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39章 拜天地
    “好。”无忧答道。

    “忘川,你会一直与我在一起吗?”无忧问道。

    “你是我夫君,我自然会与你一直在一起,还有三生。”忘川回道。

    “忘川,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夫君,可我们并没有行礼。”

    “行礼?”忘川不解,明明书生张跟她说只要接了她的绣球然后把人带回来便是了,怎的还有行礼?

    “按照凡间的规矩拜了天地才是夫妻。”无忧微微一笑。

    忘川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是这样,那她先前一直说无忧是她夫君岂不是太过于操之过急?

    “那赶紧拜天地吧,就在这里拜。”既然还不是那就补上好了,忘川想着这行礼还是趁早行了比较好。

    “你说真的?”无忧没想到忘川会如此说,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自然是真的,怎么拜?现在就拜吧,不然再不拜天就亮了。”忘川说道。

    无忧看着忘川认真的问道:“忘川,若是拜了天地,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得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你可想清楚了?哪怕你生我气,恨我,我们都不能再分开了,你想好了吗?”

    看到无忧如此郑重其事严肃的模样,忘川想着难道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吗?那她要不要考虑一下?

    无忧看到忘川露出犹豫的神情,顿时激动的心情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沉静下来。

    “你不愿意对吗?”无忧语气失落,垂下眼睑。

    忘川竟是如何也不肯原谅他么?几十万年都磨灭不了她体内的魔气,也就是说她还是恨他对吗?哪怕现在她什么也不记得了,可是一听到要一直与他在一起,就潜意识里还是不愿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说得这么认真,我也得认真一下,来吧,现在就拜。”忘川摇摇头道。

    “真的?”

    忘川点点头,“自然是真的。”

    “好!”无忧望着忘川微微一笑,眼中一片柔情。

    无忧屈膝跪在地上,忘川学着无忧的模样跪在地上。

    “天地为证,今日我愿与忘川结为连理,生生世世永不相离。”无忧说完看向忘川。

    忘川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立即道:“天地为证,今日我愿与无忧结为夫妻,生生世世永不相离。”

    “可以了吗?”忘川说完望着无忧问道。

    无忧牵着忘川的手朝着东方叩拜了三次。

    “忘川把你的手给我。”无忧伸出手,忘川将手放在无忧的手心上,无忧在忘川的手心上写了一个字。

    “这是什么?”忘川看着原本在她手心里带着金黄的字慢慢的融进她的手掌,最终消失不见。

    “如此,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不会分开。”无忧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

    “哦!”忘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她不知道无忧在她手心写的到底是什么字,不过,她相信无忧不会骗她,更不会害她。

    “那以后你就是我夫君了?”忘川抬眼看向无忧。

    无忧轻轻的将忘川抱在怀里,像是抱一个珍宝一般,小心翼翼。

    “嗯。”无忧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声音。

    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忘川,我多么希望你一直这样无忧无虑。

    不知过了多久,无忧才放开忘川,“忘川你喜欢曼珠沙华吗?”

    “嗯,在地府也就只有曼珠沙华才有颜色,很漂亮,可惜人间没有。”忘川有些遗憾,自从她离开地府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比曼珠沙华更漂亮的花了,或者说人间的颜色太多,不像地府,曼珠沙华是唯一能在地府绽放的花,因为唯一,所以才更加漂亮。

    无忧伸手朝着满是杂草的荒坡上一挥,瞬间荒坡上开满了曼珠沙华,红艳的曼珠沙华在风中轻轻的摇晃,像是一片红火的海。

    忘川睁大了眼睛,伸手去触碰离她最近的一朵曼珠沙华,“不是幻境?”

    凡六界,不论是仙,是鬼,是妖还是魔虽然有移山倒海的本事,但是像这般举手之间令原本不应当在这个地方出现的花出现却是做不到。大多是用幻术欺骗一下眼睛罢了,却不像无忧这般面前的曼珠沙华都是真实存在的。

    “你怎么做到的?”忘川诧异的看着荒坡上盛开的曼珠沙华。

    无忧但笑不语,他如今还没办法明白的告诉忘川,而且忘川或许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忘川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给你。”无忧说道。

    忘川一怔,只要是她喜欢的都会给她?为什么她听到无忧说这话,心里会有一种怪异难受的感觉。

    “我喜欢你。”忘川脱口而出。

    是啊,她应该是喜欢无忧的,三生喜欢无忧,而且无忧一直都在她身边让她觉得很安心,忘川想,以后有三生和无忧陪着她就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忘川我……”

    “轰隆隆……”

    无忧正准备说话,夜空中突然开始电闪雷鸣。

    “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吧。”忘川看着夜空之中的闪电像是一条在云层之中翻滚咆哮的龙。

    无忧望向天空,眼神深邃幽深。

    “好,我们回去。”无忧回道。

    等到无忧和忘川离开,那些原本开得灿烂的曼珠沙华瞬间枯萎,而在云层中穿梭的闪电直直的劈到了荒坡之上,将整个荒坡劈成了两半。

    忘川和无忧回到别院,花倾落倚在门边,看到无忧和忘川顿时像一个前来捉奸的相公。

    “你这个阴险小人,说,你对忘川做了什么?”花倾落恶狠狠的走到无忧面前,那模样恨不能将立刻就对无忧动手。

    “娘亲,爹爹你们去哪儿了,为什么丢下三生一个人。”三生也冲屋子里飘了出来嘟着嘴为渠道。这些天他光顾着看话本了,结果娘亲和爹爹竟然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就算要走也不能忘了他啊。

    “我们去,嗯,拜天地去了。”忘川想了想,好像今晚最重要的事就是拜天地吧。

    “什么?”

    “什么?”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其中一个声音自然是暴跳如雷的花倾落,而另外一个就是刚从屋里出来,还穿着白色亵衣的苏浅眠。

    “忘川,你怎么能趁人家睡着了跟人去拜天地呢,你就算要拜天地也应该是跟人家拜啊,人家可是你的人了,你怎么能始乱终弃?呜呜……人家的心好痛,好痛。”苏浅眠奔到忘川面前捧着心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这边苏浅眠拉着忘川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如何的心痛,问忘川为何要跟别人拜天地等等。而花倾落听到忘川跟无忧拜天地,第一时间再也忍不住了。

    “你这个卑鄙小人,趁人之危。”花倾落骂了一句直接就动起手来。

    “无忧。”忘川见两人打了起来,想要过去阻止,苏浅眠一把将忘川拉住继续心痛的伤心道:“忘川,你为什么要跟别人拜天地?为什么?为什么?”

    “无忧不是别人,他是我的夫君。”忘川纠正道,如今她和无忧拜了天地,说过了要一直在一起的,这夫君算是坐实了。

    “那我呢?你也说过我是你的人的。”苏浅眠眼泪汪汪的看着忘川,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忘川担心在院子里打得上蹿下跳的两人会把屋子给她拆了,想要过去阻止,可是苏浅眠一直拉着她,让她无法抽身,再加上苏浅眠那副泪眼婆娑的模样,忘川只觉得脑仁疼。

    这姑娘不是花神之女么?不是神女么?怎么就偏偏缠着她呢,先前无忧跟花倾落两人就够不对付了,如今又冒出来这么一个苏浅眠,忘川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我什么时候说过?”忘川根本不记得她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忘川,你,你说过的,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怎么能如何狠心?”说完苏浅眠眼眶里的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吧哒吧哒的往下掉。

    “你,你别哭。”忘川看到苏浅眠说哭就哭一时间手足无措。

    “忘川,你说过的,人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怎么能如此狠心抛弃我。”苏浅眠越说越伤心,眼泪更是一颗颗的往下掉。

    看到苏浅眠这副模样,忘川心生不忍,难道她真的说过?只是她忘了?

    “好了,你别哭了,我说过。”忘川脑子乱哄哄的。

    “那人家也要拜天地。”苏浅眠眼泪汪汪的说道。

    忘川此刻脑子一团乱,胡乱的点点头,“好。”

    苏浅眠得到了忘川的允诺,顿时收流眼泪,“你说的可不许反悔。”

    “你们别打了。”忘川对着无忧和花倾落喊道。

    然而,花倾落正怒火中烧哪里能听得见忘川的话,在他看来,忘川是他的伴侣,如何能被无忧这个人给抢了去。这个卑鄙小人竟然敢偷偷的将忘川骗出去拜天地,实在是可恶。今天,他无论如何也要跟这个无忧分个高下。

    苏浅眠在一旁看着花倾落跟无忧打斗在心里深深的鄙夷了花倾落一把。

    她都怀疑像花倾落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魔尊的,除了能打,四肢发达以外,根本没脑子。当年是如何搅得六界不得安生的?

    既然喜欢忘川,跟无忧打做什么?想要得到忘川的芳心自然要从忘川身上动心思,这花孔雀简直是笨得可以。

    其实苏浅眠是想错了,花倾落本身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相反,他的心思比谁都缜密,不然当年如何能指挥魔界大军打上九重天?

    只是对于爱,花倾落并不擅长,或者说他几十万年来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自然就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在他看来他既认定了忘川,那么别人就不能肖想忘川,谁敢肖想,他就灭了谁。所以当他得知忘川跟无忧拜了天地,第一反应就是要跟这个无忧拼上一拼。

    “你们住手!”忘川看到无忧和花倾落两人你一脚揣掉一大片的瓦,我一拳将打穿一面墙,心里又急又恼。

    这可是她好容易才得来的院子,这两人是打算把她院子给拆了吗?

    无忧和花倾落越打越激烈,根本没有停手的打算。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今天我要杀了你。”花倾落边打边怒道。

    “忘川她不属于你。”无忧挡住花倾落袭来的一拳,冷冷的说道。

    “不属于我难道属于你?我与忘川已经有肌肤之亲,她只能是我的。”花倾落气急,冷笑一声说道。

    虽然这肌肤之亲只是忘川单方面的对他动了一下手,但是在花倾落看来,摸了他动龙角轻薄了他,就必须对他负责。

    无忧眼神一沉,忘川失去了记忆,如今对任何事都处于懵懂状态,虽然他不认为忘川会跟花倾落做什么事,但是花倾落会不会欺负忘川不懂他就不能肯定了。

    不管是与不是,无忧此刻心里对花倾落已经动了怒,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出手却更加的迅速,干净利落。

    花倾落虽然功力恢复了七八成,在无忧面前却依旧有些捉襟见肘,加上他此刻正在气头上,出手难免会有漏洞,被无忧连续打到好几下之后,花倾落直接用上了法术。

    轰的一声,院子半边墙塌了,接着院子里那棵大树被打断。忘川急了想要上前去阻止,苏浅眠一把将忘川拉住,“忘川,人家好害怕,快,我们快走。”

    让忘川去阻止可不就没戏看了?最好让这两个人打死,这样忘川就是她一个人的。就算打不死,至少也得打残,或者把这院子给毁了。忘川如此在乎这院子,要是这院子被两人给毁了,忘川定然会生气,最好一气之下将两人都赶出去。

    苏浅眠拉着忘川往外跑,忘川挣脱不开,被苏浅眠拉出了院子。

    “你快放开我,我要去阻止他们。”忘川听到院子里了不停的传来东西摔碎的声音,心里那叫一个急。

    “忘川你别去,他们打得那么厉害,会伤到你的。”苏浅眠拉着忘川不放手,忘川只能站着干着急。

    又是一声巨响,接着院子上空飘了不少的灰尘,灰蒙蒙的盖在院子上,偶尔还能看到两人腾起的身影。忘川心里一沉,她的院子这下子算是毁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