丛生,不解为什么无忧会带她来这里。

    “这里不会有人打扰。”无忧轻柔出声。

    虽然这几个月他与忘川朝夕相对,可是先前一直有个花倾落在中间搅和,如今又有一个苏浅眠天天闹腾。虽说是朝夕相对,但是他从未与忘川单独相处过。

    “哦。”忘川点头,环顾四周,一片杂草丛生,如此荒芜的地方的确不会有人来打扰。别说是人了,或许连鬼都不会有一只。

    “忘川,你等等。”

    无忧说完拿出他编了一下午才做好的花灯,点上火。火光微弱,可在这无月的夜里却是唯一的光亮。

    “花灯?”忘川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喜欢吗?”无忧定定的望着忘川,眼神之中有着期盼。

    忘川看着面前的花灯,点点头,“很漂亮。”

    “送给你。”无忧听到忘川说喜欢,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花灯递给忘川。

    “送给我的?”

    “嗯。”无忧点点头。

    忘川将花灯接了过来拿在手中,花灯里的火苗跳动着,散发出微弱的光。忘川看着那跳动的火苗,心底里划过一股异样的情绪。

    这是她第一次收到东西,对于忘川来说这种感觉很是奇异,可是她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忘川,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无忧看着女子脸上懵懂单纯的笑意突然开口问道。

    “怎么了?”忘川不明白为什么无忧会突然这么问,不过她感觉无忧似乎有心事,而且是很沉重的心事。

    无忧笑了笑,伸手将忘川脸颊边的发丝整理了一下,“没什么,你若喜欢,我就陪你好不好?”

    无忧知道如今这种单纯美好的日子并不会持续太久,忘川苏醒了,他也醒了,那么过不了多久想必那个人就会发现。他不知道凭借他自己的力量是否能保护好忘川和三生,不过这一次不论如何他都会一直陪伴在忘川身边,不会再让忘川受到伤害。

    “你是我选中的夫君,自然是要陪我的。”忘川理所当然的回道。

    她可没有忘记书生张与她说过选了夫君以后就要跟夫君过一辈子,而且以后夫君会养她和三生,会拿银子给他们花。虽然无忧没有银子,但是她有,她可以养他和三生。

    “夫君?你可知道夫君是什么意思吗?”无忧笑道。

    “夫君就是以后一直在一起,然后会给我和三生银子花,虽然你没有银子,但是没关系,我有。”忘川说道。

    “是书生张告诉你的?”无忧眼中满是笑意。

    忘川点点头,“嗯,书生张告诉我的,我没有银子,书生张说找个夫君我和三生就有银子花了,不用再烦恼银子的事。”

    “那书生张没有告诉你夫君除了要一直在一起和给你银子花以外还要做什么吗?”

    忘川摇头,“还有么?”

    无忧看着忘川那双纯净的眼眸,他有多久没有看到她用这种眼神看着他了?他已经记不清了,自从那件事之后,她的眼中就只有悲伤和仇恨。

    无忧看着忘川那不染纤尘的双眸,心中微动,低下头轻盈的在忘川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这个?”忘川感觉额头有些酥麻的感觉,心突然漏跳了一拍,好奇怪的感觉。

    无忧没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等他清醒过来,忘川一双眼眸直直的望着他。无忧心中有一丝慌乱,他害怕忘川会生气。他不该失神的,做出这般举动,无忧有些懊恼。

    “忘川,我……”无忧想解释自己刚才情不自禁的行为,可是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哦,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了。”忘川突然开口道。

    无忧一愣,忘川上前一步仰起头吻上无忧微凉的唇,唇瓣相贴,无忧的脑中突然一片空白,眼中只有忘川一人。

    忘川吻上无忧的唇原本想要离开,可是那柔软微凉的触感让忘川有些好奇,于是她试探性的伸出小舌舔了舔,没有味道。

    忘川没有想过她的动作对于无忧来说是多大的诱惑,无忧浑身轻颤,眼中最后的一丝挣扎在忘川的动作下化为乌有。

    那份承载了上万年的思恋与隐忍的爱意铺天盖地袭卷而来,无忧颤抖的将忘川抱入怀中,主动上前,在忘川想要退缩的时候吻了上去,唇舌纠缠,里面包含了太多浓烈深沉的眷恋。

    忘川眼中露出惊慌,她不知道为什么无忧突然如此的霸道,而且紧紧的将她禁锢在怀中动弹不得。鼻尖那股熟悉的香气越发的浓郁,那是从无忧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如此的熟悉,到底是在那里闻过?

    忘川脑中一团浆糊,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她忘了,倒地是忘了什么,她想不起来。只是觉得似乎曾经有人这样对过她,那个人是谁?

    突然,忘川脑海之中闪过一道光,忘川猛地一把推开无忧。

    “我想起来了。”忘川盯着无忧眼神清明,眼中有一丝的兴奋。

    无忧浑身一僵,哑着嗓子开口,似乎在害怕,“你想起来了?”

    他既渴望忘川能想起来,却又害怕那段过往会让忘川再经历一次痛苦。他不想忘川背负着那样沉重的痛苦。

    现在忘川说她想起来了,是不是就意味着忘川会再一次离他而去?无忧心里有了从未有过的恐惧,他在害怕,在担心。

    “你曾经在地府呆过对不对?”忘川肯定的问道。

    她想起来了为什么她会觉得无忧身上的味道那么熟悉,那是因为那股香味是曼珠沙华的香气。

    无忧没有说话,眼神灼灼的看着忘川。

    忘川凑到无忧身边在无忧胸口处闻了闻,“咦?怎么没有香味了?”刚才她明明闻到的。

    忘川揉了揉鼻子,难道她闻错了?可是她真的闻到曼珠沙华的香味了呢。

    “你身上明明有曼珠沙华的味道,为什么现在没有了?”忘川疑惑的抬头看向无忧。

    “你还想起什么?”无忧看着忘川,眼神中有太多的情绪,小心翼翼的问道。

    “还有其他的?我们是不是在地府见过?曼珠沙华只有地府才有,人间没有的。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是从地府逃出来的?”忘川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特意压低了声音。

    她和三生都是从地府逃出来的,书生张和花倾落也是,无忧身上有曼珠沙华的味道,无忧是不是也是从地府逃出来的?

    无忧听到忘川的话一怔,“你就想起了这个?”

    “是不是,你是不是也是从地府逃出来的?”忘川凑到无忧身边,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不过也是,无忧一直以来都如此清淡,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身上也没有任何的气息,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魔是鬼还是仙。

    无忧见到忘川那模样失笑,“你发现了我的秘密,你说该怎么办呢?”

    这话在忘川看来就是间接承认了,“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忘川保证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